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王羲之小時候患“羊癲風” 有一個談了6年的初戀

2015-9-11 08:41:27

來源:揚子晚報 選稿:成昭遠

王羲之小時候患“羊癲風”有一個談了6年的初戀

圖片説明:夫子廟王謝故居裏的王羲之像。

  王羲之的一生就是個謎。

  他在後人的印象中似乎是清晰的,是個風流倜儻的大才子;然而慢慢走近,卻發現越來越模糊、朦朧,難以捉摸。

  東晉有兩次大的“幫派”鬥爭:王導和庾亮、桓溫和殷浩。王羲之站在哪一派,讓人看不清楚,於是在兩派鬥爭的漩渦中起伏浮沉,受盡無窮的折磨後,心灰意冷,看破紅塵。

  和初戀傷心分手

  來説説他的謎。

  1、他的父親生死不明。

  王羲之的祖籍在瑯琊(今山東東南),後來搬到會稽山陰(今浙江紹興)。他的父親叫王曠,是王導的堂弟。

  西晉末年,司馬睿還在北方,和王導等人在屋子裏密商將來路在何方。王曠在窗外偷聽,突然説了一句:你們想圖謀不軌嗎?我要去告發。

  大夥趕緊跑出來,把他拉到屋子裏。王曠做過丹陽太守,對南方非常熟悉,他建議到江東。司馬睿、王導才下定決心渡江南下。

  他也算得上東晉成立的開國功臣之一。

  309年,西晉的“軍隊總司令”司馬越派王曠去救壺關(今屬山西長治市)。第二年,大軍在壺關南面的長平(也就是當年秦將白起坑殺40萬趙軍的地方)遭到劉聰伏兵包圍,晉軍大敗,另兩個將領戰死,王曠卻下落不明。

  按理説,他為國捐軀,也算一個烈士。但奇怪的是,後來元帝司馬睿沒有追封他,王敦、王導等人絕口不談此事。王羲之被問到時,也是支支吾吾。

  那有另一種可能,他投降了敵軍,成了叛徒。但對於這樣的大人物變節,匈奴人也應當大張旗鼓地宣傳,敵方也沒有任何記載。

  王曠就這樣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憑空從地球上“消失”了。至今無人知道他“穿越”去了哪。

  2、王羲之的身世不明。

  王羲之在當時就已經是“超級巨星”。但是,他究竟生於哪一年、死於哪一年,不得而知。許多比他名氣小得多的二三流“明星”,一生走過的痕跡都定位準確,而他像一個天外來客,不知道是哪一年“降臨”到人世間,又是哪一年“飛”走的。

  一般認為他生於303年,也就是西晉末年(“八王之亂”306年結束,西晉316年滅亡),死於361年,也就是蘭亭聚會的8年之後。

  還有種説法是生於321年,死於379年。

  居然相差了近20年,讓人覺得匪夷所思。原因就是史料記載太模糊,只能從別人的言行中尋找他的身影,然後再一節節拼湊,當然就存在了爭議。

  一般通行的説法、也是本文采用的是前一種。

  3、他童年的生活不明。

  王羲之是“高幹子弟”,應當有幸福的童年,然而小時似乎是不幸的。

  他從小喪父,由母親撫養長大。患過癲癇,就是俗稱的“羊癲風”。幾乎每年都會發作,是怎麼治好的也不清楚。性格內向,不怎麼會講話,有人懷疑他有口吃。所以他的“小學生涯”是默默無聞的。

  一直到13歲,突然由“青蛙變王子”。

  他去建康拜望周顗,周顗和他閒聊,覺得深不可測。大家一起坐下來吃飯,王羲之只能坐在末座,但大家驚訝地發現,周顗把烤好的牛心先割下來送到他面前。王羲之才在名士之中開始露出尖尖角。

  就在這一年,他認識了周顗的女兒周瑩。兩人一見鍾情,相互傾慕。花前月下、難捨難分,度過了6年最快活無邪的時光。

  322年,王敦攻進建康,處死周顗。王家成了謀殺周顗的兇手,兩人的戀情在撕心裂肺的淚水中成如煙往事,從此天涯兩端,再無見面的機會。4年後,他袒腹東床,成了郗鑒的女婿。已經24歲,屬於晚婚的大齡青年了。他走向婚姻殿堂的那一刻,周瑩在何方?還是在孤獨的房間裏傷心痛哭?不得而知。

  夾在庾家和王家權力鬥爭中

  4、他為什麼投靠庾家也是個謎。

  等他長大後,王導非常欣賞這個侄子。但王羲之遠赴武昌,做了庾亮的長史。

  此時,陶侃死了,庾亮、王導明爭暗鬥白熱化,各自拉幫結派。王羲之背叛親人、倒向敵營,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他可能想遠離中央複雜的政治鬥爭,到地方上清靜清靜。然而只要在官場混,就躲不了站隊,躲不了鬥來鬥去。

