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精品劇如何突破圈層贏得更多關注?

2018-4-15 12:01:01

來源:文匯報 選稿:王一茗

原標題:精品劇如何突破圈層贏得更多關注?

  右圖從最上一張,按順時針方向依次為《大軍師司馬懿之軍事聯盟》 《那年花開月正圓》《雞毛飛上天》 的劇照

  東方網4月15日消息:2018年是中國電視劇誕生60週年。在新的“甲子之初”探討有關電視劇的時代性話題,更具有當下意義。電視劇曾經給觀眾帶來很多歡笑;如今,要繼續陪伴老百姓進入一個強起來的新時代,國産電視劇需要在很多方面有進一步的提升。

  今日 文藝百家,聚焦國産電視劇的當下與未來。

  一一一編者

  中國是世界上電視劇産量最多的國家,但以往大量品質不高的産品進入市場,影響了行業的健康發展。然而過去一年情況發生了變化,國産電視劇創作生産的數量有所下降,同時隨著越來越多的精品劇的出現,那些創作品質相對平平的作品越來越難以找到生存空間,優勝劣汰的局面正在形成。

  從收視率調查來看,精品劇正在引領整個電視行業。在過去一年裏,引爆電視劇關注熱點、在收視率排名中位置靠前的很多都是精品劇,比如 《人民的名義》 《于成龍》 《情滿四合院》 《深海利劍》 等,成為電視劇行業的亮點,馬太效應非常明顯。我一直認為在創意産業領域一定會出現良性的二八定律,因為它跟普通的物質産品不一樣。在餐飲行業,大大小小不同口味不同風味的餐館都可以得到一定的顧客群,但是在創意産業領域,關注度、注意力、價值永遠會向優質的版權傾斜;版權經濟最大的特點就是最優質的版權會得到最大的收益。這其中還有一個現象,就是在網路上點擊率最高的作品和在電視臺收視率最高的作品,各前10部當中有80%都是重疊的,説明真正有品質的作品已經打破了媒介的屏障和圈層的限制,成為真正的大眾劇。

  無論多好的題材,起用多大的明星,人物不好,難成精品

  對這些精品劇做一些歸納和分析就會發現,它們在題材上主要可以分成四種:包含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在內的軍事戰爭類題材佔比非常高,説明觀眾對這一類型的電視劇始終有巨大的好感;第二大類型是諜戰懸疑;第三類是近現代的傳奇故事,也就是通常説的年代劇;還有一類就是都市生活類,這類作品從收視率佔比來説不是特別高,但是影響很大,這幾年我們特別有影響力的作品,大部分都來自於此類題材。

  如果再對精品劇做進一步的總結,無論是古裝劇還是現代劇,我們可以得出一個創作路徑上的結論:人物塑造好了,作品才會好;人物不好,無論多麼好的題材,起用多麼大的明星,作品最終的成功率都很低。上述這些精品劇幾乎都是靠人物立起來的作品,不是情節推動人物,而是人物推動情節。這是符合藝術規律的:只有人物成為情節的發動機,情節才不會虛假,演員才能準確地貼近自己所飾演的角色。有時候我們看到一些好演員也沒有把戲演好,主要的原因並不完全是演員的問題,而是由於劇本本身對人物的準確性把握很低,導致演員不知道該怎麼去塑造這個人物。其實我跟很多創作者交流過,只要人物順了,導演也舒服,演員也舒服,當然觀眾就更舒服。所以我們説,人物是情節的發動機。

  這就引出一個問題:當我們説把人物塑造好的時候,到底指的是什麼? 在我看來,就是這些人物必須是現實人際關係的一面鏡子———換句話説,觀眾能夠從這些人物身上看到現實關係的映照。比如我們看 《歡樂頌》,看 《人民的名義》,劇中那些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都是如此。所以,單單是“生動”還不夠,好的人物必須要有現實性,包含著某種現實的反映,一種現實的典型性。

