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北京日報:探索曲藝在網路時代的打開方式

2018-9-14 08:45:38

來源:北京日報 選稿:王一茗

    原標題:探索傳統曲藝在網路時代的打開方式

    東方網9月14日消息:這個初秋,因為單田芳等藝術大師的辭世而平添了幾分傷感。突如其來的訃告引得輿論場陷入集體追憶:“放學了就往家跑,準點打開話匣子”“那沙啞的聲音把忠孝節義講得深入人心”……在幾代人心中,單田芳這個名字不僅是評書的代名詞,更標注著難以泯滅的文化記憶。

    除卻因人事代謝而感傷,亦不乏媒體發出“仿佛看見一個時代緩緩落幕”之嘆。不知有多少人真正去琢磨,這個“時代”到底何指?當眾人緬懷大師,實際在抒發什麼情感?

    在筆者看來,首先意在致敬單老德藝雙馨的藝術人生。這位評書大師自認是個從小對説書“十分厭煩”的人,但因人生變故走上這條路後,他就勤學苦練、精益求精。即便到了耄耋之年,還保持著淩晨三四點起床錄評書的習慣。一人一桌一醒木,單憑一張嘴,就構建起了沙場的爾虞我詐、人生的悲歡離合、歷史的跌宕起伏。曾有盲人聽眾專程感謝單老,讓自己“看到”如此恢弘的世界。

    反觀當今的演藝界,德藝雙馨似乎是不切實際的要求,“小花”“鮮肉”們不耍大牌、不漫天要價、不炒花邊新聞就算好的,倘若能避免摳圖、親力親為,就已稱得上“敬業”。以單田芳為代表的老藝人,永葆一顆匠心精進技藝,堅守一份敬畏嚴於律己,讓我們真切體悟到了大師之大。輿論對老藝術家德行的盛讚,何嘗不是一次對當下演藝圈歪風邪氣的鞭撻?

    更要看到,悼念聲中還有深深的憂慮:作為歷史悠久的藝術形式,傳統曲藝不應因大師的離去而消亡,與過去相比,現在傳統曲藝演出場次少、名角兒缺位,光彩不復當年,誰來繼續扛起“代言人”的大旗?有觀點認為,這是個短視頻正當紅的時代,人們追求的是強烈的感官刺激,傳統曲藝日漸落寞是一種必然。實際上,現實並非如此悲觀,以評書為例,喜馬拉雅聽書、懶人聽書等平臺擁有穩定的聽眾群體,評書大師們的經典之作位居點播榜前列。可見,不是當代人不愛聽書了,也不是評書藝術落伍了,而是這樣古老的曲藝形式還沒有找到在網路時代的“正確打開方式”。

    面對依然強烈的市場需求以及不甚樂觀的生存現狀,是時候為傳統曲藝做點什麼了。令人欣慰的是,一些從業者已經在跨界嘗鮮。比如每個週日上午,五里坨書場都會準時開通網上直播;有評書新銳嘗試跟VIVA暢讀等新媒體平臺簽約合作,利用其渠道優勢打開市場。人事更疊,潮流更新,但不變的是用心才能贏得掌聲的規律。感悟大師之大,傳承大師之德,並不斷與時俱進地探索傳統曲藝和網路時代的連接點,這或許是對逝者最好的紀念,也是促進傳統文化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北京日報:探索曲藝在網路時代的打開方式

2018年9月14日 08:45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探索傳統曲藝在網路時代的打開方式

    東方網9月14日消息:這個初秋,因為單田芳等藝術大師的辭世而平添了幾分傷感。突如其來的訃告引得輿論場陷入集體追憶:“放學了就往家跑,準點打開話匣子”“那沙啞的聲音把忠孝節義講得深入人心”……在幾代人心中,單田芳這個名字不僅是評書的代名詞,更標注著難以泯滅的文化記憶。

    除卻因人事代謝而感傷,亦不乏媒體發出“仿佛看見一個時代緩緩落幕”之嘆。不知有多少人真正去琢磨,這個“時代”到底何指?當眾人緬懷大師,實際在抒發什麼情感?

    在筆者看來,首先意在致敬單老德藝雙馨的藝術人生。這位評書大師自認是個從小對説書“十分厭煩”的人,但因人生變故走上這條路後,他就勤學苦練、精益求精。即便到了耄耋之年,還保持著淩晨三四點起床錄評書的習慣。一人一桌一醒木,單憑一張嘴,就構建起了沙場的爾虞我詐、人生的悲歡離合、歷史的跌宕起伏。曾有盲人聽眾專程感謝單老,讓自己“看到”如此恢弘的世界。

    反觀當今的演藝界,德藝雙馨似乎是不切實際的要求,“小花”“鮮肉”們不耍大牌、不漫天要價、不炒花邊新聞就算好的,倘若能避免摳圖、親力親為,就已稱得上“敬業”。以單田芳為代表的老藝人,永葆一顆匠心精進技藝,堅守一份敬畏嚴於律己,讓我們真切體悟到了大師之大。輿論對老藝術家德行的盛讚,何嘗不是一次對當下演藝圈歪風邪氣的鞭撻?

    更要看到,悼念聲中還有深深的憂慮:作為歷史悠久的藝術形式,傳統曲藝不應因大師的離去而消亡,與過去相比,現在傳統曲藝演出場次少、名角兒缺位,光彩不復當年,誰來繼續扛起“代言人”的大旗?有觀點認為,這是個短視頻正當紅的時代,人們追求的是強烈的感官刺激,傳統曲藝日漸落寞是一種必然。實際上,現實並非如此悲觀,以評書為例,喜馬拉雅聽書、懶人聽書等平臺擁有穩定的聽眾群體,評書大師們的經典之作位居點播榜前列。可見,不是當代人不愛聽書了,也不是評書藝術落伍了,而是這樣古老的曲藝形式還沒有找到在網路時代的“正確打開方式”。

    面對依然強烈的市場需求以及不甚樂觀的生存現狀,是時候為傳統曲藝做點什麼了。令人欣慰的是,一些從業者已經在跨界嘗鮮。比如每個週日上午,五里坨書場都會準時開通網上直播;有評書新銳嘗試跟VIVA暢讀等新媒體平臺簽約合作,利用其渠道優勢打開市場。人事更疊,潮流更新,但不變的是用心才能贏得掌聲的規律。感悟大師之大,傳承大師之德,並不斷與時俱進地探索傳統曲藝和網路時代的連接點,這或許是對逝者最好的紀念,也是促進傳統文化可持續發展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