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流浪地球》C位,國産科幻“出道”

2019-2-11 06:23:38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袁雲兒 選稿:王一茗

《流浪地球》劇照,吳京飾演航太員劉培強,屈楚蕭飾演其子劉啟。

八部影片,六天時間,57.8億元總票房(截至2月10日22時數據)。

  東方網2月11日消息:昨晚,2019年春節檔落下帷幕,既有亮點,又有遺憾。《流浪地球》成為整個檔期內的“C位”影片,被觀眾譽為國産科幻片的里程碑製作;看電影作為春節新民俗熱度依舊不減,一些受歡迎的大片一票難求;周星馳、成龍等老牌明星跌落神壇,票房和口碑均讓人失望……經歷了春節檔大戰後,不少業內人士預測,中國電影産業或將進入調整鞏固階段。

  欣喜

  《流浪地球》開啟國産科幻元年

  春節檔大戰打響前,《流浪地球》的預售票房在八部同檔期影片中僅排名第四,不及前三部喜劇片,該片甚至一度被認為“不太適合春節檔電影氛圍”。誰能想到,春節檔鳴鑼72小時之後,伴隨著“遠遠超出預期”“中國終於有了自己的科幻片”“看哭了”等難掩激動的網友評價,該片便攀升至票房榜第一位,從此之後,冠軍地位便再難以被撼動。截至10日晚10點,根據貓眼專業版的統計,該片總票房已達20.02億元,最終票房可能高達51.47億元。

  《流浪地球》的成功遠不止商業成績這一方面,更在於其對中國科幻片創作的突破性意義。“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中國科幻片的里程碑”“用四年時間重建中國科幻片的信心”……該片在春節期間引發的廣泛熱議,讓該片成為2019年第一部現象級大片。

  “《流浪地球》是一部讓中國從電影大國向電影強國轉型升級的代表性作品。”中國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指出,該片用世界級的高科技視聽手段,講述人類性故事,傳遞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題旨。“這部電影能有今天,是我們國家科幻想像力、電影工業體系及其技術水準合力形成的一個結果,是中國電影工業化和中國電影工業美學的勝利。”

  在該片推動下,未來一兩年可能會掀起一陣國産科幻片熱潮。影評人韓浩月表示,國産科幻可從《流浪地球》中獲得大量可借鑒、可複製的經驗。“以前咱們都是‘土味兒科幻’,今後可以把格局打開,營造宏大的史詩效果;第二,在腦洞大開的基礎上,要將創意和技術結合,用更好的製作落實;第三,創作過程中步子可以再大一些,比如《流浪地球》裏出現了國內大城市的災難鏡頭,這是以前的影片從來沒有過的畫面,給人的感受震撼而逼真。”

  遺憾

  周星馳、成龍喪失吸引力

  相比《流浪地球》的獨領風騷,春節檔其他幾部影片的表現則有些一言難盡。

  合格但不及預期,或許能概括《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新喜劇之王》這三部喜劇片。在“瘋狂”系列最終章《瘋狂的外星人》裏,寧浩放棄了他最擅長的多線敘事,一心一意讓黃渤和沈騰逗樂觀眾,效果雖説還不錯,但充滿硬傷的邏輯、毫無成長的人物和平庸的鏡頭語言卻讓該片成為“瘋狂”系列墊底之作。該片曾得到霍爾果斯樂開花影業28億元的保底發行,但目前票房不足15億元,豆瓣評分也跌至6.5分。按照貓眼預測,該片總票房可能落在23億元左右,如果這樣,這次保底將以失敗告終。

  作為韓寒的第三部導演作品,《飛馳人生》此次加入了大量賽車元素,營造的熱血氣氛足夠動人,但在節奏、故事和人物上依舊暴露出不少缺點。《新喜劇之王》基本把二十年前的《喜劇之王》故事再講了一遍,不僅被網友吐槽“炒冷飯”“販賣情懷”,頻繁植入的廣告也被批評“缺乏誠意”。目前該片的豆瓣評分已低至5.8分。“這兩部作品作為春節檔影片可以看看,但都沒什麼驚喜,也談不上突破。”影評人周黎明説。

