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知青歲月 上海“阿拉”成贛南“老表”

2014-8-12 09:22:44

來源:新民網 選稿:賈彥

image

故事人物:王兆松(右二)

    出生時間:1952年12月

  下鄉時間:1970年5月

  回城時間: 1974年9月

  拍攝年代:1971年秋

  拍攝地點:大余縣內良公社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顧城在《一代人》中的詩句,曾是北京、上海知青偷偷在筆記本裏傳抄的“地下詩歌”。在贛州市衛生監督局小院裏,身穿白色制服的王兆松感慨地説,十七八歲,本是個酷愛文學熱衷寫詩的年齡,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會因趕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的政策,放下筆拿起了鋤頭,將原本生活在繁華都市的上海“阿拉”,給“指引”到了革命老區的農村成了贛南“老表”。

  1970年5月,上海火車站人山人海,高音喇叭裏播放著“毛主席語錄”歌,00093座位上的王兆松一手緊抓知青專列免費乘車證,另一隻手則被哥哥、姐姐緊握著。“保重”聲中,火車開動了,窗外飄過一片大紅花、揮手、喊口號人的影子……第二天到達韶關後,分到大余縣的上海知青被安排上了幾輛班車,拉到縣城後,王兆松和同在上海市靜安區成都二中讀書的10名同學(6男4女)一起分派在了內良公社的五洞大隊。到達內良公社後,五洞大隊派來的接知青的老表幫他們挑行李,向西北方向走了30多裏綿延山路,終於到達了他們“接受鍛鍊,尋找光明”的第二故鄉。

  每天,五洞大隊的鐘(其實是塊廢鐵)一敲響,王兆松等10名知青便拿著農具和村民一起去出工,下田除草、施肥、收割、插秧、耘田……收工後,做飯的忙著生火燒飯,種菜的則提著尿桶在溪邊兌了水澆向菜園。晚飯後大家一起擠往大隊長家,排隊記工分。有時,從晚上七八點一直等到十一二點,才輪上記自己的。疲倦的他邊等邊打瞌睡,仍在堅持耐心等待。因為,辛苦365天,一年的口糧、回家的路費全靠它,不看著登記起來怎麼放心!

  王兆松等上海知青在老表的的群體中,是非常好辨認的。穿清一色的藍黑色布衣的肯定是老表,穿著花花綠綠的的確良襯衣、套頭汗衫、格子外套或軍衣等的就一定是上海知青。對於上海知青,最累的是夏收夏種期間,在驕陽似火的田頭踩著打谷機,不停地打穀子;還沒等曬乾,又忙著翻地犁田種晚稻,累得腰都直不起。比這還累的算是挑石灰了。石灰的作用可大了,防霉防腐、殺蟲消毒、乾燥除濕全靠它。大余內良要用石灰,必須翻過高山到崇義聶都的窯廠去,走幾個小時的陡峭山路。淩晨3時起床做早飯,4時打著電筒挑著籮筐出發,摸黑翻山越嶺2個多小時,早上六七時開始排隊裝石灰,裝好後返回隊裏。知青“挑工”差,一般只挑20公斤,但幾天下來,肩膀全爛了,女知青疼得直流淚,可為了工分,還是堅持下來了。幾天后,他們也學精了,放下成本過高的手電筒,拿起了和老表一樣的竹竿火。

  王兆松説,知青生活中最不情願的是下田幹活都要打赤腳,很不習慣;最快樂的事是走20公里去山後的廣東寧化趕圩,和老表一起在琳瑯滿目的山貨裏挑選著竹器、香菇、冬筍;最激動的是每年兩次的放電影,十里八鄉的老表和知青全趕來了,擠在打谷場上觀看《地道戰》等,晚上外村的上海知青一起擠在知青點,五六人擠一張床,激動地聊到雞叫;最有意義的是過年前,領了工錢後買它3個樟木箱,一個套一個,最裏面還放上冬筍香菇等山貨,打包回上海探親。年後又帶著上海奶糖、固體醬油、白元蛋糕、肥皂、牙膏等趕回五洞大隊;最興奮的是收到親人和同學的來信;最令人感動的是在一個寒冷的冬夜,一位女知青半夜突然患重病,老表舉著火把抬著竹床,跌跌撞撞走了20公里山路,將她送往公社衛生院搶救;最難忘的是勤勞善良的老表以寬廣的胸懷接納了告別父母的上海兒女,教他們農業和生活知識,還送蔬菜送柴火,為驅趕勞累,王兆松還跟著老表學會了抽白紙捲煙絲……

  1974年,作為知青排長的王兆松因表現好,勞動積極,和貧下中農打成一片並建立起了“魚水之情”,被光榮推薦到贛州衛校讀書,從此告別知青生涯回到了校園。畢業後,他在贛南這片紅土地上成家立業,在衛生戰線上兢兢業業地工作,成為了一個贛南“老表”。

  王兆松看著老照片説,很想念曾在一起生活4年多的知青同學,不知道他們現在可好?

