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醫院

找專家

查疾病

約門診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消息樹

護工,會從醫院消失嗎?
發佈日期:2007-09-21

  陪護生活不能自理的住院病人,需要的不只是耐心,還有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對於上班族來説,請長假照顧住院家人不是長久之計,而退休老人照料住院老伴或子女,全天下來也體力不支。這時,花錢請個護工確實必要。如今,出入北京各醫院的私雇護工已近3萬人之多。市場需求催生的這支龐大群體,在彌補護士力量不足的同時,也帶來一系列問題。

  

  日前,北京市9家醫院試點護理員制度,探索用護理員逐步取代護工的途徑。此舉是喜是憂?記者近日在多家醫院進行了調查。

  

  90%護工為外地務工人員,“正規軍”與散兵遊勇並存

  

  在北京宣武醫院,剛給父親辦完出院手續的曹女士告訴記者,她父親做的是腫瘤切除手術,住院1個月,請了17天護工。“父親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後生活不能自理,我還得上班,不能長期請假,請護工的時間就長。”

  

  據曹女士介紹,該院護工分兩種:一種叫“大護”,一人照看三四個病人,價格是每天40元。一種叫“特護”,其中,“一對一”,一人24小時負責一位病人的,每天收費80元;“二對一”,兩人晝夜輪流照看一個病人的,每天費用60元。請護工,要到醫院護工辦登記,定好雇請天數後,先交款。手術結束前,護工就到手術室門口等候了。

  

  “大部分護工是中年婦女,我只看見帶病人做檢查、接送病人做手術的有個別男護工。”曹女士給父親請的是“大護”,由兩個40歲左右女護工輪班照顧。“兩人的家都在外地農村,人比較實在。她們一直在病房裏轉,給我父親擦臉、洗腳、翻身、打飯、倒水──活兒幹得挺好。除了生活護理外,治療方面的事,護士不用她們幫忙,怕出意外。”

  

  記者採訪中發現,北京的護工大軍中,既有有公司管理的“正規軍”,也有散兵遊勇,但90%為外地務工人員,各醫院對護工來源的管理主要有三種形式。

  

  一是醫院提供。醫院設立護工中心或護工管理辦公室,為病人提供護工服務。近年來,北京市宣武醫院規定,病人只能從醫院請護工,不允許家屬陪護,不允許私雇護工。病人對護工不滿,可向護工辦投訴。統一著裝的護工負責患者的生活護理,除了每天中午、晚上各1小時的送飯時間和每週一、三、五下午3─6點的探視時間外,家屬不能陪伴患者。

  

  二是既可以從醫院雇,也可以自己請。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就屬於這一種。龍先生的奶奶骨折後送往該院,一入院就被門口的“護工遊擊隊”盯上了。他們一路尾隨,邊打聽老人病情,邊自我推銷,甚至扒著診室的窗口探看醫生治療。為省心,龍先生便雇了其中一人做特護,每天50元,並在醫院作了登記。該護工自帶一把小躺椅,全天盯在那兒,晚上就睡在龍奶奶床邊。

  

  三是醫院沒有護工中心,患者只能自己找。周老師母親在北京朝陽醫院住院就遇到這種情況。

  

  缺少專業知識,流動性大,管理欠規範,護工權益缺少保障

  

  護工的出現,不僅減輕了病人家屬的負擔,而且彌補了護士力量的不足,對醫療工作起了積極作用。那麼,醫院為什麼要嘗試用護理員替代護工呢?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醫院負責人認為,這既有專業的原因,也有管理的考慮。這位負責人介紹,醫院的護工隊伍存在以下問題:

  

  首先是專業水準低。當下的護工群體文化程度低,大部分只有初中以下學歷,北京各醫院的3萬護工中,只有10%的人持有勞動部門頒發的護理員證,但該證代表的只是一般看護,並非醫學護理。由於專業知識很有限,現在的護工扮演了保姆的角色,只從事一些生活護理。而護理專業作為一個學科,要求護理人員應該具備專業技能,他們不僅掌握病人清潔、臥位安全等護理知識,還應有營養與飲食、健康教育等醫學常識。根據現在試點的護理員制度,護理員既負責患者的生活護理,也能夠輔助護士做一些醫療護理。

