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我愛你,中國》引發大合唱

2019-10-10 09:39:24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徐顥哲 選稿:顧爽

    原標題:加演《我愛你,中國》引發大合唱

    


    王小京 攝

    一襲銀白色晚禮服,一頭金髮,一曲多尼采蒂歌劇《拉美莫爾的露琪亞》中露琪亞的咏嘆調《寂靜籠罩著》……9日晚,第二十二屆北京國際音樂節(BMF)開幕音樂會在國家大劇院隆重上演,一位唱片裏的大腕兒的出現,瞬間將舞臺點燃——73歲的捷克傳奇花腔女高音埃迪塔‧格魯貝羅娃,與指揮家彼得‧瓦倫維托克執棒下的中國愛樂樂團合作,演繹了多尼采蒂、羅西尼、馬斯卡尼、貝裏尼、威爾第等作曲家的經典作品。

    唱了52年,依然是“最佳狀態”,時間仿佛靜止,一切恍如昨日。在本場演出之前,格魯貝羅娃曾笑著告訴記者一個“秘密”——她多年的職業生涯有一個規律,每次巡演的第三場演出是自己狀態最好的時候,這次巡演第三場恰恰就是此次演出。每曲唱罷,現場此起彼伏的“bravo”聲和經久不息的掌聲,證明了格魯貝羅娃並沒有誇口。初次和中國愛樂樂團合作,格魯貝羅娃不吝讚美之詞,“很多歐洲的交響樂團演奏中規中矩,因為他們並不覺得演出的歌劇曲目有多特別,但中國愛樂樂團真的是在用心演奏,給出的反饋特別精準。”

    格魯貝羅娃被認為是露琪亞的最佳詮釋者之一,她以輕巧靈活的聲線和嫺熟精湛的花腔著稱。她曾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演唱過48個角色,其中《拉美莫爾的露琪亞》中露琪亞一角就演了88場,今年2月,她在布達佩斯最後一次演唱了《拉美莫爾的露琪亞》,創造了歌劇舞臺上飾演露琪亞年紀最大藝術家的紀錄。

    此次音樂會,除了獻唱《拉美莫爾的露琪亞》選段,羅西尼歌劇《塞維利亞的理髮師》的經典選段《美妙的歌聲隨風盪漾》同樣具有紀念意義,1968年格魯貝羅娃首次亮相歌劇舞臺的作品便是《塞維利亞的理髮師》。音樂會下半場,《村女琳達》和《滕達的貝亞特裏切》的選段亦都是她的拿手好戲,“哦,這心靈的光芒”和“如果容許我立碑,那麼不必獻花”這兩首咏嘆調,充分展現她豐沛的情感表達、自如的氣息控制和行雲流水的花腔技巧。

    音樂會的高潮出現在尾聲,狀態極佳的格魯貝羅娃返場三次。第一次返場的她帶來的中國傳統民歌《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堪稱驚艷;第二次返場,她獻唱了小約翰‧施特勞斯的歌劇《蝙蝠》選段《笑之歌》;在如潮的掌聲中,第三次返場的她,唱起了中國歌曲《我愛你,中國》,引發了全場觀眾的大合唱。

    對北京樂迷而言,能在現場看到格魯貝羅娃這位唱片中令人景仰的大師,更像是一次美夢成真。音樂評論人許淥洋難掩心中激動:“在今天再看格魯貝羅娃這樣的藝術家演出,已經不僅僅是聆聽優美的音樂,更是從她的歌聲中分享二十世紀那個大師雲集的偉大時代,格魯貝羅娃可能已經不在她本人的藝術巔峰時期,但當觀眾見到她出現在舞臺上時,是向一個奇跡致敬,向自己癡迷的古典音樂致敬。”

    幕後

    73歲美聲依舊,她除了靠天賦還靠什麼?

    從“歐洲夜鶯”到“藝術奇跡”,格魯貝羅娃活躍在世界音樂舞臺上長達半個多世紀。

    事實上,去年格魯貝羅娃已經宣佈了要在2019年終止自己的演唱生涯。今年2月,她在布達佩斯最後一次演唱了《拉美莫爾的露琪亞》,創造了歌劇舞臺上飾演露琪亞年紀最大藝術家的紀錄。今年3月份,她在德國慕尼黑用《羅伯特‧德弗羅》做告別演出,現場觀眾掌聲雷動,謝幕時間長達50分鐘。

    格魯貝羅娃已經在舞臺上唱了52年,在不少人看來是個奇跡。演出前的媒體見面會上,在被問到如何在73歲高齡保持這樣的好狀態時,格魯貝羅娃先是和記者開了個玩笑:“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年齡的?”隨後,她聳聳肩攤開手説:“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上帝賜予我的天賦,我相信,就是這個原因。”

