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古代才女的"化粧境界":李清照卻對菱花淡淡粧

2014-11-14 09:22:06

來源:瀋陽日報 選稿:賈彥

  

    原標題為:古代才女的“化粧境界”

    林清玄先生寫過一篇“化粧哲學”的散文,題為《生命的化粧》。文章向我們深刻揭示了化粧的三種境界:“三流的化粧是臉上的化粧,二流的化粧是精神的化粧,一流的化粧是生命的化粧。”同時極富智慧地道出了化粧的最高境界乃是無粧,乃是自然。

  説到化粧,想必女士都感興趣,很想通過化粧讓自己的外表更迷人。愛美本無可厚非,但如果只做表面文章而不懂什麼叫優雅,什麼叫“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仙”,這也著實令人遺憾。我們不妨回溯歷史,雖然古代社會輕視女性,宣揚“女子無才便是德”,但歷史上還是出現一些為中國文化增色的才女!閱讀她們的人生,我們知道了什麼叫做“此花不與群花比”,她們將精神的化粧與生命的化粧詮釋得淋漓盡致。

  李清照卻對菱花淡淡粧

  “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天生麗質,成長于書香門第,擅長書畫,通金石之學,工於詩詞,其詞被盛讚為“詞家一大宗”,真可用《紅樓夢》中秦可卿的字“兼美”來形容易安居士。李清照與趙明誠結婚,夫妻感情甜蜜。處於詩意詞境生活中的妻子,向丈夫展示自己的美感,這是女人發自內心的表達。李清照的一首《醜奴兒》寫道:“晚來一陣風兼雨,洗盡炎光。理罷笙簧,卻對菱花淡淡粧……”詞中説,晚上這場風雨,把白天的炎熱洗刷乾淨,夏天裏難得涼快的夜晚,李清照向丈夫彈琴傾訴,然後對著菱花鏡子淡淡化粧。在夫妻燃燒的情感烈火中,李清照的化粧境界仍然是“淡淡粧”。

  夫妻倆有空閒時間就在繁華的東京汴梁(今開封)逛街。和當下的女孩不一樣,她不逛服裝店,也不逛化粧品店,而是喜歡到大相國寺中的舊貨攤上“淘寶”,每次和丈夫都買下一堆舊書畫古董之類的“可心之物”。李清照在生活中“淡淡粧”的同時,更注重為自己的思想和精神提供盛裝。她會為了買到喜歡的書而節省化粧品的開銷。靖康之亂爆發後,李清照在南逃時還載著十五箱書籍。除了讀書創作,連茶余飯後的消遣,也顯得極為高雅,讓我們看到真正的才女氣質,那便是無須刻意雕琢打扮,舉手投足間盡顯風華絕代。清初第一詞人納蘭性德在《浣溪沙》中所寫的“賭書消得潑茶香”,就足以證明這一點。

  薛濤才情更勝脂粉香

  再來看看唐代那位蕙質蘭心的女校書薛濤。成都有座望江樓,上面有這樣一副對聯:古井冷斜陽,問幾樹枇杷,何處是校書門巷;大江橫曲檻,佔一樓煙雨,要平分工部草堂。對聯中的這位“要平分工部草堂”的人,就是“掃眉才子”薛濤。

  薛濤雖被迫身為官妓,但品格高潔,才華出眾,其作品更是大氣雄渾,有著極為深刻的意蘊。明代三大才子之一的楊慎都評價薛濤的詩“有諷諭而不露,得詩人之妙”。不僅詩才出眾,薛濤還設計創制了用於寫詩的“薛濤箋”,又名“浣花箋”,為中國文化增添了一份獨特的底蘊。薛濤畢竟有過身為官妓的經歷,週旋于男性世界,按照常理推論,每天應是花枝招展,胭積如雲。但這位才女卻不注重表面的濃粧艷抹,不追求外在的華服香脂。其橫溢的才華與高雅的氣質,凝聚成一種獨有的“精神”。用這種精神為自己化粧,薛濤怎會被歷史的塵埃所湮沒!

