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陳毅向黨中央的一次非常彙報 扮小偷"綁"去上海

2014-6-3 09:50:12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王錫堂 選稿:賈彥

    原標題為:陳毅扮小偷“綁”去上海 胞兄掩護回

    1929年8月,新當選的紅四軍前委書記陳毅奉命赴上海向中共中央彙報紅四軍的工作情況,此行為糾正中共中央“二月來信”的錯誤認識,制定“九月來信”,恢復毛澤東的紅四軍前委書記職務,讓革命重新走向正確軌道,立下了卓越功勳;陳毅的這次上海之行充滿常人難以想像的艱難險阻。從這兩個意義上講,陳毅的這次上海之行都是非同尋常的。

  巧演“抓小偷” 陳毅“被綁”入滬

  1929年6月,紅四軍“七大”在福建龍岩召開,由於紅四軍黨內在政治與軍事的關係、軍委與前委的關係等重大問題上爭論不休,會議未達預期效果,給紅四軍在政治上、軍事上造成了極為不利的影響。就在這時,會議上剛當選為前委書記的陳毅接到中央關於派幹部去上海參加中央政治局召開的軍事會議和彙報紅四軍情況的指示,決定前往上海。此舉很快被上海國民黨情報部門得知,並派叛徒趙寶善前往香港跟蹤。趙寶善曾在國民黨武漢中央軍政學校學習,認識陳毅。

  8月20日,陳毅經香港乘英國大輪船前往上海。26日,隨著兩聲汽笛長鳴,輪船徐徐駛向上海楊樹浦碼頭。客輪到岸後,千余名乘客井然有序地向檢票口走去。陳毅上穿白夏布短袖襯衫,下著青色土布長褲,頭戴草編禮帽,手提小皮箱,一身商人打扮。行進中,他抬頭向前一望,只見岸邊軍警林立,個個頭戴鋼盔,荷槍實彈,一雙雙賊眼緊盯著上岸的旅客。他心中即刻明白,鎮定自若朝前走去。

  快到檢票口了,陳毅拿出船票準備驗票通過。就在此時,有人用指頭在他腰上戳了一下,緊接著説了一聲“客隨主便”。機智的陳毅“心有靈犀一點通”,一矮身便甩開趙寶善的跟蹤,擠入前面五六個大個子的人群中。頃刻間,一個大個子突然大叫一聲“抓小偷!”大家隨著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果見一個“小偷”在大馬路那一頭跑步如飛。大個子的話音剛落,側邊又一大個子猛喊:“我的錢包也丟了,快去追!”隨著喊聲,五六個大個子夾著陳毅向前一擠,從檢票口一起衝了出去,分兵兩路,左右夾擊“小偷”。碼頭上下全亂了,人海中有摔倒的,有掉鞋的,喊聲、哭聲不斷。岸上的軍警一下子變成了交警,只得去維持秩序。

  陳毅隨幾個大個子跑出港口,剛剛舒完一口長氣,左右胳膊又突然被兩雙大手抓住,他來不及回頭,一塊黑布就矇住了他的雙眼。就這樣,他被押上早已停靠在路旁的一輛軍車,來到了英租界三馬路上的新都旅社門口,然後被押上了三樓最東頭的一個房間。門外留下一人,布上眼線,關門謝客。

  陳毅被推入房間後,矇住雙眼的黑紗才被解開。他用手擦擦眼睛,往前一望,只見一位身著國民黨軍服、肩杠一豆少將軍銜的國民黨軍官站在前面,他再仔細一看,原來是大哥陳孟熙,他興奮地大叫一聲“大哥”。陳孟熙用食指貼向嘴邊説:“輕點,你來滬的消息已經洩露。”陳毅點了點頭,説:“知道,我在船上就被人盯上了,那人叫趙寶善,他反水投向了你們那一邊。”大哥説:“這幾天,整個大上海軍特警憲全部出動,要搜捕你這位紅軍頭領。為盡同胞之誼,確保賢弟安全,愚兄不得不出此下策,叫二弟受驚了。”

