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好兒好女好家園》:為何能讓老百姓點讚?

2019-10-8 10:19:38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倫兵 田婉婷 選稿:王一茗

    東方網10月8日消息:“十一”期間,眾多優秀的主旋律藝術作品出現在活動中、舞臺上、銀幕裏,不僅豐富了咱老百姓的假期文化生活,也增強了廣大文藝工作者主旋律創作的信心。文藝到底為誰創作,如何創作,如何讓老百姓喜歡,在這個七天的假期裏,或許每一位文藝工作者都有了明確的答案。

    國慶沸騰的廣場大聯歡讓每個中國人心中盪漾著滿滿的自豪感和幸福感,也讓人們記住了由宋小明作詞、王黎光作曲的歌曲《好兒好女好家園》。事實上,除了大合唱版《好兒好女好家園》之外,這首歌的“獨唱版”此前已經火遍網路,特別是軍旅歌唱家阿魯阿卓極具濃郁民族風與時尚感的版本更是廣受網友點讚和喜歡。這首歌的主創在國慶期間接受採訪時表示,希望以後有更多的年輕人去傳唱這首既有民族風情色彩又帶有時尚化以及世界音樂元素的歌曲。

    有生活唱的都是身邊事

    據宋小明介紹,本次國慶聯歡執行總導演甲丁委約他創作一首歌曲。“《好兒好女好家園》不是特別概念化,説的都是自己的事兒,寫起來很容易動情,在歌詞上也比較樸實,抒發起來比較由衷”。隨後,甲丁在宋小明原稿基礎上進行了一番修改,豐富了很多的內容。

    好詞好曲才是好搭檔,宋小明對於作曲家王黎光的譜曲很是讚賞,“他沒有按照常規譜曲,一般情況下到副歌部分會到高潮。王黎光抓住了‘山那邊水那邊,生我養我大河山’‘天這邊地這邊,風光獨好大畫卷’在中段進行反覆歌咏,這種寫法出人意料。風格上一開始就是一首節奏歡快的歌曲,後來加進了少數民族的元素,旋律上有西南少數民歌的味道,同時也融入了電子音樂以及世界音樂的風格,在民族音樂的基礎上加以時尚化,音樂上加分不少。”

    有新意謳歌新時代也要時尚化

    在國慶大聯歡現場,在領唱、合唱、伴唱的形式中加上電子音樂和世界音樂的特點,使得這首歌曲顯得生活化、時尚化、年輕化。作為詞作者,宋小明表示,在進行群眾歌咏的基礎上,希望它的受眾面更加年輕化,而年輕歌唱家阿魯阿卓的演唱則是近乎完美地闡釋了這首歌的風貌和韻味。

    對於作曲家王黎光來説,光聽這首歌的歌名就讓他動心,“面對新時代,我們寫什麼樣的作品能夠謳歌新時代、謳歌人民群眾、謳歌新時代的中國人民。”

    用什麼去表達我們生活中的快樂和幸福呢?王黎光認為:“從形式上,一要很有動感,二要適合人民群眾的喜聞樂見和審美情趣。此外,還要節奏明快,要有快樂幸福的音樂語匯,這是這首歌的核心點。在音樂上,既有寬闊寬廣的長線條旋律,表現了青山綠水的形象;又有節奏感的愉悅,表達了當下人們的心理;既有少數民族的音樂元素,體現了我們這個多民族大家庭的所有人感受幸福生活的喜悅心情。”

    有人緣好作品得大家唱

    對於“獨唱版”的評價,王黎光表示,阿魯阿卓是一個非常有駕馭能力的歌手,而且她的特色和特點不僅僅是具有民族化,她的演唱方式本身就與生俱來地帶著人民群眾的喜聞樂見的特質。

    王黎光表示,我們的藝術要為誰服務這個目的要搞清楚,既然大家喜歡聽,那就應該大家唱,就應該大家能唱,這樣才是好作品。國慶廣場聯歡現場群眾的大合唱體現了這首歌的群眾性,阿魯阿卓又從藝術性上引領了廣大群眾按照一個標準去學習、去歌唱。

    阿魯阿卓説,當初作曲家王黎光將這首歌的詞譜發給她,先是告訴她這首歌的演唱特點和演繹方式,然後就讓她自由發揮了,“這首歌雖然有著強烈的民族風格,但又非常時尚,融入了電子音樂和世界音樂的元素,同時也有少數民族原生態藝術的展現。在我的演唱版本裏邊,更多地運用少數民族的聲音,高音處已經到了B調,我就用少數民族歌手特有的熱情與激情唱出最真實的感受。”(記者 倫兵 田婉婷)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好兒好女好家園》:為何能讓老百姓點讚?

