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1937年南京大屠殺:平均每12秒1名同胞遇害

2014-12-5 09:20:36

來源:南京日報 作者:肖姍 選稿:宋曉東

  什麼是和平?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潛心研究了十幾年。關於和平學的研究,是他在南京大屠殺史研究十年以後感悟到的,也是他對南京大屠殺史學研究的遞進和創新。

  在首個國家公祭日即將到來之際,上個週六,朱成山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國家公祭不僅僅是一個歷史祭奠儀式,更是對和平的祈求,因此在國家公祭活動中會有明確的關於和平的表達。

  最早關於南京大屠殺的記憶,是聽爺爺講述當年那段歷史

  談及自己研究南京大屠殺歷史的緣由,朱成山將其形象地概括為“三段論”。

  “在我小的時候,我的爺爺告訴我,他過去在新街口一家銀行工作。1937年侵華日軍侵佔南京期間,銀行關門了,他跑回老家六合。後來準備回城來上班時,從浦口坐船,看到江面上漂著很多屍體,銀行前面也有屍體,慘不忍睹。”朱成山説,這是他最早關於南京大屠殺的記憶,是從祖輩傳承下來的。

  “第二段是在我當兵期間,我1970年當兵,當時在南京軍區有一位戰友名叫徐志耕。”據朱成山回憶,徐志耕當時是南京軍區一級作家,他曾經騎著一輛破自行車,在南京大街小巷尋找南京大屠殺倖存者。“他是南京最早調查南京大屠殺倖存者的人,後來寫了報告文學《南京大屠殺》。這本薄薄的小冊子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記載了13個同名同姓的‘李秀英’,都是南京大屠殺倖存者。我也因此對南京大屠殺有了進一步了解。”

  然而真正對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進行學術研究,是在1992年朱成山從市委宣傳部調至紀念館工作之後,他查閱了不少書籍、史料,開始深入研究南京大屠殺史,“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30多萬人被殺害,平均每12秒就有一個生命消逝,這是怎樣的慘案?”夜深人靜的晚上,他經常這樣問自己。

  1995年,他發起創辦國內歷史上第一個研究南京大屠殺的學術機構——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研究會,團結了一大批專家學者,從學術層面對南京大屠殺歷史進行研究,先後多次召開國際學術研討會,編撰出版幾十本南京大屠殺史料專著。

  根據朱成山的建議,從1994年起南京在全國率先舉辦悼念遇難同胞活動,拉響警報,放飛和平鴿。

  在研究南京大屠殺歷史的過程中,朱成山以南京大屠殺史為內核,不斷擴大到侵華暴行史、抗戰史、中國近現代史、世界近代史等層面。其中,關於和平學的研究,是朱成山在南京大屠殺史研究10年以後感悟到的,也是他在國際學術交流中受到的啟發。

  2001年12月,江東門紀念館在美國舊金山舉辦“永不忘卻——南京大屠殺史實展”時,曾在聖瑪麗諾大教堂成功舉辦“和平祈禱儀式”,全美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猶太教、伊斯蘭教等五大宗教領袖走到一起,用不同的宗教語言與方式,共同為世界和平祈禱。

  “那一刻,和平超越了國界、超越了意識形態、超越了語言交流障礙,使在場的每一個人包括我自己,都受到心靈的震撼和洗禮。”朱成山説,這也促使他反思,研究、展示和傳播歷史的價值與目的是什麼?研究歷史的目的不僅是為了現在,更是為了將來的和平構建。也就是從那時起,關注和平學在國際上的發展,學習和平學知識,成為他學術研究的重大課題。

  在他的積極建議下,從1994年起,南京在全國率先舉辦悼念遇難同胞活動,拉響警報,放飛和平鴿。從2002年起,每年12月13日舉行的“江蘇省暨南京市社會各界人士悼念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儀式”,更名為“悼念南京大屠殺30萬同胞遇難儀式暨南京國際和平集會”,並增加了發表《南京和平宣言》等內容。