  精品劇的“精”在於沒有漏洞。很多70分的作品,再稍微精緻一點就是90分

  在塑造好人物的基礎上,要成為一部精品劇,需要盡可能涉足陌生的題材、領域和人物,比如談判官、戀愛專家、外科醫生、急診室醫生、律師等等。這種陌生感一方面會增加觀眾的好奇心,另一方面可以因為其所具備的專業性,而提高觀眾提前破解故事走向的門坎。

  不穿幫、不齣戲的藝術逼真性,同樣是精品劇的必備條件。精品劇的“精”不在華麗,而在於沒有漏洞。環境不真實、情景不真實、服裝不真實、化裝不真實、氛圍不真實,這些都是漏洞。過去一年我們看到一些大明星出演的、影響力非常大的劇,但其中很多場景穿幫,很多對話和人物關係讓人齣戲,破壞了原有的戲劇逼真感。這些劇其實已經有了70分以上的水準,如果再稍微精緻一點就是90分,可惜沒有,讓人非常遺憾。

  所有的精品劇,最終都是以價值觀來得到觀眾認可的。今天的中國已經進入了一個新時代,觀眾對價值觀的訴求越來越高。不管是哪一類的電視劇,觀眾都希望能夠在價值觀層面上引發共鳴。我在很多場合都會提到《瑯琊榜》,它雖然是古裝題材,但是裏面蘊含的精神是現實的,現代的。這些年越來越多關於理想信念的電視劇作品頻頻得到觀眾的認可,同樣是這個道理。中國夢歸根到底是每個中國人的夢,新時代是每一個中國人的新時代。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價值觀和創作水準、創作能力之間是相輔相成,只有這樣才能出精品。

  值得一提的是,調查顯示,儘管電視作為媒介面臨比較大的挑戰和影響,但是網際網路、特別是移動終端增長勢頭很快,而在視頻網站的整體點擊量中,電視劇佔了60%。換句話説,電視劇對於整個網際網路行業都有重要影響。這也説明電視劇仍然是也將繼續是一種大眾文化形態,因此,希望未來出現更多精品劇來帶給大家以夢想,帶給大家以希望。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精品劇如何突破圈層贏得更多關注?

2018年4月15日 12:01 來源:文匯報

原標題:精品劇如何突破圈層贏得更多關注?

  右圖從最上一張,按順時針方向依次為《大軍師司馬懿之軍事聯盟》 《那年花開月正圓》《雞毛飛上天》 的劇照

  東方網4月15日消息:2018年是中國電視劇誕生60週年。在新的“甲子之初”探討有關電視劇的時代性話題,更具有當下意義。電視劇曾經給觀眾帶來很多歡笑;如今,要繼續陪伴老百姓進入一個強起來的新時代,國産電視劇需要在很多方面有進一步的提升。

  今日 文藝百家,聚焦國産電視劇的當下與未來。

  一一一編者

  中國是世界上電視劇産量最多的國家,但以往大量品質不高的産品進入市場,影響了行業的健康發展。然而過去一年情況發生了變化,國産電視劇創作生産的數量有所下降,同時隨著越來越多的精品劇的出現,那些創作品質相對平平的作品越來越難以找到生存空間,優勝劣汰的局面正在形成。

  從收視率調查來看,精品劇正在引領整個電視行業。在過去一年裏,引爆電視劇關注熱點、在收視率排名中位置靠前的很多都是精品劇,比如 《人民的名義》 《于成龍》 《情滿四合院》 《深海利劍》 等,成為電視劇行業的亮點,馬太效應非常明顯。我一直認為在創意産業領域一定會出現良性的二八定律,因為它跟普通的物質産品不一樣。在餐飲行業,大大小小不同口味不同風味的餐館都可以得到一定的顧客群,但是在創意産業領域,關注度、注意力、價值永遠會向優質的版權傾斜;版權經濟最大的特點就是最優質的版權會得到最大的收益。這其中還有一個現象,就是在網路上點擊率最高的作品和在電視臺收視率最高的作品,各前10部當中有80%都是重疊的,説明真正有品質的作品已經打破了媒介的屏障和圈層的限制,成為真正的大眾劇。

