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馬桑樹兒搭燈臺》:講述湘西北的紅色傳奇

2016-11-30 09:34:08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紀紅建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馬桑樹兒搭燈臺》:講述湘西北的紅色傳奇

  原標題:湘西北的紅色傳奇

  提起紅軍長征,人們更多知曉的是中央紅軍在贛南的抗爭與轉移情形,是紅一方面軍在長征路上所經歷的激烈、艱險的戰鬥情形,而對於像紅二方面軍、紅四方面軍的內容情形就似乎較少了解。紀紅建的《馬桑樹兒搭燈臺》,從湘西民間百姓的見聞記憶中,打撈出了許多有關賀龍如何在湘西起事、拉起一支紅軍隊伍、經歷坎坷走上長征之路的故事。

  湖南桑植是火熱的革命根據地,是中央紅軍開始長征時曾經考慮的目的地。然而,越是革命鬥爭形勢發展得好的地方,鬥爭就越尖銳和慘烈。在紅二方面軍受命開始長征後,桑植這塊曾經的革命熱土,就立即陷入國民黨還鄉團血腥鎮壓的災難中。很多紅軍遺留人員和紅軍親屬都遭到殘酷殺害。據不完全統計,桑植有10000多人因紅軍而犧牲,有一戶人家,“九個娃兒,八個紅軍,七個犧牲”。這些發生在長征前夕、革命初始階段的激烈、複雜、艱難的故事,是長征的前奏和背景,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的時候,我們應該給予回望和關注。《馬桑樹兒搭燈臺》是帶有搶救性質的真實書寫,是一種對抗遺忘的寫作行動,因為時間的遷移和歷史的遠去,將顯得愈發重要。

  《馬桑樹兒搭燈臺》通過深入歷史現場的調查和對當事者的尋訪,詳細地書寫了桑植子弟參加紅軍、參加長征的種種故事,令人感慨,也令人沉思。作品中描述了許多真實的歷史場景,並且從一個特殊的側面,表達了湘西人民對中國共産黨和紅軍的真誠擁護與巨大支援,彰顯了湘西人民無私奉獻、不怕犧牲、不屈不撓的可貴精神。這種旨在提醒人們銘記歷史的文學表達與追尋,正是對於長征精神的一種豐富與延伸。

  歷史是今天的昨天,今天是昨天的延續。一個忘記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馬桑樹兒搭燈臺》的作者在對歷史的尋訪中,生發出對英雄人物的欽敬之情,在對不少似乎是傳奇但其實是真實故事的回顧敘述中,將激動、震撼、沉痛等複雜情緒傳遞給讀者。在富有桑植地方文化特點、感情濃烈的民歌曲調的串聯下,謀篇佈局,形成文章,凸顯了個性色彩。

  歷史書寫不應滿足於對歷史的機械照搬和還原,而應在尊重歷史的基礎上,找尋對現實有益的營養成分。《馬桑樹兒搭燈臺》在切實地走向歷史現場方面具有很大的自覺性,在尋找歷史對現實的滋養方面也具有可敬的擔當。在桑植這塊革命熱土上,如今很多年輕人可能已經淡忘甚至不知道紅軍的光榮歷史,所以,作者説,要在書中“把紅軍二字講清楚”。“馬桑樹兒搭燈臺”,這首民歌如泣如訴,在歷史與現實的時空中盤旋迴響,把忠誠、犧牲、苦難、期待的旋律代代傳遞,希望讀者能夠聽見。

  湖湘大地,“惟楚有才”。近些年來,湖南的報告文學創作十分活躍,成果也突出豐碩。紀紅建的《馬桑樹兒搭燈臺》是其中最新的代表作品。在此之前,像余艷的《板倉絕唱》《追夢口令》,紀紅建的《走向崇高》《不朽的殘碑》,龍寧英的《逐夢——湘西扶貧紀實》,薛媛媛的《中國橡膠的紅色記憶》,彭曉玲的《空巢》等一批報告文學作品,都在深入描繪歷史故事與現實社會方面引發了廣泛關注,受到了讀者的歡迎。可以説,湖南的作家是充分理解並認識到報告文學這種文體的藝術特性與現實意義的,因此,不但樂於創作,而且長于創作,並用心拓展,因而不斷取得新成果就非常自然。當然,這種創作現象的出現,也是湖南相關文化部門用心用力、栽培扶持的成果。這些因素都是不可或缺的。作為一個報告文學的熱心讀者,我殷切期待湖南的報告文學創作不斷涌現新的優秀作品。

