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泰坦尼克”逃生真相:婦女兒童優先只是傳説

2014-9-24 09:49:35

來源:新華網 選稿:賈彥

image

沉睡在海底的“泰坦尼克”號殘骸

    1912年4月10日,號稱“永不沉沒”的巨輪“泰坦尼克”號開始了它的處女航。4月14日深夜,“泰坦尼克”號撞上冰山,船裂成兩半後沉入大西洋,1500多名乘客葬身海底。

  在電影《“泰坦尼克”號》裏,我們看到了一幅幅充滿人性,感人至深的溫暖畫面:白髮蒼蒼的老船長莊嚴宣佈讓婦女兒童首先離船,並平靜地與“泰坦尼克”號一同沉沒;一位仁慈而勇敢的牧師冒著生命危險返回正在沉沒的“泰坦尼克”號動情呼籲:“讓婦女兒童先上救生艇!”;一位父親深情地親吻小女兒之後將她送上救生艇……

  然而,歷史的真相遠遠沒有那麼溫暖。美國《新聞週刊》近期刊登報道,講述了沉船時刻的眾多故事,展示了人性的多樣性。讓人遺憾的是,“婦女兒童優先”的動人救生口號並非完全屬實,獲得優先權的主要是頭等艙、二等艙的婦孺。統計數據表明,頭等艙男乘客的生還率比三等艙中兒童的生還率還稍高一點。

image

  1912年4月10日,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蒸汽客輪、號稱“永不沉沒”的“泰坦尼克”號將要在英國南安普敦開始處女航。“泰坦尼克”號目的地是美國紐約,卻在中途撞冰山沉沒。

  航運公司董事擠上救生艇

  “泰坦尼克”號沉沒的慘劇發生之後,媒體和國會的聽證會揭露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展示了人性的多樣性。

  白星航運公司(“泰坦尼克”號的船東)的董事J‧布魯斯‧伊斯梅從來就不喜歡“泰坦尼克”號的船長愛德華‧史密斯和設計師托馬斯‧安德魯斯。在船隻下沉時,伊斯梅擠上了一艘載著婦女兒童的救生艇,這使他的下半輩子都背負著罵名。

  關於伊斯梅是如何從“泰坦尼克”號上逃脫的,流傳著很多個版本。一些目擊者認為他趁第一艘救生艇即將下水時偷偷溜了進去,一些則認為他從人群中擠到救生艇前,並以開槍相威脅,最終搭上了救生艇的末班車而離開。而伊斯梅自己則堅持他坐上救生艇的時候,“泰坦尼克”號的甲板上已經空無一人了,他對於船上還有1500多人完全不知情。

  據説,“泰坦尼克”號上只裝備了16艘救生艇也正是伊斯梅的主意。伊斯梅在“泰坦尼克”號的規劃會議上曾經問了這麼一句話:“這艘大傢夥本身就是個大救生艇,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還要費神裝那些小艇,弄得甲板上亂糟糟的呢?”當船駛入冰山區域內時,據説也是伊斯梅命令船長保持原速前進。

  伊斯梅認為“泰坦尼克”號是“永不沉沒的”另一原因,是因為無線電系統理應能夠及時發送求救資訊,呼叫其他船隻前來救援,趕在船隻沉沒前挽救乘客。但是,在“泰坦尼克”號沉沒當天,船上的無線電系統出現故障,直到船撞冰山前才將故障排除。“泰坦尼克”號錯過了其他船隻發送的警告冰山出沒的資訊,而距離“泰坦尼”克號不遠的船隻也因被冰山環繞而無法及時趕來救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泰坦尼克”逃生真相:婦女兒童優先只是傳説

2014年9月24日 09:49 來源:新華網

image

沉睡在海底的“泰坦尼克”號殘骸

    1912年4月10日,號稱“永不沉沒”的巨輪“泰坦尼克”號開始了它的處女航。4月14日深夜,“泰坦尼克”號撞上冰山,船裂成兩半後沉入大西洋,1500多名乘客葬身海底。

  在電影《“泰坦尼克”號》裏,我們看到了一幅幅充滿人性,感人至深的溫暖畫面:白髮蒼蒼的老船長莊嚴宣佈讓婦女兒童首先離船,並平靜地與“泰坦尼克”號一同沉沒;一位仁慈而勇敢的牧師冒著生命危險返回正在沉沒的“泰坦尼克”號動情呼籲:“讓婦女兒童先上救生艇!”;一位父親深情地親吻小女兒之後將她送上救生艇……

  然而,歷史的真相遠遠沒有那麼溫暖。美國《新聞週刊》近期刊登報道,講述了沉船時刻的眾多故事,展示了人性的多樣性。讓人遺憾的是,“婦女兒童優先”的動人救生口號並非完全屬實,獲得優先權的主要是頭等艙、二等艙的婦孺。統計數據表明,頭等艙男乘客的生還率比三等艙中兒童的生還率還稍高一點。

image

  1912年4月10日,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蒸汽客輪、號稱“永不沉沒”的“泰坦尼克”號將要在英國南安普敦開始處女航。“泰坦尼克”號目的地是美國紐約,卻在中途撞冰山沉沒。

  航運公司董事擠上救生艇

  “泰坦尼克”號沉沒的慘劇發生之後,媒體和國會的聽證會揭露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展示了人性的多樣性。

  白星航運公司(“泰坦尼克”號的船東)的董事J‧布魯斯‧伊斯梅從來就不喜歡“泰坦尼克”號的船長愛德華‧史密斯和設計師托馬斯‧安德魯斯。在船隻下沉時,伊斯梅擠上了一艘載著婦女兒童的救生艇,這使他的下半輩子都背負著罵名。

