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中國科學技術史》書寫輝煌的中華文明

2016-11-14 09:14:53

來源:光明日報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中國科學技術史》書寫輝煌的中華文明

  中國古代在天文曆法、數學、農學、醫學、地理學等眾多科技領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資料顯示,16世紀以前世界上最重要的300項發明和發現中,中國佔173項,遠遠超過同時代的歐洲。中國古代科學技術蘊藏在汗牛充棟的典籍之中,凝聚于物化了的、豐富多彩的文物之中,融化在至今仍具有生命力的諸多科學技術活動之中。中外學者從不同學科領域和審視角度,對中國科學技術史作了大量精到的闡述,我們都知道李約瑟編著的《中國科學技術史》,現在我們又有了中國人自己編寫的《中國科學技術史》。

  李約瑟的《中國科學技術史》

  李約瑟花費了半生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這部巨著的構思中。他説:中國的科學、技術和醫學的歷史將在學術史、經濟史和社會史上得到應有的地位,而且這將是一項永久持續的研究,就像所有的歷史那樣無限地繼續下去。

  通過這部浩大恢宏的《中國科學技術史》,中國人記住了李約瑟這個響亮的名字;西方學者也了解到中國浩瀚的歷史和文化曾深深地影響世界現代化的進程。李約瑟的《中國科學技術史》,勾勒了一副完整表現中國古代科技發現和發明的畫卷:火藥、指南針、針灸、煉丹術……使西方讀者第一次有可能較全面地認識中國對世界文化的貢獻,也讓許多中國人為祖宗留下來的寶貴財富而自豪。

  早在1964年,周恩來總理便指示,要促成《中國科學技術史》的翻譯和出版,並由中國科學院中國自然科學史研究室(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的前身)負責具體組織這項工作。1975年科學出版社出版了《總論》、《天文》、《數學》、《地學》等共7分冊的中譯本,隨即翻譯和出版工作即告中斷。1986年,李約瑟的這套巨著的翻譯出版項目正式啟動,國家對這項工作非常重視,由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盧嘉錫擔任“李約瑟《中國科學技術史》的翻譯出版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專門成立了“李約瑟《中國科學技術史》翻譯出版委員會辦公室”,負責這部書的翻譯和出版工作。從1990年開始,科學出版社與上海古籍出版社合作,再次出版這部專著。從1990年出版的第一卷《導論》,到2013年第六卷第六分冊《生物學及相關技術:醫學卷》,李約瑟《中國科學技術史》的翻譯和出版工作經歷了漫長的過程。

  隨著李約瑟的《中國科學技術史》的出版及傳播,著名的“李約瑟難題”,即:近代科技與工業為什麼沒有誕生在當時世界科技與經濟最發達繁榮的中國?對於這個問題,眾説紛紜,幾十年來,學者們前赴後繼,但並沒有得出統一的意見。從“地理環境決定論”到“語言決定論”,以及探討中國文明是否是因為缺少邏輯和科學實驗才沒有産生近代科學等,圍繞著李約瑟的思想,科學史家們不間斷地發表自己的看法。

  中國人自己的《中國科學技術史》

  由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組織實施,由中國科學院原院長、全國人大原副委員長盧嘉錫任主編的《中國科學技術史》大型叢書目前已經面世。這是半個世紀以來中國學者對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研究成果的集大成之作。這部巨著由中國學者三十年反覆醞釀、三十年精心編撰而成。

  由中國科技史界通力協作完成的多卷本《中國科學技術史》是一個宏大的學術工程和文化工程,其出版規模之大、專家水準之高、成果影響之廣,堪稱中國學者研究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的集大成之作,被大家親切地稱為“大書”。