    話鋒一轉,格魯貝羅娃嚴肅地透露了自己保持狀態的秘訣:平時不抽煙,不喝酒,生活方式很健康,非常小心地保護嗓子。此次來京演出,在吃的方面格魯貝羅娃形容自己“像是回家了”。本身就酷愛中餐的她表示,中國的食物比歐洲更健康,歐洲的食物因為製作的方法導致含糖量、脂肪含量非常高,中餐的糖和脂肪含量都要比歐洲少得多。

    在演唱曲目的選擇方面,格魯貝羅娃非常謹慎,更難能可貴的是,她認為學習非常重要,“我在六十歲的時候還在跟一位聲樂老師學習,儘管他可能不是那麼出名,卻給了我很多啟發,如何在這樣的年齡保持一個很好的聲樂狀態。”談及自己當下的演唱水準,她的言語中透著驕傲:“你們已經聽到了,一般的女高音到了六十歲肯定已經退休了,我都七十多歲了還在唱,可見這個老師的方法一定是管用的。”

    格魯貝羅娃還提及了此次中國巡演的一段小插曲。中國的經紀公司邀請她去中國演唱,英文的“演唱”和“觀光”的發音很像,於是,她在郵件中回復經紀公司:“對不起,我已經退休了,我會去中國旅遊,但不能去唱歌了。”不過,很快她又接到了中國經紀公司的郵件:“不行,您一定要來,因為我們需要您來。”

    答應來中國演出,格魯貝羅娃卻不得不面對一個尷尬的事實——今年8月和9月她在西班牙度假,因為天氣炎熱,聲音並不在最佳狀態。她直言:“為了此次中國之行,度假過程中我每天還要進行一定程度的訓練,既然我答應到中國,就一定要保持最好的狀態,展現黃金時代的演唱水準。”至於會不會再來中國演出,她的回答也很坦率,“我不會這麼快就做決定,因為這對我來説是很遙遠的事情,要考慮時差、食物、氣候等因素。”

    在歌劇舞臺上唱了一輩子,格魯貝羅娃能唱的角色基本都已經完成。不過,也有她想唱而不得的角色——捷克作曲家亞納切克代表作《耶奴發》中的女主角耶奴發。“我每次聽這部戲的時候,都會感動流眼淚,但因為不是我的音域,同時角色戲劇性太強,樂團也太重了,所以沒辦法唱,對我來説,這只能是在夢中演繹的角色。”對熟悉北京國際音樂節的觀眾來説,亞納切克的名字並不陌生,2017年和2018年的北京國際音樂節連續上演了他的浸沒式歌劇《狡猾的小狐狸》以及音樂劇《消失人的日記》。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我愛你,中國》引發大合唱

2019年10月10日 09:39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加演《我愛你,中國》引發大合唱

    


    王小京 攝

    一襲銀白色晚禮服,一頭金髮,一曲多尼采蒂歌劇《拉美莫爾的露琪亞》中露琪亞的咏嘆調《寂靜籠罩著》……9日晚,第二十二屆北京國際音樂節(BMF)開幕音樂會在國家大劇院隆重上演,一位唱片裏的大腕兒的出現,瞬間將舞臺點燃——73歲的捷克傳奇花腔女高音埃迪塔‧格魯貝羅娃,與指揮家彼得‧瓦倫維托克執棒下的中國愛樂樂團合作,演繹了多尼采蒂、羅西尼、馬斯卡尼、貝裏尼、威爾第等作曲家的經典作品。

    唱了52年,依然是“最佳狀態”,時間仿佛靜止,一切恍如昨日。在本場演出之前,格魯貝羅娃曾笑著告訴記者一個“秘密”——她多年的職業生涯有一個規律,每次巡演的第三場演出是自己狀態最好的時候,這次巡演第三場恰恰就是此次演出。每曲唱罷,現場此起彼伏的“bravo”聲和經久不息的掌聲,證明了格魯貝羅娃並沒有誇口。初次和中國愛樂樂團合作,格魯貝羅娃不吝讚美之詞,“很多歐洲的交響樂團演奏中規中矩,因為他們並不覺得演出的歌劇曲目有多特別,但中國愛樂樂團真的是在用心演奏,給出的反饋特別精準。”

    格魯貝羅娃被認為是露琪亞的最佳詮釋者之一,她以輕巧靈活的聲線和嫺熟精湛的花腔著稱。她曾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演唱過48個角色,其中《拉美莫爾的露琪亞》中露琪亞一角就演了88場,今年2月,她在布達佩斯最後一次演唱了《拉美莫爾的露琪亞》,創造了歌劇舞臺上飾演露琪亞年紀最大藝術家的紀錄。

    此次音樂會,除了獻唱《拉美莫爾的露琪亞》選段,羅西尼歌劇《塞維利亞的理髮師》的經典選段《美妙的歌聲隨風盪漾》同樣具有紀念意義,1968年格魯貝羅娃首次亮相歌劇舞臺的作品便是《塞維利亞的理髮師》。音樂會下半場,《村女琳達》和《滕達的貝亞特裏切》的選段亦都是她的拿手好戲,“哦,這心靈的光芒”和“如果容許我立碑,那麼不必獻花”這兩首咏嘆調,充分展現她豐沛的情感表達、自如的氣息控制和行雲流水的花腔技巧。

