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解放初期的上海人民廣播事業

2016-11-30 09:32:44

來源:上海檔案資訊網 作者:邱志仁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解放初期的上海人民廣播事業

  民國時期的上海,諸多方面領風尚之先。1923年1月23日,外灘廣東路一座由外國人經營的50瓦電臺開始播音。這是上海的第一座廣播電臺,也是全國最早的無線廣播電臺之一。1927年以後開始出現華商民辦電臺。截至上海解放前,全市共有民營電臺23家,“軍營”(含“公營”)電臺22家,官辦電臺1家。

  1949年5月27日晨,周新武等27名中共幹部乘車到大西路(今延安西路)7號上海廣播電臺,宣讀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陳毅、副主任粟裕簽署的命令:“上海廣播電臺為國民黨宣傳機關,茲任命周新武為本會接收專員,代表本會前往辦理接管事宜。”隨著對國民黨上海廣播電臺的接管,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宣告成立。5月27日晚,參與接管的播音員夏之平、蘇珮以“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呼號向全市人民廣播,先由夏之平播出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副總司令彭德懷名義發佈的佈告,接著蘇珮播出上海人民廣播電臺的第一次新聞。從此,上海人民廣播事業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新中國建立後,廣播事業實行分區代管,中央廣播事業局決定成立華東電臺,對華東各地廣播電臺進行業務指導和管理。1950年2月,上海人民廣播電臺開始籌備建立華東臺編輯室,4月1日正式成立華東人民廣播電臺。根據中共中央華東局宣傳部的指示,華東人民廣播電臺成立後,與上海電臺合署辦公,對外是兩塊牌子,內部是一套班子,華東電臺稱第一台,上海電臺稱第二台。

  1950年5月27號發行的這本《華東人民廣播電臺成立、上海人民廣播電臺成立一週年紀念冊》(檔號B0-12-32),迄今已有60多年,記載了上海人民廣播發展的歷史。書中第一頁即是一張“華東全區人民廣播電臺分佈圖”,縱觀這幅圖,我們可以看到,從北方的山東,到皖北、皖南、蘇北、蘇南,再到東南沿海的上海、浙江、福建,設有濟南、青島、徐州、合肥、南京、揚州、南通、無錫、上海、杭州、溫州、福州、廈門等電臺,足以説明解放初期華東地區人民廣播發展之快。1949年8月6日,上海市軍管會主任陳毅簽署第10號委任令,正式任命周新武為上海人民廣播電臺臺長,苗力沉為副臺長兼總編輯室主任。9月初,上海電臺首次宣佈組織機構設置,有:臺長辦公室、編輯部、工務科、行政科共4個部門。編輯部下設工業、政治及文教組,負責采編新聞、工人節目、政治講演、市政節目、青年、婦女、兒童等節目,並在工廠、學校、機關發展廣播通訊員及組織收聽工作。編輯部還設有研究室,有一名主任,編輯們負責評論、報紙摘要、為聽眾服務等節目,同時負責社會科學、自然科學、俄語、新文字、無線電講座等節目的組織工作。研究室管轄的資料組,負責收集、剪貼、保管資料,為各部門服務。

  上海電臺成立之初,每天播出一套節目,播出時間為9小時20分。1949年9月1日,中共中央華東局宣傳部指示,上海電臺同時擔負對華東地區的廣播宣傳任務,使用2個頻率,節目增加到2套,播出時間增加到36小時30分。

  《人民日報》社論《各級領導機關應當有效地利用無線電廣播》(1950年6月6日)認為:“由於我國解放初期存在著交通不便、文盲眾多、報紙不足等問題,因此無線電廣播事業是群眾性宣傳教育的最有力工具之一。如果我們善於利用它,它可以發揮極大的作用。”對此,上海人民廣播電臺早有意識。

  上海解放沒幾天,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市長陳毅等就通過電臺發表了有關城市政策的廣播講話。新中國成立前後,電臺多次轉播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重要講話。如1949年6月20日,北平新華廣播電臺播送毛澤東、周恩來、朱德、李濟深、沈鈞儒、郭沫若、陳叔通等領導人在新政協籌備會議上的講話,上海電臺作了轉播;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開幕,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上海電臺先後通過轉播北平新華廣播電臺、北京新華廣播電臺的廣播,使上海和華東地區人民聽到了毛澤東的歷史性宣言。

