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超時空同居》:新人導演需要有推手

2018-5-17 09:14:46

來源:北京晨報網 作者:王琳 選稿:顧爽

    東方網5月17日消息:青年女導演蘇倫的處女作《超時空同居》將於明天正式上映,這是一部奇幻類愛情電影,在純愛和奇幻中完成了一個關於“成長”的主題。該片首映過後,各方對於這位新人導演在“輕奇幻”元素的落地化處理以及製作上的超高完成度給予了充分的肯定。該片的監製徐崢稱《超時空同居》在這位年輕的新導演帶領下,向中國電影市場提交了一份嶄新作品。徐崢近來以“監製”的身份參與了包括蘇倫在內的三位青年導演的作品,“對於新人導演而言,他們有想法、有才華、有刻苦精神,願意從零開始,他們需要被關懷被尊重,需要有推手。我做監製,就是希望給他們更多話語權。”

    


    徐崢

    


    雷佳音

    


    佟麗婭

    


    導演 蘇倫

    發掘青年導演的獨特性

    “這個故事最初的結構是一男一女此前完全是仇敵,但因為一個原因不得不待在一個房間一段時間,後來兩人相愛了。最初那個版本沒有奇幻,也想嫁接到成長,但嫁接得不太好,有故意拔高的感覺。蘇倫他們説,這個故事太老套了,要給我看一個新的。”“時空交叉”的設計得到了徐崢的肯定,“在這個設計中,成長變得很自然,不用刻意去拔高了。”在具體執行層面,徐崢把電影比作一間房子,自己是設計師,主要工作是探討設計方案,而導演蘇倫則負責把細節一一落實,“有一部分她是超過我的。”徐崢用了一個比較句式對蘇倫給予了極大的肯定,他説自己特別留意了此前影片在全國路演時觀眾的反饋,“導演很用心”這樣的評價讓徐崢露出了小得意的表情。“這是導演帶著主創團隊,一張圖、一個細節、一個道具,一點點磨出來的。”

    除了“監製”了蘇倫的《超時空同居》,徐崢最近還“監製並主演”了青年導演任鵬遠的《幕後玩家》、文牧野的《我不是藥神》。“他們説,徐崢你找的導演一個是一個,每一個都有自己的特色。”談到這幾位新人導演,徐崢“小得意”的情緒再次出現,他確實善於觀察青年導演的特點,準確程度相當驚人。“特點分兩層:一是他自己的口味和喜好,他會興奮起來的部分。二是他的工作方法和態度,他要適合能夠把東西做出來。對年輕導演,要幫助他找到創作的源泉。任鵬遠,關注股票、財經,夫妻關係,這是他的核心。而蘇倫就是適合這個風格,以成長為核心的浪漫愛情喜劇,再加入一些奇幻。他們關注的核心是什麼,最後做出來的東西落點就是什麼,要幫助他們把這個特點放大。”

    看重青年導演的電影觀

    徐崢稱目前影視領域優秀的年輕人很多,很多青年導演帶著自己東西來找他,很多很有自己的想法,“有些我照顧得到,有些照顧不到,有些並不會一直弄下去,有些則會一直堅持,不斷來找我,特別執著。只有那些抱著這個項目非弄出來不可的勁兒,到最後才能成。”除了“被找到府來”,徐崢“選擇”扶持年輕導演更多的是一種主動行為,但他也有條件,“本身需要是有才華的,他得是個電影人,得有自己的電影觀。這説的是兩個層面,第一是對故事的設想得是電影范兒的,第二是願意去做枯燥、艱苦、麻煩的事情。對於新人導演而言,他們有想法、有才華、有刻苦精神,願意從零開始,他們需要被關懷被尊重,需要有推手。”

    “對資方而言,投資一位之前沒作品的導演,心裏肯定會打鼓。我做監製,就是希望給他們更多話語權。”同為創作者,同樣也做過新人導演,徐崢深知他們在做項目時會碰到很多困難,“每個人都是從這個樣子一步步走過來的。新人導演出來,優點缺點都會有,他下一次一定會克服之前的缺點,把片子做到更好。在這之前,我要做的就是幫他們做一些東西,比如如何磕演員,如何面對出品方。”比如在預算方面,徐崢稱自己會在有限的空間裏儘量去滿足,“以《超時空同居》的選景為例,如果預算卡得特別死,就不能在上海拍,如果那樣影片的調調就不太一樣。”