  陳毅有兄弟三人,哥哥陳孟熙,弟弟陳季讓,還有一個堂兄叫陳修和,都是黃浦軍校武漢分校畢業生,均信仰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先後參加了國民革命軍。1926年,陳毅受中共之命,也由四川調武漢中央軍校政治部工作,兄弟四人走在了一起。1927年“四?一二”政變發生後,兄弟四人各奔東西。陳毅參加南昌起義後上了井岡山,陳孟熙當上了國民軍少將、蔣介石的侍從副官,陳季讓在討伐夏鬥寅戰鬥中負傷後回到四川老家教書,陳修和到上海兵工廠工作。陳毅來滬之前,陳孟熙調任國民黨上海警備區政治部主任。他剛到上海不久,便接到陳毅通過上海地下黨組織轉給他的信,告訴他近期將到上海,希望得到兄長的幫助,並告之接頭暗語是“客隨主便”。陳孟熙接到陳毅來信後,找到已是上海龍華兵工廠政治部代主任的陳修和商量,決定採用抓“小偷”,亂中“綁”陳毅入滬的解救辦法。

  陳毅聽完大哥的敘説,急忙問道:“修和兄呢?”“他留在門外當眼線”。陳毅説:“叫他進來吧!”門開了,陳修和走進房裏,陳毅緊緊握著他的手説“:謝謝兩位兄長了!”陳毅如實相告:“我是奉我黨中央之命來上海的,事關重要,時間緊迫,今後我們在一起,只述同胞情,不談國共事。就是説,你們的公事我不過問,我的公事你們也不要管。”“那是當然,不過,為安全起見,有些事你還得聽我們的,不然,你出了事,我們也會遭到殺身之禍!”陳毅説:“要得要得。”

  天黑了,陳修和出去買回兩套新衣,叫陳毅穿上一套,並在左胸前別上一枚龍華警備司令部的徽章。至此,陳毅搖身一變,開始了在上海的緊張工作。

上一篇稿件

陳毅向黨中央的一次非常彙報 扮小偷"綁"去上海

2014年6月3日 09:50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為:陳毅扮小偷“綁”去上海 胞兄掩護回

    1929年8月,新當選的紅四軍前委書記陳毅奉命赴上海向中共中央彙報紅四軍的工作情況,此行為糾正中共中央“二月來信”的錯誤認識,制定“九月來信”,恢復毛澤東的紅四軍前委書記職務,讓革命重新走向正確軌道,立下了卓越功勳;陳毅的這次上海之行充滿常人難以想像的艱難險阻。從這兩個意義上講,陳毅的這次上海之行都是非同尋常的。

  巧演“抓小偷” 陳毅“被綁”入滬

  1929年6月,紅四軍“七大”在福建龍岩召開,由於紅四軍黨內在政治與軍事的關係、軍委與前委的關係等重大問題上爭論不休,會議未達預期效果,給紅四軍在政治上、軍事上造成了極為不利的影響。就在這時,會議上剛當選為前委書記的陳毅接到中央關於派幹部去上海參加中央政治局召開的軍事會議和彙報紅四軍情況的指示,決定前往上海。此舉很快被上海國民黨情報部門得知,並派叛徒趙寶善前往香港跟蹤。趙寶善曾在國民黨武漢中央軍政學校學習,認識陳毅。

  8月20日,陳毅經香港乘英國大輪船前往上海。26日,隨著兩聲汽笛長鳴,輪船徐徐駛向上海楊樹浦碼頭。客輪到岸後,千余名乘客井然有序地向檢票口走去。陳毅上穿白夏布短袖襯衫,下著青色土布長褲,頭戴草編禮帽,手提小皮箱,一身商人打扮。行進中,他抬頭向前一望,只見岸邊軍警林立,個個頭戴鋼盔,荷槍實彈,一雙雙賊眼緊盯著上岸的旅客。他心中即刻明白,鎮定自若朝前走去。