  截至1950年,全國共有49座廣播電臺,其中32座是在解放後新建的。這些進入中國各大城市的廣播工作者,“幾乎都是空手,沒有任何業務的準備,對城市廣播臺的編播工作和組織工作毫無經驗”,因此在聯繫聽眾的工作上走了一些彎路。開始時,大多數電臺是以辦報的方法來辦廣播臺,結果是“內容枯燥、稿件缺乏、工作不開展、上級不重視、幹部不安心”,再加上不懂得怎樣去組織群眾,於是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上海也存在同樣的情況。

  剛開始辦節目時,上海電臺由於經驗不足,不了解聽眾需要,單憑熱情和主觀想像,在節目編排方面要求應有盡有,在工作方法上,還沒有掌握廣播特點而習慣於辦報方式,往往閉門造車,把節目辦得枯燥乏味,得不到聽眾歡迎。後來,電臺接受經驗教訓,一方面適當調整節目,一方面號召工作人員走出編輯室,把節目交給廣大聽眾共同來辦,這樣才使工作有了顯著的轉變。以青年節目為例,當以剪報辦法進行工作碰了壁以後,編輯同志就與青年聽眾以及團工委、學聯等青年團體取得聯繫,大力建立通聯工作,並組織聽眾來臺廣播,使節目內容在一定程度上有了改進,更多地團結了廣大青年聽眾。

  按照“全黨辦廣播”和“人民廣播人民辦”的原則,上海電臺經常邀請群眾代表和文藝工作者,到電臺發表廣播講話或表演文藝節目,在建臺後短短一年時間裏,就有近2萬人次到電臺演講、演播,發展了1110名通訊員,其中工廠通訊員佔百分之六十以上,兒童上廣播也達到219次。

  值得關注的是,上海人民廣播電臺設有“特別講演節目”,主要是配合各項任務活動,邀請黨政首長、各界代表、英雄模範來臺特別講演。比如“紀念七一、七七特別講話節目”,演講者有許廣平、黃炎培、王紹鏊、鬍子嬰,“發行新鈔特別節目”演講內容有項叔翔《工商界對發行新鈔的反映和認識》、顏耀秋《關於發行新鈔應有的認識》;還有“慶祝政治協商會議特別節目”,演講者有宋慶齡,講的是《我看見了新中國》,王蕓生講演了《人民政協的收穫》,“宣傳推銷人民勝利折實公債特別節目”的演講者有潘漢年、胡厥文、袁雪芬、白楊等。

  在群眾喜聞樂見的文藝節目播出方面,該電臺剛成立時,編輯部只有兩個人負責文娛節目,當時的戲劇節目沒有固定的播音時間,邀請各文藝團體如劇影界宣傳隊、崑崙文工團、華東文工團、新安旅行團等每週輪流擔任,曾經播演過一些活報劇、秧歌劇,並轉播過解放劇場的“白毛女”。這些對於解放初期上海的無線電聽眾,起了一定的宣傳教育作用,但仍未能滿足聽眾對於收聽戲劇播音的要求。聽眾來信中也不乏這樣的意見,如“話劇的廣播,以目前的上海來説,私營電臺比你們做得還多,你們似乎是不大重視經常利用播音話劇這一良好的節目”、“每天注意收聽你們的文藝節目,歌咏教歌固然很精彩,但是應該廣泛的播送各種文藝形式”。鋻於聽眾的反饋,電臺于1949年10月初正式成立了文藝組,組織一部分業餘戲劇工作者和電臺工作人員,播演了“俄羅斯問題”、“夜店”、“大雷雨”、“大榆林”及獨幕劇二十余場。1950年1月份,為配合宣傳公債,戲劇組發動劇本創作,播演“正常的出路”、“模範家庭”等,播演後即得到學校和機關聽眾電話及來信,索取劇本和提供意見。2月初,文藝組擴大為文藝室,下設音樂、戲劇、唱片管理,並以少數專業人員為基礎,團結音樂、戲劇工作者和愛好者,組織了廣播樂團和廣播劇團。文藝室擔負全臺的文藝節目、革命故事、文化節目編排及文藝新聞採訪。原來的戲劇股改為戲劇組,由此戲劇節目成為了固定節目,每星期播送戲劇三次,每次四十五分鐘。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初期的廣播宣傳主要就是貫徹執行中央人民政府規定的“發佈新聞、傳達政令,社會教育,文化娛樂”三大任務,從以上內容來看,在上海解放後的一年內,該電臺建立了初具規模的組織機構和人事配備,圍繞著上海市的恢復和建設,進行了廣播宣傳,通過各種廣播節目和通訊聯絡、聽眾服務等具體工作,和群眾建立了良好的聯繫,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解放初期的上海人民廣播事業

