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基層傳真

|

活動公告欄

|

悅讀之美

|

傳統文化

|

海派文化

|

文明廣角

|

報送平臺

當前位置:專題首頁 >> 稿件
閱讀者|觸摸上海
2018年8月13日 13:10

  誠然,上海是座大城市。一眼望去,像個踩著細高跟兒的時髦姑娘,整個人透著高而冷的精英氣質。但這樣蜻蜓點水的一瞥,還不足以把握上海的全貌。一個週末,母親力薦全家去徐匯城市記憶立交橋下,感受富有海派特色的老上海風情。

  上海人的想像力讓人佩服。突兀的水泥森林,觸手便成風景。上海人通過巧妙的構思,在立交橋橋墩上創作了許多青石的浮雕,再現了幾十年前的老上海面貌。好奇地徜徉在這陌生的世界裏:那石板鋪成的馬路,那鱗次櫛比的平房,那熱鬧的商號,那青石的牌樓,那挂著“萬國旗”的街角,外國文化在這裡衝撞交匯,競逐豪華,讓人有些不敢逼視。上海人卻有天生的閒情逸致,即使受到洋文化的衝擊,也表現得樂觀豁達、散淡自如。浮雕上表現了一條弄堂,底層是商鋪,二層是民居,那老字號的招牌,刻在墻上,懸在旗上,四處招搖。那些雞鴨熏肉、幹貨雜炒,便用線穿著吊在半空,不由得你不饞。這樣的構圖,就把上海的性格活化了。據“老上海”説,餐館半個月不換菜譜,就沒有回頭客了,可見上海的這份講究,並沒有隨著時代淡去,張開雙臂迎接現代化的上海,依舊相容小弄堂裏的舊俗。

  藝術家們還用巧思再現了上海的橋,在兩座橋墩中間掘一淺溝,注上少量水,算作河水,跨過河水修了十幾座微縮的橋。自古上海灌溉發達,水網縱橫,自然是少不了橋的存在。這些橋的原作,經過歲月的銷蝕、戰亂兵燹,或已風華不再,人們卻用這種方式,保留了城市的記憶。佇立橋頭,體味歲月滄桑。

  人是城市活的靈魂。在表現老城文化時,上海人也不忘把人作為雕塑的焦點。而把市井百態不經意地組合在一起,就勾勒出了老上海的一條條生活軌跡。有的雕塑表現稚子嬉戲,滾鐵環、打彈子、鬥公雞、下象棋一一純真的臉上挂著悠閒的歡樂,全然沒有貧窮的煎迫。珍視孩提的樂趣,不也是享受人生的一部分嗎?雕塑還展現了各個行當的平民生活:配鑰匙,拉鋸子,粘糖畫,抬轎子。我與銅像對拉了一回鋸子,坐了一回“人力轎子”,攝影留念。雖然雕像表現舊社會的勞動者,但他們都沒有要控訴的意思,不爭的性格使然吧。那個配鑰匙的青銅像,還顯出認真斟酌的樣子,務求鑰匙嚴絲對縫。粘糖畫的工藝現在不多見了,但只要幼時見過烘山芋、炒爆米花、轉白糖、做冰糖葫蘆的人,都能從中找回共鳴。橋墩上還用淡青色繪製了數十幅民俗畫,線條極簡練傳神,遠望像人的影子。上面有抬喜轎的,有耍猴兒的,有理髮的,有掏耳的,不一而足。我們離開時已經入夜了,星空下的人拖曳著長長的影子,和那些風俗畫交織在一起,奏出光與影的和弦。一瞬間讓人覺得過去與現在是可以溝通的,民俗傳統,還依舊活在這現代文明的城市裏。

  城市的記憶有兩種一種是史籍,一種是印痕。在這次穿梭時光的旅行中,我真切地觸摸到了老上海的記憶,領受了段更為豐富和真實的歷史。

  縱觀上海發展的幾十年,她在家踏著趿拉板,最沒包袱卻又更可愛的樣子才是她最美的風景。

選稿:蔣昕婕  來源:新民晚報  作者:張孜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