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40年藝術人生 宋春麗基本都是正面形象

2018-10-11 10:07:32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王潤 選稿:王一茗

  原標題:40年藝術人生 宋春麗基本都是正面形象

《大地情深》中的母親形象

宋春麗主演吳貽弓導演的《姐姐》

  東方網10月11日消息:著名演員宋春麗,繼2012年拍完《大地情深》後,除了八一電影廠裏的一些任務,五六年來基本沒怎麼接戲。前段時間,她在熱播網劇《延禧攻略》中扮演太后讓很多觀眾都感到十分驚喜。宋春麗自己也在微信朋友圈中貼齣劇照和網友們製作的她的各種“表情包”,笑言自己“蹭上了熱點”。

  記者為此來到宋春麗家中,聽性格爽朗的她娓娓道來這些年的從藝感受以及“一不小心就火了”的幕後經歷。

  被“延禧”劇組的講究給驚著了

  當初受朋友之邀去拍《延禧攻略》,宋春麗坦言,最開始她就是抱著出去玩幾天的態度,一點也沒想到這個劇組會這麼敬業講究,更沒想到這個戲後來會如此火爆。

  宋春麗去拍《延禧攻略》的時候,正好是去年盛夏,天氣特別熱,“我前前後後去了橫店二十多天,正好是最熱的時候。火車一進站,剛剛打開車門,迎面就一股熱浪迅猛撲過來,把你給頂回去,感覺往前挪出半步,就會給烤焦。身上所有汗毛孔一起張開,衣服立刻就被汗水濕透了。當時正好是驕陽似火的頭伏,我還寫了首打油詩:“頭伏蔥,二伏蒜,三伏辣椒香油拌,熱你一身大痱子!”

  本來天氣就熱,還要扮古裝,所以宋春麗起初有些頭疼,想趕緊拍完了就走。因此拍之前,她一再跟劇組説:“別給我加戲哈!”但沒想到一進組,發現整個劇組都太講究了,讓她覺得“真是去值了!”

  宋春麗回憶自己到劇組第一天去試裝,“一進服裝間,就把我驚著了!這整個就是個大服裝車間,把一層樓全都打通了!設計師、造型師都跟著,然後我就從裏到外一件一件的試衣服,如果哪兒不太合適,當時立刻就修改。就我這麼一個戲份不多的角色,就有十幾套衣服!我説的“一套”不是上下一套,而是從裏到外、好多層的“一套”!每次換衣服,都是從裏到外全都要換,特別講究。”

  宋春麗以前覺得自己不太適合拍古裝戲,但這次的古裝扮相,讓她覺得很滿意:“當時化粧師跟我説‘得把您這眉毛給剃了!’我説剃就剃吧。然後化粧師就給我弄成細細的、清朝的那種樣式。這眉毛一弄完,馬上感覺就不一樣了。等到拍完定粧照,工作人員一發給我,我自己都驚著了,效果太好了。”

  最讓宋春麗感到欣慰的,是劇組裏的年輕演員們也都很刻苦,“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聊得都是戲,聊怎麼創作,包括聶遠這种經驗已經很豐富的資深演員,一見我也老問:‘您看我這戲怎麼樣?’我們有個劇組群,大家也經常在裏面聊。這樣的劇組創作氣氛,真是挺難得的。”

  為拍《延禧攻略》,宋春麗沒少受罪。有一次趕上拍人多的大場面,酷熱的天氣裏,一天繁重的工作下來,宋春麗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裏“訴苦”:“累得連罵人的勁兒都沒了,只剩下喘了。累得連哭的勁兒都沒了,只剩下流淚了。累得連抬眼皮的勁兒都沒了,只剩下閉眼了。累啊……”趕上一場大戲完工時,她又由衷的開心:“完成啦!最大的一場戲,一場外景戲,一場服裝、化粧、道具十分複雜的外景戲,一場演職人員最多的外景戲,一場鏡頭運動最大的外景戲,趕在颱風到來之前搶拍完啦!收工的密碼一齣,現場就像炸了鍋一樣,大家歡呼著跳躍著。感謝老天爺,感謝所有工作人員,真心的松了口氣……”