    蘇倫説徐崢

    他是尊重我們的“大家長”

    蘇倫導演處女作《超時空同居》講述了來自2018年的谷小焦(佟麗婭飾)與來自1999年的陸鳴(雷佳音飾),居住的同一所出租屋意外發生“時空重疊”,可以借助彼此的房門在2018年和1999年間自由穿梭。最終,失意的兩人在這段奇妙的穿越之旅中相互救贖,收穫了愛與成長。影片經過十多天路演,得到了“導演很用心”的觀眾評價,而在業內層面,擔綱該片監製的徐崢稱,導演蘇倫在故事很多細節和因果的處理上,展現出了非常多意料之外的驚喜,早在擔任《港囧》執行導演的時期,蘇倫的專業精神就已令自己印象深刻。擔任徐崢新片《幕後玩家》導演的任鵬遠表示,除了奇幻元素外,導演蘇倫在故事的結構和邏輯處理上也帶給人不小的驚喜,為了圓好“跨時空”設定,前後情節很多巧妙的構思,都讓人對其專業水準和藝術才華不容小覷,稱讚對方是一位“鬼才”新人。同樣身為女性導演的姚婷婷在觀影后稱非常欽佩蘇倫在奇幻的大設定和喜劇元素的融入上,始終保持著對感情線細膩而真實的把握,才使得這個略帶穿越的故事,引起了在座很多人的共鳴,重新思考愛情與麵包的意義。

    主動出點子客串出鏡

    作為徐崢的《港囧》的執行導演,蘇倫在該片的拍攝後期拿到了徐崢這個命題作文,“他説適合我。”蘇倫推翻最初的故事結構,源自徐崢的鼓勵。“他説,你如果喜歡,在熱情程度上會不一樣,結果就不一樣。然後我們在忽然間就決定,不計時間成本,把之前的全部推翻,開始了新的創作。”在蘇倫口中,徐崢既是導師又是大家長。“他會經常幫助年輕導演,我們都願意圍著他,因為能學到很多東西,但他不是強加、要求我們必須按照他的路子走,他會在我們迷茫的時候、走偏的時候,以特別溫和的方式告訴我們,也會尊重我們的意見。我們的經驗不夠,這樣的忠言,讓我們少走很多彎路。”

    在很多關鍵點上,徐崢都在為蘇倫“把關”。“比如選雷佳音,就是徐崢老師推薦的。最早我們找演員,有點跑偏了,覺得愛情電影就該找特別俊朗的演員,徐崢老師説要找戲好的,戲好的演員內在會影響外在。而且特別好看的演員大家也看多了,可能會更希望看到有趣的靈魂。”事實證明,有趣、戲好,確實會帶給角色不一樣的呈現方式。

    徐崢還以客串的身份在《超時空同居》中出鏡,“這個點子也是他提出的,我們最早覺得徐崢老師難得客串,希望他多露臉,本來希望他演科學博士那個角色,但後來我們發現無論他演什麼都會搶戲,觀眾會期待在後邊能看到他。觀眾的期待值太高就違背了客串的本意,所以徐崢老師就毛遂自薦出演了一個扯麵小哥,跟劇情沒有太大關係,但又有畫龍點睛的作用。”

    他説先把一切做到位

    從本月4日開始,《超時空同居》在天津、西安、武漢、成都、廈門等城市進行了近10天的路演活動。“在中國傳媒大學那場,我坐在影院裏觀察大家的反應,101分鐘裏出現了225個笑點,兩次淚點,讓我比較驚訝的是,我以為是淚點的地方,有人哭也有人笑,還有人説,剛哭出來又笑了。我想,這不就是人生嗎,挺好的。”蘇倫總結稱,女性導演通常會被貼上的一些標簽,“比如,細膩的愛情、慢悠悠的節奏。但我通過自己的堅持,踏實地一步步去做,最終大家就會看到,女性導演也可以拍快節奏的、拍喜劇,拍不一樣的視覺感的作品。”

    談到處女作的票房,蘇倫稱並沒有想過票房好壞,“最早在《港囧》學習時,我就找到了徐崢老師身上最讓我佩服的一點,他總説,不用著急,把所有東西都做到位了,自己內心滿意了,剩下就交給市場了。如果《超時空同居》真的有很多人喜歡,我自然是得到鼓勵很開心,如果大家覺得欠了些什麼,我也會非常高興聽到這些,並會虛心接受,這樣下一次就會有改進,這都是成長。”(王琳/文 柴春霞/攝)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超時空同居》:新人導演需要有推手