  (《馬桑樹兒搭燈臺》:紀紅建著;湘潭大學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稿件

《馬桑樹兒搭燈臺》:講述湘西北的紅色傳奇

2016年11月30日 09:34 來源:人民日報

原標題:《馬桑樹兒搭燈臺》:講述湘西北的紅色傳奇

  原標題:湘西北的紅色傳奇

  提起紅軍長征,人們更多知曉的是中央紅軍在贛南的抗爭與轉移情形,是紅一方面軍在長征路上所經歷的激烈、艱險的戰鬥情形,而對於像紅二方面軍、紅四方面軍的內容情形就似乎較少了解。紀紅建的《馬桑樹兒搭燈臺》,從湘西民間百姓的見聞記憶中,打撈出了許多有關賀龍如何在湘西起事、拉起一支紅軍隊伍、經歷坎坷走上長征之路的故事。

  湖南桑植是火熱的革命根據地,是中央紅軍開始長征時曾經考慮的目的地。然而,越是革命鬥爭形勢發展得好的地方,鬥爭就越尖銳和慘烈。在紅二方面軍受命開始長征後,桑植這塊曾經的革命熱土,就立即陷入國民黨還鄉團血腥鎮壓的災難中。很多紅軍遺留人員和紅軍親屬都遭到殘酷殺害。據不完全統計,桑植有10000多人因紅軍而犧牲,有一戶人家,“九個娃兒,八個紅軍,七個犧牲”。這些發生在長征前夕、革命初始階段的激烈、複雜、艱難的故事,是長征的前奏和背景,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的時候,我們應該給予回望和關注。《馬桑樹兒搭燈臺》是帶有搶救性質的真實書寫,是一種對抗遺忘的寫作行動,因為時間的遷移和歷史的遠去,將顯得愈發重要。

  《馬桑樹兒搭燈臺》通過深入歷史現場的調查和對當事者的尋訪,詳細地書寫了桑植子弟參加紅軍、參加長征的種種故事,令人感慨,也令人沉思。作品中描述了許多真實的歷史場景,並且從一個特殊的側面,表達了湘西人民對中國共産黨和紅軍的真誠擁護與巨大支援,彰顯了湘西人民無私奉獻、不怕犧牲、不屈不撓的可貴精神。這種旨在提醒人們銘記歷史的文學表達與追尋,正是對於長征精神的一種豐富與延伸。

  歷史是今天的昨天,今天是昨天的延續。一個忘記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馬桑樹兒搭燈臺》的作者在對歷史的尋訪中,生發出對英雄人物的欽敬之情,在對不少似乎是傳奇但其實是真實故事的回顧敘述中,將激動、震撼、沉痛等複雜情緒傳遞給讀者。在富有桑植地方文化特點、感情濃烈的民歌曲調的串聯下,謀篇佈局,形成文章,凸顯了個性色彩。

  歷史書寫不應滿足於對歷史的機械照搬和還原,而應在尊重歷史的基礎上,找尋對現實有益的營養成分。《馬桑樹兒搭燈臺》在切實地走向歷史現場方面具有很大的自覺性,在尋找歷史對現實的滋養方面也具有可敬的擔當。在桑植這塊革命熱土上,如今很多年輕人可能已經淡忘甚至不知道紅軍的光榮歷史,所以,作者説,要在書中“把紅軍二字講清楚”。“馬桑樹兒搭燈臺”,這首民歌如泣如訴,在歷史與現實的時空中盤旋迴響,把忠誠、犧牲、苦難、期待的旋律代代傳遞,希望讀者能夠聽見。

  湖湘大地,“惟楚有才”。近些年來,湖南的報告文學創作十分活躍,成果也突出豐碩。紀紅建的《馬桑樹兒搭燈臺》是其中最新的代表作品。在此之前,像余艷的《板倉絕唱》《追夢口令》,紀紅建的《走向崇高》《不朽的殘碑》,龍寧英的《逐夢——湘西扶貧紀實》,薛媛媛的《中國橡膠的紅色記憶》,彭曉玲的《空巢》等一批報告文學作品,都在深入描繪歷史故事與現實社會方面引發了廣泛關注,受到了讀者的歡迎。可以説,湖南的作家是充分理解並認識到報告文學這種文體的藝術特性與現實意義的,因此,不但樂於創作,而且長于創作,並用心拓展,因而不斷取得新成果就非常自然。當然,這種創作現象的出現,也是湖南相關文化部門用心用力、栽培扶持的成果。這些因素都是不可或缺的。作為一個報告文學的熱心讀者,我殷切期待湖南的報告文學創作不斷涌現新的優秀作品。

  (《馬桑樹兒搭燈臺》:紀紅建著;湘潭大學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