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東康橋華碩夜市 為何九年“常紅”?

2020-8-31 10:15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李曄 吳衛群   選稿:施豐奕

  熱鬧夜經濟,不止市中心。距靜安寺27公里、陸家嘴20公里,只比地鐵11號線終點站迪士尼站早一站,位於浦東康橋鎮的華碩夜市,不打一分錢廣告,卻有著別樣風景和高人氣——

  在嚴格落實戴口罩、測體溫、驗綠碼等疫情防控要求情況下,平常日子,這裡夜間客流穩穩1.3萬人。週末更多,偶超4萬人,這時夜市就得限流。此地,有關吃穿行臥各色産品與服務應有盡有,是周邊昌碩科技萬人大廠的員工及周邊居民眼中的購物天堂。

  但時間切回2009年,這裡是讓人連連搖頭的流動攤位疏導點,多輪管理者介入,最終磨合出科學的管理經,治得了頑疾、托得住需求,令夜市紅到如今。

  “嗨夜”全是煙火氣

  華碩夜市緊鄰“超級工廠”昌碩科技,即蘋果全球指定代工廠。這裡自成“蘋果潮汐”——每年9月中旬,蘋果都會發佈新品,以此倒推,代工廠會在五六月備貨,七八月大量招工以實現量産,用工需求高達16萬,僅服務於招工的勞務公司就有6家。

  眼下又是用工高峰。晚7時後,打工者的“嗨夜”開啟,廠弟廠妹們在符合疫情防控措施要求下有序入場。夜市內,霓虹閃爍,滿是人氣和人間煙火氣。

  這裡店舖鱗次櫛比,共239個,分為小吃美食區、餐飲區、百貨區。美食區雖無異國風情菜,但武漢鴨脖、長沙臭豆腐、麻辣燙、串串、腸粉等,涵蓋了我國20余省市自治區的特色小吃。某醬香手抓雞蛋餅店舖,薄利多銷,每斤8元,其秘制醬料吸引無數粉絲。店主梁宏一早6時就開始和面,直忙到晚10時,一天用掉300余斤麵粉。但他不肯透露醬料秘方,只説“要買好幾種現成醬料自己熬”。再往前幾步路,“90後手撕烤鴨”鋪前,排隊也是黑壓壓。女主人從烤箱中拿出烤鴨,現場“撕鴨”,頓時濃香四溢。該店一天要賣200多只烤鴨,順便售賣椒鹽花生“周邊産品”,一香一脆,完美搭配。

  餐飲區則提供堂食服務,記者在河南“90後”兄弟檔開的一家小火鍋店看到,店內十余座位,每個座位前都有個一人食小鍋,鍋前傳送帶上是各式食材,緩緩從眼前過,喜歡的可自取。結賬則按食材串串上不同顏色標簽來計算價格,20多元能吃撐。店主原先做麻辣燙流動攤位,編入華碩夜市“正規軍”後,“從一年140多天颳風下雨不能做生意,到而今天天能營業、有收入。”有趣的是,這家店無意中成了單身者的天堂。記者看到,食客雖多獨自前來,且還穿著工廠制服,但女生都略施粉黛,男生也往往頭勢清爽。

  百貨區的生意同樣興隆。短短幾年,劉剛的店面從1個擴到6個,人手從單槍匹馬增加到老家9人趕來幫襯,做的就是昌碩科技萬人大廠一年67萬流動人口的生意。“其中有不少是幹了3到6個月就走的季節工,我就把被子賣給來的人,把拉桿箱賣給走的人,雙向賺錢。”他腦子活絡,手頭還有勞務公司資源,提供一條龍服務,把生活用品一次配齊,直接送至宿舍。最忙的是每月10日,工廠發工資,每天數百人離職,同時也有同等規模的人員入職,他一天箱子能賣十來個,被子超過500條。

  當然,還有各種改衣加口袋、修傘、修鞋、配鑰匙、手機貼膜、美甲、美容等各色服務,多是親民價格。一位打工者告訴記者,老鄉暢聚、朋友生日、歡送同事等各類生活與社交需求,這裡都是價廉物美的不二選擇。