    音樂會的高潮出現在尾聲,狀態極佳的格魯貝羅娃返場三次。第一次返場的她帶來的中國傳統民歌《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堪稱驚艷;第二次返場,她獻唱了小約翰‧施特勞斯的歌劇《蝙蝠》選段《笑之歌》;在如潮的掌聲中,第三次返場的她,唱起了中國歌曲《我愛你,中國》,引發了全場觀眾的大合唱。

    對北京樂迷而言,能在現場看到格魯貝羅娃這位唱片中令人景仰的大師,更像是一次美夢成真。音樂評論人許淥洋難掩心中激動:“在今天再看格魯貝羅娃這樣的藝術家演出,已經不僅僅是聆聽優美的音樂,更是從她的歌聲中分享二十世紀那個大師雲集的偉大時代,格魯貝羅娃可能已經不在她本人的藝術巔峰時期,但當觀眾見到她出現在舞臺上時,是向一個奇跡致敬,向自己癡迷的古典音樂致敬。”

    幕後

    73歲美聲依舊,她除了靠天賦還靠什麼?

    從“歐洲夜鶯”到“藝術奇跡”,格魯貝羅娃活躍在世界音樂舞臺上長達半個多世紀。

    事實上,去年格魯貝羅娃已經宣佈了要在2019年終止自己的演唱生涯。今年2月,她在布達佩斯最後一次演唱了《拉美莫爾的露琪亞》,創造了歌劇舞臺上飾演露琪亞年紀最大藝術家的紀錄。今年3月份,她在德國慕尼黑用《羅伯特‧德弗羅》做告別演出,現場觀眾掌聲雷動,謝幕時間長達50分鐘。

    格魯貝羅娃已經在舞臺上唱了52年,在不少人看來是個奇跡。演出前的媒體見面會上,在被問到如何在73歲高齡保持這樣的好狀態時,格魯貝羅娃先是和記者開了個玩笑:“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年齡的?”隨後,她聳聳肩攤開手説:“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上帝賜予我的天賦,我相信,就是這個原因。”

    話鋒一轉,格魯貝羅娃嚴肅地透露了自己保持狀態的秘訣:平時不抽煙,不喝酒,生活方式很健康,非常小心地保護嗓子。此次來京演出,在吃的方面格魯貝羅娃形容自己“像是回家了”。本身就酷愛中餐的她表示,中國的食物比歐洲更健康,歐洲的食物因為製作的方法導致含糖量、脂肪含量非常高,中餐的糖和脂肪含量都要比歐洲少得多。

    在演唱曲目的選擇方面,格魯貝羅娃非常謹慎,更難能可貴的是,她認為學習非常重要,“我在六十歲的時候還在跟一位聲樂老師學習,儘管他可能不是那麼出名,卻給了我很多啟發,如何在這樣的年齡保持一個很好的聲樂狀態。”談及自己當下的演唱水準,她的言語中透著驕傲:“你們已經聽到了,一般的女高音到了六十歲肯定已經退休了,我都七十多歲了還在唱,可見這個老師的方法一定是管用的。”

    格魯貝羅娃還提及了此次中國巡演的一段小插曲。中國的經紀公司邀請她去中國演唱,英文的“演唱”和“觀光”的發音很像,於是,她在郵件中回復經紀公司:“對不起,我已經退休了,我會去中國旅遊,但不能去唱歌了。”不過,很快她又接到了中國經紀公司的郵件:“不行,您一定要來,因為我們需要您來。”

    答應來中國演出,格魯貝羅娃卻不得不面對一個尷尬的事實——今年8月和9月她在西班牙度假,因為天氣炎熱,聲音並不在最佳狀態。她直言:“為了此次中國之行,度假過程中我每天還要進行一定程度的訓練,既然我答應到中國,就一定要保持最好的狀態,展現黃金時代的演唱水準。”至於會不會再來中國演出,她的回答也很坦率,“我不會這麼快就做決定,因為這對我來説是很遙遠的事情,要考慮時差、食物、氣候等因素。”

    在歌劇舞臺上唱了一輩子,格魯貝羅娃能唱的角色基本都已經完成。不過,也有她想唱而不得的角色——捷克作曲家亞納切克代表作《耶奴發》中的女主角耶奴發。“我每次聽這部戲的時候,都會感動流眼淚,但因為不是我的音域,同時角色戲劇性太強,樂團也太重了,所以沒辦法唱,對我來説,這只能是在夢中演繹的角色。”對熟悉北京國際音樂節的觀眾來説,亞納切克的名字並不陌生,2017年和2018年的北京國際音樂節連續上演了他的浸沒式歌劇《狡猾的小狐狸》以及音樂劇《消失人的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