  庾亮有個弟弟叫庾懌,任豫州刺史。王導有個堂侄,叫王允之,任江州刺史。

  庾懌送了一壇酒給王允之,王允之很吃驚:莫名其妙獻什麼殷勤,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吧。

  把這壇酒倒了一碗給狗喝,過了一會,這條狗口吐白沫,倒下死了。

  王允之氣憤之下,密奏建康。晉成帝大怒,説:大舅已經亂了天下,小舅還要再亂一次嗎?大舅就是指庾亮,他曾激起蘇峻之亂。

  庾懌聽到消息,大為恐懼,飲毒酒自盡。但這裡面讓人不解,如果真的害王允之,要這麼明目張膽嗎?

  王允之也覺得事情鬧大了,上書朝廷,請求辭職。並寫信給庾冰(此時庾亮已死),要求面談,希望雙方能和解。

  沒想到庾冰做得也絕,拒絕見面,並順水推舟,同意了他的辭職,任他為會稽內史,由省級高官降到市級。王允之非常不滿,不久鬱鬱而終。

  感到自己被庾家耍了

  庾冰臉上挂不住,好像是他殺死了王允之。為了彌補和王家的裂痕,他把剛剛空出來的江州刺史位置給了王羲之。

  庾冰是“一子兩用”:1、表面上給了王家面子;2、實際上,王羲之曾是庾亮的長史,依然在庾家的掌控之中。

  朝野上下似乎都在問王羲之:你到底是誰家的人?更讓王羲之尷尬的事發生了。

  朝中局勢風雲變幻,褚蒜子剛剛成為皇后,父親褚裒一心想到地方上,於是被任命為江州刺史,王羲之上任不足兩個月就被擠了下來。

  “國丈”下放到省裏,情理是説得通的。但問題是褚裒和庾冰是表兄弟,是親戚。王羲之才華橫溢,才子就必定敏感。他懷疑庾家為了報復王家,先任用他、再拋棄他,故意耍弄、羞辱,讓他在全國人民面前栽個大跟頭。從此,他對仕途心灰了大半,基本是退隱山林。

  如果他此時能看破一切、對酒當歌,也可以換得半世逍遙。哪知道樹欲靜而風不止,他又捲入了另一場政治鬥爭中。

上一篇稿件

王羲之小時候患“羊癲風” 有一個談了6年的初戀

2015年9月11日 08:41 來源:揚子晚報

王羲之小時候患“羊癲風”有一個談了6年的初戀

圖片説明:夫子廟王謝故居裏的王羲之像。

  王羲之的一生就是個謎。

  他在後人的印象中似乎是清晰的,是個風流倜儻的大才子;然而慢慢走近,卻發現越來越模糊、朦朧,難以捉摸。

  東晉有兩次大的“幫派”鬥爭:王導和庾亮、桓溫和殷浩。王羲之站在哪一派,讓人看不清楚,於是在兩派鬥爭的漩渦中起伏浮沉,受盡無窮的折磨後,心灰意冷,看破紅塵。

  和初戀傷心分手

  來説説他的謎。

  1、他的父親生死不明。

  王羲之的祖籍在瑯琊(今山東東南),後來搬到會稽山陰(今浙江紹興)。他的父親叫王曠,是王導的堂弟。

  西晉末年,司馬睿還在北方,和王導等人在屋子裏密商將來路在何方。王曠在窗外偷聽,突然説了一句:你們想圖謀不軌嗎?我要去告發。

  大夥趕緊跑出來,把他拉到屋子裏。王曠做過丹陽太守,對南方非常熟悉,他建議到江東。司馬睿、王導才下定決心渡江南下。

  他也算得上東晉成立的開國功臣之一。

  309年,西晉的“軍隊總司令”司馬越派王曠去救壺關(今屬山西長治市)。第二年,大軍在壺關南面的長平(也就是當年秦將白起坑殺40萬趙軍的地方)遭到劉聰伏兵包圍,晉軍大敗,另兩個將領戰死,王曠卻下落不明。

  按理説,他為國捐軀,也算一個烈士。但奇怪的是,後來元帝司馬睿沒有追封他,王敦、王導等人絕口不談此事。王羲之被問到時,也是支支吾吾。

  那有另一種可能,他投降了敵軍,成了叛徒。但對於這樣的大人物變節,匈奴人也應當大張旗鼓地宣傳,敵方也沒有任何記載。

  王曠就這樣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憑空從地球上“消失”了。至今無人知道他“穿越”去了哪。

