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軒然大波!中國4大車企將破産?500億壞賬?最新回應都來了

2019-10-10 20:52:56

來源:中國基金報 選稿:魏政

  原標題:軒然大波!中國4大車企將破産?500億壞賬?平安銀行一則通知刷屏,真相如何?最新回應都來了,車企:子虛烏有,“有人在別有用心”

  這兩天,一份平安銀行的內部公告刷爆了微博跟朋友圈。

  平安銀行的通知中稱,“據媒體公開報道:‘獵豹汽車、眾泰汽車、華泰汽車、力帆汽車四家車企年底將進入破産程式,預計涉及上下游汽配供應商産業鏈合計約500億元壞賬’。”

  究竟真相如何?剛剛,平安銀行回應了。

  網曝四家中國車企申請破産還有500億壞賬?

  昨天,媒體曝出的一份平安內部通知顯示,各經營團隊需對存量客戶是否涉及四家車企上下游産業鏈情況進行風險排查。

  

  通知中稱,“據媒體公開報道:‘獵豹汽車、眾泰汽車、華泰汽車、力帆汽車四家車企年底將進入破産程式,預計涉及上下游汽配供應商産業鏈合計約500億元壞賬’。”

  受此影響,平安銀行要求對存量客戶涉及上述四家車企上下游産業鏈,應該詳細了解其受影響情況,並根據受影響程度及時制定風險緩釋方案。

  根據通知,各分行需在10月10日下班前將風險排查情況反饋分行。

  有媒體深入了解到,此次風險排查並非僅一個分行執行,該分行後續還需將排查情況反饋總部。

  平安銀行:常規風險動作

  四家車企:子虛烏有

  有媒體向平安銀行方面求證上述風險排查通知是否為該銀行發佈,對方表示,平安銀行相關部門及時根據宏觀經濟情況,及行業、企業經營變化等資訊,定期或不定期的對存量客戶進行風險排查,屬於常規風險管理動作。

  另外關於破産的傳言,車企方面則表示子虛烏有。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10月10日上午,獵豹汽車銷售總部黨總支書記兼副總部長田擁軍接受記者採訪時否認“破産”這一傳聞:“不實報道,我們正在跟對方交涉,”力帆汽車新聞部張姓部長也表示相關破産傳聞“子虛烏有”。

  田擁軍稱,獵豹汽車“沒有破産這回事,從來沒有想過要破産,也沒有申請過破産”,公司目前正在努力地抓生産經營,對於相關圖片資訊的傳出,田擁軍稱“有人在別有用心”。

  力帆汽車新聞部張姓部長則表示,“那個(消息)肯定是不屬實的,我們也不知道是哪傳出來的”。此外,對於力帆汽車當前面對的困境,該工作人員表示,公司經營發展當前確實面臨著困難,公司自身也在積極地尋求脫困的解決辦法,包括公司債委會在按各項進度在穩步推進。

  眾泰汽車10月10日發佈聲明稱,“眾泰汽車等四家車企年底就會進入破産程式,並涉及下游汽配供應商産業鏈500億壞賬”及標題為“XX銀行對存量客戶涉及部分車企産業鏈情況開展風險排查的通知”等其他相關衍生的資訊內容是完全虛假的。眾泰汽車已向公安部門報案。

  

  雖然説平安銀行跟相關車企都進行了回應,但被“點名”的幾家車企今年的確都陷入了不小的經營困境和流動性危機。

  四家車企最新境況如何?

  1、獵豹汽車:大幅降薪50%

  獵豹汽車的母公司長豐集團,主要從事汽車整車研發、製造、銷售,總部設在湖南長沙。目前獵豹汽車具有六款在售車型,分別是CS10、CS9、CS9EV和Mattu邁途,硬派SUV Q6以及皮卡獵豹CT7。

  上個月,一份獵豹汽車的內部文件在網上流傳:獵豹汽車高管以及全體員工普遍降薪,最高幅度50%。除此之外,獵豹汽車還陷入停産傳聞。這款自稱“擁有60餘年軍工傳統和30餘年的汽車生産製造經驗”的獵豹汽車,早已失去往日的輝煌。

  去年,獵豹汽車銷量接近腰斬為7.76萬輛,已處於行業邊緣化。而今年上半年更是跌至2.8萬輛,旗下車型幾乎全線崩盤。其中,曾經的主力産品獵豹CS10、CS9、Mattu邁途等月銷量僅為幾百輛。正是由於市場銷量不佳,獵豹汽車目前大量産能處於閒置狀態,工人已經回家待崗。

