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經濟熱了 金山嘴漁村晚睡3小時

2020-8-31 10:13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黃勇娣   選稿:施豐奕

  “前幾年,我每天下午4點就收攤了,但今年,我的收攤時間推遲到晚上8點半以後,週末到晚上10點也收不了攤。”夏日傍晚,在金山嘴漁村老街口,賣海棠糕的“網紅”阿姨沈桂蓉一邊忙碌,一邊樂呵呵地“抱怨”著。

  記者採訪發現,在金山區山陽鎮這座“上海最後活著的漁村”裏,人們的作息時間普遍發生了變化:以前到晚上七八點,當地人就睡覺了,整個村子黑漆漆、靜悄悄;而如今,到了晚上九點多,村裏老街上還是燈火璀璨、人來人往,很是熱鬧……粗略估算,今年以來,漁村的入睡時間平均推遲了3小時以上。

  一個小小漁村的夜晚變化,揭示了上海郊區“夜經濟”生長的秘密。

  網紅店舖、民宿入住率看人氣

  10年前,位於杭州灣畔的金山嘴漁村,還是一個處境尷尬的遠郊漁業村。

  上世紀80年代,漁村的村民靠出海打魚,幾乎家家成了萬元戶,羨煞周邊百姓。但到了上世紀90年代中期,由於近海漁業資源減少等原因,漁民們不得不“洗腳上岸”,艱難轉型……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漁村旁的老滬杭公路上,陸續開出10多家海鮮飯店,很快成為金山區知名的海鮮餐飲一條街,每到傍晚公路兩側車滿為患。

  2010年,金山嘴漁村開發旅遊,創建為國家4A級景區。如今,老滬杭公路附近的海鮮飯店已達36家。但即使是前幾年,到了夜晚,漁村的熱鬧也僅在餐飲一條街,村裏老街上和村心湖四週還是冷冷清清。

  2012年,漁村開出第一家民宿“漁家客棧”。當時,記者曾在夜晚七八點去投宿過,村裏黑漆漆一片,老街上幾乎看不到什麼人。也是在這一年,沈桂蓉阿姨試著在自家門口賣起海棠糕,很快贏得市民遊客的好評,成了老街上的網紅打卡點。

  “不做生意時,我們一般晚上七八點就睡了,做海棠糕後,睡得越來越晚。昨天晚上,為了炒豆沙,到淩晨一點還沒睡……”沈阿姨説,10年前一天能賣幾十個海棠糕,下午4點就收攤了;現在,海棠糕攤位前排長龍成了常態,根本來不及做,最高峰時遊客要排兩小時才能吃到她家的海棠糕或油墩子。

  今年,每到週末,沈阿姨一天要賣出七八百隻海棠糕,她老公則要賣出六七百隻油墩子,晚上九點以後還有遊客排隊。她自豪地説,女兒心疼父母,提出讓他們不要再賣海棠糕了,説可以每月貼補他們1萬元零花錢,但沈阿姨夫妻倆在家門口兩三天的凈收入就可達1萬元了。

  作為老街的另一家網紅店舖,“老街18號”也見證了漁村的夜間變化。它坐落在老街橋頭,主打小清新風格,賣咖啡也賣雞尾酒,週末還有樂隊演奏,一句“我在橋頭等你”打動了不少年輕人。“90後”店主小衛説,這家咖啡店其實是漁村的第一批商鋪,七八年前就開張了,但之前漁村夜晚人氣不足,已關門好幾年。今年6月,她和合夥人盤下店舖重新開張,沒想到生意越來越好,不少人幾乎每週都要來打卡,總會坐到晚上10點才依依不捨離開。沈小姐就是一位常客,她説:“在金山城區,像這樣別致的酒吧極少。漁村開出的一家家咖吧、酒吧,豐富了郊區年輕人的夜生活。”

  更有説服力的數據則是漁村民宿的入住率。據上海山陽旅遊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介紹,到目前為止,漁村已有近30家民宿,床位數近500個。這個夏天,到了週末幾乎每家民宿都是一房難求,入住率接近100%,而去年週末的民宿入住率還在80%左右。

  郊區“夜經濟”營造“慢生活”

  湖悅客棧,是坐落在村心湖邊的一家民宿。2018年開張,共有10個房間,今夏每個週末都爆滿。“90後”店長小陳説:“兩年前,晚上七點就看不見遊客了;但今年,到了晚上9點多,門前還是人來人往的。”

  山陽鎮副鎮長周偉民説,今年漁村人氣明顯攀升,首先與疫情有關,市民週末不大出上海,本地遊受到青睞;而漁村夜晚變得熱鬧,“起始點”是幾年前的漁村亮燈工程,“引爆點”則是今年5月開始的村心湖音樂噴泉夜間演出。如今,到漁村看噴泉、聽音樂、喝酒、吹風、散步,成為金山城區居民和入住漁村的遊客在週末晚上的一個節目。

  僅僅亮燈就能培育出郊區的“夜經濟”嗎?業內人士表示,關鍵還在於多元化的業態佈局,要承載人們夜遊、夜食、夜購、夜娛、夜宿等需求。記者發現,相比幾年前,漁村的業態大為豐富,經營戶達100多家,原本可逛的老街長度只有200米,現在逐步往內延伸,達到以前的兩三倍長。現在,到了晚上9點,絕大多數門店都開著,小吃店、飲料店、面館、酒吧、民宿、海貨鋪、文創小店等各種業態都有,人們可以純粹走走逛逛,也可以找個酒吧坐下歇歇,愛購物的還可以挑些海鮮幹貨帶回去,累了、盡興了,就去入住村裏的特色民宿。

  1987年出生的吳珺傑今年6月25日在漁村老街上開出一家珍珠飾品店,第一個月就實現盈利。“晚上客人特別多,要11點才關門。開蚌、取珠,定制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的飾品……因為有趣味性、體驗感,還符合個性化潮流,特別受年輕人喜愛。”小吳説,自己以前沒來過金山嘴漁村,今年6月第一次前來考察。主要是受一位親戚影響,對方去年在漁村開了一家海鮮幹貨店,生意特別好,目前已開出第三家店,“金山嘴漁村已到了‘上坡’階段,未來人氣只會越來越旺”。

  不過,從業態來看,金山嘴漁村也存在明顯短板。周偉民坦言,“吃”方面,目前黃魚面已經過剩了,小吃類除了海棠糕、油墩子、臭豆腐,缺少其他品種,老滬杭公路上海鮮飯店很多,但到了夜晚,連一家像樣的燒烤店或小龍蝦店都沒有;“住”方面,漁村民宿太多,良莠不齊,要在特色和品質上提升;“娛”方面,未來這裡將推出水幕電影等演出,但海漁文化體驗類項目還有待開發……

  從金山嘴漁村的實踐來看,市郊這個地方首先要有讓市民遊客“必來的理由”,才能彌補交通等方面的不足。打卡“上海最後一個活著的漁村”,到這裡來吹海風、品海鮮、枕海浪、買海貨,是許多市民到金山嘴漁村的理由。也因此,金山嘴漁村還需要深入開掘海漁文化,以進一步放大這個獨特吸引力。

  相對於市區來説,郊區“夜經濟”的更大發力點,還在於“慢生活”的營造。遠離市中心,交通不便,反倒可以成為郊區發展“夜經濟”的一個優勢,可以讓人們的節奏慢下來。但這還需要集聚各種要素,比如優越的生態、有魅力的文化、有品質的服務以及週到的配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