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蒂克幣"是搖錢樹還是吸血鬼?南京首次以判決形式否定虛擬貨幣合法性

2018-1-13 08:16:23

來源:揚子晚報 作者:羅雙江 張運玥 選稿:朱燕亮

原標題:【紫牛獨家】"蒂克幣"是搖錢樹還是吸血鬼?南京首次以判決形式否定虛擬貨幣合法性

  投資“蒂克幣”5萬多,最終只拿回來不到兩萬。日前,南京江寧區法院判決了這樣一起新穎的虛擬貨幣引發的糾紛。法院審理後認為,虛擬貨幣是不合法物,不受法律保護,駁回了原告高女士要求朋友返還投資款的訴請,目前該案已生效。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獲悉,這是南京首次以法律判決的形式否定虛擬貨幣的合法性,意義十分重大,將對此類糾紛的裁判産生深遠影響。而記者進一步深入調查後發現,國內已經有不少人投資蒂克幣遭遇鉅額資金損失,一名江西網友甚至因此被上家打傷。專家提醒,虛擬貨幣門檻很高,需要非常專業的知識,普通人最好不要碰,以免成為犧牲品。

  聽信同事介紹投資礦機挖“蒂克幣”

  2016年底2017年初,高女士聽同事包女士説炒“蒂克幣”收益大,就決定投資。1月18日、2月11日,高女士兩次在包女士男友曹先生公司的POS機上刷了4.6萬元。隨後,曹先生在某蒂克幣平臺註冊購買5台礦機,用於生産所謂的蒂克幣,並綁定了自己手機號碼。

  後曹先生以310元/個價格出售了礦機生産的110個蒂克幣。2017年3月10日、11日,曹先生在扣除手續費後,向高女士支付了其中55個蒂克幣的收益款7050元、1萬元。“這是上次投資的收益,以後每個月都有收益。”曹先生告訴高女士。

  【高女士投資的“蒂克幣”截圖】

  投了4.6萬元,一個多月就回來將近兩萬,高女士覺得確實還蠻有賺頭。2017年3月16日,高女士又刷了一些錢給曹先生。但此後兩個多月就再沒看見過錢的影子。高女士覺得不對頭,于6月初向包女士要到了那5台礦機的口令並進入賬戶,試圖變賣礦機裏面的蒂克幣。

  但變賣蒂克幣需要用綁定的手機接收驗證碼,高女士又試圖將5台礦機綁定的曹先生手機號碼變更成自己的手機號碼,但卻無法修改。為此,高女士和包女士發生了矛盾。6月12日,曹先生聯繫蒂克幣交易平臺礦機賬戶安全人員,要求將5台礦機綁定的手機號碼變更為高女士手機號,卻仍被告知無法更改。

  本錢拿不回來把同事告到法院

  隨後,高女士將包女士告上法庭。她認為,曹先生和高女士以投資經營蒂克幣為由收取自己錢款53040元用於蒂克幣投資,現僅退給自己17050元,剩餘的35990元應予返還。

  法庭上,包女士表示,高女士告自己是告錯人了,和高女士構成理財合同關係的是蒂克幣交易平臺,高女士的錢在蒂克幣交易平臺,又不在她手上,高女士應當起訴要求蒂克幣交易平臺返還。

  “我們給過她錢,我男朋友也主動聯繫蒂克幣交易平臺要求變更綁定手機,由此可見我們都沒有侵佔她投資款的主觀惡意”,包女士表示,投資理財行為本來就存在風險,高女士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預料到投資的風險性並自行承擔風險責任。

  曹先生表示,自己係蒂克幣平臺的二級代理,通過介紹高女士投資,獲得了15個蒂克幣的獎勵,另外40個蒂克幣獎勵,他給了自己的上一級代理。由於目前市場行情不好,蒂克幣的價格已經跌至每個10元左右。對此,高女士不予認可,並懷疑曹先生並未用自己的投資款在蒂克幣交易平臺購買5台礦機。法院經核實,高女士通過曹先生在蒂克幣平臺上購買的5台礦機內尚有數額不等的蒂克幣。

  法院認為係非法債務不受法律保護

  那麼,包女士究竟是否應該向高女士返還購買蒂克幣的35990元?高女士與包女士是否構成委託合同關係?