2016年11月30日 09:32 來源:上海檔案資訊網

原標題:解放初期的上海人民廣播事業

  民國時期的上海,諸多方面領風尚之先。1923年1月23日,外灘廣東路一座由外國人經營的50瓦電臺開始播音。這是上海的第一座廣播電臺,也是全國最早的無線廣播電臺之一。1927年以後開始出現華商民辦電臺。截至上海解放前,全市共有民營電臺23家,“軍營”(含“公營”)電臺22家,官辦電臺1家。

  1949年5月27日晨,周新武等27名中共幹部乘車到大西路(今延安西路)7號上海廣播電臺,宣讀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陳毅、副主任粟裕簽署的命令:“上海廣播電臺為國民黨宣傳機關,茲任命周新武為本會接收專員,代表本會前往辦理接管事宜。”隨著對國民黨上海廣播電臺的接管,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宣告成立。5月27日晚,參與接管的播音員夏之平、蘇珮以“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呼號向全市人民廣播,先由夏之平播出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副總司令彭德懷名義發佈的佈告,接著蘇珮播出上海人民廣播電臺的第一次新聞。從此,上海人民廣播事業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新中國建立後,廣播事業實行分區代管,中央廣播事業局決定成立華東電臺,對華東各地廣播電臺進行業務指導和管理。1950年2月,上海人民廣播電臺開始籌備建立華東臺編輯室,4月1日正式成立華東人民廣播電臺。根據中共中央華東局宣傳部的指示,華東人民廣播電臺成立後,與上海電臺合署辦公,對外是兩塊牌子,內部是一套班子,華東電臺稱第一台,上海電臺稱第二台。

  1950年5月27號發行的這本《華東人民廣播電臺成立、上海人民廣播電臺成立一週年紀念冊》(檔號B0-12-32),迄今已有60多年,記載了上海人民廣播發展的歷史。書中第一頁即是一張“華東全區人民廣播電臺分佈圖”,縱觀這幅圖,我們可以看到,從北方的山東,到皖北、皖南、蘇北、蘇南,再到東南沿海的上海、浙江、福建,設有濟南、青島、徐州、合肥、南京、揚州、南通、無錫、上海、杭州、溫州、福州、廈門等電臺,足以説明解放初期華東地區人民廣播發展之快。1949年8月6日,上海市軍管會主任陳毅簽署第10號委任令,正式任命周新武為上海人民廣播電臺臺長,苗力沉為副臺長兼總編輯室主任。9月初,上海電臺首次宣佈組織機構設置,有:臺長辦公室、編輯部、工務科、行政科共4個部門。編輯部下設工業、政治及文教組,負責采編新聞、工人節目、政治講演、市政節目、青年、婦女、兒童等節目,並在工廠、學校、機關發展廣播通訊員及組織收聽工作。編輯部還設有研究室,有一名主任,編輯們負責評論、報紙摘要、為聽眾服務等節目,同時負責社會科學、自然科學、俄語、新文字、無線電講座等節目的組織工作。研究室管轄的資料組,負責收集、剪貼、保管資料,為各部門服務。

  上海電臺成立之初,每天播出一套節目,播出時間為9小時20分。1949年9月1日,中共中央華東局宣傳部指示,上海電臺同時擔負對華東地區的廣播宣傳任務,使用2個頻率,節目增加到2套,播出時間增加到36小時30分。

  《人民日報》社論《各級領導機關應當有效地利用無線電廣播》(1950年6月6日)認為:“由於我國解放初期存在著交通不便、文盲眾多、報紙不足等問題,因此無線電廣播事業是群眾性宣傳教育的最有力工具之一。如果我們善於利用它,它可以發揮極大的作用。”對此,上海人民廣播電臺早有意識。

  上海解放沒幾天,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市長陳毅等就通過電臺發表了有關城市政策的廣播講話。新中國成立前後,電臺多次轉播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重要講話。如1949年6月20日,北平新華廣播電臺播送毛澤東、周恩來、朱德、李濟深、沈鈞儒、郭沫若、陳叔通等領導人在新政協籌備會議上的講話,上海電臺作了轉播;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開幕,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上海電臺先後通過轉播北平新華廣播電臺、北京新華廣播電臺的廣播,使上海和華東地區人民聽到了毛澤東的歷史性宣言。