  相比這三部影片陷入的爭議,《神探蒲松齡》和《廉政風雲》可謂“撲得無聲無息”。《神探蒲松齡》被吐槽為成龍版“捉妖記”,片中蒲松齡探案的喜劇故事和聶小倩寧採臣的悲劇愛情完全割裂,連成龍的招牌動作戲份也沒了。《廉政風雲》則完全達不到此前爆款片《無雙》的水準,平庸無聊。

  “與其説是港片對觀眾徹底喪失吸引力,不如説現在的觀眾已經不分什麼港片、臺片,而是看故事是不是有吸引力,創意是不是奇特。《神探蒲松齡》是已經老化的古裝奇幻類型,《廉政風雲》聽名字感覺二十年前就已經看過,相比之下,觀眾肯定願意去看《流浪地球》。”韓浩月説,觀眾都渴望在電影裏看到全新的東西,不拿出一點看家本領肯定沒人買賬。

  期待

  結構優化成中國電影新主題

  與2018年春節檔57.38億元的總票房相比,今年春節檔略微超過去年。

  過高的電影票價,被認為是今年票房不及預期的主要原因。大年初一雖然創下了14.39億元的票房紀錄,但平均票價達到45.2元,同比去年39.1元的票價上漲了6.1元,而觀影人次同比去年還下降了4%。在饒曙光看來,國內電影票價一直偏貴,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觀眾觀影習慣的養成,“就春節檔而言,初一、初二一定程度上是剛需,票價貴一點,出於節日消費心理,觀眾也能接受,但到了初三、初四,短途旅遊、拜親訪友就會提上很多家庭的日程,看電影也就成為眾多選擇中的一項。”此外,節日期間幾部影片爆出的盜版網路資源,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票房增長。

  不少業內人士預測,2019年中國電影産業將迎來一個調整期。“中國電影經過多年高速發展,不可能一直保持這個發展速度,現在是時候通過結構性優化,實現更好、更健康的發展。”饒曙光説,提高電影産業的整體實力,將取代票房增長,成為中國電影新的主題。“我們的制度建設要跟進,比如電影版權保護;我們要培養多元化、差異化的觀眾;我們要建設更規範有序的市場環境……經過這一階段的調整和鞏固,我相信中國電影還會呈現出一個發展的新景觀。”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流浪地球》C位,國産科幻“出道”

2019年2月11日 06:23 來源:北京日報

《流浪地球》劇照,吳京飾演航太員劉培強,屈楚蕭飾演其子劉啟。

八部影片,六天時間,57.8億元總票房(截至2月10日22時數據)。

  東方網2月11日消息:昨晚,2019年春節檔落下帷幕,既有亮點,又有遺憾。《流浪地球》成為整個檔期內的“C位”影片,被觀眾譽為國産科幻片的里程碑製作;看電影作為春節新民俗熱度依舊不減,一些受歡迎的大片一票難求;周星馳、成龍等老牌明星跌落神壇,票房和口碑均讓人失望……經歷了春節檔大戰後,不少業內人士預測,中國電影産業或將進入調整鞏固階段。

  欣喜

  《流浪地球》開啟國産科幻元年

  春節檔大戰打響前,《流浪地球》的預售票房在八部同檔期影片中僅排名第四,不及前三部喜劇片,該片甚至一度被認為“不太適合春節檔電影氛圍”。誰能想到,春節檔鳴鑼72小時之後,伴隨著“遠遠超出預期”“中國終於有了自己的科幻片”“看哭了”等難掩激動的網友評價,該片便攀升至票房榜第一位,從此之後,冠軍地位便再難以被撼動。截至10日晚10點,根據貓眼專業版的統計,該片總票房已達20.02億元,最終票房可能高達51.47億元。

  《流浪地球》的成功遠不止商業成績這一方面,更在於其對中國科幻片創作的突破性意義。“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中國科幻片的里程碑”“用四年時間重建中國科幻片的信心”……該片在春節期間引發的廣泛熱議,讓該片成為2019年第一部現象級大片。

  “《流浪地球》是一部讓中國從電影大國向電影強國轉型升級的代表性作品。”中國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指出,該片用世界級的高科技視聽手段,講述人類性故事,傳遞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題旨。“這部電影能有今天,是我們國家科幻想像力、電影工業體系及其技術水準合力形成的一個結果,是中國電影工業化和中國電影工業美學的勝利。”