  以紀念館為基地、由朱成山領銜並擔任所長的南京國際和平研究所,組織中外專家、學者,開展和平學的研究,編輯出版了《國際和平學概況》、《和平學概論》等一批專業書籍,並且經常深入社區、學校開設和平學系列講座。

  與此同時,還舉辦了日本“紫金草合唱團”、“大象列車跑得快”合唱團等和平團體來寧交流演出活動,組織“南京和平鴿藝術團”赴日本音樂節演出,使和平的聲音在更大的範疇傳播並産生影響。

  “國家公祭日是第一次以國家的立法、國家的意志、有國家領導參加的悼念死難同胞的活動,這是史無前例的。”朱成山介紹,從1994年12月13日開始至今,江蘇省南京市已經舉行了20年的悼念活動,每年都拉警報,放飛和平鴿。今年將開展國家公祭活動,這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由20次的地方性公祭上升到國家公祭,這是一個顯著的變化。

  “這次國家公祭是歷史上第一次為普通死難者公祭,顯示出強烈的民眾性。體現了我們國家以百姓為重,執政為民的理念。”朱成山指出,國家公祭是在不忘歷史的基礎上訴求和平,因此在國家公祭活動中會有明確的關於和平的表達。

  【人物簡介】朱成山,男,1954年7月9日出生,江蘇南京人,中共黨員。現任江蘇省委外宣辦副主任、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中國抗戰史學會副會長,侵華南京大屠殺史研究會會長,南京社科院國際和平研究所所長,南京師範大學特聘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科技大學等12所高校兼職教授。他編著了《為300000冤魂吶喊——朱成山研究南京大屠殺文集》、《為未來謳歌——朱成山研究和平學文集》、《我與東史郎交往十三年》等100多本南京大屠殺史料專著,並先後赴美國、俄羅斯、日本等20多個國家進行歷史與和平交流。獲得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先進工作者、全國紅色旅遊先進個人、全國社區志願者先進個人、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江蘇省優秀黨務工作者、南京好市民等一系列榮譽。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1937年南京大屠殺:平均每12秒1名同胞遇害

2014年12月5日 09:20 來源:南京日報

  什麼是和平?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潛心研究了十幾年。關於和平學的研究,是他在南京大屠殺史研究十年以後感悟到的,也是他對南京大屠殺史學研究的遞進和創新。

  在首個國家公祭日即將到來之際,上個週六,朱成山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國家公祭不僅僅是一個歷史祭奠儀式,更是對和平的祈求,因此在國家公祭活動中會有明確的關於和平的表達。

  最早關於南京大屠殺的記憶,是聽爺爺講述當年那段歷史

  談及自己研究南京大屠殺歷史的緣由,朱成山將其形象地概括為“三段論”。

  “在我小的時候,我的爺爺告訴我,他過去在新街口一家銀行工作。1937年侵華日軍侵佔南京期間,銀行關門了,他跑回老家六合。後來準備回城來上班時,從浦口坐船,看到江面上漂著很多屍體,銀行前面也有屍體,慘不忍睹。”朱成山説,這是他最早關於南京大屠殺的記憶,是從祖輩傳承下來的。

  “第二段是在我當兵期間,我1970年當兵,當時在南京軍區有一位戰友名叫徐志耕。”據朱成山回憶,徐志耕當時是南京軍區一級作家,他曾經騎著一輛破自行車,在南京大街小巷尋找南京大屠殺倖存者。“他是南京最早調查南京大屠殺倖存者的人,後來寫了報告文學《南京大屠殺》。這本薄薄的小冊子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記載了13個同名同姓的‘李秀英’,都是南京大屠殺倖存者。我也因此對南京大屠殺有了進一步了解。”

  然而真正對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進行學術研究,是在1992年朱成山從市委宣傳部調至紀念館工作之後,他查閱了不少書籍、史料,開始深入研究南京大屠殺史,“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30多萬人被殺害,平均每12秒就有一個生命消逝,這是怎樣的慘案?”夜深人靜的晚上,他經常這樣問自己。