  對此,法院認為,高女士將投資款直接交由包女士的男朋友曹先生用於投資購買蒂克幣平臺上的礦機,曹先生以其手機號碼註冊購買礦機和向高女士支付蒂克幣所謂的收益款,故高女士與曹先生而非包女士構成委託合同關係。

  既如此,高女士委託曹先生投資購買蒂克幣的行為,是否能受到法院保護?

  江寧法院審理後認為,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于2013年12月3日出具的《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和 2017年9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虛擬貨幣不是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和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

  從性質上看,蒂克幣應當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公民投資和交易蒂克幣這種不合法物的行為雖係個人自由,但不能受到法律的保護。

  據此,高女士行為造成的後果應當由其自行承擔,故判決駁回了高女士的訴請。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獲悉,高女士的朋友薛女士也因為輕信包女士的話投了4萬多元,最後損失3萬多,到法院起訴也同樣被駁回。

  五大問題導致無法追究平臺責任

  前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高女士和薛女士。她們認為蒂克幣這種上家下家的模式,已經涉嫌傳銷,並曾去警方報案,但警方認為這是個人投資行為,沒有立案受理。

  她們希望廣大市民從她們的經歷中吸取教訓,不要相信天上掉餡餅的事。

  那麼,高女士投資購買蒂克幣的交易平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平臺?

  昨天,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登錄後發現,號稱蒂克幣作業系統官網的www.dkcqeve.com,中文版首頁用很大的字體寫著對蒂克幣的宣傳語。

  另一個網站www.savinginvestment.biz的首頁看上去相當高大上,不停變換著 “數字貨幣新時尚”“數字金礦,約你一起共解財富口令”等字樣。



  【該虛擬貨幣的宣傳廣告截圖】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在權威的流量及IP地址查詢網站Alexa對這兩個網址進行了查詢。兩者的共同點是都沒有我國的ICP備案資訊,且IP地址和伺服器全部在國外,前者註冊商為ENOM,INC,地址所在地顯示為亞太地區,後者註冊商為ENOM,LLC,地址所在地為北美地區,註冊者是個外國人。



  【紫牛新聞記者用網站Alexa查詢了虛擬貨幣網站的網址

  高女士可不可以起訴蒂克幣投資平臺?

  該案主審法官葉斐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這個問題在法院內部也討論過。高女士當然可以起訴,這是公民的權利。

  但首要的問題在於,高女士可能連該告誰都不知道。該平臺註冊地和伺服器都在外國,完全不受國內監管機構控制,連其工商註冊資訊都查不到。

  註冊者雖然是外國人,但有可能是中國人起了個外國名,實際控制者可能在國內,也可能在國外。對方註冊機構也可能完全是子虛烏有,根本不存在。

  第二個問題,就算對方機構真的存在於某國,高女士也查出來了,她還將面臨國際間司法銜接的巨大難題。傳票送達可能就要一年半載,就算送到了對方可能根本不來開庭,後續的財産保全、查封、執行等,都面臨重重困難。

  第三個問題,高女士和平臺間根本沒有發生過任何法律關係,沒有理由起訴人家,告了也得駁回。

  第四個問題,就算高女士和平臺構成委託理財關係,面臨的結局也還是敗訴,因為問題的根子不在於告誰,而在於交易的對象根本就是非法的。

  第五個問題,對於缺乏法律知識的普通人,涉外官司肯定得請律師,那花費將遠遠大於其損失,結果必然是得不償失。

  蒂克幣受害者自發組成了交流群

  那麼,蒂克幣到底是搖錢樹還是吸血鬼?經過一番週折,記者加入了一個由蒂克幣受害者組成的QQ群。群主“八骨蚊”告訴記者,他並沒有投資過蒂克幣,他的朋友是蒂克幣受害者,他聽了朋友的遭遇後建了這個群,很多群友都是輕信他人忽悠被坑了。

