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爭論白百何不如關注陳羽凡

2017-4-21 10:57:35

來源:《上海電視》週刊 作者:韓浩月 選稿:王一茗

  在白百何被曝“出軌”四天之後,陳羽凡在微博發表視頻回應,稱已與白百何在2015年協議離婚,並同時宣佈,為了更好地陪伴家人和孩子,將無限期退出娛樂圈。在承認婚姻解體之後,“羽泉組合”也面臨解體危機。

  對比陳羽凡的微博聲明,他此前在朋友圈所發佈的“毀我者莫倡狂,毀我家者必讓你亡!你不知道怎麼做男人,我就好好教教你”,似更能傳遞出他對此事的第一反應和真實心態。微博是公眾平臺,因此陳羽凡在微博上的表態,可以視為一名公眾人物的正式言論。只有正式言論,才對事件有一錘定音的效果。

  按照陳羽凡的説法,既然他與白百何在2015年就已經離婚,白百何在泰國被拍的視頻與圖片,就不存在“出軌”一説,而是“自由戀愛”。但不少吃瓜群眾並不認為指責白百何“出軌”有錯,而是覺得白百何隱瞞婚姻解體事實、在公眾平臺上秀恩愛、賺取良好形象以及廣告費等,是種“欺騙”行為。

  那麼問題來了,網民在不明白“全部真相”的前提下,批評白百何對婚姻不忠有錯嗎?白百何為孩子的成長考慮隱瞞離婚事件,這個理由足以支撐她對公眾“撒謊”行為成立嗎?……其實這些都是尋找不到正確答案的無解問題,整個事件所牽扯到的有關隱私、有關誠實等問題,也都是在當下社會中讓所有人都感到焦慮的焦點話題。只不過,這一次陳羽凡與白百何承擔了被放在輿論之火上烤的責任。

  公眾人物得到了遠超于普通人的關注與利益,就要相應犧牲部分權利、承擔更多的責任與義務——這已成為輿論對明星提出高要求的基礎理論。無論事態失控到什麼地步,無論事情涉及到哪些明星(比如王菲與李亞鵬、張柏芝與謝霆鋒等),只要拿出這個“基礎理論”,圍觀者都能找到開解的出口。從平等的角度看,明星隱私權的讓渡不是無邊界的。但從“知名度越高,責任越重”的角度看,圍觀者希望公眾人物能樹立榜樣,這也無可指摘。

  保護好自己的隱私,讓隱私盡可能局限于極其私人的領域,不對社會固有良俗觀念造成衝擊,這是明星應該高度重視的事情,因為一旦私事被推送到公眾領域,就已經不再是私事,而成為人們評價與衡量世態與人心的一個工具。陳羽凡和白百何已經夠努力地保護自己的隱私了,在兩年多的時間裏,離婚事件不為外界所知就是很好的證明。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尤其是狗仔這個職業擁有了更多的“正當性”的時候,離婚隱私被戳破是早晚的事情。以離婚為核心,輿論會捆綁上諸多的評判點,公眾人物的離婚便不再是簡單的離婚,爆炸式的觀點紛爭,也無法再用一兩條合適的規則去界定,只能任由熱點散去,讓時間去平息。

  爭論白百何在泰國被拍到的視頻與圖片已無意義。比白百何事件更值得關注的是陳羽凡的退出娛樂圈。這是一個無奈的決定,也是一個出乎人意料的決定,陳羽凡的做法有著一定的意氣成分,促使他做出這個聲明的動力,很可能源自他內心的某種犧牲精神。退出娛樂圈,意味著失去作為明星的諸多光環,假以時日,就會被人們所淡忘,陳羽凡因此所獲得的時間與空間,包括精神與生活方面的自由度,確實能夠保障他所説的“更好地陪伴家人和孩子”……這種行為軌跡所折射的心態,是東方式“救贖與犧牲”精神的體現。好萊塢明星很少因感情事件退出娛樂圈,因為在西方文化裏,更多會把感情事件歸類于私人領域,明星會因此背負一些個人困惑,但並不會把退出娛樂圈當成一種“自我懲罰”。

  麥當娜與西恩‧潘,本‧阿弗萊克與詹妮弗‧洛佩茲,湯姆‧克魯斯與妮可‧基德曼,馬特‧達蒙與薇諾娜‧賴德……這些好萊塢明星的離婚事件都曾沸沸颺颺,裏面牽扯到的狗血情節一點兒也不少,但卻並沒有當事人或者受其影響者離開自己的事業。“明星似乎天生有離婚和分手的特權”,有人如此評價。天下每天發生的離婚與情變事件數不勝數,如果把明星離婚當成普通事件看待,他們的婚姻與感情,也沒有太多值得關注的地方。人們關注的,只不過是附加於他們身上的光環、名聲與財富罷了。

  感覺陳羽凡的退出娛樂圈,屬於“躺槍”。好在他所説的“無期限”,並不是永久退出娛樂圈。象徵性地退出幾年,等待孩子長大一些就得了。沒必要用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更何況,在當事雙方看來,彼此都沒什麼錯誤。

