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地球三崩”:文藝片的造神與祛魅

2019-1-11 09:44:14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水晶 選稿:華迎

    《地球最後的夜晚》,一度以其高額預售票房登頂中國文藝片的頂峰,又在極短時間內急速墜落——其票房在2018年12月31日上映首日達到了2.67億,之後連續4天狂跌,分別為1130萬、186萬、129萬、26萬。

    票房崩盤之外,同步的是豆瓣、貓眼等社區的評分直降,文藝青年大本營豆瓣對這部電影的評分是7分,但點讚數量最多的三條評論卻分別只給了2星、1星和0星;聚集了最多普通觀眾的貓眼評分則只有2.6分,在同期上映的各片中評分墊底(葛優等主演的《斷片之險途奪寶》為4.4分)。

    觀眾與評論的怒火,還同時燒向了資本市場,元旦後開市第一天,《地球最後的夜晚》主要出品方華策影視遭遇跌停,市值損失16億。短短3天內,票房崩、口碑崩、市值崩的“三崩”滑鐵盧,令《地球最後的夜晚》成為中國電影史上最具戲劇性的個案。

    平心而論,這部作品與近年來的大量爛片相比,肯定不是最爛的,畢竟全片精良的美術製作和導演畢贛的各種精雕細刻,加上湯唯、張艾嘉、黃覺等一眾明星認真陪跑,這部片子絕對不是粗製濫造那一路。但為什麼這樣一部作品,卻在市場上遭遇了巨大而特殊的“迎頭痛擊”呢?

    很多人將主因歸於片方在前期行銷過程中,用“一吻跨年”和暗示有性與情色內容的劇照來誤導觀眾,導致許多想以這部片子來作為“情趣序曲”的小情侶們在一頭霧水之後怒而踢館。我倒是不太相信趕在12月31日去看片的觀眾都是準備看完電影去曖昧的,事實上,這部片子確實上演在一個極為特殊的時刻——近十年來,國人第一次如此高度一致地急於告別2018年,希望快快進入2019年。估計相當一部分抱著這種想法的觀眾走進影院時,都想通過一年“最後的夜晚”來結束過往,走進新的溫暖與希望。

    這種希望和期待,對於一部跨年電影作品而言本來可以算是“天時”,但對《地球最後的夜晚》而言,卻是“災難”。不論是對於普通小鎮青年或是一線城市略喪的白領精英,還是所謂的資深文藝中青年,這部片子都絕對不是讓你感到輕鬆、溫暖甚至治愈的作品。恰恰相反,在長達2小時20分鐘的漫長時間裏,斷裂、破碎、囈語式的現實與夢境交織在一起,黑得能讓人看瞎的用光和剛有點頭緒又瞬間失焦的敘事,很容易讓人感到壓抑煩躁。我自己在隨著劇中男主(不得不)拿起3D眼鏡戴上,並明確地知道後面還有70分鐘的片長時,內心真的是崩潰。

    中國實驗戲劇的扛旗人林兆華先生在近十幾年的排戲過程中,最經常講的一句話是“説人話”。這句話對戲劇有用,對電影也一樣。《地球最後的夜晚》劇中人物,幾乎沒有一個是好好説人話的,所有的臺詞,都像是日積月累抄在一個發黃筆記本上攢下的“文藝金句”,被一攬子強行安插在各個人物身上,並以極做作的方式念出來,除了那個打乒乓球的小男孩,他幾乎是全片唯一沒有被污染的表演者了。被各種行銷文案包裝的3D長鏡頭在技術上或許可圈可點,但于全片整體敘事並無幫助,從頭至尾暗沉的用光、重復的鏡頭語言和長廊視角,令人昏昏欲睡。

    因為行銷過度而丟掉普通觀眾的好評、後續票房斷崖式下跌,是預期透支後大眾市場的反制與糾偏。但如果僅僅只是“撈過界”或是普通觀眾看不懂,“地球”的結局可能還不致如此。如果自身功底過硬、業界精英和意見領袖能夠基本認可,仍有機會不斷通過正面評論和深度講解影響觀眾,並最終達成某種平衡。但正是因為片子自身的問題重重,評論界和業界也不斷“補刀”,“地球”同時也很快失去了文藝片的基本盤,使得它在輿論和票房兩條戰線上,都很難再翻身了。

