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鄧小平晚年遺憾:後悔搞經濟特區時沒加上海

2014年2月27日 10:49

來源:新華網 選稿:賈彥

  我的一個大失誤就是搞四個經濟特區時沒有加上上海
  
  上海是我國最大的城市和經濟中心。鄧小平從1920年9月至1994年2月這70多年中,曾數十次到過上海,他晚年曾連續七次在上海和上海人民共度新春佳節。
  
  鄧小平晚年回憶:我們在上海做秘密工作,非常的艱苦,那是吊起腦袋在幹革命;最大的危險有兩次都發生在上海;上海的小偷真厲害啊。
  
  1988年除夕之夜,申城上海撒滿了紛紛颺颺的瑞雪。上海展覽中心友誼會堂內,各界人士700多人歡聚一堂,當鄧小平在時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同志陪同下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全場沸騰,掌聲此起彼伏,處處洋溢著濃濃春意。
  
  精彩紛呈的聯歡晚會結束後,鄧小平走上舞臺主動與每位演員握手,演員們激動得熱淚盈眶。因為那一年甲肝病肆虐上海,傳染面很大,演員們原想以掌聲表達對他的崇敬。但鄧小平卻都是主動伸出手來,大家握著老人家溫暖的手,臉上洋溢的喜悅之情難以言表。
  
  到上海過節,使鄧小平回憶起件件往事:
  
  ——他説:“我在軍隊那麼多年沒有負過傷,地下工作沒有被捕過,這種情況是很少有的。”但最大的危險有兩次。一次是“我去和羅亦農接頭,辦完事,我剛從後門出去,前門巡捕就進來,羅亦農被捕。我出門後看見前門特科一個扮成擦鞋子的用手悄悄一指,就知道出事了。就差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還有一次,巡捕得知周恩來、鄧小平在一起的住處,要來搜查,在家同志得到情報趕緊搬家了。“但我當時不在,沒有接到通知,不曉得。裏面巡捕正在搜查,我去敲門,幸好我們特科有個內線在裏面,答應了一聲要來開門。我一聽聲音不對,趕快就走。沒有出事故。”
  
  ——鄧小平晚年時曾告訴女兒:“張錫瑗是少有的漂亮。”在上海做地下秘密工作時,張錫瑗既是他過去在莫斯科學習時的同學,又是戰友,更是一對感情篤深的年輕夫妻。不幸的是,張錫瑗因難産在上海去世。此時,鄧小平正在上海向中央彙報,然而,他彙報完了廣西工作,竟來不及親手掩埋妻子屍體,就匆匆趕回廣西。1949年5月上海解放,鄧小平進城後找到了張錫瑗的墓地,把她的遺骨重新裝入小棺木,但因為進軍西南十分緊迫,他又來不及掩埋新棺便揮戈西進了。1991年6月26日,鄧小平為安葬張錫瑗的上海龍華烈士陵園題寫了園名。他的子女們也代他去墓地瞻仰,向長眠在這裡的張錫瑗敬獻花圈。
  
  ——晚年的鄧小平幾次到上海都認認真真地説:“上海的小偷真厲害啊!”原來1949年他和陳毅在上海參加一項慶祝活動,從辦公地點到會場很近,街道不寬,又有警衛保護,但幾分鐘內,別在鄧小平胸前的一支派克鋼筆,就被偷走了。難怪他至晚年對此事還耿耿於懷。
  
  1990年1月26日,除夕之夜,鄧小平同上海市黨政軍負責同志歡聚一堂,共迎90年代第一個春節。回到住處,鄧小平同家人一起坐在電視機前,觀看中央電視臺的春節聯歡晚會節目。他和卓琳端坐在沙發上,身旁的茶几上擺放著鮮花,女兒、外孫、外孫女坐在沙發後的椅凳上,大家臉上露出喜慶的笑容。只有鄧小平非常喜愛的小孫子小弟兒,左腿跪在沙發上,右腿搭落在地下,一手擺弄著衣領往嘴邊送。除夕夜全家人聚餐,湯上來以後,大家都要給鄧小平敬酒,祝他身體健康。這時,調皮的小弟跑過來,也想喝酒。鄧楠、毛毛説:“小弟兒不能喝!”小弟兒大聲嚷著:“小弟我能喝!”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