  【蒂克幣受害者群交流的內容】

  第一個群1000人很快加滿了,然後又建了第二個群,也有大幾百號人。記者從群友們七嘴八舌的討論中發現,對於早期的投資者而言,蒂克幣是搖錢樹,但對於投資較晚的人而言,那就是吸血鬼,損失十幾萬幾十萬的大有人在,甚至有群友稱有人損失一千多萬。

  很多群友認為,他們就是被人拉進來接盤“填坑”的。除了普遍的悲觀失望情緒外,他們討論最多的是如何讓警方立案,如何挽回損失,有人寄望于有後來者接盤幫自己解套,甚至在群裏兜售叫賣礦機和沒賣掉的蒂克幣。

  “八骨蚊”説,不少群友也曾報警求助,但警方都認為他們這是投資行為,沒有按刑事立案。很多群友發現挽回損失無望後,漸漸心灰意冷,話都不想説了。而更令記者感到不寒而慄的是,竟然有群友因不願繼續投錢被上家毆打而受傷。

  來自江西的群友“Have you enough”告訴記者,2017年2月份,他在朋友介紹下,通過銀行卡和微信轉賬交了六七萬給上家去投蒂克幣,期限一年。上家承諾説四個月回本,結果到目前為止,只回來兩千塊錢。

  後來他就不願相信對方了,但上家又跟他説“麥田圈”可以賺錢,他説自己沒錢投,上家就説借蒂克幣給他投,他説只願投7000元,但上家硬叫他投35000元。最後,他轉了5500元給上家,上家借了2800個蒂克幣給他,並且説將來還錢還幣都可以。當時借的時候,蒂克幣是十塊一個,現在只值兩塊左右。

  【群友“have you enough”和商家的聊天記錄】

  現在上家要他還兩萬多元,他跟上家説還幣,上家不同意,他沒理上家,上家通過他的朋友打聽到他行蹤,在2018年1月7日找人把他給狠狠打了一頓。“Have you enough”給記者發來了他腫脹的臉部和血淋淋的右手的圖片,醫院檢查報告顯示,他的右手第一掌骨向前外側輕度移位。

  【群友“have you enough”被打得鮮血淋漓的手】

  資深網警提醒市民

  最好別碰“虛擬貨幣”

  蒂克幣到底是否涉嫌傳銷等經濟犯罪?在蒂克幣受害者群友指引下,記者在陜西省寶雞市金臺區人民政府辦公室的微信公號“金臺發佈”上看到,該辦公室曾在2017年2月21日發佈過“金臺區處理非法集資問題協調領導小組辦公室”的通告,稱陜西省有不少年輕人群參與投資交易,甚至借錢投資,提醒廣大市民注意蒂克幣等虛擬貨幣蘊含的巨大非法集資風險,避免遭受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陜西寶雞市金臺區人民政府辦公室辦公室發佈的通告】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還獲悉,2017年12月11日,國家工商總局官網也發佈了《警惕以傳銷為手段的新型網際網路欺詐行為》一文。文中稱,近段時間以傳銷形式為手段、打著虛擬貨幣等旗號的新型網際網路欺詐行為頻發。此類活動可能涉嫌以傳銷為手段和形式,本質上實施非法集資、擅自從事金融業務活動、詐騙等違法犯罪行為,參與者的權益存在巨大風險。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請教了南京警方有關資深網警後獲悉,現在網路上以“挖礦”為名的虛擬貨幣氾濫成災,不完全統計已經有三千多種,基本都是下載比特幣源代碼後,對數量、加密方式等稍加修改,可以説都是“山寨比特幣”。

