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醫院

找專家

查疾病

約門診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東方網首頁欄目

神奇療效有口皆碑 但針灸科學性為什麼屢受質疑
發佈日期:2017-03-24
  中醫針灸是一張“中國名片”,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之一。今天,針灸的發展仍面臨諸多挑戰,其科學性屢受質疑,難以獲得主流醫學認同。同時,由於價格低廉,中醫針灸後繼乏人,學科發展遭遇“瓶頸”。如何證實針灸的科學性?如何把針灸的療效“説清楚”?如何讓針灸造福更多百姓?我們推出系列報道“追問中醫針灸”,以期引起社會各方的關注。
 
  ——編 者
 
  “神針”贏得老外追捧
 
  全球針灸從業人員達30多萬。美國1500個臨床指南中,有30多個推薦使用針灸
 
  阿爾及利亞一位高級官員騎馬摔傷致癱,從歐洲請了十幾位醫學專家,久治無效。國醫大師石學敏為其進行針灸治療,當兩枚銀針拔出時,患者的腿便抬起來了,在場的人驚得目瞪口呆。
 
  義大利一名患者因車禍需做骨折復位手術,但麻藥引起呼吸抑制。石學敏在其合谷、太衝、人中等穴位扎了5根針後,病人竟絲毫沒有痛感,10分鐘後手術復位成功。
 
  石學敏,這位被中國工程院原院長朱光亞譽為“鬼手神針”的當代中醫針灸大家,不僅贏得國內同行的讚佩,還用很多成功案例向世界證明了針灸的神奇。
 
  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主席、中國針灸學會會長劉保延説,針灸由“針”和“灸”構成,採用針刺或火灸人體穴位來治療疾病。針刺是把針具按照一定的角度刺入患者體內,運用捻轉與提插等手法刺激人體特定部位,從而達到治病的目的。灸法是以預製的灸炷或灸草在體表穴位上燒灼、熏熨,利用熱的刺激來預防和治療疾病。
 
  劉保延介紹,目前103個世界衛生組織會員國認可使用針灸,其中29個國家和地區設立相關法律法規,18個國家和地區將針灸納入醫保體系。全球針灸從業人員達30多萬。針灸的中外傳承基地共有6家,涵蓋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美國1500個臨床指南中,有30多個推薦使用針灸。針灸已在美國44個州合法化,成為美國整合醫學和醫療保健的一部分,目前美國針灸師已超過4.5萬人。
 
  針灸備受青睞,關鍵在於其臨床上不可替代的療效。北京中醫醫院針灸科主任醫師王麟鵬介紹,世衛組織曾做過一項針灸臨床研究報告的回顧與分析。該報告顯示,已通過臨床對照試驗證明,針灸是一種有效治療方法的疾病症狀有28個;已初步證明針灸有效但仍需進一步研究的疾病與症狀有63個;其他傳統療法難以奏效且個別針灸臨床對照試驗報告有效的疾病與症狀有9個;在提供特殊現代醫學知識和足夠監測設備的條件下,可以讓針灸醫生嘗試的疾病與症狀有7個。
 
  “國內患者以神經系統及骨關節疾病為主,國外多是疼痛性疾病患者。如果針灸在臨床上沒效,誰還會去做研究?”王麟鵬介紹,目前國內外針灸臨床試驗研究所涉及的病種已經非常廣泛。經初步檢索,共發現針灸臨床或機理研究相關的SCI收錄論文2000余篇,涉及腫瘤、心血管系統、消化系統等多種疾病。國際範圍內已完成了針灸治療中風等循證醫學系統評價。
 
  “然而,針灸發展仍然面臨諸多挑戰。”劉保延認為,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有力的臨床療效證據。針灸屬於傳統的經驗醫學,如何證明其療效和安全性,是中醫面臨的一道重大課題。
 
  針灸療效不是“傳説”
 
  針刺麻醉與注射化學止痛藥嗎啡的麻醉效果非常相似。這説明針刺麻醉肯定有物質基礎,不只是心理作用
 
  普通毫針針刺是微通法,火針或艾灸是溫通法,三棱針放血是強通法——“賀氏三通法”在中醫針灸界家喻戶曉。火針方法是將0.5毫米粗耐高溫的鋼針在酒精燈上燒至通紅,對準穴位,快進快出,不留針,整個時間不超過0.5秒,針刺後患者皮膚上出現一個小白點,感覺一點點疼。已故國醫大師賀普仁認為,大凡纏手的病、百治無效的病——用火針就給醫生露臉。像偏頭痛、面神經痙攣,扎來扎去也不見好,用上火針幾次就解決問題。
 
  中國疼痛醫學創始人、中科院院士韓濟生最初加入針刺麻醉研究隊伍,有點不太情願,學西醫的他並不相信中醫針灸。當親眼見證了一位20多歲女孩的開胸手術,用的完全是針刺麻醉,韓濟生信服了。
 