2018年5月17日 09:14 來源:北京晨報網

    東方網5月17日消息:青年女導演蘇倫的處女作《超時空同居》將於明天正式上映,這是一部奇幻類愛情電影,在純愛和奇幻中完成了一個關於“成長”的主題。該片首映過後,各方對於這位新人導演在“輕奇幻”元素的落地化處理以及製作上的超高完成度給予了充分的肯定。該片的監製徐崢稱《超時空同居》在這位年輕的新導演帶領下,向中國電影市場提交了一份嶄新作品。徐崢近來以“監製”的身份參與了包括蘇倫在內的三位青年導演的作品,“對於新人導演而言,他們有想法、有才華、有刻苦精神,願意從零開始,他們需要被關懷被尊重,需要有推手。我做監製,就是希望給他們更多話語權。”

    


    徐崢

    


    雷佳音

    


    佟麗婭

    


    導演 蘇倫

    發掘青年導演的獨特性

    “這個故事最初的結構是一男一女此前完全是仇敵,但因為一個原因不得不待在一個房間一段時間,後來兩人相愛了。最初那個版本沒有奇幻,也想嫁接到成長,但嫁接得不太好,有故意拔高的感覺。蘇倫他們説,這個故事太老套了,要給我看一個新的。”“時空交叉”的設計得到了徐崢的肯定,“在這個設計中,成長變得很自然,不用刻意去拔高了。”在具體執行層面,徐崢把電影比作一間房子,自己是設計師,主要工作是探討設計方案,而導演蘇倫則負責把細節一一落實,“有一部分她是超過我的。”徐崢用了一個比較句式對蘇倫給予了極大的肯定,他説自己特別留意了此前影片在全國路演時觀眾的反饋,“導演很用心”這樣的評價讓徐崢露出了小得意的表情。“這是導演帶著主創團隊,一張圖、一個細節、一個道具,一點點磨出來的。”

    除了“監製”了蘇倫的《超時空同居》,徐崢最近還“監製並主演”了青年導演任鵬遠的《幕後玩家》、文牧野的《我不是藥神》。“他們説,徐崢你找的導演一個是一個,每一個都有自己的特色。”談到這幾位新人導演,徐崢“小得意”的情緒再次出現,他確實善於觀察青年導演的特點,準確程度相當驚人。“特點分兩層:一是他自己的口味和喜好,他會興奮起來的部分。二是他的工作方法和態度,他要適合能夠把東西做出來。對年輕導演,要幫助他找到創作的源泉。任鵬遠,關注股票、財經,夫妻關係,這是他的核心。而蘇倫就是適合這個風格,以成長為核心的浪漫愛情喜劇,再加入一些奇幻。他們關注的核心是什麼,最後做出來的東西落點就是什麼,要幫助他們把這個特點放大。”

    看重青年導演的電影觀

    徐崢稱目前影視領域優秀的年輕人很多,很多青年導演帶著自己東西來找他,很多很有自己的想法,“有些我照顧得到,有些照顧不到,有些並不會一直弄下去,有些則會一直堅持,不斷來找我,特別執著。只有那些抱著這個項目非弄出來不可的勁兒,到最後才能成。”除了“被找到府來”,徐崢“選擇”扶持年輕導演更多的是一種主動行為,但他也有條件,“本身需要是有才華的,他得是個電影人,得有自己的電影觀。這説的是兩個層面,第一是對故事的設想得是電影范兒的,第二是願意去做枯燥、艱苦、麻煩的事情。對於新人導演而言,他們有想法、有才華、有刻苦精神,願意從零開始,他們需要被關懷被尊重,需要有推手。”

    “對資方而言,投資一位之前沒作品的導演,心裏肯定會打鼓。我做監製,就是希望給他們更多話語權。”同為創作者,同樣也做過新人導演,徐崢深知他們在做項目時會碰到很多困難,“每個人都是從這個樣子一步步走過來的。新人導演出來,優點缺點都會有,他下一次一定會克服之前的缺點,把片子做到更好。在這之前,我要做的就是幫他們做一些東西,比如如何磕演員,如何面對出品方。”比如在預算方面,徐崢稱自己會在有限的空間裏儘量去滿足,“以《超時空同居》的選景為例,如果預算卡得特別死,就不能在上海拍,如果那樣影片的調調就不太一樣。”

    蘇倫説徐崢

    他是尊重我們的“大家長”