  此類虛擬貨幣號稱不受各國央行管控,但每一筆投資者有定向的投資對象(即賣礦機的機構,一般都在國外),只是很多投資者稀裏糊塗不知道而已。這種打著雲礦機旗號的所謂虛擬貨幣全都是圈錢的,其産生的虛擬貨幣也根本不是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沒有長遠投資價值,一旦賣礦機的機構破産,就將一文不值,且越後進的人越倒楣。對於此類貨幣的投資雖然是個人自由,但國家對此類貨幣是持否定態度的,廣大市民對此類投資須保持高度警惕,最好不要碰。

  專家:門檻很高不要隨便碰

  近日,區塊鏈概念被炒得很熱,與區塊鏈有關的股票連日大漲。著名投資人徐小平在公司內部群關於看好區塊鏈的講話,被人發到網上引發熱議後,宣稱要給轉發的人獎勵比特幣。而相比之下,“股神”巴菲特則對區塊鏈的概念非常不看好,認為長遠來看數字貨幣肯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綜合來看,可謂眾説紛紜。那麼,對於時下名目繁多的虛擬貨幣,金融學者有何觀點?記者採訪了對數字貨幣頗有研究的廈門大學金融係副教授陳善昂。

  陳老師告訴記者,區塊鏈概念現在在網上被炒得非常熱,實際上區塊鏈技術還遠遠沒有成熟。在區塊鏈技術成熟之前,所謂的數字貨幣、虛擬貨幣,全都沒有實際的價值。“數字貨幣就是一串代碼加上一段口令,普通人根本不理解其中的內涵。”

  陳善昂表示,數字貨幣的門檻是很高的,想玩轉這個需要相當的知識儲備,對於嚴重缺乏專業知識的普通人而言,千萬不要參與這種瘋狂的遊戲,否則就很容易像當年的網際網路泡沫破裂一樣,參與者眾,活下來的鳳毛麟角,而真正活下來的,就成為贏者通吃的大贏家。“很多虛擬貨幣深淺難測,存在傳銷和非法集資的可能性,前面的人賺到大錢全身而退了,後面再進來的人全都是接棒的。奉勸廣大老百姓,一定要謹慎,不要做這種擊鼓傳花遊戲的犧牲品。”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蒂克幣"是搖錢樹還是吸血鬼?南京首次以判決形式否定虛擬貨幣合法性

2018年1月13日 08:16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紫牛獨家】"蒂克幣"是搖錢樹還是吸血鬼?南京首次以判決形式否定虛擬貨幣合法性

  投資“蒂克幣”5萬多,最終只拿回來不到兩萬。日前,南京江寧區法院判決了這樣一起新穎的虛擬貨幣引發的糾紛。法院審理後認為,虛擬貨幣是不合法物,不受法律保護,駁回了原告高女士要求朋友返還投資款的訴請,目前該案已生效。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獲悉,這是南京首次以法律判決的形式否定虛擬貨幣的合法性,意義十分重大,將對此類糾紛的裁判産生深遠影響。而記者進一步深入調查後發現,國內已經有不少人投資蒂克幣遭遇鉅額資金損失,一名江西網友甚至因此被上家打傷。專家提醒,虛擬貨幣門檻很高,需要非常專業的知識,普通人最好不要碰,以免成為犧牲品。

  聽信同事介紹投資礦機挖“蒂克幣”

  2016年底2017年初,高女士聽同事包女士説炒“蒂克幣”收益大,就決定投資。1月18日、2月11日,高女士兩次在包女士男友曹先生公司的POS機上刷了4.6萬元。隨後,曹先生在某蒂克幣平臺註冊購買5台礦機,用於生産所謂的蒂克幣,並綁定了自己手機號碼。

  後曹先生以310元/個價格出售了礦機生産的110個蒂克幣。2017年3月10日、11日,曹先生在扣除手續費後,向高女士支付了其中55個蒂克幣的收益款7050元、1萬元。“這是上次投資的收益,以後每個月都有收益。”曹先生告訴高女士。