  謝道韞柳絮才高奇女子

  最後説説東晉時期那位著名才女,同時又頗具將門虎女之風的謝道韞。她不僅因為那句“未若柳絮因風起”而為中國文化留下了“咏絮之才”的典故,使“咏絮”成了才女的代稱,更是有膽有識,臨危不懼,真正做到了“生命的化粧”。謝道韞出身高貴,是安西將軍謝奕之女,宰相謝安的侄女,但卻沒有嬌貴之氣,而是名副其實的氣度非凡,當時的一位太守都稱其“使人心形俱服。”

  晉安帝隆安三年(西元399年)爆發了孫恩之亂,謝道韞的丈夫王凝之及她的幾位堂兄弟均死於孫恩之手,面對血海深仇,謝道韞在衝出重圍的過程中砍殺了數名叛亂士兵,後被擒。《晉書烈女傳》記載,當叛亂士兵欲殺掉謝道韞的小外孫時,她慷慨陳詞:“事在王門,何關他族!必其如此,寧先見殺。”面對正氣凜然、超凡脫俗的謝才女,孫恩竟也放下了手中的屠刀,釋放了謝道韞和她的小外孫。為人稱道的奇女子之所以“奇”,就在於用內在的生命力量,為自己“化粧”出無畏與堅強,進而征服了敵手,也征服了歷史。正如孟子所説,“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

  其實,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化粧的內涵:請以書香為化粧品,浸潤出一個“腹有詩書氣自華”的自我;請以美德為化粧品,塑造出一個“風沙磨礪俏玉容”的心靈;請以風骨為化粧品,錘鍊出一個“為人須為人中雄”的本真。生活中,大可不必苦苦尋覓高超的化粧術和昂貴的化粧品,林清玄先生在《生命的化粧》中已給出答案:改變表相最好的方法,不是在表相上下功夫,一定要從內在裏改革。可惜,只在臉蛋上用功的人往往不明白這個道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古代才女的"化粧境界":李清照卻對菱花淡淡粧

2014年11月14日 09:22 來源:瀋陽日報

  

    原標題為:古代才女的“化粧境界”

    林清玄先生寫過一篇“化粧哲學”的散文,題為《生命的化粧》。文章向我們深刻揭示了化粧的三種境界:“三流的化粧是臉上的化粧,二流的化粧是精神的化粧,一流的化粧是生命的化粧。”同時極富智慧地道出了化粧的最高境界乃是無粧,乃是自然。

  説到化粧,想必女士都感興趣,很想通過化粧讓自己的外表更迷人。愛美本無可厚非,但如果只做表面文章而不懂什麼叫優雅,什麼叫“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仙”,這也著實令人遺憾。我們不妨回溯歷史,雖然古代社會輕視女性,宣揚“女子無才便是德”,但歷史上還是出現一些為中國文化增色的才女!閱讀她們的人生,我們知道了什麼叫做“此花不與群花比”,她們將精神的化粧與生命的化粧詮釋得淋漓盡致。

  李清照卻對菱花淡淡粧

  “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天生麗質,成長于書香門第,擅長書畫,通金石之學,工於詩詞,其詞被盛讚為“詞家一大宗”,真可用《紅樓夢》中秦可卿的字“兼美”來形容易安居士。李清照與趙明誠結婚,夫妻感情甜蜜。處於詩意詞境生活中的妻子,向丈夫展示自己的美感,這是女人發自內心的表達。李清照的一首《醜奴兒》寫道:“晚來一陣風兼雨,洗盡炎光。理罷笙簧,卻對菱花淡淡粧……”詞中説,晚上這場風雨,把白天的炎熱洗刷乾淨,夏天裏難得涼快的夜晚,李清照向丈夫彈琴傾訴,然後對著菱花鏡子淡淡化粧。在夫妻燃燒的情感烈火中,李清照的化粧境界仍然是“淡淡粧”。

