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劇與歌劇在上海“共舞” 演繹中西方愛情

2018-12-24 15:59   來源:東方網   作者:王泳婷   選稿:費揚

  

    東方網記者王泳婷12月24日報道:昨晚,以中西方文化愛為主題的《昆劇與歌劇的對話》迎春演唱會上演于長江劇場。當古老的東方藝術碰上經典的西方藝術,纏綿婉轉、柔漫悠遠見長的昆劇遇見奔放熾烈的西方歌劇,杜麗娘“攜手”卡門,這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昆劇選段《遊園》。王泳婷攝

  崑曲名家趙津羽女士與上海歌劇院男低音歌唱家徐奇共同領銜,出演了一場別具風格的跨界視聽盛宴。當晚,昆劇名作《牡丹亭》中的經典選段《遊園》、《驚夢》、 《尋夢》與高昂的歌劇《啊,我的太陽》、《船歌》、《女人善變》、《漫步街頭》、《鬥牛士之歌》等交替演繹,觀眾們在耳熟能詳的曲調中,穿梭于中西方的愛情世界。

 歌劇《啊,我的太陽》。王泳婷攝

  一首振奮人心、耳熟能詳《啊,我的太陽》拉開帷幕。在這首創作于 1898年的拉不勒斯金曲中,歌者把他的心上人比作燦爛輝煌的太陽,她的眼睛閃爍著光芒。即使過去了一百多年、跨越了不同的語言與文化,在現場,仍舊可以 透過四位男歌唱家美妙的歌聲,感受到這份對於愛的嚮往。

歌劇《卡門》。王泳婷攝

  在歌劇經典《卡門》的第一 幕,女主角卡門唱著一首《哈巴捏拉》悠然出場,這首歌的內容表現了她對愛情自由的嚮往與灑脫不羈的性格。“愛情是一隻不羈的鳥兒,任誰都無法馴服”“愛情 是吉普賽人的孩子,無法無天,如果你不愛我,我偏愛你,如果我愛上你,你可要當心!”這樣直率的表達與歡快的節奏,在中國表現愛情的傳統藝術作品中難得一見。

昆劇選段《驚夢》。王泳婷攝

  對愛戀的追求與渴望,其實是每一個妙齡少女心中一朵盛開的花。與卡門同樣渴 望愛情的杜麗娘,在遊園歸來,深深陷入到傷春自憐的情緒中。在夢中,她遇見了一個叫柳夢梅的書生,兩人相看儼然,一見鍾情。在這場驚夢的表演中,男女主人 公用水袖、指法、眼神等肢體語言,配合著曲詞,表現出溫存而纏綿的夢境。所有歡愛的場面,都用極具象徵式的表演概括,表現出中國寫意戲劇的高妙之處。“如 花美眷,似水流年”,這是何等觸動心靈的描摹。

歌劇《霍夫曼的故事》選段女聲二重唱《船歌》。王泳婷攝

  愛是 人世間最美好的事物,它可以穿越時間、跨越空間,通過昆劇、歌劇這兩個藝術表演形式,讓中西文化交融連接起來。同時,這也是一場昆劇和歌劇的普及與教學, 這樣的跨界合作演出更形象具體地普及大眾,讓現場的觀眾在短短兩小時裏對昆劇及歌劇的藝術特色、中西文化的差異有了一定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