  

  其次是管理不規範。醫院的護工大致分兩類,一類來自醫院護工中心,一類是患者自己雇的。目前,醫院的護工中心大都由仲介服務公司承包,這些公司從社會上招聘人員進行簡單培訓,並經過體檢拿到健康證後,向患者提供護工服務。據了解,北京阿福護理行就向北京宣武醫院、北京協和醫院、北京地壇醫院、北京人民醫院等5家醫院輸送護工。醫院在護工公司與患者之間只充當“牽線”角色,發生糾紛時,患者找公司解決,醫院不承擔連帶責任。然而,事實表明,一旦意外發生,患者也會追責醫院,給醫院造成被動。而患者私雇的個體護工流動性大,缺少管理機構,如果出現事故,護工跑掉,就找不到索賠主體,更難追責。此外,護工遊擊隊之間的相互搶活、漫天要價以及私雇護工不了解醫院規定、不遵守醫院紀律等,也擾亂了護工市場和醫院秩序。

  

  第三是護工權益缺少保障。大部分公司招聘護工時,都不簽勞動合同,也沒有醫保待遇。這種狀況不僅北京如此,最近公佈的《上海女性護理工現狀調查報告》顯示,上海30家受訪醫院中,77.7%的護工沒有簽訂過勞動合同,64%的人工資不到1000元。

  

  曹女士請的護工告訴記者,她們這些女護工生病吃藥自己掏錢,多數住在醫院,醫院地下室有護工宿舍。她工作一天一夜,歇一天一宿,與另外一個女護工輪班護理3個病人,每月掙八九百元,“錢雖不太多,但比在農村閒著強。”不過,天天在病房轉,她們也擔心染病,護理傳染病人時,也會自己買個口罩戴。工作累、環境差、健康沒保障、收入也不高,伺候病人這個體力活,在許多護工的眼裏是個不得已的苦差事,一旦有更好機會,她們就會換工作,因此,隊伍不穩定。

  

  護理員取代護工,醫方承擔改革成本

  

  針對護工隊伍存在的問題,北京市衛生局啟動護理員制度試點工作。北京協和醫院、北大醫院、積水潭醫院、同仁醫院、垂楊柳醫院等9家醫院,分別選擇2─5個病區,按3名護士配備1名護理員的比例配置護理員。

  

  根據規定,護理員由醫院護理部統一聘用、管理,上崗前要經過3個月的技能培訓,並通過勞動部門的相關考試。護理員制度建立後,護理工作將全部由醫方承擔,醫院護理部根據患者病情統一安排,並按發改委確定的護理費標準收費,患者不用再花錢雇護工。

  

  一些醫院管理者指出,把護工服務納入醫院的管理軌道,是醫院發展的方向。國外許多發達國家對護理人員的管理都有明確分級。美國的護理人員分為四個等級:最高一級是護理經理,類似于我國的護士長。接下來是認證護士,專門負責給護士下達醫囑,告訴護士做什麼。再下面是通過護士執照考試的註冊護士,他們負責打針、發藥等技術性強的治療護理。最低一級是護理助手,相當於我們現在的護工,負責生活類的護理。在美國醫院裏,護理助手的數量是最多的,每個病人除護士之外,還會配一二名護理助手,而我國醫院目前最匱缺的就是護理助手。

  

  用經過專業培訓的護理員取代護工,既能壯大護理力量,又可規範醫院管理。但是,也帶來了成本的增加。眼下,醫院護理費價格偏低,一級護理(24小時護理)的費用每天只有8元,如果護理員工資由醫院支付,而護理費按照發改委定的低標準收取,那麼,聘用護理員,醫院就要貼錢,大醫院為此每年將增加一二百萬元的支出。如果不適當提高護理費而一味讓醫院賠錢,長此以往,勢必會影響醫院的積極性。因此,要保障護理員制度的順利推行,還需制定合理科學的配套政策。

  

  北京市垂楊柳醫院副院長李瑞傑認為,醫院即便有了護理員,1名護理員約負責10個病床,也不可能面面俱到,還有患者會請護工。市場需求催生的護工隊伍,短時間內不會消失,在一定時期內,會出現護理員與護工並存的現象。

  

  漫畫為蔡子君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