  那些婆婆媽媽的角色就算了

  宋春麗這幾年接戲不多,她坦言道:“説實話,我們女演員到這個歲數,其實是一個挺尷尬的階段,已經不是C位,而是偏位了。很少有特別能合適自己的戲,基本上來找你的角色,都是婆婆媽媽、家長裏短這樣婆媳鬧劇的作品。很多這種戲來找我,但我一看就比較反感,心裏有抵觸,不願意把自己弄成一個在觀眾心目中惡婆婆的形象,所以乾脆就算了,正好還有孩子的事情要忙活。沒想到在家一歇,已經五年了。”

  今年,對於宋春麗來説,有著多重特殊的意義,既是她和丈夫結婚40年,也基本上是她正式進入影視圈40年。而這四十年,剛好和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也是同步的。

  宋春麗1977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表演進修班。1979年她拍攝了自己第一部影片《苦難的心》,同年又拍攝了第一部電視劇《最後一個癌症死者》,這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第一部電視劇,是個科幻題材片,宋春麗在裏面扮演一個教授的女兒。回想那個年代,宋春麗説:“那個時候,大家的心態都是在搞藝術,非常認真。不僅有實踐,而且在理論上還要搞研究,寫論文。真的很懷念那個年代。”

  1981年,宋春麗參演了電影《張鐵匠的羅曼史》,很受關注,很多導演都來找她拍片。“當時有好幾個好電影劇本來找我,我選中了剛剛因為《城南舊事》而獲得國際大獎的吳貽弓導演的《姐姐》。這個戲拍攝過程很艱苦,我們還到大西北體驗生活,都付出了很多心血和努力。在那個過程中,我父親去世了,我也沒能趕回去。”

  受改革開放的影響,1985年,宋春麗又考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係幹部訓練班進行深造。1987年,她在畢業電影作品《鴛鴦樓》中飾演了一個深愛丈夫又妒意十足的畫家妻子形象,獲得了第八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的最佳女配角提名。同年,宋春麗還參演了後來火遍大江南北的電視劇《便衣警察》,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她説:“那幾年,連續涌現出了一批經典電視連續劇,《便衣警察》《紅樓夢》《西遊記》《渴望》……可以説是藝術上大繁榮大發展,這跟改革開放後,人們的思想意識發生了變化很有關係,思想上開放了,創作力也就旺盛了。”

  也正因為有很多的好作品,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宋春麗在電影和電視領域都得了很多獎。1988年,她因《便衣警察》榮獲第六屆電視“飛天獎”最佳女配角獎;1992年,她因《風雨麗人》榮獲第十三屆電視“飛天獎”最佳女主角獎;1994年,她因在電影《九香》中扮演一個普通農村婦女,獲得第十七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1997年,她又因《離開雷鋒的日子》榮獲第二十屆“百花獎”最佳女配角獎、第四屆長春電影節最佳女配角獎……

  宋春麗笑言:“我的這張臉和我的氣質,用何群導演的話來説:‘長了一張共産黨員的臉’。所以找我的一般都是正面角色,我四十年演的基本都是正面形象。特別能感受到老百姓的熱愛。他們在生活中見到我覺得特別親切,我有時買菜都不要我錢。”但這也讓宋春麗更加重視名譽、珍惜羽毛,她説:“我們這些人受傳統教育影響比較深,特別輝煌的年代經歷過,低谷也經歷過。哪些事該幹,哪些不該幹,考慮的比較多,做人做事都穩著點兒。”