  今年1月,獵豹汽車宣佈由於車輛制動踏板中間連接機構的傳動效率問題,在全國範圍內召回14萬輛CS10,這幾乎等同與這款主力車型近兩三年裏售出的總量。另外,發動機、變速箱、底盤等核心三大件成為故障高發區,而懸挂故障、轉向機失靈、玻璃升降器無反應、門窗異響、漆面起泡開裂等五花八門的小毛病也是層出不窮,更有甚者稱修車多達40次。

  2、眾泰汽車:上半年虧2.9億

  靠模倣而被稱為“山寨之王”的眾泰汽車,去年以來,眾泰汽車已身纏多則負面消息,包括經銷商因鉅額虧損拉橫幅維權,因産品品質問題遭消費者頻頻投訴,被爆拖欠員工工資等。近期,又有消息傳出,眾泰汽車在廣州、上海地區的經銷商大量倒閉。

  今年9月,眾泰汽車子品牌君馬汽車被爆已瀕臨破産,所有高層人員已離職,經銷商完全處於無人管理狀態,君馬襄陽生産基地完全解散,生産地或退回給政府。

  經營數據印證了眾泰汽車的艱難現狀。2018年,眾泰汽車營業收入147.64億元,同比下滑29%;凈利潤8億元,同比下滑36.3%,扣非凈虧損12.4億元,由盈轉虧。

  今年上半年,眾泰汽車虧損2.9億元,上年同期盈利為3.05億元;營業收入50.4億元,同比減少了50.83%。上半年銷量6.49萬輛,同比下降55.3%,

  據報道,眾泰旗下的車型,幾乎都能找到原型車,在T600大獲成功以後,“借鑒”其他車型也更加大膽,如眾泰SR9換標以後與保時捷Macan的相似度高達99%,讓眾泰坐實了“山寨之王”的稱號。

  2016年3月,眾泰汽車借殼金馬股份上市時,眾泰汽車第一大股東鐵牛集團簽署了一份業績對賭協議。根據協議,作為補償義務人的鐵牛集團承諾,眾泰汽車2016 年至2019 年經審計的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於12.1億元、14.1億元、16.1億元、16.1億元。

  但眾泰汽車業績表現卻並不如預期。2016年扣非凈利潤為12.3億元,只比承諾額略高2000萬元;2017年扣非凈利潤為12.3億元,完成率為95%;2018年扣非凈虧損4.9億元,完成業績承諾的-30.5%。三年間,眾泰汽車扣非凈利潤合計為 20.8億元,僅完成業績承諾的49.25%。

  3、華泰汽車資産再遭凍結

  10月9日晚間,遼寧曙光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曙光股份”)發佈公告稱,大股東華泰汽車所持有的該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凍結。公告顯示,凍結起始日為2019年10月8日,凍結期限為3年。

  

  實際上,華泰汽車所持曙光股份的股權已多次遭遇輪候凍結。

  2018年12月,因申請人深圳市比克動力電池與被申請人榮成華泰汽車有限公司等買賣合同一案,華泰汽車所持曙光股份全部的1.34億股無限售流通股遭凍結,凍結起始日為2018年11月29日。

  2019年5月,榮成市人民法院根據申請保全人榮成鍛壓機床有限公司提出的財産保全申請和相關法律,裁定凍結華泰汽車持有的上市公司曙光股份價值2000萬元的股份,凍結期限三年。

  2019年8月,九州證券、領睿資産管理申請將華泰汽車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股權進行輪候凍結,凍結起始日為2019年8月28日,凍結期限為三年。

  9月,長江證券(上海)資産管理有限公司因債券交易糾紛案,申請將華泰汽車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股權進行輪候凍結,凍結起始日為2019年9月26日,凍結期限為三年。

  今年9月,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披露了針對華泰汽車集團有限公司的財産調查。成立近20年的華泰汽車,如今公司賬面上僅有13萬元銀行存款。此外,華泰汽車和數家子公司還一起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其負債總額高達294億元。