  【高女士投資的“蒂克幣”截圖】

  投了4.6萬元,一個多月就回來將近兩萬,高女士覺得確實還蠻有賺頭。2017年3月16日,高女士又刷了一些錢給曹先生。但此後兩個多月就再沒看見過錢的影子。高女士覺得不對頭,于6月初向包女士要到了那5台礦機的口令並進入賬戶,試圖變賣礦機裏面的蒂克幣。

  但變賣蒂克幣需要用綁定的手機接收驗證碼,高女士又試圖將5台礦機綁定的曹先生手機號碼變更成自己的手機號碼,但卻無法修改。為此,高女士和包女士發生了矛盾。6月12日,曹先生聯繫蒂克幣交易平臺礦機賬戶安全人員,要求將5台礦機綁定的手機號碼變更為高女士手機號,卻仍被告知無法更改。

  本錢拿不回來把同事告到法院

  隨後,高女士將包女士告上法庭。她認為,曹先生和高女士以投資經營蒂克幣為由收取自己錢款53040元用於蒂克幣投資,現僅退給自己17050元,剩餘的35990元應予返還。

  法庭上,包女士表示,高女士告自己是告錯人了,和高女士構成理財合同關係的是蒂克幣交易平臺,高女士的錢在蒂克幣交易平臺,又不在她手上,高女士應當起訴要求蒂克幣交易平臺返還。

  “我們給過她錢,我男朋友也主動聯繫蒂克幣交易平臺要求變更綁定手機,由此可見我們都沒有侵佔她投資款的主觀惡意”,包女士表示,投資理財行為本來就存在風險,高女士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預料到投資的風險性並自行承擔風險責任。

  曹先生表示,自己係蒂克幣平臺的二級代理,通過介紹高女士投資,獲得了15個蒂克幣的獎勵,另外40個蒂克幣獎勵,他給了自己的上一級代理。由於目前市場行情不好,蒂克幣的價格已經跌至每個10元左右。對此,高女士不予認可,並懷疑曹先生並未用自己的投資款在蒂克幣交易平臺購買5台礦機。法院經核實,高女士通過曹先生在蒂克幣平臺上購買的5台礦機內尚有數額不等的蒂克幣。

  法院認為係非法債務不受法律保護

  那麼,包女士究竟是否應該向高女士返還購買蒂克幣的35990元?高女士與包女士是否構成委託合同關係?

  對此,法院認為,高女士將投資款直接交由包女士的男朋友曹先生用於投資購買蒂克幣平臺上的礦機,曹先生以其手機號碼註冊購買礦機和向高女士支付蒂克幣所謂的收益款,故高女士與曹先生而非包女士構成委託合同關係。

  既如此,高女士委託曹先生投資購買蒂克幣的行為,是否能受到法院保護?

  江寧法院審理後認為,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于2013年12月3日出具的《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和 2017年9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虛擬貨幣不是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和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

  從性質上看,蒂克幣應當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公民投資和交易蒂克幣這種不合法物的行為雖係個人自由,但不能受到法律的保護。

  據此,高女士行為造成的後果應當由其自行承擔,故判決駁回了高女士的訴請。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獲悉,高女士的朋友薛女士也因為輕信包女士的話投了4萬多元,最後損失3萬多,到法院起訴也同樣被駁回。

  五大問題導致無法追究平臺責任

  前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高女士和薛女士。她們認為蒂克幣這種上家下家的模式,已經涉嫌傳銷,並曾去警方報案,但警方認為這是個人投資行為,沒有立案受理。

  她們希望廣大市民從她們的經歷中吸取教訓,不要相信天上掉餡餅的事。

  那麼,高女士投資購買蒂克幣的交易平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平臺?

