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基層傳真

|

活動公告欄

|

悅讀之美

|

傳統文化

|

海派文化

|

文明廣角

|

報送平臺

當前位置:專題首頁 >> 稿件
閱讀者|飛鳥盡 良弓藏
2018年8月14日 13:08

  曾還記得,第一次捧起《連城訣》這本武俠小説,是在外公家。彼時我才初中,呆在外公家過寒假,做完作業後無所事事便在外公床頭的一堆書中翻到這本破舊簡陋的小説,一看便有些年代。書上赫然寫著《連城訣》及“金庸”的字樣,羊皮色的封底上還標著價格:2.5元。我是個從小學開始就酷愛看小説的人,尤其愛天馬行空的武俠玄幻類,因此也少不了被父母責罵。金庸先生的大名如雷貫耳,他的《倚天屠龍記》是我心頭第一大愛,又是看著郭靖黃蓉、小龍女楊過的電視劇長大的我,卻從沒聽過《連城訣》這名字。許是我孤落寡聞吧,這樣想著,我便從燦爛的陽光看到孤冷的彎月,僅僅用一天的時間將這本書看完了。

  你沒有聽錯,這本金庸先生的小説真的不長,反正那時只有適中厚度的一本而已。我依稀記得那時看完小説的我久久不能平復,臨睡前還滿腦子男主角狄雲摸爬滾打的艱苦經歷,終是與女主角水笙相聚了。那時的年紀,對待一本小説最愛看的無非是愛恨情仇,如今過了六年有餘,成長後的我再次捧起這本小説,所讀到的不再再那麼簡單了。這是一本全本充斥著“人性之惡”的小説,主角一直在陰謀中被蹂躪成長,讓人唏噓不已。

  在我看來,《連城訣》其實是一本線索簡單且傳統的小説,書如其名,一切圍繞爭奪這本叫做《連城訣》的武功秘籍,及秘籍中的寶藏所展開的一系列同門殘殺的故事。而主人公狄雲出生平凡,為人耿直,是唯一一個在這場亂戰中心存善念,單純如一的男性,也正因為此,他受盡磨難,最終和所有小説主人公那樣練就一身武功重出江湖進行復仇,揭開一個個陰謀。

  我所總結了一下,小説出現的幾個悲劇主要分為“師門殘殺”和“親人背叛”這兩大類。魯迅先生曾説過:“所謂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面對至親至愛之人手中的利刃,才是最痛徹心扉的。“師門殘殺”有狄雲師父戚長髮和師伯萬震山為爭奪《連城訣》的尖銳矛盾;有“落、花、流、水”四俠與血刀老祖大戰雪山被困後,饑餓難耐甚至要吃同門之肉的絕望;有狄雲辛苦救援師父後卻被其追殺的痛苦。這些暗刀都來源於你曾經最信賴的人,怎麼不叫人心寒?

  而“親人背叛”又有狄雲被誣陷後青梅竹馬的師妹戚芳卻不信狄雲反嫁敵人的荒唐;有親生父親為了《連城訣》活埋女兒淩霜華這般滅絕人性的殘忍;有戚芳苦求狄雲救得夫君萬圭反被殺害的無情無義!原來那些舉案齊眉,那些父慈女孝,那些師如親父的感情都會因為財富和力量所改變,怎麼不叫人心顫?

  金庸先生似乎要把道貌岸然的“人性”撕裂開來,讓讀者看到了最最冷酷無情的傷害,也許這樣才能反襯出許多美好——是丁典和淩霜華的至死不休的愛情誓言;是水笙在雪谷等待狄雲歸來的信念;是狄雲經歷一切後仍然保持的初心;甚至是血刀老祖這等惡人坦坦蕩蕩的“惡”。小説的結局仍然是美好的,自相殘殺的惡人們都死了,勇敢正直的主角狄雲活了下來並和貌美伶俐的水笙幸福地生活。金庸先生仿佛是放了一把大火,將這些醜陋的東西燒的乾乾淨淨,讓人們相信最後堅持下來的美好光明。

  作家倪匡曾點評《連城訣》是金庸先生最獨特的一本小説。誠然,他的獨特之處也許是小説從頭至尾的悲涼與苦難,即使是某些溫馨美好的片段,也是建立在與片刻前的血淚所對比出的一絲慰藉。可我認為,《連城訣》是一本極傳統規範卻又真真切切的武俠小説,他沒有一步登天的奇跡,沒有淒美絕倫的愛情,有的只是現實中面對利益的殘酷,以及主角勤勤懇懇老老實實的農民態度,給予一個小人物最符合卻又最不平凡的人生。

選稿:蔣昕婕  來源:新民晚報  作者:施旖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