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光明網:可惜秦始皇沒喝上王老吉 吹牛不上稅

2017-12-7 17:02:52

來源:光明網 選稿:夏毓婕

    在全球著名的《財富》國際科技頭腦風暴大會上,廣藥集團董事長李楚源宣佈:國家863計劃研究結果表明,喝王老吉可延長壽命大約10%。

  消息一齣,語驚四座。後有媒體起底,所謂“863計劃”,係功能性食品安全性評價與功能因子關鍵檢測技術,課題組按照國家標準和美國FDA標準的要求,通過老鼠樣本進行為期3年的安全性系統研究,發現王老吉涼茶實驗組的動物存活數和預期平均存活時間均高於對照組,其中給予王老吉涼茶2.90g/kg BW雌性大鼠試驗組的統計存活時間為708.2天,而對照組雌性大鼠統計存活時間為675.1天,高出33.1天。

  然而多位專家表示,王老吉可以延長人類壽命的説法不可靠。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營養與食品衛生係馬冠生教授説:“説喝一種飲料就能延長壽命10%,顯然沒有科學依據。如果想證實喝一種飲料能延長壽命,那就需要嚴謹、科學的研究設計,開展動物實驗和人群研究,同時設立對照組,還要有評價指標等等,然後才有可能得出喝多少量,喝的頻度,能起到什麼作用,還需要説明延長壽命的機理是什麼?如果沒有這些依據,空口説能延長壽命,難以令人相信。”

  在輿論場上,“延長壽命約10%”的説法也遭遇了群嘲。網民判斷的標準非常簡單:常識。放眼古今中外,除了神話故事,尚未有人見過現實世界的延年益壽之方。然而現在王老吉聲稱秘方就在手中,售價不過數元,並且隨處可得。那麼只能説,可惜當年秦始皇沒喝上王老吉,否則何必傾舉國之力跨海求仙藥?耗費民脂民膏無數,留下慘遭詐騙的千古笑柄,當真生不逢時。倘若活在當下,哪會受江湖術士之騙,對照新聞多喝幾口王老吉即可。

  民間有個説法:吹牛不上稅。現實情況,哪談得上上稅,簡直是賺得盆滿缽滿。近些天遭遇廣泛質疑、號稱“得了白內障,就用莎普愛思”的神藥,一年可是賣了7.5億。由此也不難理解這一話語的邏輯起點:只要敢開口“延壽10%”,或許對於銷量、收入的正面效益遠大於10%呢?

  在高規格的論壇上拋出延年益壽之語,確實有令人震撼之感,但又不可否認,這與當前充斥著神秘主義敘事的養生保健的話題語境並不違和。上至電視臺,下至電線桿,幾乎都不難見到各類具有神奇療效的宣傳話語,直指困擾人類數千年、現今依然有無數科研工作者奮力攻關的史詩性難題。人們對生命無常的恐懼,對人體認知的局限,加之利益的盤算、監管的失守,眾多因素的合力,儼然構建起來了當前保健養生領域的神話世界:無論何種難題,在仙丹神藥面前都不是問題。在這一大背景下,廣告費用鉅額堆疊,宣傳口號激烈角力,包裝手法日漸高明。當浮誇已成氣候,個別歪風其實也見怪不怪了。

  當眾多企業扎堆無所不能的口號式宣傳,這樣一種社會景觀,自然比現代醫學自曝其短的“有時治愈、常常幫助、總是安慰”顯得激動人心,但也在銷蝕著一百年前引進“賽先生”以來所搭建的共識根基。在新文化運動一百年之際,在種種花式宣傳鋪天蓋地之際,不妨重溫百年前先人留下的精神遺澤,重塑當下的科學認知。

  1926年,梁啟超因患血尿症被切除右腎。當時社會盛傳是醫療事故,甚至興起懷疑西醫的勢頭來,梁啟超選擇為醫院辯護,他寫文章説道:“我們不能因為現代人科學智識還幼稚,便根本懷疑到科學這樣東西。”