  在該片推動下,未來一兩年可能會掀起一陣國産科幻片熱潮。影評人韓浩月表示,國産科幻可從《流浪地球》中獲得大量可借鑒、可複製的經驗。“以前咱們都是‘土味兒科幻’,今後可以把格局打開,營造宏大的史詩效果;第二,在腦洞大開的基礎上,要將創意和技術結合,用更好的製作落實;第三,創作過程中步子可以再大一些,比如《流浪地球》裏出現了國內大城市的災難鏡頭,這是以前的影片從來沒有過的畫面,給人的感受震撼而逼真。”

  遺憾

  周星馳、成龍喪失吸引力

  相比《流浪地球》的獨領風騷,春節檔其他幾部影片的表現則有些一言難盡。

  合格但不及預期,或許能概括《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新喜劇之王》這三部喜劇片。在“瘋狂”系列最終章《瘋狂的外星人》裏,寧浩放棄了他最擅長的多線敘事,一心一意讓黃渤和沈騰逗樂觀眾,效果雖説還不錯,但充滿硬傷的邏輯、毫無成長的人物和平庸的鏡頭語言卻讓該片成為“瘋狂”系列墊底之作。該片曾得到霍爾果斯樂開花影業28億元的保底發行,但目前票房不足15億元,豆瓣評分也跌至6.5分。按照貓眼預測,該片總票房可能落在23億元左右,如果這樣,這次保底將以失敗告終。

  作為韓寒的第三部導演作品,《飛馳人生》此次加入了大量賽車元素,營造的熱血氣氛足夠動人,但在節奏、故事和人物上依舊暴露出不少缺點。《新喜劇之王》基本把二十年前的《喜劇之王》故事再講了一遍,不僅被網友吐槽“炒冷飯”“販賣情懷”,頻繁植入的廣告也被批評“缺乏誠意”。目前該片的豆瓣評分已低至5.8分。“這兩部作品作為春節檔影片可以看看,但都沒什麼驚喜,也談不上突破。”影評人周黎明説。

  相比這三部影片陷入的爭議,《神探蒲松齡》和《廉政風雲》可謂“撲得無聲無息”。《神探蒲松齡》被吐槽為成龍版“捉妖記”,片中蒲松齡探案的喜劇故事和聶小倩寧採臣的悲劇愛情完全割裂,連成龍的招牌動作戲份也沒了。《廉政風雲》則完全達不到此前爆款片《無雙》的水準,平庸無聊。

  “與其説是港片對觀眾徹底喪失吸引力,不如説現在的觀眾已經不分什麼港片、臺片,而是看故事是不是有吸引力,創意是不是奇特。《神探蒲松齡》是已經老化的古裝奇幻類型,《廉政風雲》聽名字感覺二十年前就已經看過,相比之下,觀眾肯定願意去看《流浪地球》。”韓浩月説,觀眾都渴望在電影裏看到全新的東西,不拿出一點看家本領肯定沒人買賬。

  期待

  結構優化成中國電影新主題

  與2018年春節檔57.38億元的總票房相比,今年春節檔略微超過去年。

  過高的電影票價,被認為是今年票房不及預期的主要原因。大年初一雖然創下了14.39億元的票房紀錄,但平均票價達到45.2元,同比去年39.1元的票價上漲了6.1元,而觀影人次同比去年還下降了4%。在饒曙光看來,國內電影票價一直偏貴,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觀眾觀影習慣的養成,“就春節檔而言,初一、初二一定程度上是剛需,票價貴一點,出於節日消費心理,觀眾也能接受,但到了初三、初四,短途旅遊、拜親訪友就會提上很多家庭的日程,看電影也就成為眾多選擇中的一項。”此外,節日期間幾部影片爆出的盜版網路資源,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票房增長。

  不少業內人士預測,2019年中國電影産業將迎來一個調整期。“中國電影經過多年高速發展,不可能一直保持這個發展速度,現在是時候通過結構性優化,實現更好、更健康的發展。”饒曙光説,提高電影産業的整體實力,將取代票房增長,成為中國電影新的主題。“我們的制度建設要跟進,比如電影版權保護;我們要培養多元化、差異化的觀眾;我們要建設更規範有序的市場環境……經過這一階段的調整和鞏固,我相信中國電影還會呈現出一個發展的新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