  今年7月,華泰汽車因對有關股份凍結及解凍的資訊披露不及時,存在明顯滯後,逾期披露時間長達5個多月,損害了投資者的知情權等問題,遭上交所通報批評。

  今年9月,華泰汽車遭遇了員工拉橫幅討薪。有華泰離職討薪員工對億歐汽車表示,他所在的公司離職討薪微信群已有上百人,大批員工被拖欠薪資長達8個月。

  4、力帆股份:負債+虧損

  2010年,力帆股份上市,市值超百億,72歲的創始人尹明善一躍成為重慶首富。至2017年,尹明善退休,牟剛接任董事長,力帆已是另一番模樣。

  力帆一開始在國內打出名氣,憑藉這就是旗下的摩托車,後來因為摩托車市場不景氣,力帆也開始轉戰汽車領域。但是這一次的轉型對於力帆來説並不是一個好的開始,反而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在經過了多年的摸爬滾打之後,力帆不僅沒有在市場上站穩腳跟,現在反而日漸衰弱,甚至還不如一些新勢力來得穩固。

  

  從今年的上半年開始,力帆汽車就一直處在虧損的狀態。僅僅6個月的時間,力帆就虧損了9億多,這對於一個企業來説影響是很大的。因為市場一直不景氣,所以82歲的尹明善不得不再次出山,幫助力帆渡過危機。

  據浙江萬安發佈的公告顯示,自2007年起,力帆乘用車持續向諸暨萬寶採購汽車零部件,諸暨萬寶根據訂單按時發貨,及時履行合同義務,但力帆乘用車約607.57萬元貨款卻遲遲未到賬。7月26日,力帆股份發佈公告,近12個月未披露的累計發生涉及訴訟(仲裁)案件金額約14.23億元。

  在重重經營危機之下,賣地賣資質成為其“緩兵之計”。去年10月,力帆將15萬輛乘用車項目的生産基地轉讓給重慶兩江新區土地儲備整治中心,獲得33.15億元資金;去年12月,重慶力帆的乘用車生産資質以6.5億元的價格出售給車和家。

  7月26日,力帆股份發佈的公告稱,力帆股份所涉案件的原告方包括渤海國際信託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紅星美凱龍商業保理有限公司、浙江浙銀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重慶森邁汽車配件有限公司、華科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海通恒信國際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等,僅這六家公司所訴金額就已經超過12億元,總計未披露涉訴金額高達14.23億元。此外,力帆股份也因融資逾期導致大股東股份凍結。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全年,力帆股份流動負債賬面餘額高達187.80億元,資産負債率高達70%以上。2019年一季度,力帆股份總負債為193億元,資産負債率達72%。

  銷量數據也不容樂觀,今年1-8月,力帆股份累計銷售的傳統乘用車和新能源車分別為2.16萬輛和1675輛,同比下滑68.94%和66.12%。

  還有車企賣房自救

  日子同樣不好過的不止上述四家車企。

  因2017年度、2018年度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海馬汽車被處以退市風險警示。海馬汽車年報顯示,2017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為虧損9.94億元;2018年,其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16.37億元;該公司股票自2019年4月24日起簡稱由“海馬汽車”變更為“*ST 海馬”。

  根據海馬汽車8月24日公佈的半年報,上半年累計銷量14425輛,同比下降65.16%;實現銷售收入23.23億元,同比下降14.6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78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減虧0.97億元。

  怎麼辦呢?只能出售閒置資産回籠資金。

  今年4月23日及5月16日,*ST海馬公告稱,為優化和盤活存量資産,公司擬通過招標和/或委託仲介機構,按照市場價格在二手房交易市場挂出等方式,公開出售位於上海浦東新區的36套住宅、位於海口龍華區的81套住宅、位於海口市金盤工業開發區的269套住宅及15套商鋪。

  據公告數據計算,上述386套住宅面積合計2.53萬平方米,平均每套面積約65.56平方米;15套商鋪面積合計2729.12平方米,平均每套面積約181.87平方米。

  除了賣房,也賣研發中心。

  9月25日晚間,*ST海馬公告稱,*ST海馬與鄭州睿之尚實業有限公司在鄭州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ST海馬有限將其持有的上海海馬汽車研發有限公司100%股權轉讓給睿之尚實業,轉讓價格為8.06億元+股權交易基準日與股權交割日之間的期間損益。

  據澎湃新聞報道,海馬汽車想要出售401套閒置房産來補充流動資金的計劃,完成了不足四成,共賣出156套房産,回籠資金5709萬元,增加凈利潤3668萬元。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軒然大波!中國4大車企將破産?500億壞賬?最新回應都來了