  科學是偉大的,也是有限的,它的每一次進步都是千錘百煉、來之不易的。

上一篇稿件

光明網:可惜秦始皇沒喝上王老吉 吹牛不上稅

2017年12月7日 17:02 來源:光明網

    在全球著名的《財富》國際科技頭腦風暴大會上,廣藥集團董事長李楚源宣佈:國家863計劃研究結果表明,喝王老吉可延長壽命大約10%。

  消息一齣,語驚四座。後有媒體起底,所謂“863計劃”,係功能性食品安全性評價與功能因子關鍵檢測技術,課題組按照國家標準和美國FDA標準的要求,通過老鼠樣本進行為期3年的安全性系統研究,發現王老吉涼茶實驗組的動物存活數和預期平均存活時間均高於對照組,其中給予王老吉涼茶2.90g/kg BW雌性大鼠試驗組的統計存活時間為708.2天,而對照組雌性大鼠統計存活時間為675.1天,高出33.1天。

  然而多位專家表示,王老吉可以延長人類壽命的説法不可靠。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營養與食品衛生係馬冠生教授説:“説喝一種飲料就能延長壽命10%,顯然沒有科學依據。如果想證實喝一種飲料能延長壽命,那就需要嚴謹、科學的研究設計,開展動物實驗和人群研究,同時設立對照組,還要有評價指標等等,然後才有可能得出喝多少量,喝的頻度,能起到什麼作用,還需要説明延長壽命的機理是什麼?如果沒有這些依據,空口説能延長壽命,難以令人相信。”

  在輿論場上,“延長壽命約10%”的説法也遭遇了群嘲。網民判斷的標準非常簡單:常識。放眼古今中外,除了神話故事,尚未有人見過現實世界的延年益壽之方。然而現在王老吉聲稱秘方就在手中,售價不過數元,並且隨處可得。那麼只能説,可惜當年秦始皇沒喝上王老吉,否則何必傾舉國之力跨海求仙藥?耗費民脂民膏無數,留下慘遭詐騙的千古笑柄,當真生不逢時。倘若活在當下,哪會受江湖術士之騙,對照新聞多喝幾口王老吉即可。

  民間有個説法:吹牛不上稅。現實情況,哪談得上上稅,簡直是賺得盆滿缽滿。近些天遭遇廣泛質疑、號稱“得了白內障,就用莎普愛思”的神藥,一年可是賣了7.5億。由此也不難理解這一話語的邏輯起點:只要敢開口“延壽10%”,或許對於銷量、收入的正面效益遠大於10%呢?

  在高規格的論壇上拋出延年益壽之語,確實有令人震撼之感,但又不可否認,這與當前充斥著神秘主義敘事的養生保健的話題語境並不違和。上至電視臺,下至電線桿,幾乎都不難見到各類具有神奇療效的宣傳話語,直指困擾人類數千年、現今依然有無數科研工作者奮力攻關的史詩性難題。人們對生命無常的恐懼,對人體認知的局限,加之利益的盤算、監管的失守,眾多因素的合力,儼然構建起來了當前保健養生領域的神話世界:無論何種難題,在仙丹神藥面前都不是問題。在這一大背景下,廣告費用鉅額堆疊,宣傳口號激烈角力,包裝手法日漸高明。當浮誇已成氣候,個別歪風其實也見怪不怪了。

  當眾多企業扎堆無所不能的口號式宣傳,這樣一種社會景觀,自然比現代醫學自曝其短的“有時治愈、常常幫助、總是安慰”顯得激動人心,但也在銷蝕著一百年前引進“賽先生”以來所搭建的共識根基。在新文化運動一百年之際,在種種花式宣傳鋪天蓋地之際,不妨重溫百年前先人留下的精神遺澤,重塑當下的科學認知。

  1926年,梁啟超因患血尿症被切除右腎。當時社會盛傳是醫療事故,甚至興起懷疑西醫的勢頭來,梁啟超選擇為醫院辯護,他寫文章説道:“我們不能因為現代人科學智識還幼稚,便根本懷疑到科學這樣東西。”

  科學是偉大的,也是有限的,它的每一次進步都是千錘百煉、來之不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