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解放後毛澤東首次來滬 60歲生日徹夜工作

2013年11月21日 10:00

來源:東方網 作者:張玉華 選稿:賈彥

image

    解放後,我在上海市委機關長期從事接待工作,其中接待毛澤東主席有數十次之多。在毛澤東誕辰一百週年之際,回想起在接待過程中親身感受到的毛主席于細微處反映出來的艱苦樸素,平易近人,關心同志的種種品格,至今曆歷在目,令我永生難忘。

  1949年6、7月間,中央有關部門指派許俊來上海收集有關我黨地下活動的資料。中共上海市委辦公廳讓我負責協助許俊工作,並將資料護送到北京。到京後,我被安排住在中南海招待所。一天,許俊對我説,今晚懷仁堂舉行京劇晚會,中央領導同志將出席觀看,機會難得,讓我也去。入座不久,毛主席、周總理和其他中央領導同志先後來到,全場響起經久不息的熱烈掌聲。毛主席坐下後又站起來,頻頻向大家招手致意。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毛主席,我興奮極了。

  毛主席于他的60歲生日之際,在1953年12月26日夜間由北京乘專列來上海視察。當時保密很嚴,梁國斌、黃赤波等負責同志佈置了接待工作,説有重大的政治接待任務,我心中很緊張,也很高興,立即投入了緊張的準備工作。夜晚,毛主席的專列抵達上海,在真如站附近的小火車站下車後,乘汽車直奔瑞金二路118號(現瑞金賓館東院一號樓),與中共中央華東局和上海市委負責同志見面,了解上海和華東地區的情況,至淩晨五時左右散會。毛主席説,大家很辛苦了,我們都休息吧。華東局和市委負責同志走後,毛主席要休息時,才發現主席的行李還放在專列上,由於當時通訊不便,不知道專列停在哪個站,一時聯繫不上。毛主席從延安到北京一直是用自己簡單的行李休息睡覺的,從來不用招待所被子。他的被子兩面都是用白布做的,見到花面被子,他要提意見的。後來,毛主席一直在房間看文件辦公,沒有休息,直到下午四時離開瑞金二路118號。毛主席生活儉樸,埋頭工作,使我們受到深刻教育。

  1957年春天,毛主席來上海視察工作,在興國賓館住了20天左右。臨走前,毛主席接見了負責接待的同志,有黃耀南、劉文功、龔慶祥和我等人。市委負責同志把我們一一介紹給毛主席後,毛主席對我們説:接待工作很重要,國家一定要有個部門主管這項工作,而且一定要由黨性強的同志來做這項工作。你們年紀不大,要加強學習馬列主義,懂得國內外情況,團結同志,才能做好這項工作。我説:“謝謝主席,祝主席身體健康,歡迎主席經常來。”毛主席笑了,説:“上海我是要常來的。”

  1960年,我國處在經濟困難期間,中共中央在上海召開重要會議,討論如何發展工業、農業、手工業,安排經濟工作。會議期間,毛主席針對當時面臨的困難狀況,決定把原定會議用餐的三葷一素的伙食標準改成三素一葷,首先從他自己做起,並當即實行。這項行動也得到別的中央領導同志的響應。有關領導同志向我們接待人員傳達毛主席的意見時,還特意關照説在執行過程中,不準走樣。開始時,我們擔心,這樣一改,將影響了毛主席的生活標準,伙食營養是否會跟不上毛主席夜以繼日的工作消耗,不好辦。經過大家討論,才領會到毛主席要與人民同甘共苦,他的意見不能改,既然在毛主席身邊工作,應該懂得這個道理,理解毛主席的心意。就這樣,毛主席帶頭過緊日子的精神,為大家樹立了榜樣,使我十分感動。

  1961年5月1日,毛主席在上海過五一節。當天早上3時,黃赤波、林德明、王濟晉和我四人接到通知,説毛主席請我們同桌吃飯,一起歡度節日,真使我們喜出望外。我們上了主席的專列餐車,吃飯時,毛主席對我們説,今天是五一國際勞動節,很快過端午節了,你們為我工作很辛苦,我請你們共同過節,表示感謝。當時,餐桌上放了粽子。毛主席問我們端午節為什麼吃棕子?我們回答,是紀念屈原,但具體原由講不清楚。毛主席説,我把關於屈原的故專講給你們聽,然後你們每人吃兩隻粽子,不然我就吃虧了嘛。一番話説得我們大笑起來。當毛主席講完故事,我們把粽子吃掉後:毛主席很高興地説,看來你們的飯量都不小,為了幫助消化,我再唱一段京戲助助興。隨即他唱了一段高慶奎的《逍遙津》。那天早晨,毛主席談笑風生,興致很高。氣氛始終很熱烈。

  毛主席的親切教導,與人民群眾心連心的崇高品德,永遠銘記存我心中。

    (摘自《毛澤東在上海》,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編)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