2019年10月10日 20:52 來源:中國基金報

  原標題:軒然大波!中國4大車企將破産?500億壞賬?平安銀行一則通知刷屏,真相如何?最新回應都來了,車企:子虛烏有,“有人在別有用心”

  這兩天,一份平安銀行的內部公告刷爆了微博跟朋友圈。

  平安銀行的通知中稱,“據媒體公開報道:‘獵豹汽車、眾泰汽車、華泰汽車、力帆汽車四家車企年底將進入破産程式,預計涉及上下游汽配供應商産業鏈合計約500億元壞賬’。”

  究竟真相如何?剛剛,平安銀行回應了。

  網曝四家中國車企申請破産還有500億壞賬?

  昨天,媒體曝出的一份平安內部通知顯示,各經營團隊需對存量客戶是否涉及四家車企上下游産業鏈情況進行風險排查。

  

  通知中稱,“據媒體公開報道:‘獵豹汽車、眾泰汽車、華泰汽車、力帆汽車四家車企年底將進入破産程式,預計涉及上下游汽配供應商産業鏈合計約500億元壞賬’。”

  受此影響,平安銀行要求對存量客戶涉及上述四家車企上下游産業鏈,應該詳細了解其受影響情況,並根據受影響程度及時制定風險緩釋方案。

  根據通知,各分行需在10月10日下班前將風險排查情況反饋分行。

  有媒體深入了解到,此次風險排查並非僅一個分行執行,該分行後續還需將排查情況反饋總部。

  平安銀行:常規風險動作

  四家車企:子虛烏有

  有媒體向平安銀行方面求證上述風險排查通知是否為該銀行發佈,對方表示,平安銀行相關部門及時根據宏觀經濟情況,及行業、企業經營變化等資訊,定期或不定期的對存量客戶進行風險排查,屬於常規風險管理動作。

  另外關於破産的傳言,車企方面則表示子虛烏有。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10月10日上午,獵豹汽車銷售總部黨總支書記兼副總部長田擁軍接受記者採訪時否認“破産”這一傳聞:“不實報道,我們正在跟對方交涉,”力帆汽車新聞部張姓部長也表示相關破産傳聞“子虛烏有”。

  田擁軍稱,獵豹汽車“沒有破産這回事,從來沒有想過要破産,也沒有申請過破産”,公司目前正在努力地抓生産經營,對於相關圖片資訊的傳出,田擁軍稱“有人在別有用心”。

  力帆汽車新聞部張姓部長則表示,“那個(消息)肯定是不屬實的,我們也不知道是哪傳出來的”。此外,對於力帆汽車當前面對的困境,該工作人員表示,公司經營發展當前確實面臨著困難,公司自身也在積極地尋求脫困的解決辦法,包括公司債委會在按各項進度在穩步推進。

  眾泰汽車10月10日發佈聲明稱,“眾泰汽車等四家車企年底就會進入破産程式,並涉及下游汽配供應商産業鏈500億壞賬”及標題為“XX銀行對存量客戶涉及部分車企産業鏈情況開展風險排查的通知”等其他相關衍生的資訊內容是完全虛假的。眾泰汽車已向公安部門報案。

  

  雖然説平安銀行跟相關車企都進行了回應,但被“點名”的幾家車企今年的確都陷入了不小的經營困境和流動性危機。

  四家車企最新境況如何?

  1、獵豹汽車:大幅降薪50%

  獵豹汽車的母公司長豐集團,主要從事汽車整車研發、製造、銷售,總部設在湖南長沙。目前獵豹汽車具有六款在售車型,分別是CS10、CS9、CS9EV和Mattu邁途,硬派SUV Q6以及皮卡獵豹CT7。

  上個月,一份獵豹汽車的內部文件在網上流傳:獵豹汽車高管以及全體員工普遍降薪,最高幅度50%。除此之外,獵豹汽車還陷入停産傳聞。這款自稱“擁有60餘年軍工傳統和30餘年的汽車生産製造經驗”的獵豹汽車,早已失去往日的輝煌。

  去年,獵豹汽車銷量接近腰斬為7.76萬輛,已處於行業邊緣化。而今年上半年更是跌至2.8萬輛,旗下車型幾乎全線崩盤。其中,曾經的主力産品獵豹CS10、CS9、Mattu邁途等月銷量僅為幾百輛。正是由於市場銷量不佳,獵豹汽車目前大量産能處於閒置狀態,工人已經回家待崗。