  不吝曬出幸福感受

  在生活中,宋春麗率性自然,重情重義,對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充滿熱愛。因為丈夫是中央音樂學院教授,所以宋春麗夫婦音樂圈的朋友很多,平時他們經常會歡聚在一起暢聊藝術。宋春麗還喜歡養花弄草,家裏的綠植被她照料的鬱鬱蔥蔥,生機盎然。花開了,養魚了,下雨了,生病了,看了場好演出,或是孩子有了進步和成長……她都會用細膩生動的文字記錄下來,在微信朋友圈中分享。

  每逢春分,宋春麗都會想念父親;聞到窗外的丁香花香,她又會思念起母親;看了一齣以母女矛盾為題材的話劇,她還會思考孩子的教育問題,並反思道:“生活中,那些不盡如人意的愛,不盡如人意的溝通,失去了多少美好的瞬間,甜蜜的愛情!細微的感受對方,真心的溝通心裏,及時的説出想要説的話。愛你的人和你愛的人都需要這些啊……”即便是一個普通的早晨,在宋春麗的眼裏和筆下,也都充滿著感情:“清晨真好,陽光透過百葉窗灑進房間,把心都融化了。滿滿地吸口甜甜的空氣,心中充滿寧情與安詳。早安,我的朋友們!和清晨的陽光一起,開始愉悅的一天吧!”

  宋春麗如此熱愛家人、熱愛生活,生活也同樣回報以她幸福和美滿。今年2月,她和丈夫的結婚40週年紀念日,女兒為他們精心製作了蛋糕、禮物,“把我們都感動暈了”。宋春麗今年過生日當天,丈夫和閨女又為她操辦了生日晚餐,她在微信朋友圈寫道:“蛋糕是閨女堅持用自己的零花錢買的,説是代表了她的一份愛。打滷面是先生的絕活,從熬高湯到五花肉,黃花木耳的採買,裏裏外外忙活了整整一天。看他做過無數次打滷面,想都想的出來有多累。看到眼前這一切,眼眶熱熱的。感恩我的先生,感恩我的閨女,讓你們受累了!我們永遠是相濡以沫的親人……我愛你們……”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40年藝術人生 宋春麗基本都是正面形象

2018年10月11日 10:07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40年藝術人生 宋春麗基本都是正面形象

《大地情深》中的母親形象

宋春麗主演吳貽弓導演的《姐姐》

  東方網10月11日消息:著名演員宋春麗,繼2012年拍完《大地情深》後,除了八一電影廠裏的一些任務,五六年來基本沒怎麼接戲。前段時間,她在熱播網劇《延禧攻略》中扮演太后讓很多觀眾都感到十分驚喜。宋春麗自己也在微信朋友圈中貼齣劇照和網友們製作的她的各種“表情包”,笑言自己“蹭上了熱點”。

  記者為此來到宋春麗家中,聽性格爽朗的她娓娓道來這些年的從藝感受以及“一不小心就火了”的幕後經歷。

  被“延禧”劇組的講究給驚著了

  當初受朋友之邀去拍《延禧攻略》,宋春麗坦言,最開始她就是抱著出去玩幾天的態度,一點也沒想到這個劇組會這麼敬業講究,更沒想到這個戲後來會如此火爆。

  宋春麗去拍《延禧攻略》的時候,正好是去年盛夏,天氣特別熱,“我前前後後去了橫店二十多天,正好是最熱的時候。火車一進站,剛剛打開車門,迎面就一股熱浪迅猛撲過來,把你給頂回去,感覺往前挪出半步,就會給烤焦。身上所有汗毛孔一起張開,衣服立刻就被汗水濕透了。當時正好是驕陽似火的頭伏,我還寫了首打油詩:“頭伏蔥,二伏蒜,三伏辣椒香油拌,熱你一身大痱子!”

  本來天氣就熱,還要扮古裝,所以宋春麗起初有些頭疼,想趕緊拍完了就走。因此拍之前,她一再跟劇組説:“別給我加戲哈!”但沒想到一進組,發現整個劇組都太講究了,讓她覺得“真是去值了!”