  無論多好的題材,起用多大的明星,人物不好,難成精品

  對這些精品劇做一些歸納和分析就會發現,它們在題材上主要可以分成四種:包含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在內的軍事戰爭類題材佔比非常高,説明觀眾對這一類型的電視劇始終有巨大的好感;第二大類型是諜戰懸疑;第三類是近現代的傳奇故事,也就是通常説的年代劇;還有一類就是都市生活類,這類作品從收視率佔比來説不是特別高,但是影響很大,這幾年我們特別有影響力的作品,大部分都來自於此類題材。

  如果再對精品劇做進一步的總結,無論是古裝劇還是現代劇,我們可以得出一個創作路徑上的結論:人物塑造好了,作品才會好;人物不好,無論多麼好的題材,起用多麼大的明星,作品最終的成功率都很低。上述這些精品劇幾乎都是靠人物立起來的作品,不是情節推動人物,而是人物推動情節。這是符合藝術規律的:只有人物成為情節的發動機,情節才不會虛假,演員才能準確地貼近自己所飾演的角色。有時候我們看到一些好演員也沒有把戲演好,主要的原因並不完全是演員的問題,而是由於劇本本身對人物的準確性把握很低,導致演員不知道該怎麼去塑造這個人物。其實我跟很多創作者交流過,只要人物順了,導演也舒服,演員也舒服,當然觀眾就更舒服。所以我們説,人物是情節的發動機。

  這就引出一個問題:當我們説把人物塑造好的時候,到底指的是什麼? 在我看來,就是這些人物必須是現實人際關係的一面鏡子———換句話説,觀眾能夠從這些人物身上看到現實關係的映照。比如我們看 《歡樂頌》,看 《人民的名義》,劇中那些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都是如此。所以,單單是“生動”還不夠,好的人物必須要有現實性,包含著某種現實的反映,一種現實的典型性。

  精品劇的“精”在於沒有漏洞。很多70分的作品,再稍微精緻一點就是90分

  在塑造好人物的基礎上,要成為一部精品劇,需要盡可能涉足陌生的題材、領域和人物,比如談判官、戀愛專家、外科醫生、急診室醫生、律師等等。這種陌生感一方面會增加觀眾的好奇心,另一方面可以因為其所具備的專業性,而提高觀眾提前破解故事走向的門坎。

  不穿幫、不齣戲的藝術逼真性,同樣是精品劇的必備條件。精品劇的“精”不在華麗,而在於沒有漏洞。環境不真實、情景不真實、服裝不真實、化裝不真實、氛圍不真實,這些都是漏洞。過去一年我們看到一些大明星出演的、影響力非常大的劇,但其中很多場景穿幫,很多對話和人物關係讓人齣戲,破壞了原有的戲劇逼真感。這些劇其實已經有了70分以上的水準,如果再稍微精緻一點就是90分,可惜沒有,讓人非常遺憾。

  所有的精品劇,最終都是以價值觀來得到觀眾認可的。今天的中國已經進入了一個新時代,觀眾對價值觀的訴求越來越高。不管是哪一類的電視劇,觀眾都希望能夠在價值觀層面上引發共鳴。我在很多場合都會提到《瑯琊榜》,它雖然是古裝題材,但是裏面蘊含的精神是現實的,現代的。這些年越來越多關於理想信念的電視劇作品頻頻得到觀眾的認可,同樣是這個道理。中國夢歸根到底是每個中國人的夢,新時代是每一個中國人的新時代。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價值觀和創作水準、創作能力之間是相輔相成,只有這樣才能出精品。

  值得一提的是,調查顯示,儘管電視作為媒介面臨比較大的挑戰和影響,但是網際網路、特別是移動終端增長勢頭很快,而在視頻網站的整體點擊量中,電視劇佔了60%。換句話説,電視劇對於整個網際網路行業都有重要影響。這也説明電視劇仍然是也將繼續是一種大眾文化形態,因此,希望未來出現更多精品劇來帶給大家以夢想,帶給大家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