上一篇稿件

爭論白百何不如關注陳羽凡

2017年4月21日 10:57 來源:《上海電視》週刊

  在白百何被曝“出軌”四天之後,陳羽凡在微博發表視頻回應,稱已與白百何在2015年協議離婚,並同時宣佈,為了更好地陪伴家人和孩子,將無限期退出娛樂圈。在承認婚姻解體之後,“羽泉組合”也面臨解體危機。

  對比陳羽凡的微博聲明,他此前在朋友圈所發佈的“毀我者莫倡狂,毀我家者必讓你亡!你不知道怎麼做男人,我就好好教教你”,似更能傳遞出他對此事的第一反應和真實心態。微博是公眾平臺,因此陳羽凡在微博上的表態,可以視為一名公眾人物的正式言論。只有正式言論,才對事件有一錘定音的效果。

  按照陳羽凡的説法,既然他與白百何在2015年就已經離婚,白百何在泰國被拍的視頻與圖片,就不存在“出軌”一説,而是“自由戀愛”。但不少吃瓜群眾並不認為指責白百何“出軌”有錯,而是覺得白百何隱瞞婚姻解體事實、在公眾平臺上秀恩愛、賺取良好形象以及廣告費等,是種“欺騙”行為。

  那麼問題來了,網民在不明白“全部真相”的前提下,批評白百何對婚姻不忠有錯嗎?白百何為孩子的成長考慮隱瞞離婚事件,這個理由足以支撐她對公眾“撒謊”行為成立嗎?……其實這些都是尋找不到正確答案的無解問題,整個事件所牽扯到的有關隱私、有關誠實等問題,也都是在當下社會中讓所有人都感到焦慮的焦點話題。只不過,這一次陳羽凡與白百何承擔了被放在輿論之火上烤的責任。

  公眾人物得到了遠超于普通人的關注與利益,就要相應犧牲部分權利、承擔更多的責任與義務——這已成為輿論對明星提出高要求的基礎理論。無論事態失控到什麼地步,無論事情涉及到哪些明星(比如王菲與李亞鵬、張柏芝與謝霆鋒等),只要拿出這個“基礎理論”,圍觀者都能找到開解的出口。從平等的角度看,明星隱私權的讓渡不是無邊界的。但從“知名度越高,責任越重”的角度看,圍觀者希望公眾人物能樹立榜樣,這也無可指摘。

  保護好自己的隱私,讓隱私盡可能局限于極其私人的領域,不對社會固有良俗觀念造成衝擊,這是明星應該高度重視的事情,因為一旦私事被推送到公眾領域,就已經不再是私事,而成為人們評價與衡量世態與人心的一個工具。陳羽凡和白百何已經夠努力地保護自己的隱私了,在兩年多的時間裏,離婚事件不為外界所知就是很好的證明。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尤其是狗仔這個職業擁有了更多的“正當性”的時候,離婚隱私被戳破是早晚的事情。以離婚為核心,輿論會捆綁上諸多的評判點,公眾人物的離婚便不再是簡單的離婚,爆炸式的觀點紛爭,也無法再用一兩條合適的規則去界定,只能任由熱點散去,讓時間去平息。

  爭論白百何在泰國被拍到的視頻與圖片已無意義。比白百何事件更值得關注的是陳羽凡的退出娛樂圈。這是一個無奈的決定,也是一個出乎人意料的決定,陳羽凡的做法有著一定的意氣成分,促使他做出這個聲明的動力,很可能源自他內心的某種犧牲精神。退出娛樂圈,意味著失去作為明星的諸多光環,假以時日,就會被人們所淡忘,陳羽凡因此所獲得的時間與空間,包括精神與生活方面的自由度,確實能夠保障他所説的“更好地陪伴家人和孩子”……這種行為軌跡所折射的心態,是東方式“救贖與犧牲”精神的體現。好萊塢明星很少因感情事件退出娛樂圈,因為在西方文化裏,更多會把感情事件歸類于私人領域,明星會因此背負一些個人困惑,但並不會把退出娛樂圈當成一種“自我懲罰”。

  麥當娜與西恩‧潘,本‧阿弗萊克與詹妮弗‧洛佩茲,湯姆‧克魯斯與妮可‧基德曼,馬特‧達蒙與薇諾娜‧賴德……這些好萊塢明星的離婚事件都曾沸沸颺颺,裏面牽扯到的狗血情節一點兒也不少,但卻並沒有當事人或者受其影響者離開自己的事業。“明星似乎天生有離婚和分手的特權”,有人如此評價。天下每天發生的離婚與情變事件數不勝數,如果把明星離婚當成普通事件看待,他們的婚姻與感情,也沒有太多值得關注的地方。人們關注的,只不過是附加於他們身上的光環、名聲與財富罷了。

  感覺陳羽凡的退出娛樂圈,屬於“躺槍”。好在他所説的“無期限”,並不是永久退出娛樂圈。象徵性地退出幾年,等待孩子長大一些就得了。沒必要用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更何況,在當事雙方看來,彼此都沒什麼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