    長久以來,文藝片在國人心目中還是保有了某種神聖性的,似乎冠之以“文藝片”就有了某種高人一等的神性,也有了讓你看不懂的權利。但事實上,在多樣性日益豐富的電影市場上,中國觀眾整體的視野已經在不斷擴大,審美和判斷力都在快速成長,不再會因為某個單一因素而買單,導演、演員、編劇、類型或其他因素,最終都只能是綜合分中的一項。不論前期電影宣發階段媒體和行銷方如何造神,等片子真正上市之後,市場和觀眾還是有機會展現自己的觀點和意志。

    馬克斯‧韋伯在研究西方社會的理性化過程中,認為理性化過程的核心就是“祛魅”或“除魔”,即把一切帶有“巫術”性質的知識或宗教倫理實踐要素視為迷信與罪惡,加以祛除。《地球最後的夜晚》這次前期衝頂和高臺跳水的軌跡,不過是一次加了倍速的“造神”與“祛魅”,也正因為這種加速,從而展現了現實與市場的戲劇性。

    這一案例對於未來中國文藝片的發展,是會有一定負面影響的。因為在當今電影市場仍由商業和資本主導的大勢之下,如果不斷有好的文藝片突圍而出,形成另一種成功案例和“賺錢效應”,會促使中國電影的投資格局出現更多可能性。但一部任性的失敗之作,很可能在一段時間之內讓大家對這個方向避而遠之。

    試想,如果這部片子不是在一開始就爆得大名,而是從小眾開始,因為口碑的鏈式傳播而越演越熱,形成低開高走的反轉之勢,最終達到2.8億元的高額票房,那《地球最後的夜晚》在中國電影史上書寫的就是另外一個神話了。畢竟此前在柏林電影節斬獲金熊獎的《白日焰火》,票房也只有1.02億。希望未來我們能夠看到這樣的文藝片神作在中國市場上出現,洗刷一下“文藝片就等於看不懂”的不白之冤。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地球三崩”:文藝片的造神與祛魅

2019年1月11日 09:44 來源:北京青年報

    《地球最後的夜晚》,一度以其高額預售票房登頂中國文藝片的頂峰,又在極短時間內急速墜落——其票房在2018年12月31日上映首日達到了2.67億,之後連續4天狂跌,分別為1130萬、186萬、129萬、26萬。

    票房崩盤之外,同步的是豆瓣、貓眼等社區的評分直降,文藝青年大本營豆瓣對這部電影的評分是7分,但點讚數量最多的三條評論卻分別只給了2星、1星和0星;聚集了最多普通觀眾的貓眼評分則只有2.6分,在同期上映的各片中評分墊底(葛優等主演的《斷片之險途奪寶》為4.4分)。

    觀眾與評論的怒火,還同時燒向了資本市場,元旦後開市第一天,《地球最後的夜晚》主要出品方華策影視遭遇跌停,市值損失16億。短短3天內,票房崩、口碑崩、市值崩的“三崩”滑鐵盧,令《地球最後的夜晚》成為中國電影史上最具戲劇性的個案。

    平心而論,這部作品與近年來的大量爛片相比,肯定不是最爛的,畢竟全片精良的美術製作和導演畢贛的各種精雕細刻,加上湯唯、張艾嘉、黃覺等一眾明星認真陪跑,這部片子絕對不是粗製濫造那一路。但為什麼這樣一部作品,卻在市場上遭遇了巨大而特殊的“迎頭痛擊”呢?