  1995年,他發起創辦國內歷史上第一個研究南京大屠殺的學術機構——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研究會,團結了一大批專家學者,從學術層面對南京大屠殺歷史進行研究,先後多次召開國際學術研討會,編撰出版幾十本南京大屠殺史料專著。

  根據朱成山的建議,從1994年起南京在全國率先舉辦悼念遇難同胞活動,拉響警報,放飛和平鴿。

  在研究南京大屠殺歷史的過程中,朱成山以南京大屠殺史為內核,不斷擴大到侵華暴行史、抗戰史、中國近現代史、世界近代史等層面。其中,關於和平學的研究,是朱成山在南京大屠殺史研究10年以後感悟到的,也是他在國際學術交流中受到的啟發。

  2001年12月,江東門紀念館在美國舊金山舉辦“永不忘卻——南京大屠殺史實展”時,曾在聖瑪麗諾大教堂成功舉辦“和平祈禱儀式”,全美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猶太教、伊斯蘭教等五大宗教領袖走到一起,用不同的宗教語言與方式,共同為世界和平祈禱。

  “那一刻,和平超越了國界、超越了意識形態、超越了語言交流障礙,使在場的每一個人包括我自己,都受到心靈的震撼和洗禮。”朱成山説,這也促使他反思,研究、展示和傳播歷史的價值與目的是什麼?研究歷史的目的不僅是為了現在,更是為了將來的和平構建。也就是從那時起,關注和平學在國際上的發展,學習和平學知識,成為他學術研究的重大課題。

  在他的積極建議下,從1994年起,南京在全國率先舉辦悼念遇難同胞活動,拉響警報,放飛和平鴿。從2002年起,每年12月13日舉行的“江蘇省暨南京市社會各界人士悼念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儀式”,更名為“悼念南京大屠殺30萬同胞遇難儀式暨南京國際和平集會”,並增加了發表《南京和平宣言》等內容。

  以紀念館為基地、由朱成山領銜並擔任所長的南京國際和平研究所,組織中外專家、學者,開展和平學的研究,編輯出版了《國際和平學概況》、《和平學概論》等一批專業書籍,並且經常深入社區、學校開設和平學系列講座。

  與此同時,還舉辦了日本“紫金草合唱團”、“大象列車跑得快”合唱團等和平團體來寧交流演出活動,組織“南京和平鴿藝術團”赴日本音樂節演出,使和平的聲音在更大的範疇傳播並産生影響。

  “國家公祭日是第一次以國家的立法、國家的意志、有國家領導參加的悼念死難同胞的活動,這是史無前例的。”朱成山介紹,從1994年12月13日開始至今,江蘇省南京市已經舉行了20年的悼念活動,每年都拉警報,放飛和平鴿。今年將開展國家公祭活動,這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由20次的地方性公祭上升到國家公祭,這是一個顯著的變化。

  “這次國家公祭是歷史上第一次為普通死難者公祭,顯示出強烈的民眾性。體現了我們國家以百姓為重,執政為民的理念。”朱成山指出,國家公祭是在不忘歷史的基礎上訴求和平,因此在國家公祭活動中會有明確的關於和平的表達。

  【人物簡介】朱成山,男,1954年7月9日出生,江蘇南京人,中共黨員。現任江蘇省委外宣辦副主任、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中國抗戰史學會副會長,侵華南京大屠殺史研究會會長,南京社科院國際和平研究所所長,南京師範大學特聘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科技大學等12所高校兼職教授。他編著了《為300000冤魂吶喊——朱成山研究南京大屠殺文集》、《為未來謳歌——朱成山研究和平學文集》、《我與東史郎交往十三年》等100多本南京大屠殺史料專著,並先後赴美國、俄羅斯、日本等20多個國家進行歷史與和平交流。獲得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先進工作者、全國紅色旅遊先進個人、全國社區志願者先進個人、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江蘇省優秀黨務工作者、南京好市民等一系列榮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