  夫妻倆有空閒時間就在繁華的東京汴梁(今開封)逛街。和當下的女孩不一樣,她不逛服裝店,也不逛化粧品店,而是喜歡到大相國寺中的舊貨攤上“淘寶”,每次和丈夫都買下一堆舊書畫古董之類的“可心之物”。李清照在生活中“淡淡粧”的同時,更注重為自己的思想和精神提供盛裝。她會為了買到喜歡的書而節省化粧品的開銷。靖康之亂爆發後,李清照在南逃時還載著十五箱書籍。除了讀書創作,連茶余飯後的消遣,也顯得極為高雅,讓我們看到真正的才女氣質,那便是無須刻意雕琢打扮,舉手投足間盡顯風華絕代。清初第一詞人納蘭性德在《浣溪沙》中所寫的“賭書消得潑茶香”,就足以證明這一點。

  薛濤才情更勝脂粉香

  再來看看唐代那位蕙質蘭心的女校書薛濤。成都有座望江樓,上面有這樣一副對聯:古井冷斜陽,問幾樹枇杷,何處是校書門巷;大江橫曲檻,佔一樓煙雨,要平分工部草堂。對聯中的這位“要平分工部草堂”的人,就是“掃眉才子”薛濤。

  薛濤雖被迫身為官妓,但品格高潔,才華出眾,其作品更是大氣雄渾,有著極為深刻的意蘊。明代三大才子之一的楊慎都評價薛濤的詩“有諷諭而不露,得詩人之妙”。不僅詩才出眾,薛濤還設計創制了用於寫詩的“薛濤箋”,又名“浣花箋”,為中國文化增添了一份獨特的底蘊。薛濤畢竟有過身為官妓的經歷,週旋于男性世界,按照常理推論,每天應是花枝招展,胭積如雲。但這位才女卻不注重表面的濃粧艷抹,不追求外在的華服香脂。其橫溢的才華與高雅的氣質,凝聚成一種獨有的“精神”。用這種精神為自己化粧,薛濤怎會被歷史的塵埃所湮沒!

  謝道韞柳絮才高奇女子

  最後説説東晉時期那位著名才女,同時又頗具將門虎女之風的謝道韞。她不僅因為那句“未若柳絮因風起”而為中國文化留下了“咏絮之才”的典故,使“咏絮”成了才女的代稱,更是有膽有識,臨危不懼,真正做到了“生命的化粧”。謝道韞出身高貴,是安西將軍謝奕之女,宰相謝安的侄女,但卻沒有嬌貴之氣,而是名副其實的氣度非凡,當時的一位太守都稱其“使人心形俱服。”

  晉安帝隆安三年(西元399年)爆發了孫恩之亂,謝道韞的丈夫王凝之及她的幾位堂兄弟均死於孫恩之手,面對血海深仇,謝道韞在衝出重圍的過程中砍殺了數名叛亂士兵,後被擒。《晉書烈女傳》記載,當叛亂士兵欲殺掉謝道韞的小外孫時,她慷慨陳詞:“事在王門,何關他族!必其如此,寧先見殺。”面對正氣凜然、超凡脫俗的謝才女,孫恩竟也放下了手中的屠刀,釋放了謝道韞和她的小外孫。為人稱道的奇女子之所以“奇”,就在於用內在的生命力量,為自己“化粧”出無畏與堅強,進而征服了敵手,也征服了歷史。正如孟子所説,“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

  其實,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化粧的內涵:請以書香為化粧品,浸潤出一個“腹有詩書氣自華”的自我;請以美德為化粧品,塑造出一個“風沙磨礪俏玉容”的心靈;請以風骨為化粧品,錘鍊出一個“為人須為人中雄”的本真。生活中,大可不必苦苦尋覓高超的化粧術和昂貴的化粧品,林清玄先生在《生命的化粧》中已給出答案:改變表相最好的方法,不是在表相上下功夫,一定要從內在裏改革。可惜,只在臉蛋上用功的人往往不明白這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