  《中國科學技術史》這一宏大的工程凝聚著幾代人的關切和期望,該書的立項、編寫和出版過程坎坷曲折。盧嘉錫在《中國科學技術史》叢書總序中寫道:“編撰一部系統、完整的中國科學技術史的大型著作,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就是中國科學技術史工作者的願望與努力目標,但由於各種原因,未能如願,以致在這一方面顯然落後於國外同行。”早在1956年,中國自然科學史研究委員會曾專門召開會議,討論有關編寫問題。1975年,中國自然科學史研究室演變為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並恢復工作,這個打算又被重新提到議事日程,並專門為此開會討論。後來,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再次提出編著《中國科學技術史叢書》的計劃,並被列入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的重點項目,作了一些安排和分工,也編寫和出版了幾部著作,如《中國科學技術史稿》、《中國天文學史》、《中國古代地理學史》、《中國古代生物學史》、《中國古代建築技術史》、《中國古橋技術史》、《中國紡織科學技術史(古代部分)》等,但因沒有統一的組織協調,叢書計劃半途而廢。

  20世紀80年代初期,在《中國科學技術史稿》完成之後,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科學技術通史研究室就曾制訂編著斷代體多卷本《中國科學技術史》的計劃,並再次被列入中國科學院重點課題,但由於種種原因而未能實施。1987年,科學技術通史研究室又一次提出了編著系列性《中國科學技術史叢書))(後定名為《中國科學技術史》,簡稱“大書”)的設想和計劃。1991年在中國科學院基礎局、計劃局、出版委領導的支援下,叢書計劃終於被列為中國科學院重點項目,落實了經費,使這一工程得以全面實施。盧嘉錫出任本書總主編,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成立了以陳美東所長為主任的常務編委會和40余位全國科技優秀科技史專家組成的編委會,同時科學出版社組織精幹的專門編輯班子,以最好的紙張、最好的品質出版本書。自1997年起,“大書”各卷開始陸續出版,贏得了國內外的廣泛關注和讚譽。

  通過李約瑟著作和中國人自己編寫的《中國科學技術史》,來了解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的輝煌成就及其對世界文明的重大貢獻,對於今天的中國而言,具有深遠的意義。這讓我們更加明白:今天的中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有信心和能力實現這個目標,而要實現這個目標,就要走科技強國之路,實施創新驅動戰略。

  (作者單位:科學出版社趙靜榮)

上一篇稿件

《中國科學技術史》書寫輝煌的中華文明

2016年11月14日 09:14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中國科學技術史》書寫輝煌的中華文明

  中國古代在天文曆法、數學、農學、醫學、地理學等眾多科技領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資料顯示,16世紀以前世界上最重要的300項發明和發現中,中國佔173項,遠遠超過同時代的歐洲。中國古代科學技術蘊藏在汗牛充棟的典籍之中,凝聚于物化了的、豐富多彩的文物之中,融化在至今仍具有生命力的諸多科學技術活動之中。中外學者從不同學科領域和審視角度,對中國科學技術史作了大量精到的闡述,我們都知道李約瑟編著的《中國科學技術史》,現在我們又有了中國人自己編寫的《中國科學技術史》。

  李約瑟的《中國科學技術史》

  李約瑟花費了半生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這部巨著的構思中。他説:中國的科學、技術和醫學的歷史將在學術史、經濟史和社會史上得到應有的地位,而且這將是一項永久持續的研究,就像所有的歷史那樣無限地繼續下去。

  通過這部浩大恢宏的《中國科學技術史》,中國人記住了李約瑟這個響亮的名字;西方學者也了解到中國浩瀚的歷史和文化曾深深地影響世界現代化的進程。李約瑟的《中國科學技術史》,勾勒了一副完整表現中國古代科技發現和發明的畫卷:火藥、指南針、針灸、煉丹術……使西方讀者第一次有可能較全面地認識中國對世界文化的貢獻,也讓許多中國人為祖宗留下來的寶貴財富而自豪。