2019年10月8日 10:19 來源:北京青年報

    東方網10月8日消息:“十一”期間,眾多優秀的主旋律藝術作品出現在活動中、舞臺上、銀幕裏,不僅豐富了咱老百姓的假期文化生活,也增強了廣大文藝工作者主旋律創作的信心。文藝到底為誰創作,如何創作,如何讓老百姓喜歡,在這個七天的假期裏,或許每一位文藝工作者都有了明確的答案。

    國慶沸騰的廣場大聯歡讓每個中國人心中盪漾著滿滿的自豪感和幸福感,也讓人們記住了由宋小明作詞、王黎光作曲的歌曲《好兒好女好家園》。事實上,除了大合唱版《好兒好女好家園》之外,這首歌的“獨唱版”此前已經火遍網路,特別是軍旅歌唱家阿魯阿卓極具濃郁民族風與時尚感的版本更是廣受網友點讚和喜歡。這首歌的主創在國慶期間接受採訪時表示,希望以後有更多的年輕人去傳唱這首既有民族風情色彩又帶有時尚化以及世界音樂元素的歌曲。

    有生活唱的都是身邊事

    據宋小明介紹,本次國慶聯歡執行總導演甲丁委約他創作一首歌曲。“《好兒好女好家園》不是特別概念化,説的都是自己的事兒,寫起來很容易動情,在歌詞上也比較樸實,抒發起來比較由衷”。隨後,甲丁在宋小明原稿基礎上進行了一番修改,豐富了很多的內容。

    好詞好曲才是好搭檔,宋小明對於作曲家王黎光的譜曲很是讚賞,“他沒有按照常規譜曲,一般情況下到副歌部分會到高潮。王黎光抓住了‘山那邊水那邊,生我養我大河山’‘天這邊地這邊,風光獨好大畫卷’在中段進行反覆歌咏,這種寫法出人意料。風格上一開始就是一首節奏歡快的歌曲,後來加進了少數民族的元素,旋律上有西南少數民歌的味道,同時也融入了電子音樂以及世界音樂的風格,在民族音樂的基礎上加以時尚化,音樂上加分不少。”

    有新意謳歌新時代也要時尚化

    在國慶大聯歡現場,在領唱、合唱、伴唱的形式中加上電子音樂和世界音樂的特點,使得這首歌曲顯得生活化、時尚化、年輕化。作為詞作者,宋小明表示,在進行群眾歌咏的基礎上,希望它的受眾面更加年輕化,而年輕歌唱家阿魯阿卓的演唱則是近乎完美地闡釋了這首歌的風貌和韻味。

    對於作曲家王黎光來説,光聽這首歌的歌名就讓他動心,“面對新時代,我們寫什麼樣的作品能夠謳歌新時代、謳歌人民群眾、謳歌新時代的中國人民。”

    用什麼去表達我們生活中的快樂和幸福呢?王黎光認為:“從形式上,一要很有動感,二要適合人民群眾的喜聞樂見和審美情趣。此外,還要節奏明快,要有快樂幸福的音樂語匯,這是這首歌的核心點。在音樂上,既有寬闊寬廣的長線條旋律,表現了青山綠水的形象;又有節奏感的愉悅,表達了當下人們的心理;既有少數民族的音樂元素,體現了我們這個多民族大家庭的所有人感受幸福生活的喜悅心情。”

    有人緣好作品得大家唱

    對於“獨唱版”的評價,王黎光表示,阿魯阿卓是一個非常有駕馭能力的歌手,而且她的特色和特點不僅僅是具有民族化,她的演唱方式本身就與生俱來地帶著人民群眾的喜聞樂見的特質。

    王黎光表示,我們的藝術要為誰服務這個目的要搞清楚,既然大家喜歡聽,那就應該大家唱,就應該大家能唱,這樣才是好作品。國慶廣場聯歡現場群眾的大合唱體現了這首歌的群眾性,阿魯阿卓又從藝術性上引領了廣大群眾按照一個標準去學習、去歌唱。

    阿魯阿卓説,當初作曲家王黎光將這首歌的詞譜發給她,先是告訴她這首歌的演唱特點和演繹方式,然後就讓她自由發揮了,“這首歌雖然有著強烈的民族風格,但又非常時尚,融入了電子音樂和世界音樂的元素,同時也有少數民族原生態藝術的展現。在我的演唱版本裏邊,更多地運用少數民族的聲音,高音處已經到了B調,我就用少數民族歌手特有的熱情與激情唱出最真實的感受。”(記者 倫兵 田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