    蘇倫導演處女作《超時空同居》講述了來自2018年的谷小焦(佟麗婭飾)與來自1999年的陸鳴(雷佳音飾),居住的同一所出租屋意外發生“時空重疊”,可以借助彼此的房門在2018年和1999年間自由穿梭。最終,失意的兩人在這段奇妙的穿越之旅中相互救贖,收穫了愛與成長。影片經過十多天路演,得到了“導演很用心”的觀眾評價,而在業內層面,擔綱該片監製的徐崢稱,導演蘇倫在故事很多細節和因果的處理上,展現出了非常多意料之外的驚喜,早在擔任《港囧》執行導演的時期,蘇倫的專業精神就已令自己印象深刻。擔任徐崢新片《幕後玩家》導演的任鵬遠表示,除了奇幻元素外,導演蘇倫在故事的結構和邏輯處理上也帶給人不小的驚喜,為了圓好“跨時空”設定,前後情節很多巧妙的構思,都讓人對其專業水準和藝術才華不容小覷,稱讚對方是一位“鬼才”新人。同樣身為女性導演的姚婷婷在觀影后稱非常欽佩蘇倫在奇幻的大設定和喜劇元素的融入上,始終保持著對感情線細膩而真實的把握,才使得這個略帶穿越的故事,引起了在座很多人的共鳴,重新思考愛情與麵包的意義。

    主動出點子客串出鏡

    作為徐崢的《港囧》的執行導演,蘇倫在該片的拍攝後期拿到了徐崢這個命題作文,“他説適合我。”蘇倫推翻最初的故事結構,源自徐崢的鼓勵。“他説,你如果喜歡,在熱情程度上會不一樣,結果就不一樣。然後我們在忽然間就決定,不計時間成本,把之前的全部推翻,開始了新的創作。”在蘇倫口中,徐崢既是導師又是大家長。“他會經常幫助年輕導演,我們都願意圍著他,因為能學到很多東西,但他不是強加、要求我們必須按照他的路子走,他會在我們迷茫的時候、走偏的時候,以特別溫和的方式告訴我們,也會尊重我們的意見。我們的經驗不夠,這樣的忠言,讓我們少走很多彎路。”

    在很多關鍵點上,徐崢都在為蘇倫“把關”。“比如選雷佳音,就是徐崢老師推薦的。最早我們找演員,有點跑偏了,覺得愛情電影就該找特別俊朗的演員,徐崢老師説要找戲好的,戲好的演員內在會影響外在。而且特別好看的演員大家也看多了,可能會更希望看到有趣的靈魂。”事實證明,有趣、戲好,確實會帶給角色不一樣的呈現方式。

    徐崢還以客串的身份在《超時空同居》中出鏡,“這個點子也是他提出的,我們最早覺得徐崢老師難得客串,希望他多露臉,本來希望他演科學博士那個角色,但後來我們發現無論他演什麼都會搶戲,觀眾會期待在後邊能看到他。觀眾的期待值太高就違背了客串的本意,所以徐崢老師就毛遂自薦出演了一個扯麵小哥,跟劇情沒有太大關係,但又有畫龍點睛的作用。”

    他説先把一切做到位

    從本月4日開始,《超時空同居》在天津、西安、武漢、成都、廈門等城市進行了近10天的路演活動。“在中國傳媒大學那場,我坐在影院裏觀察大家的反應,101分鐘裏出現了225個笑點,兩次淚點,讓我比較驚訝的是,我以為是淚點的地方,有人哭也有人笑,還有人説,剛哭出來又笑了。我想,這不就是人生嗎,挺好的。”蘇倫總結稱,女性導演通常會被貼上的一些標簽,“比如,細膩的愛情、慢悠悠的節奏。但我通過自己的堅持,踏實地一步步去做,最終大家就會看到,女性導演也可以拍快節奏的、拍喜劇,拍不一樣的視覺感的作品。”

    談到處女作的票房,蘇倫稱並沒有想過票房好壞,“最早在《港囧》學習時,我就找到了徐崢老師身上最讓我佩服的一點,他總説,不用著急,把所有東西都做到位了,自己內心滿意了,剩下就交給市場了。如果《超時空同居》真的有很多人喜歡,我自然是得到鼓勵很開心,如果大家覺得欠了些什麼,我也會非常高興聽到這些,並會虛心接受,這樣下一次就會有改進,這都是成長。”(王琳/文 柴春霞/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