  關於伊斯梅是如何從“泰坦尼克”號上逃脫的,流傳著很多個版本。一些目擊者認為他趁第一艘救生艇即將下水時偷偷溜了進去,一些則認為他從人群中擠到救生艇前,並以開槍相威脅,最終搭上了救生艇的末班車而離開。而伊斯梅自己則堅持他坐上救生艇的時候,“泰坦尼克”號的甲板上已經空無一人了,他對於船上還有1500多人完全不知情。

  據説,“泰坦尼克”號上只裝備了16艘救生艇也正是伊斯梅的主意。伊斯梅在“泰坦尼克”號的規劃會議上曾經問了這麼一句話:“這艘大傢夥本身就是個大救生艇,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還要費神裝那些小艇,弄得甲板上亂糟糟的呢?”當船駛入冰山區域內時,據説也是伊斯梅命令船長保持原速前進。

  伊斯梅認為“泰坦尼克”號是“永不沉沒的”另一原因,是因為無線電系統理應能夠及時發送求救資訊,呼叫其他船隻前來救援,趕在船隻沉沒前挽救乘客。但是,在“泰坦尼克”號沉沒當天,船上的無線電系統出現故障,直到船撞冰山前才將故障排除。“泰坦尼克”號錯過了其他船隻發送的警告冰山出沒的資訊,而距離“泰坦尼”克號不遠的船隻也因被冰山環繞而無法及時趕來救援。

image

  1912年4月,“泰坦尼克”號海難倖存者哈羅德‧布萊德被扶下救生艇,他的腳受傷,繼而在救生艇中被凍壞了。

  逃生幾率取決於船艙等級

  “泰坦尼克”號上“婦女兒童優先”的逃生口號並非是虛構,但是,逃生的幾率主要取決於乘客當時所在的船艙等級。

  美國新澤西州州立大學教授、著名社會學家戴維‧波普諾在他的《社會學》一書中這樣寫道:“……不幸的是救生船不夠。儘管很多人(超過1500人)遇難,但乘客注意遵守‘優先救助婦女兒童’的社會規範”,使得英國公眾和政府面對這一巨大災難,“可以找到一些安慰”——統計數據表明,“乘客中69%的婦女和兒童活了下來,而男乘客只有17%得以生還”。

  這是“泰坦尼克”號奉獻給世界的一條活生生的文明守則。

  但波普諾接下來揭示的數據卻十分殘酷,他繼續寫道:“我們發現,三等艙中的乘客只有26%生還,與此相應的是,二等艙乘客的生還率是44%,頭等艙是60%。頭等艙男乘客的生還率比三等艙中兒童的生還率還稍高一點。”“輪船的頭等艙主要由有錢人住著,二等艙乘客大部分是中産階級職員和商人,三等艙(以及更低等)主要是由去美國的貧窮移民乘坐。”

  這是人類社會更為強悍的另一條規則。

  於是,波普諾毫不客氣地修改了曾使英國人頗感“安慰”的“社會規範”:“在泰坦尼克號上實踐的社會規範這樣表述可能更準確一些:‘頭等艙和二等艙的婦女和兒童優先’。”

  “永不沉沒”的悲劇不僅僅發生在海上

  在1912年“泰坦尼克”號紀念集會上,白星公司對媒體表示:沒有所謂的“海上規則”要求男人們做出那麼大的犧牲,他們那麼做了只能説是一種強者對弱者的關照,這不管在陸地還是在海上都是一樣的,這是他們的“個人選擇”。

  三類不同艙位的倖存幾率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差距,主要有兩個原因。

  其一,“泰坦尼克”號和別的客輪一樣,將存放救生艇的區域安排在了頭等艙和二等艙附近,以降低富人和中産階級乘客對航海風險的擔心,當時所有的輪船都是這樣設計的。

  其二,下水逃生的安排也保持了這個相同的邏輯,即頭等艙、二等艙優先,而不是後來盛傳的“婦女兒童優先”。

  就兒童而論,一、二等艙共有兒童32人,只有一人死亡;三等艙的兒童有75人,死亡55人,毋庸諱言,作為社會等級標誌的艙位成了生命的籌碼。

  一、二等艙乘客中的遇難者有很多要麼是盲目相信“泰坦尼克”號是“不沉之船”,要麼是在等待家人時錯過了逃生的機會,而倖存下來的三等艙乘客,大多數是在跳入水中之後才搭上救生艇。

  倖存者之一、丹麥女乘客卡拉‧簡森事後寫道,在倖存者被轉移到“卡帕西亞”號上之後,船上開始瀰漫起悲傷的氣氛。

  倖存者們意識到了在自己家庭中,有人已經永遠地葬身海底。婦女們“有些人坐在甲板上,盯著天空發呆……有些人走來走去哭喊著男人的名字,還有些人躺下來默默哭泣。另一些人無法承受這一事實,我們好幾次看到有人的屍體被裹上帆布,放到海中。”

  《新聞週刊》在報道的最後寫道,號稱“永不沉沒”卻終究傾覆的悲劇不僅僅發生在“泰坦尼克”號身上,在金融世界裏也一樣會出現,比如雷曼兄弟公司就撞上了冰山。

  再好的系統,再多的錢,再聰明的工程師,再可靠的設計也不起作用,世界上沒有“完美”這樣東西,因為駕駛者正以魯莽的速度駕駛大船前進。在駛向未知的深海之前,我們應該自問一下,船上是否為三等艙的乘客準備了足夠的救生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