  今年1月,獵豹汽車宣佈由於車輛制動踏板中間連接機構的傳動效率問題,在全國範圍內召回14萬輛CS10,這幾乎等同與這款主力車型近兩三年裏售出的總量。另外,發動機、變速箱、底盤等核心三大件成為故障高發區,而懸挂故障、轉向機失靈、玻璃升降器無反應、門窗異響、漆面起泡開裂等五花八門的小毛病也是層出不窮,更有甚者稱修車多達40次。

  2、眾泰汽車:上半年虧2.9億

  靠模倣而被稱為“山寨之王”的眾泰汽車,去年以來,眾泰汽車已身纏多則負面消息,包括經銷商因鉅額虧損拉橫幅維權,因産品品質問題遭消費者頻頻投訴,被爆拖欠員工工資等。近期,又有消息傳出,眾泰汽車在廣州、上海地區的經銷商大量倒閉。

  今年9月,眾泰汽車子品牌君馬汽車被爆已瀕臨破産,所有高層人員已離職,經銷商完全處於無人管理狀態,君馬襄陽生産基地完全解散,生産地或退回給政府。

  經營數據印證了眾泰汽車的艱難現狀。2018年,眾泰汽車營業收入147.64億元,同比下滑29%;凈利潤8億元,同比下滑36.3%,扣非凈虧損12.4億元,由盈轉虧。

  今年上半年,眾泰汽車虧損2.9億元,上年同期盈利為3.05億元;營業收入50.4億元,同比減少了50.83%。上半年銷量6.49萬輛,同比下降55.3%,

  據報道,眾泰旗下的車型,幾乎都能找到原型車,在T600大獲成功以後,“借鑒”其他車型也更加大膽,如眾泰SR9換標以後與保時捷Macan的相似度高達99%,讓眾泰坐實了“山寨之王”的稱號。

  2016年3月,眾泰汽車借殼金馬股份上市時,眾泰汽車第一大股東鐵牛集團簽署了一份業績對賭協議。根據協議,作為補償義務人的鐵牛集團承諾,眾泰汽車2016 年至2019 年經審計的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於12.1億元、14.1億元、16.1億元、16.1億元。

  但眾泰汽車業績表現卻並不如預期。2016年扣非凈利潤為12.3億元,只比承諾額略高2000萬元;2017年扣非凈利潤為12.3億元,完成率為95%;2018年扣非凈虧損4.9億元,完成業績承諾的-30.5%。三年間,眾泰汽車扣非凈利潤合計為 20.8億元,僅完成業績承諾的49.25%。

  3、華泰汽車資産再遭凍結

  10月9日晚間,遼寧曙光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曙光股份”)發佈公告稱,大股東華泰汽車所持有的該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凍結。公告顯示,凍結起始日為2019年10月8日,凍結期限為3年。

  

  實際上,華泰汽車所持曙光股份的股權已多次遭遇輪候凍結。

  2018年12月,因申請人深圳市比克動力電池與被申請人榮成華泰汽車有限公司等買賣合同一案,華泰汽車所持曙光股份全部的1.34億股無限售流通股遭凍結,凍結起始日為2018年11月29日。

  2019年5月,榮成市人民法院根據申請保全人榮成鍛壓機床有限公司提出的財産保全申請和相關法律,裁定凍結華泰汽車持有的上市公司曙光股份價值2000萬元的股份,凍結期限三年。

  2019年8月,九州證券、領睿資産管理申請將華泰汽車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股權進行輪候凍結,凍結起始日為2019年8月28日,凍結期限為三年。

  9月,長江證券(上海)資産管理有限公司因債券交易糾紛案,申請將華泰汽車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股權進行輪候凍結,凍結起始日為2019年9月26日,凍結期限為三年。

  今年9月,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披露了針對華泰汽車集團有限公司的財産調查。成立近20年的華泰汽車,如今公司賬面上僅有13萬元銀行存款。此外,華泰汽車和數家子公司還一起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其負債總額高達294億元。

