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青年江澤民與英商的較量 26歲接管遠東最大制皂廠

2014年3月21日 09:09

來源:新華網 選稿:賈彥

image

    《青年江澤民在上海》編寫委員會 《中國報道》雜誌供稿 

    江澤民同志生於1926年8月17日,江蘇省揚州市人。1943年起參加地下黨領導的學生運動;1946年4月加入中國共産黨;1947年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電機係。上海解放後,歷任上海益民食品一廠副工程師、工務科科長兼動力車間主任、廠黨支部書記、第一副廠長;上海制皂廠第一副廠長;一機部上海第二設計分局電器專業科科長。本文記述了時年26歲的江澤民同志作為肥皂廠接管隊伍中的第一副廠長,親歷與英商為時兩個月的談判,接管當時遠東最大的制皂廠英商中國肥皂股份有限公司的過程。

image

    歷時數月的移交談判多在外灘18號進行,這是麥加利銀行大廈,英商中國肥皂股份有限公司事務所就設在大樓內。
  
  整幢大樓,甚至外灘西岸的這條街,都是英人按照自己的夢想和意願,刻意營造的世界。麥加利銀行是渣打銀行上海分行的別稱。這家老牌銀行在1858年成立後五年,即赴海外開分行。上海是首批三家海外分行之一,以首任經理麥加利之名冠稱。大樓由英國建築師設計,花崗石貼墻,雕花大鐵門,兩根巨大的愛奧尼亞立柱作中段支撐與裝飾,一派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風格。麥加利銀行的左鄰右舍,都是來自大英帝國的“同胞姐妹”。外灘17號《字林西報》大樓,英國僑民在中國創辦的第一份英文新聞報紙就是《字林西報》,其前身《北華捷報》在1914年發表過利華公司兼併的報道。外灘最高的幾幢建築,是19號匯中飯店、20號沙遜大廈即華懋飯店;而外灘最古老的建築,是黃浦江和蘇州河交匯處的33號,英國領事館,一幢英式鄉村別墅。這些建築是同一個老牌帝國主義在遠東打造的冒險家的遊樂園,許多英資企業駐紮其間,大班們出沒此地,儼然身居泰晤士河畔,而此地卻不似那廂邊霧靄重重,明媚的陽光令他們心情大好。
  
  與這一帶的大樓、裙樓別無二致,麥加利銀行樓內也集聚著多家英資公司,瀰漫著濃郁的殖民氣氛。進出此地的資方代理和華籍僱員,也是西服革履,屬於特殊的“高等”華人階層。這是上海開埠之後應運而生的新階層。他們是洋商指令的接收與傳達者,也是執行者。在洋人堆裏謀生,如在縫隙中鑽營,磨練出他們機敏、犀利、巧言善辯的特性。
  
  江澤民同志面對的談判方,英商全權代表戚惠昌,也是這樣遊走于外商和中國人之間的高級職員。戚惠昌是浙江寧波人氏,身材壯碩。他于1920年進入白禮氏皂燭公司,又隨公司併入英商中國肥皂有限公司。當時,公司管理層一直都由英國人把持,事務所裏設有七個部門,其中六個由倫敦總公司委派英國主管,唯有機構最龐大的營業部由戚惠昌負責。把産品銷售的終端部門交給中國人,是英國人的精明所在。他們知道龐大的市場,遼闊的國土,靠幾個説著外來語的洋人,再怎麼奔波都難以把握,於是採取“以華治華”的策略。實踐證明了這種本土化策略的可行性。正是靠著戚惠昌等人的賣命,英商中國肥皂公司在中國建立了遍佈各省市的龐大銷售網路。有位當時在蘇州擔任銷售員的職工在回憶錄中寫道:“即使是遼遠邊境和窮鄉僻壤,只要有人煙之處,務必配備足夠的銷售員,因此那時無論大小城鎮還是荒僻所在,都有英商中國肥皂公司推銷員的足跡,大小商店內也能看到他們五光十色的肥皂和化粧品。”據江澤民同志回憶,當時國內銷售點有八十多處。
  
  英國大班撤退後,任命戚惠昌為全權代表,把公司的談判事務都交付給他處理。還有兩名代理人陳鴻鈞和郭錦虹,分別代行管理生産和經營業務。陳自1934年進入英商中國肥皂股份有限公司,後被提升為會計部主任。郭是1932年起在天津分公司任職,1948年被派收購油脂之差,是英國老闆的親信。三名英商代表都是企業的資深職員,對廠裏的生産和業務相當熟悉。
  
  江澤民同志進入肥皂廠接管小組後,就參與了和戚惠昌等英商代理的談判。接管小組面對的是商海沉浮數十年、在華洋兩界遊刃有餘的“老江湖”,這無疑是一場艱難的博弈。因為談判對手的背後,是倫敦、香港,一個與新中國的氣氛與主張迥然不同、格格不入的世界。
  
  1952年,英商中國肥皂公司辦事處依然在麥加利大廈辦公,從玻璃窗向外望去,江水滔滔依舊,黃浦江上時時飄過低沉的汽笛聲。每隔半小時,與倫敦大本鐘相似的那只海關大鐘就鳴奏一次。戚惠昌在這裡進出已有二十多年。英國人走後,他搬進了大班的辦公室,乘著從前接送大班的雪萊特轎車。他熟悉樓裏的人和事,深諳其中的運行規則,與這裡的氛圍有種自然貼切的默契。可以説,這裡是他的“主場”。雖然他也知道英國人氣數已盡,但由他出面收拾殘局,扮演牽線木偶的角色,終究是一件尷尬事情。他本人對生産經營並無興趣,職工們又怨聲載道,對他甚為不滿,認為這樣搞下去工廠沒有前途,毫無希望……身處矛盾焦點,戚惠昌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度日如年。思前想後,為擺脫困境,他主動去要求外事處代為介紹,將企業出租、尋找加工訂貨或轉讓,以緩解生産經營危機……

  共産黨的接管幹部就在這樣的局勢下,走進了麥加利銀行大樓。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