    很多人將主因歸於片方在前期行銷過程中,用“一吻跨年”和暗示有性與情色內容的劇照來誤導觀眾,導致許多想以這部片子來作為“情趣序曲”的小情侶們在一頭霧水之後怒而踢館。我倒是不太相信趕在12月31日去看片的觀眾都是準備看完電影去曖昧的,事實上,這部片子確實上演在一個極為特殊的時刻——近十年來,國人第一次如此高度一致地急於告別2018年,希望快快進入2019年。估計相當一部分抱著這種想法的觀眾走進影院時,都想通過一年“最後的夜晚”來結束過往,走進新的溫暖與希望。

    這種希望和期待,對於一部跨年電影作品而言本來可以算是“天時”,但對《地球最後的夜晚》而言,卻是“災難”。不論是對於普通小鎮青年或是一線城市略喪的白領精英,還是所謂的資深文藝中青年,這部片子都絕對不是讓你感到輕鬆、溫暖甚至治愈的作品。恰恰相反,在長達2小時20分鐘的漫長時間裏,斷裂、破碎、囈語式的現實與夢境交織在一起,黑得能讓人看瞎的用光和剛有點頭緒又瞬間失焦的敘事,很容易讓人感到壓抑煩躁。我自己在隨著劇中男主(不得不)拿起3D眼鏡戴上,並明確地知道後面還有70分鐘的片長時,內心真的是崩潰。

    中國實驗戲劇的扛旗人林兆華先生在近十幾年的排戲過程中,最經常講的一句話是“説人話”。這句話對戲劇有用,對電影也一樣。《地球最後的夜晚》劇中人物,幾乎沒有一個是好好説人話的,所有的臺詞,都像是日積月累抄在一個發黃筆記本上攢下的“文藝金句”,被一攬子強行安插在各個人物身上,並以極做作的方式念出來,除了那個打乒乓球的小男孩,他幾乎是全片唯一沒有被污染的表演者了。被各種行銷文案包裝的3D長鏡頭在技術上或許可圈可點,但于全片整體敘事並無幫助,從頭至尾暗沉的用光、重復的鏡頭語言和長廊視角,令人昏昏欲睡。

    因為行銷過度而丟掉普通觀眾的好評、後續票房斷崖式下跌,是預期透支後大眾市場的反制與糾偏。但如果僅僅只是“撈過界”或是普通觀眾看不懂,“地球”的結局可能還不致如此。如果自身功底過硬、業界精英和意見領袖能夠基本認可,仍有機會不斷通過正面評論和深度講解影響觀眾,並最終達成某種平衡。但正是因為片子自身的問題重重,評論界和業界也不斷“補刀”,“地球”同時也很快失去了文藝片的基本盤,使得它在輿論和票房兩條戰線上,都很難再翻身了。

    長久以來,文藝片在國人心目中還是保有了某種神聖性的,似乎冠之以“文藝片”就有了某種高人一等的神性,也有了讓你看不懂的權利。但事實上,在多樣性日益豐富的電影市場上,中國觀眾整體的視野已經在不斷擴大,審美和判斷力都在快速成長,不再會因為某個單一因素而買單,導演、演員、編劇、類型或其他因素,最終都只能是綜合分中的一項。不論前期電影宣發階段媒體和行銷方如何造神,等片子真正上市之後,市場和觀眾還是有機會展現自己的觀點和意志。

    馬克斯‧韋伯在研究西方社會的理性化過程中,認為理性化過程的核心就是“祛魅”或“除魔”,即把一切帶有“巫術”性質的知識或宗教倫理實踐要素視為迷信與罪惡,加以祛除。《地球最後的夜晚》這次前期衝頂和高臺跳水的軌跡,不過是一次加了倍速的“造神”與“祛魅”,也正因為這種加速,從而展現了現實與市場的戲劇性。

    這一案例對於未來中國文藝片的發展,是會有一定負面影響的。因為在當今電影市場仍由商業和資本主導的大勢之下,如果不斷有好的文藝片突圍而出,形成另一種成功案例和“賺錢效應”,會促使中國電影的投資格局出現更多可能性。但一部任性的失敗之作,很可能在一段時間之內讓大家對這個方向避而遠之。

    試想,如果這部片子不是在一開始就爆得大名,而是從小眾開始,因為口碑的鏈式傳播而越演越熱,形成低開高走的反轉之勢,最終達到2.8億元的高額票房,那《地球最後的夜晚》在中國電影史上書寫的就是另外一個神話了。畢竟此前在柏林電影節斬獲金熊獎的《白日焰火》,票房也只有1.02億。希望未來我們能夠看到這樣的文藝片神作在中國市場上出現,洗刷一下“文藝片就等於看不懂”的不白之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