  當時人們對針刺麻醉的一個質疑是:針刺麻醉完全是心理作用,沒有化學物質基礎。韓濟生負責人體針刺鎮痛試驗數據計算。最終計算結果曲線顯示,針刺作用下,痛閾逐漸上升,到半小時左右處於高水準穩態。停針後曲線逐漸下降,平均每16分鐘鎮痛效果降低一半,一小時後回復到基線。針刺麻醉的這一規律,與注射化學止痛藥嗎啡的麻醉效果非常相似。這説明,針刺麻醉肯定有物質基礎,不只是心理作用。
 
  既然針灸有麻醉鎮痛效果,增加針灸次數會不會提升麻醉效果?在一定時間內,隨著針刺麻醉次數的增加,如果體內産生的“抗嗎啡物質”越來越多,麻醉效果會逐步衰減。沿著這個思路,韓濟生在隨後的試驗中提取出一種抗鎮痛的物質。
 
  回顧50多年來的針刺鎮痛研究,韓濟生説,中醫針灸有效性不容否定,其科學性值得繼續加以挖掘。
 
  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朱兵從生物學角度來證實針灸的科學性。他説,針刺穴位20—30分鐘後,人體會分泌號稱“萬能藥”的糖皮質激素,從而有效緩解疼痛,針灸對機體內分泌系統有著廣泛的調節作用。
 
  “作為人體的最大器官,皮膚在生物學機能上是構成機體內外環境間的一道屏障。”朱兵説,針灸等體表刺激療法産生對許多疾病發揮非特異調整的廣譜效應,這就是內分泌—免疫功能的“皮—腦軸”機制。同時,體表刺激調節內臟功能,建立“軀體—內臟”聯繫。在進化過程中形成特有的生物學結構,來應對各種有害應激源的攻擊,形成針灸效應的生物學機制。
 
  立足臨床才有出路
 
  中醫人要儘快從過去對“理想世界”的渴求中解脫出來,高度關注“真實世界”,不斷提高中醫療效
 
  作為一種獨特的非藥物療法,傳統針灸理論強調“得氣”才有最佳療效。對患者來説,“得氣”是酸、麻、脹、蟻行、流水的感覺。對醫生來説,是針下沉,有牽拉感。臨床上的“有效性”在於“得氣”與否,但很難得到“科學性”驗證。
 
  2005年,一位德國科學家以偏頭痛為例進行了臨床實驗,結果表明,中醫傳統針灸按辨證取穴治療對臨床療效無幫助。這一結論在世界著名醫學雜誌《美國醫學會刊》上發表後,引發的爭論不斷發酵。
 
  “經絡上的穴位是否具有特異性的療效”,被認為是關係針灸學科發展的關鍵問題。以成都中醫藥大學梁繁榮教授為首的針灸經穴特異性研究團隊,聯合中國中醫科學院針灸研究所等多學科單位,承擔起國家973計劃項目——“基於臨床的經穴特異性基礎研究”。該研究從整體代謝流的角度證實了經穴的調整效應最大,針對性最強,而非穴作用強度最弱,調整範圍較窄。
 
  對於中醫針灸從業人員來説,在臨床上取穴並不難。國外的研究者如果取穴位置不準確,研究結論難免發生偏頗。王麟鵬認為,中醫針灸即使被不少國外研究者證明無效,也不等於針灸臨床無效,問題出在研究設計和方法上,針灸科學性首先要由臨床來驗證。
 
  “這幾年中國人有關針灸研究的論文不少,被國外認可的卻不多。”王麟鵬説,除了外國人的偏見外,一個重要原因是中醫臨床研究能力欠缺,由於中醫人才知識結構不合理,有的只會做臨床不會做研究,對疾病的認識與目前的主流醫學差距明顯,很難提出真正的問題,阻礙了針灸臨床發展,也拉低了國外對國內研究的認識。
 
  由劉保延牽頭開展的一項中醫針灸臨床研究表明,針灸在治療慢性嚴重功能性便秘方面具有明顯優勢。2016年9月,該研究結果發表在國際權威醫學期刊《內科學年鑒》,中國人關於針灸的研究正逐步得到國際認可。
 
  劉保延提出,中醫和針灸臨床療效評價方法研究應“兩法並舉”:一是按照國際公認的臨床研究方法,對中醫藥的療效進行對照驗證;二是建立“真實世界”臨床實際條件下開展臨床研究的方法學,推進“真實世界中醫臨床研究範式”,通過“證據鏈”的形成不斷深化中醫針灸防治疾病的能力和水準。
 
  只有在“真實世界”的條件下,中醫針灸的優勢特色才能得到充分發揮。劉保延介紹,“真實世界”的臨床科研,是指在常規醫療條件下,利用日常醫療實踐過程中所産生的資訊開展科研活動。而“理想世界”的臨床科研要求根據研究目的,人為地通過一定的方法,使研究對象儘量保持高度一致性。
 
  劉保延説,隨著大數據時代的來臨,中醫人要儘快從過去對“理想世界”的渴求中解脫出來,高度關注“真實世界”,從而不斷提高中醫療效,把中醫針灸這張“中國名片”擦得更亮。
 
    (來源:人民日報)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律師 | 網站導航 | 廣告刊例 | 聯繫方式 | Site Map
東方網(eastday.com)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