  宋春麗回憶自己到劇組第一天去試裝,“一進服裝間,就把我驚著了!這整個就是個大服裝車間,把一層樓全都打通了!設計師、造型師都跟著,然後我就從裏到外一件一件的試衣服,如果哪兒不太合適,當時立刻就修改。就我這麼一個戲份不多的角色,就有十幾套衣服!我説的“一套”不是上下一套,而是從裏到外、好多層的“一套”!每次換衣服,都是從裏到外全都要換,特別講究。”

  宋春麗以前覺得自己不太適合拍古裝戲,但這次的古裝扮相,讓她覺得很滿意:“當時化粧師跟我説‘得把您這眉毛給剃了!’我説剃就剃吧。然後化粧師就給我弄成細細的、清朝的那種樣式。這眉毛一弄完,馬上感覺就不一樣了。等到拍完定粧照,工作人員一發給我,我自己都驚著了,效果太好了。”

  最讓宋春麗感到欣慰的,是劇組裏的年輕演員們也都很刻苦,“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聊得都是戲,聊怎麼創作,包括聶遠這种經驗已經很豐富的資深演員,一見我也老問:‘您看我這戲怎麼樣?’我們有個劇組群,大家也經常在裏面聊。這樣的劇組創作氣氛,真是挺難得的。”

  為拍《延禧攻略》,宋春麗沒少受罪。有一次趕上拍人多的大場面,酷熱的天氣裏,一天繁重的工作下來,宋春麗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裏“訴苦”:“累得連罵人的勁兒都沒了,只剩下喘了。累得連哭的勁兒都沒了,只剩下流淚了。累得連抬眼皮的勁兒都沒了,只剩下閉眼了。累啊……”趕上一場大戲完工時,她又由衷的開心:“完成啦!最大的一場戲,一場外景戲,一場服裝、化粧、道具十分複雜的外景戲,一場演職人員最多的外景戲,一場鏡頭運動最大的外景戲,趕在颱風到來之前搶拍完啦!收工的密碼一齣,現場就像炸了鍋一樣,大家歡呼著跳躍著。感謝老天爺,感謝所有工作人員,真心的松了口氣……”

  那些婆婆媽媽的角色就算了

  宋春麗這幾年接戲不多,她坦言道:“説實話,我們女演員到這個歲數,其實是一個挺尷尬的階段,已經不是C位,而是偏位了。很少有特別能合適自己的戲,基本上來找你的角色,都是婆婆媽媽、家長裏短這樣婆媳鬧劇的作品。很多這種戲來找我,但我一看就比較反感,心裏有抵觸,不願意把自己弄成一個在觀眾心目中惡婆婆的形象,所以乾脆就算了,正好還有孩子的事情要忙活。沒想到在家一歇,已經五年了。”

  今年,對於宋春麗來説,有著多重特殊的意義,既是她和丈夫結婚40年,也基本上是她正式進入影視圈40年。而這四十年,剛好和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也是同步的。

  宋春麗1977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表演進修班。1979年她拍攝了自己第一部影片《苦難的心》,同年又拍攝了第一部電視劇《最後一個癌症死者》,這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第一部電視劇,是個科幻題材片,宋春麗在裏面扮演一個教授的女兒。回想那個年代,宋春麗説:“那個時候,大家的心態都是在搞藝術,非常認真。不僅有實踐,而且在理論上還要搞研究,寫論文。真的很懷念那個年代。”

  1981年,宋春麗參演了電影《張鐵匠的羅曼史》,很受關注,很多導演都來找她拍片。“當時有好幾個好電影劇本來找我,我選中了剛剛因為《城南舊事》而獲得國際大獎的吳貽弓導演的《姐姐》。這個戲拍攝過程很艱苦,我們還到大西北體驗生活,都付出了很多心血和努力。在那個過程中,我父親去世了,我也沒能趕回去。”

