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你還在我歌裏》:仿佛是一次天意的促使

2017-9-14 08:23:02

來源:《上海電視》週刊 作者:姚謙 選稿:王一茗

  創作常常是被某種因緣給安排的,最近發表了一首歌,對於已經與音樂産業漸行漸遠的我來説,仿佛是一次天意的促使。《你還在我歌裏》,在不緩不急的時光裏完成,也面對人群。

  緣起于兩年多前,巧遇電影導演醜醜,她正計劃要拍攝跟她家鄉侗族有關的一個愛情故事電影,我被故事裏那對男女一輩子永遠相伴的感情所感動,決定為電影創作主題曲,因此寫了這首歌。也因為與醜醜的相遇,科普了許多關於侗族大歌的基本知識,讓我非常驚訝侗族大歌這個珍貴的世界民族遺産。侗族大歌已經在2009年正式被列入世界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的項目。侗族人生活種種都可以以歌對應,學習知識、交流情感、訴説愛情,甚至在生老病死的人生過程裏,侗族人都會唱著歌對應。侗族大歌之所以會變成世界重要非物質文化遺産,其中有一個原因是很重要的,是因為它常採用的復調式的多聲部合音、三人以上高低音合唱,是在亞洲最早有如此合唱的發現。

  這首《你還在我歌裏》,是從電影裏頭一首侗族男女訴情時會唱的情歌《想你了》發展而來。《想你了》歌中的意思很簡單,是一個女性對心愛的男性的訴情之歌,我試著用接近《想你了》歌中的口吻去展開創作,《你還在我歌裏》是一個用一生紀念一段愛情的感嘆。

  終於我已可以從每個季節想你

  青春的昏黃的恣意沉靜

  終於天也有心讓我以全部生命

  像呼吸像氣息守護著你

  飛在風中的雲知道去留原因

  三千的弱水裏知音何處可遇

  在你從前歌曲一生的訴説不盡

  無數的晨昏裏不擁抱卻已屬於

  鈴聲隨風老去人影也朦朧成音

  你還在我歌裏不曾遠離

  寫這首歌時我想著,情歌描述的愛情大都是在青春時,中年後對於愛情應該是怎樣的心態?當我們老了,愛還在心中,無論相守與否,惦記著對方、也惦記曾經有過的美好。

  在侗族有“飯養身、歌養心”的説法,縱然人已老去,甚至人已經不在了,只要歌還在,這份情感就不會遠離。我寫這首歌,最重要是想要表達一個中年之後的對於愛的説法。非常感謝萬芳,她演繹得太好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你還在我歌裏》:仿佛是一次天意的促使

2017年9月14日 08:23 來源:《上海電視》週刊

  創作常常是被某種因緣給安排的,最近發表了一首歌,對於已經與音樂産業漸行漸遠的我來説,仿佛是一次天意的促使。《你還在我歌裏》,在不緩不急的時光裏完成,也面對人群。

  緣起于兩年多前,巧遇電影導演醜醜,她正計劃要拍攝跟她家鄉侗族有關的一個愛情故事電影,我被故事裏那對男女一輩子永遠相伴的感情所感動,決定為電影創作主題曲,因此寫了這首歌。也因為與醜醜的相遇,科普了許多關於侗族大歌的基本知識,讓我非常驚訝侗族大歌這個珍貴的世界民族遺産。侗族大歌已經在2009年正式被列入世界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的項目。侗族人生活種種都可以以歌對應,學習知識、交流情感、訴説愛情,甚至在生老病死的人生過程裏,侗族人都會唱著歌對應。侗族大歌之所以會變成世界重要非物質文化遺産,其中有一個原因是很重要的,是因為它常採用的復調式的多聲部合音、三人以上高低音合唱,是在亞洲最早有如此合唱的發現。

  這首《你還在我歌裏》,是從電影裏頭一首侗族男女訴情時會唱的情歌《想你了》發展而來。《想你了》歌中的意思很簡單,是一個女性對心愛的男性的訴情之歌,我試著用接近《想你了》歌中的口吻去展開創作,《你還在我歌裏》是一個用一生紀念一段愛情的感嘆。

  終於我已可以從每個季節想你

  青春的昏黃的恣意沉靜

  終於天也有心讓我以全部生命

  像呼吸像氣息守護著你

  飛在風中的雲知道去留原因

  三千的弱水裏知音何處可遇

  在你從前歌曲一生的訴説不盡

  無數的晨昏裏不擁抱卻已屬於

  鈴聲隨風老去人影也朦朧成音

  你還在我歌裏不曾遠離

  寫這首歌時我想著,情歌描述的愛情大都是在青春時,中年後對於愛情應該是怎樣的心態?當我們老了,愛還在心中,無論相守與否,惦記著對方、也惦記曾經有過的美好。

  在侗族有“飯養身、歌養心”的説法,縱然人已老去,甚至人已經不在了,只要歌還在,這份情感就不會遠離。我寫這首歌,最重要是想要表達一個中年之後的對於愛的説法。非常感謝萬芳,她演繹得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