  昨天,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登錄後發現,號稱蒂克幣作業系統官網的www.dkcqeve.com,中文版首頁用很大的字體寫著對蒂克幣的宣傳語。

  另一個網站www.savinginvestment.biz的首頁看上去相當高大上,不停變換著 “數字貨幣新時尚”“數字金礦,約你一起共解財富口令”等字樣。



  【該虛擬貨幣的宣傳廣告截圖】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在權威的流量及IP地址查詢網站Alexa對這兩個網址進行了查詢。兩者的共同點是都沒有我國的ICP備案資訊,且IP地址和伺服器全部在國外,前者註冊商為ENOM,INC,地址所在地顯示為亞太地區,後者註冊商為ENOM,LLC,地址所在地為北美地區,註冊者是個外國人。



  【紫牛新聞記者用網站Alexa查詢了虛擬貨幣網站的網址

  高女士可不可以起訴蒂克幣投資平臺?

  該案主審法官葉斐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這個問題在法院內部也討論過。高女士當然可以起訴,這是公民的權利。

  但首要的問題在於,高女士可能連該告誰都不知道。該平臺註冊地和伺服器都在外國,完全不受國內監管機構控制,連其工商註冊資訊都查不到。

  註冊者雖然是外國人,但有可能是中國人起了個外國名,實際控制者可能在國內,也可能在國外。對方註冊機構也可能完全是子虛烏有,根本不存在。

  第二個問題,就算對方機構真的存在於某國,高女士也查出來了,她還將面臨國際間司法銜接的巨大難題。傳票送達可能就要一年半載,就算送到了對方可能根本不來開庭,後續的財産保全、查封、執行等,都面臨重重困難。

  第三個問題,高女士和平臺間根本沒有發生過任何法律關係,沒有理由起訴人家,告了也得駁回。

  第四個問題,就算高女士和平臺構成委託理財關係,面臨的結局也還是敗訴,因為問題的根子不在於告誰,而在於交易的對象根本就是非法的。

  第五個問題,對於缺乏法律知識的普通人,涉外官司肯定得請律師,那花費將遠遠大於其損失,結果必然是得不償失。

  蒂克幣受害者自發組成了交流群

  那麼,蒂克幣到底是搖錢樹還是吸血鬼?經過一番週折,記者加入了一個由蒂克幣受害者組成的QQ群。群主“八骨蚊”告訴記者,他並沒有投資過蒂克幣,他的朋友是蒂克幣受害者,他聽了朋友的遭遇後建了這個群,很多群友都是輕信他人忽悠被坑了。

  【蒂克幣受害者群交流的內容】

  第一個群1000人很快加滿了,然後又建了第二個群,也有大幾百號人。記者從群友們七嘴八舌的討論中發現,對於早期的投資者而言,蒂克幣是搖錢樹,但對於投資較晚的人而言,那就是吸血鬼,損失十幾萬幾十萬的大有人在,甚至有群友稱有人損失一千多萬。

  很多群友認為,他們就是被人拉進來接盤“填坑”的。除了普遍的悲觀失望情緒外,他們討論最多的是如何讓警方立案,如何挽回損失,有人寄望于有後來者接盤幫自己解套,甚至在群裏兜售叫賣礦機和沒賣掉的蒂克幣。

  “八骨蚊”説,不少群友也曾報警求助,但警方都認為他們這是投資行為,沒有按刑事立案。很多群友發現挽回損失無望後,漸漸心灰意冷,話都不想説了。而更令記者感到不寒而慄的是,竟然有群友因不願繼續投錢被上家毆打而受傷。

  來自江西的群友“Have you enough”告訴記者,2017年2月份,他在朋友介紹下,通過銀行卡和微信轉賬交了六七萬給上家去投蒂克幣,期限一年。上家承諾説四個月回本,結果到目前為止,只回來兩千塊錢。

  後來他就不願相信對方了,但上家又跟他説“麥田圈”可以賺錢,他説自己沒錢投,上家就説借蒂克幣給他投,他説只願投7000元,但上家硬叫他投35000元。最後,他轉了5500元給上家,上家借了2800個蒂克幣給他,並且説將來還錢還幣都可以。當時借的時候,蒂克幣是十塊一個,現在只值兩塊左右。