  快到檢票口了,陳毅拿出船票準備驗票通過。就在此時,有人用指頭在他腰上戳了一下,緊接著説了一聲“客隨主便”。機智的陳毅“心有靈犀一點通”,一矮身便甩開趙寶善的跟蹤,擠入前面五六個大個子的人群中。頃刻間,一個大個子突然大叫一聲“抓小偷!”大家隨著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果見一個“小偷”在大馬路那一頭跑步如飛。大個子的話音剛落,側邊又一大個子猛喊:“我的錢包也丟了,快去追!”隨著喊聲,五六個大個子夾著陳毅向前一擠,從檢票口一起衝了出去,分兵兩路,左右夾擊“小偷”。碼頭上下全亂了,人海中有摔倒的,有掉鞋的,喊聲、哭聲不斷。岸上的軍警一下子變成了交警,只得去維持秩序。

  陳毅隨幾個大個子跑出港口,剛剛舒完一口長氣,左右胳膊又突然被兩雙大手抓住,他來不及回頭,一塊黑布就矇住了他的雙眼。就這樣,他被押上早已停靠在路旁的一輛軍車,來到了英租界三馬路上的新都旅社門口,然後被押上了三樓最東頭的一個房間。門外留下一人,布上眼線,關門謝客。

  陳毅被推入房間後,矇住雙眼的黑紗才被解開。他用手擦擦眼睛,往前一望,只見一位身著國民黨軍服、肩杠一豆少將軍銜的國民黨軍官站在前面,他再仔細一看,原來是大哥陳孟熙,他興奮地大叫一聲“大哥”。陳孟熙用食指貼向嘴邊説:“輕點,你來滬的消息已經洩露。”陳毅點了點頭,説:“知道,我在船上就被人盯上了,那人叫趙寶善,他反水投向了你們那一邊。”大哥説:“這幾天,整個大上海軍特警憲全部出動,要搜捕你這位紅軍頭領。為盡同胞之誼,確保賢弟安全,愚兄不得不出此下策,叫二弟受驚了。”

  陳毅有兄弟三人,哥哥陳孟熙,弟弟陳季讓,還有一個堂兄叫陳修和,都是黃浦軍校武漢分校畢業生,均信仰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先後參加了國民革命軍。1926年,陳毅受中共之命,也由四川調武漢中央軍校政治部工作,兄弟四人走在了一起。1927年“四?一二”政變發生後,兄弟四人各奔東西。陳毅參加南昌起義後上了井岡山,陳孟熙當上了國民軍少將、蔣介石的侍從副官,陳季讓在討伐夏鬥寅戰鬥中負傷後回到四川老家教書,陳修和到上海兵工廠工作。陳毅來滬之前,陳孟熙調任國民黨上海警備區政治部主任。他剛到上海不久,便接到陳毅通過上海地下黨組織轉給他的信,告訴他近期將到上海,希望得到兄長的幫助,並告之接頭暗語是“客隨主便”。陳孟熙接到陳毅來信後,找到已是上海龍華兵工廠政治部代主任的陳修和商量,決定採用抓“小偷”,亂中“綁”陳毅入滬的解救辦法。

  陳毅聽完大哥的敘説,急忙問道:“修和兄呢?”“他留在門外當眼線”。陳毅説:“叫他進來吧!”門開了,陳修和走進房裏,陳毅緊緊握著他的手説“:謝謝兩位兄長了!”陳毅如實相告:“我是奉我黨中央之命來上海的,事關重要,時間緊迫,今後我們在一起,只述同胞情,不談國共事。就是説,你們的公事我不過問,我的公事你們也不要管。”“那是當然,不過,為安全起見,有些事你還得聽我們的,不然,你出了事,我們也會遭到殺身之禍!”陳毅説:“要得要得。”

  天黑了,陳修和出去買回兩套新衣,叫陳毅穿上一套,並在左胸前別上一枚龍華警備司令部的徽章。至此,陳毅搖身一變,開始了在上海的緊張工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