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國慶檔電影,爭議難掩成功之處

2018-10-10 09:50:4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徐兆壽 選稿:華迎

  國慶檔的電影市場不夠熱鬧,卻不乏值得一看的影片。《影》與《無雙》雖然風格迥異,但各有各的來歷、性格、美學風格和成功之處,可堪圈點。

  《影》是張藝謀的一次回歸。從今天來看,張藝謀的《老井》《紅高粱》《大紅燈籠高高挂》《活著》等作品都顯示出其與先鋒派文學的高度聯盟,同樣在影視界也演繹了一种先鋒姿態與反叛情懷。這些電影具有美學色調的獨特性、鏡頭語言的個人化風格。除了美學意蘊外,人物形象的塑造、情感的豐沛運行以及敘事的張弛有度都是那個時代電影的典範。此後很多年,張藝謀轉戰市場,雖收穫頗豐,但同時也遭受各種來自藝術上的批評。平心而論,人們還是希望張藝謀回歸藝術,為這個時代塑造中國人乃至人類的心靈鏡像。

  《影》是張藝謀後期試圖回歸傳統與故鄉的藝術情懷之作。年輕時的叛逆退去,開始認領傳統,回歸精神的故鄉。《歸來》是其一次藝術與情感的回歸,感動了無數人;《影》是再次回歸,向中國傳統藝術美學的回歸。黑白色調、水墨畫風格、漢字書法、陰陽八卦等內容體現在許多電影場景中,這在百年來中國乃至世界電影中都是獨特的美學風格、中國風範。但是,因為對外在的風格追求稍有刻意,導致對人物塑造略顯符號化、情感不足,也導致這部電影的評論趨於兩極。

  相比而言,《無雙》在人物形象塑造、情感運行、敘事反轉以及基本價值的堅守與弘揚等方面更值得稱道。從電影風格來講,《無雙》是香港警匪片、偵探片、懸疑片、黑幫電影等類型電影的集合型作品。復仇、情義多是香港電影的主題,《無雙》同樣也繼承其精神,但更顯智慧,打鬥和血腥場面少了,表現人物性格與內心變化的筆墨多了。周潤發所飾演的畫家,雖是一個製造假鈔的罪人,但有情有義、堅持行規,冒著風險為父報仇,倒像是一個英雄。尤其是周潤發這個自帶英雄符號的演員來詮釋這個人物,使其更為立體化。不過,即使是這樣複雜的人性,香港電影在價值方面從不含糊,情義、正義高於一切,這是不變的價值觀。也正因為這一價值觀,所有人物才都擁有了行動的飽滿動力,複雜性被串到一起,人物也因此立了起來。不足之處仍然是太注重敘事反轉,過於技術性。簡單地説,這種傾向使其他人物的性格單一、內心活動概念化,造成敘事過於精緻而少了空白和閒筆,人物形象反而難以飽滿。

  回想今年其他幾部電影,如《我不是藥神》《邪不壓正》等,它們與《影》《無雙》有一些共同的特性值得討論。《我不是藥神》和《無雙》有相通之處,其民間性即是在民間小人物中樹立英雄,更容易取得觀眾共鳴。《影》與《邪不壓正》的共同處在於,一方面創作者仍懷有強烈的先鋒藝術精神,試圖在中國風格、中國故事與中國精神等方面有所突破,另一方面是宏大敘事所反映的主題與家國相關,是大人物如何處理個人與國家、個人利益與情義價值的關係。國慶檔這兩部電影的藝術追求都值得肯定,但在處理藝術與價值的問題上,似乎都有些“過猶不及”,故而引發諸多爭議。當然,藝術的魅力來自於爭議,應該理性看待觀點的交鋒。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國慶檔電影,爭議難掩成功之處

2018年10月10日 09:50 來源:光明日報

  國慶檔的電影市場不夠熱鬧,卻不乏值得一看的影片。《影》與《無雙》雖然風格迥異,但各有各的來歷、性格、美學風格和成功之處,可堪圈點。

  《影》是張藝謀的一次回歸。從今天來看,張藝謀的《老井》《紅高粱》《大紅燈籠高高挂》《活著》等作品都顯示出其與先鋒派文學的高度聯盟,同樣在影視界也演繹了一种先鋒姿態與反叛情懷。這些電影具有美學色調的獨特性、鏡頭語言的個人化風格。除了美學意蘊外,人物形象的塑造、情感的豐沛運行以及敘事的張弛有度都是那個時代電影的典範。此後很多年,張藝謀轉戰市場,雖收穫頗豐,但同時也遭受各種來自藝術上的批評。平心而論,人們還是希望張藝謀回歸藝術,為這個時代塑造中國人乃至人類的心靈鏡像。

  《影》是張藝謀後期試圖回歸傳統與故鄉的藝術情懷之作。年輕時的叛逆退去,開始認領傳統,回歸精神的故鄉。《歸來》是其一次藝術與情感的回歸,感動了無數人;《影》是再次回歸,向中國傳統藝術美學的回歸。黑白色調、水墨畫風格、漢字書法、陰陽八卦等內容體現在許多電影場景中,這在百年來中國乃至世界電影中都是獨特的美學風格、中國風範。但是,因為對外在的風格追求稍有刻意,導致對人物塑造略顯符號化、情感不足,也導致這部電影的評論趨於兩極。

  相比而言,《無雙》在人物形象塑造、情感運行、敘事反轉以及基本價值的堅守與弘揚等方面更值得稱道。從電影風格來講,《無雙》是香港警匪片、偵探片、懸疑片、黑幫電影等類型電影的集合型作品。復仇、情義多是香港電影的主題,《無雙》同樣也繼承其精神,但更顯智慧,打鬥和血腥場面少了,表現人物性格與內心變化的筆墨多了。周潤發所飾演的畫家,雖是一個製造假鈔的罪人,但有情有義、堅持行規,冒著風險為父報仇,倒像是一個英雄。尤其是周潤發這個自帶英雄符號的演員來詮釋這個人物,使其更為立體化。不過,即使是這樣複雜的人性,香港電影在價值方面從不含糊,情義、正義高於一切,這是不變的價值觀。也正因為這一價值觀,所有人物才都擁有了行動的飽滿動力,複雜性被串到一起,人物也因此立了起來。不足之處仍然是太注重敘事反轉,過於技術性。簡單地説,這種傾向使其他人物的性格單一、內心活動概念化,造成敘事過於精緻而少了空白和閒筆,人物形象反而難以飽滿。

  回想今年其他幾部電影,如《我不是藥神》《邪不壓正》等,它們與《影》《無雙》有一些共同的特性值得討論。《我不是藥神》和《無雙》有相通之處,其民間性即是在民間小人物中樹立英雄,更容易取得觀眾共鳴。《影》與《邪不壓正》的共同處在於,一方面創作者仍懷有強烈的先鋒藝術精神,試圖在中國風格、中國故事與中國精神等方面有所突破,另一方面是宏大敘事所反映的主題與家國相關,是大人物如何處理個人與國家、個人利益與情義價值的關係。國慶檔這兩部電影的藝術追求都值得肯定,但在處理藝術與價值的問題上,似乎都有些“過猶不及”,故而引發諸多爭議。當然,藝術的魅力來自於爭議,應該理性看待觀點的交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