  【群友“have you enough”和商家的聊天記錄】

  現在上家要他還兩萬多元,他跟上家説還幣,上家不同意,他沒理上家,上家通過他的朋友打聽到他行蹤,在2018年1月7日找人把他給狠狠打了一頓。“Have you enough”給記者發來了他腫脹的臉部和血淋淋的右手的圖片,醫院檢查報告顯示,他的右手第一掌骨向前外側輕度移位。

  【群友“have you enough”被打得鮮血淋漓的手】

  資深網警提醒市民

  最好別碰“虛擬貨幣”

  蒂克幣到底是否涉嫌傳銷等經濟犯罪?在蒂克幣受害者群友指引下,記者在陜西省寶雞市金臺區人民政府辦公室的微信公號“金臺發佈”上看到,該辦公室曾在2017年2月21日發佈過“金臺區處理非法集資問題協調領導小組辦公室”的通告,稱陜西省有不少年輕人群參與投資交易,甚至借錢投資,提醒廣大市民注意蒂克幣等虛擬貨幣蘊含的巨大非法集資風險,避免遭受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陜西寶雞市金臺區人民政府辦公室辦公室發佈的通告】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還獲悉,2017年12月11日,國家工商總局官網也發佈了《警惕以傳銷為手段的新型網際網路欺詐行為》一文。文中稱,近段時間以傳銷形式為手段、打著虛擬貨幣等旗號的新型網際網路欺詐行為頻發。此類活動可能涉嫌以傳銷為手段和形式,本質上實施非法集資、擅自從事金融業務活動、詐騙等違法犯罪行為,參與者的權益存在巨大風險。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請教了南京警方有關資深網警後獲悉,現在網路上以“挖礦”為名的虛擬貨幣氾濫成災,不完全統計已經有三千多種,基本都是下載比特幣源代碼後,對數量、加密方式等稍加修改,可以説都是“山寨比特幣”。

  此類虛擬貨幣號稱不受各國央行管控,但每一筆投資者有定向的投資對象(即賣礦機的機構,一般都在國外),只是很多投資者稀裏糊塗不知道而已。這種打著雲礦機旗號的所謂虛擬貨幣全都是圈錢的,其産生的虛擬貨幣也根本不是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沒有長遠投資價值,一旦賣礦機的機構破産,就將一文不值,且越後進的人越倒楣。對於此類貨幣的投資雖然是個人自由,但國家對此類貨幣是持否定態度的,廣大市民對此類投資須保持高度警惕,最好不要碰。

  專家:門檻很高不要隨便碰

  近日,區塊鏈概念被炒得很熱,與區塊鏈有關的股票連日大漲。著名投資人徐小平在公司內部群關於看好區塊鏈的講話,被人發到網上引發熱議後,宣稱要給轉發的人獎勵比特幣。而相比之下,“股神”巴菲特則對區塊鏈的概念非常不看好,認為長遠來看數字貨幣肯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綜合來看,可謂眾説紛紜。那麼,對於時下名目繁多的虛擬貨幣,金融學者有何觀點?記者採訪了對數字貨幣頗有研究的廈門大學金融係副教授陳善昂。

  陳老師告訴記者,區塊鏈概念現在在網上被炒得非常熱,實際上區塊鏈技術還遠遠沒有成熟。在區塊鏈技術成熟之前,所謂的數字貨幣、虛擬貨幣,全都沒有實際的價值。“數字貨幣就是一串代碼加上一段口令,普通人根本不理解其中的內涵。”

  陳善昂表示,數字貨幣的門檻是很高的,想玩轉這個需要相當的知識儲備,對於嚴重缺乏專業知識的普通人而言,千萬不要參與這種瘋狂的遊戲,否則就很容易像當年的網際網路泡沫破裂一樣,參與者眾,活下來的鳳毛麟角,而真正活下來的,就成為贏者通吃的大贏家。“很多虛擬貨幣深淺難測,存在傳銷和非法集資的可能性,前面的人賺到大錢全身而退了,後面再進來的人全都是接棒的。奉勸廣大老百姓,一定要謹慎,不要做這種擊鼓傳花遊戲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