  今年7月,華泰汽車因對有關股份凍結及解凍的資訊披露不及時,存在明顯滯後,逾期披露時間長達5個多月,損害了投資者的知情權等問題,遭上交所通報批評。

  今年9月,華泰汽車遭遇了員工拉橫幅討薪。有華泰離職討薪員工對億歐汽車表示,他所在的公司離職討薪微信群已有上百人,大批員工被拖欠薪資長達8個月。

  4、力帆股份:負債+虧損

  2010年,力帆股份上市,市值超百億,72歲的創始人尹明善一躍成為重慶首富。至2017年,尹明善退休,牟剛接任董事長,力帆已是另一番模樣。

  力帆一開始在國內打出名氣,憑藉這就是旗下的摩托車,後來因為摩托車市場不景氣,力帆也開始轉戰汽車領域。但是這一次的轉型對於力帆來説並不是一個好的開始,反而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在經過了多年的摸爬滾打之後,力帆不僅沒有在市場上站穩腳跟,現在反而日漸衰弱,甚至還不如一些新勢力來得穩固。

  

  從今年的上半年開始,力帆汽車就一直處在虧損的狀態。僅僅6個月的時間,力帆就虧損了9億多,這對於一個企業來説影響是很大的。因為市場一直不景氣,所以82歲的尹明善不得不再次出山,幫助力帆渡過危機。

  據浙江萬安發佈的公告顯示,自2007年起,力帆乘用車持續向諸暨萬寶採購汽車零部件,諸暨萬寶根據訂單按時發貨,及時履行合同義務,但力帆乘用車約607.57萬元貨款卻遲遲未到賬。7月26日,力帆股份發佈公告,近12個月未披露的累計發生涉及訴訟(仲裁)案件金額約14.23億元。

  在重重經營危機之下,賣地賣資質成為其“緩兵之計”。去年10月,力帆將15萬輛乘用車項目的生産基地轉讓給重慶兩江新區土地儲備整治中心,獲得33.15億元資金;去年12月,重慶力帆的乘用車生産資質以6.5億元的價格出售給車和家。

  7月26日,力帆股份發佈的公告稱,力帆股份所涉案件的原告方包括渤海國際信託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紅星美凱龍商業保理有限公司、浙江浙銀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重慶森邁汽車配件有限公司、華科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海通恒信國際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等,僅這六家公司所訴金額就已經超過12億元,總計未披露涉訴金額高達14.23億元。此外,力帆股份也因融資逾期導致大股東股份凍結。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全年,力帆股份流動負債賬面餘額高達187.80億元,資産負債率高達70%以上。2019年一季度,力帆股份總負債為193億元,資産負債率達72%。

  銷量數據也不容樂觀,今年1-8月,力帆股份累計銷售的傳統乘用車和新能源車分別為2.16萬輛和1675輛,同比下滑68.94%和66.12%。

  還有車企賣房自救

  日子同樣不好過的不止上述四家車企。

  因2017年度、2018年度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海馬汽車被處以退市風險警示。海馬汽車年報顯示,2017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為虧損9.94億元;2018年,其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16.37億元;該公司股票自2019年4月24日起簡稱由“海馬汽車”變更為“*ST 海馬”。

  根據海馬汽車8月24日公佈的半年報,上半年累計銷量14425輛,同比下降65.16%;實現銷售收入23.23億元,同比下降14.6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78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減虧0.97億元。

  怎麼辦呢?只能出售閒置資産回籠資金。

  今年4月23日及5月16日,*ST海馬公告稱,為優化和盤活存量資産,公司擬通過招標和/或委託仲介機構,按照市場價格在二手房交易市場挂出等方式,公開出售位於上海浦東新區的36套住宅、位於海口龍華區的81套住宅、位於海口市金盤工業開發區的269套住宅及15套商鋪。

  據公告數據計算,上述386套住宅面積合計2.53萬平方米,平均每套面積約65.56平方米;15套商鋪面積合計2729.12平方米,平均每套面積約181.87平方米。

  除了賣房,也賣研發中心。

  9月25日晚間,*ST海馬公告稱,*ST海馬與鄭州睿之尚實業有限公司在鄭州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ST海馬有限將其持有的上海海馬汽車研發有限公司100%股權轉讓給睿之尚實業,轉讓價格為8.06億元+股權交易基準日與股權交割日之間的期間損益。

  據澎湃新聞報道,海馬汽車想要出售401套閒置房産來補充流動資金的計劃,完成了不足四成,共賣出156套房産,回籠資金5709萬元,增加凈利潤3668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