  截至1950年,全國共有49座廣播電臺,其中32座是在解放後新建的。這些進入中國各大城市的廣播工作者,“幾乎都是空手,沒有任何業務的準備,對城市廣播臺的編播工作和組織工作毫無經驗”,因此在聯繫聽眾的工作上走了一些彎路。開始時,大多數電臺是以辦報的方法來辦廣播臺,結果是“內容枯燥、稿件缺乏、工作不開展、上級不重視、幹部不安心”,再加上不懂得怎樣去組織群眾,於是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上海也存在同樣的情況。

  剛開始辦節目時,上海電臺由於經驗不足,不了解聽眾需要,單憑熱情和主觀想像,在節目編排方面要求應有盡有,在工作方法上,還沒有掌握廣播特點而習慣於辦報方式,往往閉門造車,把節目辦得枯燥乏味,得不到聽眾歡迎。後來,電臺接受經驗教訓,一方面適當調整節目,一方面號召工作人員走出編輯室,把節目交給廣大聽眾共同來辦,這樣才使工作有了顯著的轉變。以青年節目為例,當以剪報辦法進行工作碰了壁以後,編輯同志就與青年聽眾以及團工委、學聯等青年團體取得聯繫,大力建立通聯工作,並組織聽眾來臺廣播,使節目內容在一定程度上有了改進,更多地團結了廣大青年聽眾。

  按照“全黨辦廣播”和“人民廣播人民辦”的原則,上海電臺經常邀請群眾代表和文藝工作者,到電臺發表廣播講話或表演文藝節目,在建臺後短短一年時間裏,就有近2萬人次到電臺演講、演播,發展了1110名通訊員,其中工廠通訊員佔百分之六十以上,兒童上廣播也達到219次。

  值得關注的是,上海人民廣播電臺設有“特別講演節目”,主要是配合各項任務活動,邀請黨政首長、各界代表、英雄模範來臺特別講演。比如“紀念七一、七七特別講話節目”,演講者有許廣平、黃炎培、王紹鏊、鬍子嬰,“發行新鈔特別節目”演講內容有項叔翔《工商界對發行新鈔的反映和認識》、顏耀秋《關於發行新鈔應有的認識》;還有“慶祝政治協商會議特別節目”,演講者有宋慶齡,講的是《我看見了新中國》,王蕓生講演了《人民政協的收穫》,“宣傳推銷人民勝利折實公債特別節目”的演講者有潘漢年、胡厥文、袁雪芬、白楊等。

  在群眾喜聞樂見的文藝節目播出方面,該電臺剛成立時,編輯部只有兩個人負責文娛節目,當時的戲劇節目沒有固定的播音時間,邀請各文藝團體如劇影界宣傳隊、崑崙文工團、華東文工團、新安旅行團等每週輪流擔任,曾經播演過一些活報劇、秧歌劇,並轉播過解放劇場的“白毛女”。這些對於解放初期上海的無線電聽眾,起了一定的宣傳教育作用,但仍未能滿足聽眾對於收聽戲劇播音的要求。聽眾來信中也不乏這樣的意見,如“話劇的廣播,以目前的上海來説,私營電臺比你們做得還多,你們似乎是不大重視經常利用播音話劇這一良好的節目”、“每天注意收聽你們的文藝節目,歌咏教歌固然很精彩,但是應該廣泛的播送各種文藝形式”。鋻於聽眾的反饋,電臺于1949年10月初正式成立了文藝組,組織一部分業餘戲劇工作者和電臺工作人員,播演了“俄羅斯問題”、“夜店”、“大雷雨”、“大榆林”及獨幕劇二十余場。1950年1月份,為配合宣傳公債,戲劇組發動劇本創作,播演“正常的出路”、“模範家庭”等,播演後即得到學校和機關聽眾電話及來信,索取劇本和提供意見。2月初,文藝組擴大為文藝室,下設音樂、戲劇、唱片管理,並以少數專業人員為基礎,團結音樂、戲劇工作者和愛好者,組織了廣播樂團和廣播劇團。文藝室擔負全臺的文藝節目、革命故事、文化節目編排及文藝新聞採訪。原來的戲劇股改為戲劇組,由此戲劇節目成為了固定節目,每星期播送戲劇三次,每次四十五分鐘。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初期的廣播宣傳主要就是貫徹執行中央人民政府規定的“發佈新聞、傳達政令,社會教育,文化娛樂”三大任務,從以上內容來看,在上海解放後的一年內,該電臺建立了初具規模的組織機構和人事配備,圍繞著上海市的恢復和建設,進行了廣播宣傳,通過各種廣播節目和通訊聯絡、聽眾服務等具體工作,和群眾建立了良好的聯繫,取得了一定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