  早在1964年,周恩來總理便指示,要促成《中國科學技術史》的翻譯和出版,並由中國科學院中國自然科學史研究室(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的前身)負責具體組織這項工作。1975年科學出版社出版了《總論》、《天文》、《數學》、《地學》等共7分冊的中譯本,隨即翻譯和出版工作即告中斷。1986年,李約瑟的這套巨著的翻譯出版項目正式啟動,國家對這項工作非常重視,由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盧嘉錫擔任“李約瑟《中國科學技術史》的翻譯出版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專門成立了“李約瑟《中國科學技術史》翻譯出版委員會辦公室”,負責這部書的翻譯和出版工作。從1990年開始,科學出版社與上海古籍出版社合作,再次出版這部專著。從1990年出版的第一卷《導論》,到2013年第六卷第六分冊《生物學及相關技術:醫學卷》,李約瑟《中國科學技術史》的翻譯和出版工作經歷了漫長的過程。

  隨著李約瑟的《中國科學技術史》的出版及傳播,著名的“李約瑟難題”,即:近代科技與工業為什麼沒有誕生在當時世界科技與經濟最發達繁榮的中國?對於這個問題,眾説紛紜,幾十年來,學者們前赴後繼,但並沒有得出統一的意見。從“地理環境決定論”到“語言決定論”,以及探討中國文明是否是因為缺少邏輯和科學實驗才沒有産生近代科學等,圍繞著李約瑟的思想,科學史家們不間斷地發表自己的看法。

  中國人自己的《中國科學技術史》

  由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組織實施,由中國科學院原院長、全國人大原副委員長盧嘉錫任主編的《中國科學技術史》大型叢書目前已經面世。這是半個世紀以來中國學者對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研究成果的集大成之作。這部巨著由中國學者三十年反覆醞釀、三十年精心編撰而成。

  由中國科技史界通力協作完成的多卷本《中國科學技術史》是一個宏大的學術工程和文化工程,其出版規模之大、專家水準之高、成果影響之廣,堪稱中國學者研究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的集大成之作,被大家親切地稱為“大書”。

  《中國科學技術史》這一宏大的工程凝聚著幾代人的關切和期望,該書的立項、編寫和出版過程坎坷曲折。盧嘉錫在《中國科學技術史》叢書總序中寫道:“編撰一部系統、完整的中國科學技術史的大型著作,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就是中國科學技術史工作者的願望與努力目標,但由於各種原因,未能如願,以致在這一方面顯然落後於國外同行。”早在1956年,中國自然科學史研究委員會曾專門召開會議,討論有關編寫問題。1975年,中國自然科學史研究室演變為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並恢復工作,這個打算又被重新提到議事日程,並專門為此開會討論。後來,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再次提出編著《中國科學技術史叢書》的計劃,並被列入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的重點項目,作了一些安排和分工,也編寫和出版了幾部著作,如《中國科學技術史稿》、《中國天文學史》、《中國古代地理學史》、《中國古代生物學史》、《中國古代建築技術史》、《中國古橋技術史》、《中國紡織科學技術史(古代部分)》等,但因沒有統一的組織協調,叢書計劃半途而廢。

  20世紀80年代初期,在《中國科學技術史稿》完成之後,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科學技術通史研究室就曾制訂編著斷代體多卷本《中國科學技術史》的計劃,並再次被列入中國科學院重點課題,但由於種種原因而未能實施。1987年,科學技術通史研究室又一次提出了編著系列性《中國科學技術史叢書))(後定名為《中國科學技術史》,簡稱“大書”)的設想和計劃。1991年在中國科學院基礎局、計劃局、出版委領導的支援下,叢書計劃終於被列為中國科學院重點項目,落實了經費,使這一工程得以全面實施。盧嘉錫出任本書總主編,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成立了以陳美東所長為主任的常務編委會和40余位全國科技優秀科技史專家組成的編委會,同時科學出版社組織精幹的專門編輯班子,以最好的紙張、最好的品質出版本書。自1997年起,“大書”各卷開始陸續出版,贏得了國內外的廣泛關注和讚譽。

  通過李約瑟著作和中國人自己編寫的《中國科學技術史》,來了解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的輝煌成就及其對世界文明的重大貢獻,對於今天的中國而言,具有深遠的意義。這讓我們更加明白:今天的中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有信心和能力實現這個目標,而要實現這個目標,就要走科技強國之路,實施創新驅動戰略。

  (作者單位:科學出版社趙靜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