  夜市管品質管價格

  生意興旺了9年的華碩夜市,9年前卻是另一番情形。

  市場管理方負責人吳嘉祥向記者描述,2009年,據周浦地區初步統計,附近有700個流動攤位,尤其康橋鎮,不斷接到投訴,駕駛員抱怨這裡道路通過性很差,秀沿路上的親和源老年公寓則反映攤販喧嘩聲擾民,周邊居民也稱環境臟亂、妨礙出行。

  當時鎮裏反覆商議,與其沖和趕,不如疏和導,於是專辟場地,作為康橋地區流動攤販疏導點,由鎮政府補貼數十萬元,請來物業公司管理。然而,前兩輪物業短則3個月,長則一年就無奈退出了,都稱攤販引不進來也管不好。此後,曾成功管理周浦步行街的吳嘉祥斗膽接手,第三輪物業管理下的華碩夜市于2011年11月8日正式開張。當天,僅10%的流動攤販進場,其餘90%仍散落各處。他們不想被約束。

  但他們沒想到,這回,華碩夜市做出了規矩。

  各店舖的場地佔用費,按政府出臺的馬路攤位指導價打7折。如一個16平方米的美食鋪,每月收費1500元;百貨區12平方米標準鋪位,每月800元;小吃鋪則因位置好,8平方米收費2000元。除了場地佔用費,商戶另須繳納每月每平方米7元的物業管理費,以及每年365元的商業保險費。

  收費雖低,但管理很嚴。

  治安方面,記者在一家砂鍋店門口見到警方的顯眼提示,“不要打架,打輸住院,打贏坐牢。”據悉,市場內絕不允許售賣白酒,以免鬧事。

  安全把控上,店舖所有墻壁清一色防火牆,每個店舖只能放一個液化氣鋼瓶。生意火爆想多放一個備用?不行!不夠可申請,由物業公司幫忙調度。

  食品安全這根弦同樣繃得緊,市場管理者會不定期向各店舖索票、索證。如“90後手撕烤鴨”鋪,其食材自上農批進貨,進貨單均一目了然。夜市中最受歡迎的燙菜,在被顧客相中並求“燙”之前早已經高溫處理。店主王強介紹,店內無論蔬菜、葷菜還是各種調料,全部蒸煮後再冷卻,“涼拌菜夏季四五個小時就變質,我們絕對不賣。只有菜安全,生意才會來。”

  小小夜市管得寬,管了品質又管價格,但“只管低不管高”。“價格不能擾亂市場,一份西瓜賣5元很合理,但賣3元就是低價傾銷,必須責令整改。”吳嘉祥介紹,管住了低價傾銷,其他干預之手就讓位於市場自我調節。比如,最高峰時,市場有21家奶茶店,甚至還有奶茶加辣醬的“新品”,但現在只剩兩家良性競爭,消費價位在6元至12元不等。

  正是如此樸素親民的高人氣夜市,讓市場內的經營者頗有獲得感。記者向經營小火鍋的那對“90後”兄弟打聽每月凈賺多少,對方含糊其辭“萬把塊吧”,但夜市管理方負責人深知底細並透露,“肯定不止。這裡有個店舖,每月交3500元,但外面有人出35萬元求店主轉讓,被我們嚴查了。可想而知每個小店的利潤有多豐厚。華碩夜市充分證明,勤勞薄利也能致富,你看後面停車場,都是商戶的車。”

  而今,康橋鎮周邊已難見流動攤,只因生意全被“吸”進華碩夜市。目前,夜市店舖名額穩定在239個,但會根據治安指標,實行末位淘汰勸退制。然而,沒人想自毀名額,商戶尤其乖巧。近兩年,令管理方犯愁的是,不斷有新商戶懇求入市,但有出才能進,“可這幾年商戶很自律,我們想淘汰店舖都找不出理由。”

  一個收著低廉管理費的物業公司,卻一管就是9年且始終自負盈虧;一群本因無固定就業而四處“打遊擊”的人,而今個個名正言順、致富有方;一個以“收編”為目的的疏導點,卻成為數萬人一下班就想去消費的精神慰藉之所。這一切變化背後,城市精細化管理是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