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基層傳真

|

活動公告欄

|

悅讀之美

|

傳統文化

|

海派文化

|

文明廣角

|

報送平臺

當前位置:專題首頁 >> 稿件
除臭、破袋和洗手 垃圾分類“三件事”如何做到位
2020年5月22日 10:51

  日前,新版上海市生活垃圾分類示範區、達標(示範)街鎮(鄉、工業區)綜合考評辦法出爐,將“垃圾投放點採取異味控制措施,收集點配有破袋、洗手裝置”納入考評範圍。這意味著,除臭、破袋、洗手,將是上海所有生活垃圾投放收集點的“標配”。

  洗手裝置:簡陋卻很有效

  一隻床頭櫃,上面架著一個透明的10升水箱。水箱底部摳個洞,接上塑膠水龍頭。水龍頭下面,候著一隻水桶。

  這樣的簡易式洗手裝置,在楊浦區的中軒麗苑有兩組,放的地方都是小區裏最“尷尬”的垃圾投放點——既接不到自來水管,也連不到下水道。然而,正是憑藉這般簡陋的裝置,小區打消了許多居民破袋投放濕垃圾時的顧慮。

  “剛開始要求破袋,大多數居民不理解,有些人把濕垃圾連袋一起扔給我,一走了之。”分揀員劉以祥坦言,小區硬體條件有限,撤桶並點後,設了3個定時投放點,其中兩個是小區裏的邊邊角角,裝不了洗手臺盆。小區居委、物業和業委會集思廣益,做出兩組洗手裝置。原本有意見的居民試用了幾次,就不嫌破袋臟了。

  中山北二路的鳳六新苑,也是“螺螄殼裏做道場”,由於當初沒有規劃垃圾箱房,小區的集中投放點旁沒有條件裝洗手臺盆。小區物業經理劉昌澄看了一眼閒置的飲水機,“就你了!”居民破袋時如果臟了手,就翻起垃圾桶旁飲水機上的把手,涓涓細流很快沖走了他們的煩惱。

  除臭措施:性價比是關鍵

  異味控制措施對多數小區而言,雖然居民普遍認為很有必要,但從實踐層面仍相對陌生。

  “一天噴至少4次,剛試了兩個禮拜,還要再觀察。”國和路111弄小區的垃圾箱房管理員陳文志坦言,剛開始以為防控疫情時使用的次氯酸溶液可以除臭,但試了幾次,效果不明顯。

  最近,物業公司跑了好幾個市場,選定了一種“植物除臭劑”,每天7時開放投放點前、9時關閉投放點後,在垃圾箱房裏噴一下,中午再進去,還留有淡淡香味。

  五角場街道社區管理辦王侃説,異味控制在小區裏要怎樣具體落實,上級沒有限定,綜合排摸下來,購買並噴灑除臭劑,是相對最經濟也是效果比較有保障的一種做法。目前,國和路111弄小區測算下來,使用除臭劑的成本大概在100元/月。

  有政府補貼托底,馬橋景城品雅苑在小區濕垃圾處理站內安裝了自動噴淋設施。除臭劑在水箱內稀釋後,被高壓泵打到處理站天花板上的管道,從噴頭中霧化噴出。這樣一套設備,包含可用一年量的除臭劑,費用大約在4萬元左右。

  物業經理柴劍峰表示,溫度不高,且站內相對封閉時,除臭效果很好,但入夏后,濕垃圾每天的處理量再多些,效果能否保持還有待觀察,“我們考慮增加噴淋頻次和劑量。”

  破袋工具:兼顧安全實用

  三樣“標配”中,唯獨破袋裝置,不同社區看法不一。

  中軒麗苑的居民很喜歡破袋裝置——一根可用螺絲固定的不銹鋼插槽,插槽“伸出雙臂”,連著一條鋸齒,把垃圾袋底部甩到鋸齒上鉤幾下,濕垃圾便破袋而出。劉以祥説,現在這種破袋工具已是4.0版。最早的版本很簡陋,一根固定的木條,上面釘著幾根釘子。經過反覆改良和實踐,最新版本去年7月前後,在中軒麗苑等定海路街道的73個垃圾投放點投入使用,由街道免費發放。

  白洋淀居民區黨總支書記王麗琴表示,為了確保使用安全,所有破袋工具都跟著垃圾桶“行動”,指定投放時間內,有指導員站在桶邊指導;投放時間一過,垃圾桶收走,避免無人管理垃圾桶時,居民錯誤使用破袋工具的風險。

  而國和路111弄小區的居民卻覺得破袋工具沒有必要。

  “一方面是大家已經習慣破袋洗手,另一方面是因為它很難標準化。”一位居民坦言,一些身材矮小的兒童或老人,看不到架在桶內的鋸齒,沒有管理員、志願者在一旁幫忙,可能有風險。但如果考慮到他們,將工具位置上移,其他一些居民使用時,破袋後的垃圾又容易掉到垃圾桶外面。又比如,考慮到安全性,許多工具的鋸齒會鈍化,如此一來,一些較厚或材質較為光滑的垃圾袋就不易刮破。

  梅隴鎮城市網格化綜合管理中心副主任夏春雷表示,街道正在積極聽取社區、單位等各方面的意見,選取一些“彈性大”的破袋工具模板,比如鋸齒可更換,高度、傾斜角度、伸縮距離等可調節,讓使用方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調試、設置,兼顧安全性和實用性。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陳璽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