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杜琪峰給導演提建議:如果玩票不會有什麼成就

2018-10-12 09:31:39

來源:北京日報 選稿:王一茗

    東方網10月12日消息:“我國語不好,講廣東話好不好?”在用生硬的普通話跟全場觀眾打完招呼後,杜琪峰還是轉成了粵語。昨天下午,杜琪峰大師班在第二屆平遙影展開講,這是他第一次來到山西,也是第一次光顧賈樟柯的影展。

    回顧自己的創作起源,杜琪峰透露,他小時候的願望不是當導演,也不認為自己可以做導演,最初入行只是為了謀生。

    “我是正式入行後,才開始喜歡電影的。這當中有過很多成功,也有很多失敗。我從1978年拍攝第一部電影,每一次拍攝都是一次轉變。一開始我以為自己只是一個濫竽充數的導演。”杜琪峰説,他當時也思考過,如果繼續幹下去的話,應該怎麼去拍,還是賺夠了錢就不做了?直到1996年銀河映像成立,他才覺得自己真正成為一個電影工作者,可以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好導演。“我是一邊拍一邊學,在拍攝中學習,在學習中拍攝,我之前也沒有學過導演。”

    截至目前,杜琪峰已經拍攝出60多部作品,題材和類型跨度包括警匪、黑幫、歌舞、喜劇、愛情等,非常豐富。當被賈樟柯問及如何在這些類型中游走跨越,杜琪峰直言,這一問題半個小時回答不完。不過,他還是給出了一個大致的思考方向。“電影是一秒鐘24格,如果是100格、1000格,大家覺得畫面的變化會怎樣呢?關於動和靜的問題,我一直在思考。自古以來,文人和科技對時間空間都有很多想法,比如我們説‘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日’和‘三秋’的跳動有多遠呢?從這一問題出發,時空的變化讓創作者有更多的空間。”

    杜琪峰眼中的電影世界是什麼?他的回答是,他在拍攝時最接近他所理解的電影世界。他似乎不太願意具體談自己的作品,而是更喜歡觀眾直接從影片中感受。當天論壇結束後放映了他的早期作品《柔道龍虎榜》,杜琪峰説,相信大家看這部電影時,就能直接看到他的電影世界。

    除了是一位高産的導演,杜琪峰這些年也在栽培年輕導演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監製了很多年輕導演的作品,還在香港發起扶植新導演的“鮮浪潮”計劃。談及給年輕導演的建議,他直言,作為導演創作者,是沒辦法休息的。“24小時都不夠用,更不要説下班了?如果你需要固定的上下班時間,那我覺得這個工作不適合你。”在他看來,有兩樣東西對電影人來説是最重要的,一是視野,二是熱情。“如果你決定終生投入電影事業,需要忍受痛苦,以及有足夠的決心。如果是玩票性質,是不會有什麼成就的。”

    論壇結束時,賈樟柯建議全場觀眾起立,向杜琪峰鼓掌致敬。作為回應,杜琪峰表示,最後幾句話一定得用普通話説。他對賈樟柯和平遙影展的邀請表示感謝:“希望電影節能帶動大家對電影的熱情,希望大家將來能成為電影圈的一員,希望大家能成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杜琪峰給導演提建議:如果玩票不會有什麼成就

2018年10月12日 09:31 來源:北京日報

    東方網10月12日消息:“我國語不好,講廣東話好不好?”在用生硬的普通話跟全場觀眾打完招呼後,杜琪峰還是轉成了粵語。昨天下午,杜琪峰大師班在第二屆平遙影展開講,這是他第一次來到山西,也是第一次光顧賈樟柯的影展。

    回顧自己的創作起源,杜琪峰透露,他小時候的願望不是當導演,也不認為自己可以做導演,最初入行只是為了謀生。

    “我是正式入行後,才開始喜歡電影的。這當中有過很多成功,也有很多失敗。我從1978年拍攝第一部電影,每一次拍攝都是一次轉變。一開始我以為自己只是一個濫竽充數的導演。”杜琪峰説,他當時也思考過,如果繼續幹下去的話,應該怎麼去拍,還是賺夠了錢就不做了?直到1996年銀河映像成立,他才覺得自己真正成為一個電影工作者,可以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好導演。“我是一邊拍一邊學,在拍攝中學習,在學習中拍攝,我之前也沒有學過導演。”

    截至目前,杜琪峰已經拍攝出60多部作品,題材和類型跨度包括警匪、黑幫、歌舞、喜劇、愛情等,非常豐富。當被賈樟柯問及如何在這些類型中游走跨越,杜琪峰直言,這一問題半個小時回答不完。不過,他還是給出了一個大致的思考方向。“電影是一秒鐘24格,如果是100格、1000格,大家覺得畫面的變化會怎樣呢?關於動和靜的問題,我一直在思考。自古以來,文人和科技對時間空間都有很多想法,比如我們説‘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日’和‘三秋’的跳動有多遠呢?從這一問題出發,時空的變化讓創作者有更多的空間。”

    杜琪峰眼中的電影世界是什麼?他的回答是,他在拍攝時最接近他所理解的電影世界。他似乎不太願意具體談自己的作品,而是更喜歡觀眾直接從影片中感受。當天論壇結束後放映了他的早期作品《柔道龍虎榜》,杜琪峰説,相信大家看這部電影時,就能直接看到他的電影世界。

    除了是一位高産的導演,杜琪峰這些年也在栽培年輕導演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監製了很多年輕導演的作品,還在香港發起扶植新導演的“鮮浪潮”計劃。談及給年輕導演的建議,他直言,作為導演創作者,是沒辦法休息的。“24小時都不夠用,更不要説下班了?如果你需要固定的上下班時間,那我覺得這個工作不適合你。”在他看來,有兩樣東西對電影人來説是最重要的,一是視野,二是熱情。“如果你決定終生投入電影事業,需要忍受痛苦,以及有足夠的決心。如果是玩票性質,是不會有什麼成就的。”

    論壇結束時,賈樟柯建議全場觀眾起立,向杜琪峰鼓掌致敬。作為回應,杜琪峰表示,最後幾句話一定得用普通話説。他對賈樟柯和平遙影展的邀請表示感謝:“希望電影節能帶動大家對電影的熱情,希望大家將來能成為電影圈的一員,希望大家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