上一篇稿件

知青歲月 上海“阿拉”成贛南“老表”

2014年8月12日 09:22 來源:新民網

image

故事人物:王兆松(右二)

    出生時間:1952年12月

  下鄉時間:1970年5月

  回城時間: 1974年9月

  拍攝年代:1971年秋

  拍攝地點:大余縣內良公社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顧城在《一代人》中的詩句,曾是北京、上海知青偷偷在筆記本裏傳抄的“地下詩歌”。在贛州市衛生監督局小院裏,身穿白色制服的王兆松感慨地説,十七八歲,本是個酷愛文學熱衷寫詩的年齡,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會因趕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的政策,放下筆拿起了鋤頭,將原本生活在繁華都市的上海“阿拉”,給“指引”到了革命老區的農村成了贛南“老表”。

  1970年5月,上海火車站人山人海,高音喇叭裏播放著“毛主席語錄”歌,00093座位上的王兆松一手緊抓知青專列免費乘車證,另一隻手則被哥哥、姐姐緊握著。“保重”聲中,火車開動了,窗外飄過一片大紅花、揮手、喊口號人的影子……第二天到達韶關後,分到大余縣的上海知青被安排上了幾輛班車,拉到縣城後,王兆松和同在上海市靜安區成都二中讀書的10名同學(6男4女)一起分派在了內良公社的五洞大隊。到達內良公社後,五洞大隊派來的接知青的老表幫他們挑行李,向西北方向走了30多裏綿延山路,終於到達了他們“接受鍛鍊,尋找光明”的第二故鄉。

  每天,五洞大隊的鐘(其實是塊廢鐵)一敲響,王兆松等10名知青便拿著農具和村民一起去出工,下田除草、施肥、收割、插秧、耘田……收工後,做飯的忙著生火燒飯,種菜的則提著尿桶在溪邊兌了水澆向菜園。晚飯後大家一起擠往大隊長家,排隊記工分。有時,從晚上七八點一直等到十一二點,才輪上記自己的。疲倦的他邊等邊打瞌睡,仍在堅持耐心等待。因為,辛苦365天,一年的口糧、回家的路費全靠它,不看著登記起來怎麼放心!

  王兆松等上海知青在老表的的群體中,是非常好辨認的。穿清一色的藍黑色布衣的肯定是老表,穿著花花綠綠的的確良襯衣、套頭汗衫、格子外套或軍衣等的就一定是上海知青。對於上海知青,最累的是夏收夏種期間,在驕陽似火的田頭踩著打谷機,不停地打穀子;還沒等曬乾,又忙著翻地犁田種晚稻,累得腰都直不起。比這還累的算是挑石灰了。石灰的作用可大了,防霉防腐、殺蟲消毒、乾燥除濕全靠它。大余內良要用石灰,必須翻過高山到崇義聶都的窯廠去,走幾個小時的陡峭山路。淩晨3時起床做早飯,4時打著電筒挑著籮筐出發,摸黑翻山越嶺2個多小時,早上六七時開始排隊裝石灰,裝好後返回隊裏。知青“挑工”差,一般只挑20公斤,但幾天下來,肩膀全爛了,女知青疼得直流淚,可為了工分,還是堅持下來了。幾天后,他們也學精了,放下成本過高的手電筒,拿起了和老表一樣的竹竿火。

  王兆松説,知青生活中最不情願的是下田幹活都要打赤腳,很不習慣;最快樂的事是走20公里去山後的廣東寧化趕圩,和老表一起在琳瑯滿目的山貨裏挑選著竹器、香菇、冬筍;最激動的是每年兩次的放電影,十里八鄉的老表和知青全趕來了,擠在打谷場上觀看《地道戰》等,晚上外村的上海知青一起擠在知青點,五六人擠一張床,激動地聊到雞叫;最有意義的是過年前,領了工錢後買它3個樟木箱,一個套一個,最裏面還放上冬筍香菇等山貨,打包回上海探親。年後又帶著上海奶糖、固體醬油、白元蛋糕、肥皂、牙膏等趕回五洞大隊;最興奮的是收到親人和同學的來信;最令人感動的是在一個寒冷的冬夜,一位女知青半夜突然患重病,老表舉著火把抬著竹床,跌跌撞撞走了20公里山路,將她送往公社衛生院搶救;最難忘的是勤勞善良的老表以寬廣的胸懷接納了告別父母的上海兒女,教他們農業和生活知識,還送蔬菜送柴火,為驅趕勞累,王兆松還跟著老表學會了抽白紙捲煙絲……

  1974年,作為知青排長的王兆松因表現好,勞動積極,和貧下中農打成一片並建立起了“魚水之情”,被光榮推薦到贛州衛校讀書,從此告別知青生涯回到了校園。畢業後,他在贛南這片紅土地上成家立業,在衛生戰線上兢兢業業地工作,成為了一個贛南“老表”。

  王兆松看著老照片説,很想念曾在一起生活4年多的知青同學,不知道他們現在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