  受改革開放的影響,1985年,宋春麗又考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係幹部訓練班進行深造。1987年,她在畢業電影作品《鴛鴦樓》中飾演了一個深愛丈夫又妒意十足的畫家妻子形象,獲得了第八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的最佳女配角提名。同年,宋春麗還參演了後來火遍大江南北的電視劇《便衣警察》,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她説:“那幾年,連續涌現出了一批經典電視連續劇,《便衣警察》《紅樓夢》《西遊記》《渴望》……可以説是藝術上大繁榮大發展,這跟改革開放後,人們的思想意識發生了變化很有關係,思想上開放了,創作力也就旺盛了。”

  也正因為有很多的好作品,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宋春麗在電影和電視領域都得了很多獎。1988年,她因《便衣警察》榮獲第六屆電視“飛天獎”最佳女配角獎;1992年,她因《風雨麗人》榮獲第十三屆電視“飛天獎”最佳女主角獎;1994年,她因在電影《九香》中扮演一個普通農村婦女,獲得第十七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1997年,她又因《離開雷鋒的日子》榮獲第二十屆“百花獎”最佳女配角獎、第四屆長春電影節最佳女配角獎……

  宋春麗笑言:“我的這張臉和我的氣質,用何群導演的話來説:‘長了一張共産黨員的臉’。所以找我的一般都是正面角色,我四十年演的基本都是正面形象。特別能感受到老百姓的熱愛。他們在生活中見到我覺得特別親切,我有時買菜都不要我錢。”但這也讓宋春麗更加重視名譽、珍惜羽毛,她説:“我們這些人受傳統教育影響比較深,特別輝煌的年代經歷過,低谷也經歷過。哪些事該幹,哪些不該幹,考慮的比較多,做人做事都穩著點兒。”

  不吝曬出幸福感受

  在生活中,宋春麗率性自然,重情重義,對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充滿熱愛。因為丈夫是中央音樂學院教授,所以宋春麗夫婦音樂圈的朋友很多,平時他們經常會歡聚在一起暢聊藝術。宋春麗還喜歡養花弄草,家裏的綠植被她照料的鬱鬱蔥蔥,生機盎然。花開了,養魚了,下雨了,生病了,看了場好演出,或是孩子有了進步和成長……她都會用細膩生動的文字記錄下來,在微信朋友圈中分享。

  每逢春分,宋春麗都會想念父親;聞到窗外的丁香花香,她又會思念起母親;看了一齣以母女矛盾為題材的話劇,她還會思考孩子的教育問題,並反思道:“生活中,那些不盡如人意的愛,不盡如人意的溝通,失去了多少美好的瞬間,甜蜜的愛情!細微的感受對方,真心的溝通心裏,及時的説出想要説的話。愛你的人和你愛的人都需要這些啊……”即便是一個普通的早晨,在宋春麗的眼裏和筆下,也都充滿著感情:“清晨真好,陽光透過百葉窗灑進房間,把心都融化了。滿滿地吸口甜甜的空氣,心中充滿寧情與安詳。早安,我的朋友們!和清晨的陽光一起,開始愉悅的一天吧!”

  宋春麗如此熱愛家人、熱愛生活,生活也同樣回報以她幸福和美滿。今年2月,她和丈夫的結婚40週年紀念日,女兒為他們精心製作了蛋糕、禮物,“把我們都感動暈了”。宋春麗今年過生日當天,丈夫和閨女又為她操辦了生日晚餐,她在微信朋友圈寫道:“蛋糕是閨女堅持用自己的零花錢買的,説是代表了她的一份愛。打滷面是先生的絕活,從熬高湯到五花肉,黃花木耳的採買,裏裏外外忙活了整整一天。看他做過無數次打滷面,想都想的出來有多累。看到眼前這一切,眼眶熱熱的。感恩我的先生,感恩我的閨女,讓你們受累了!我們永遠是相濡以沫的親人……我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