  2、王羲之的身世不明。

  王羲之在當時就已經是“超級巨星”。但是,他究竟生於哪一年、死於哪一年,不得而知。許多比他名氣小得多的二三流“明星”,一生走過的痕跡都定位準確,而他像一個天外來客,不知道是哪一年“降臨”到人世間,又是哪一年“飛”走的。

  一般認為他生於303年,也就是西晉末年(“八王之亂”306年結束,西晉316年滅亡),死於361年,也就是蘭亭聚會的8年之後。

  還有種説法是生於321年,死於379年。

  居然相差了近20年,讓人覺得匪夷所思。原因就是史料記載太模糊,只能從別人的言行中尋找他的身影,然後再一節節拼湊,當然就存在了爭議。

  一般通行的説法、也是本文采用的是前一種。

  3、他童年的生活不明。

  王羲之是“高幹子弟”,應當有幸福的童年,然而小時似乎是不幸的。

  他從小喪父,由母親撫養長大。患過癲癇,就是俗稱的“羊癲風”。幾乎每年都會發作,是怎麼治好的也不清楚。性格內向,不怎麼會講話,有人懷疑他有口吃。所以他的“小學生涯”是默默無聞的。

  一直到13歲,突然由“青蛙變王子”。

  他去建康拜望周顗,周顗和他閒聊,覺得深不可測。大家一起坐下來吃飯,王羲之只能坐在末座,但大家驚訝地發現,周顗把烤好的牛心先割下來送到他面前。王羲之才在名士之中開始露出尖尖角。

  就在這一年,他認識了周顗的女兒周瑩。兩人一見鍾情,相互傾慕。花前月下、難捨難分,度過了6年最快活無邪的時光。

  322年,王敦攻進建康,處死周顗。王家成了謀殺周顗的兇手,兩人的戀情在撕心裂肺的淚水中成如煙往事,從此天涯兩端,再無見面的機會。4年後,他袒腹東床,成了郗鑒的女婿。已經24歲,屬於晚婚的大齡青年了。他走向婚姻殿堂的那一刻,周瑩在何方?還是在孤獨的房間裏傷心痛哭?不得而知。

  夾在庾家和王家權力鬥爭中

  4、他為什麼投靠庾家也是個謎。

  等他長大後,王導非常欣賞這個侄子。但王羲之遠赴武昌,做了庾亮的長史。

  此時,陶侃死了,庾亮、王導明爭暗鬥白熱化,各自拉幫結派。王羲之背叛親人、倒向敵營,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他可能想遠離中央複雜的政治鬥爭,到地方上清靜清靜。然而只要在官場混,就躲不了站隊,躲不了鬥來鬥去。

  庾亮有個弟弟叫庾懌,任豫州刺史。王導有個堂侄,叫王允之,任江州刺史。

  庾懌送了一壇酒給王允之,王允之很吃驚:莫名其妙獻什麼殷勤,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吧。

  把這壇酒倒了一碗給狗喝,過了一會,這條狗口吐白沫,倒下死了。

  王允之氣憤之下,密奏建康。晉成帝大怒,説:大舅已經亂了天下,小舅還要再亂一次嗎?大舅就是指庾亮,他曾激起蘇峻之亂。

  庾懌聽到消息,大為恐懼,飲毒酒自盡。但這裡面讓人不解,如果真的害王允之,要這麼明目張膽嗎?

  王允之也覺得事情鬧大了,上書朝廷,請求辭職。並寫信給庾冰(此時庾亮已死),要求面談,希望雙方能和解。

  沒想到庾冰做得也絕,拒絕見面,並順水推舟,同意了他的辭職,任他為會稽內史,由省級高官降到市級。王允之非常不滿,不久鬱鬱而終。

  感到自己被庾家耍了

  庾冰臉上挂不住,好像是他殺死了王允之。為了彌補和王家的裂痕,他把剛剛空出來的江州刺史位置給了王羲之。

  庾冰是“一子兩用”:1、表面上給了王家面子;2、實際上,王羲之曾是庾亮的長史,依然在庾家的掌控之中。

  朝野上下似乎都在問王羲之:你到底是誰家的人?更讓王羲之尷尬的事發生了。

  朝中局勢風雲變幻,褚蒜子剛剛成為皇后,父親褚裒一心想到地方上,於是被任命為江州刺史,王羲之上任不足兩個月就被擠了下來。

  “國丈”下放到省裏,情理是説得通的。但問題是褚裒和庾冰是表兄弟,是親戚。王羲之才華橫溢,才子就必定敏感。他懷疑庾家為了報復王家,先任用他、再拋棄他,故意耍弄、羞辱,讓他在全國人民面前栽個大跟頭。從此,他對仕途心灰了大半,基本是退隱山林。

  如果他此時能看破一切、對酒當歌,也可以換得半世逍遙。哪知道樹欲靜而風不止,他又捲入了另一場政治鬥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