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央視春節推出音樂節目《經典咏流傳》

2018-2-14 11:54:17

來源:新華社 作者:白瀛 選稿:顧爽

  東方網2月14日消息:台灣“民謠之父”胡德夫用《鄉愁四韻》懷念老師余光中;88歲鋼琴家巫漪麗隔空演奏《梁祝》述説經典;大山裏的孩子淚水漣漣隨支教老師梁俊演唱《苔》……央視在春節期間推出的詩詞文化類音樂節目《經典咏流傳》,將用現代方式帶給觀眾來自傳統文化的感動。

  央視綜合頻道總監張國飛日前在京介紹,《經典咏流傳》將古詩詞和近代詩詞配以現代流行音樂,由音樂人現場演繹,撒貝南主持,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康震、中國音樂學院院長王黎光、主持人曾寶儀、音樂人庾澄慶組成鑒賞團,將於16日正月初一起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

  節目錄製現場,胡德夫演唱了用少數民族古調為馬致遠詞譜曲的《來甦‧秋思》。“這首歌是我們表達思念的時候會唱的,其中蘊含著一股悲愴之意。我的一位長輩,也是大家很熟悉的著名詩人余光中老師,前些日子離開了我們。我希望將這首歌唱給他聽。”

  胡德夫大學時讀外文系,修過余光中的課,對他音樂創作影響很大。節目錄製現場,他特意又演唱了一首余光中作詞的《鄉愁四韻》。

  88歲的巫漪麗是中國第一代鋼琴家,是《梁山伯與祝英臺》小提琴協奏曲鋼琴演奏部分的首創者及首演者。由於年事已高,定居新加坡的巫漪麗通過視頻連線在錄製現場再現了這首鋼琴曲,並配以合唱團在北京演唱的古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巫漪麗説,《梁祝》是中國人最熟悉的民間故事之一,小提琴協奏曲作為共和國10週年獻禮作品,鋼琴部分是她根據總譜花了三天三夜寫好的。“每一個音符都深深地刻進了我的生命,它就是我一生的經典。”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已經與支教老師梁俊分別兩年的孩子們,再次與老師合唱起這首清代袁枚的小詩《苔》時,都已泣不成聲。

  2013年,梁俊和妻子去貴州石門坎支教,他發現烏蒙山裏的這些孩子學漢語很困難,所以他用吉他彈出這些詩詞,沒想到孩子特別喜歡,兩年多時間他們記住了一百多首詩詞。梁俊説,大山裏的孩子就像苔花一樣,雖然很小,也要學牡丹一樣勇敢地開放。

  康震説,《經典咏流傳》文化底蘊十分深厚,每一首歌和每一首詩的背後都有一段人生,而每一段人生的背後承載的是輝煌或失落,但都與亙古綿延的文化傳統相連接。“這些詩歌跨越千年之後到達現代,無論承載的是輝煌還是失落,都變成無以復加的精神財富和文化遺産,成為我們民族文化的自信和驕傲。”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央視春節推出音樂節目《經典咏流傳》

2018年2月14日 11:54 來源:新華社

  東方網2月14日消息:台灣“民謠之父”胡德夫用《鄉愁四韻》懷念老師余光中;88歲鋼琴家巫漪麗隔空演奏《梁祝》述説經典;大山裏的孩子淚水漣漣隨支教老師梁俊演唱《苔》……央視在春節期間推出的詩詞文化類音樂節目《經典咏流傳》,將用現代方式帶給觀眾來自傳統文化的感動。

  央視綜合頻道總監張國飛日前在京介紹,《經典咏流傳》將古詩詞和近代詩詞配以現代流行音樂,由音樂人現場演繹,撒貝南主持,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康震、中國音樂學院院長王黎光、主持人曾寶儀、音樂人庾澄慶組成鑒賞團,將於16日正月初一起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

  節目錄製現場,胡德夫演唱了用少數民族古調為馬致遠詞譜曲的《來甦‧秋思》。“這首歌是我們表達思念的時候會唱的,其中蘊含著一股悲愴之意。我的一位長輩,也是大家很熟悉的著名詩人余光中老師,前些日子離開了我們。我希望將這首歌唱給他聽。”

  胡德夫大學時讀外文系,修過余光中的課,對他音樂創作影響很大。節目錄製現場,他特意又演唱了一首余光中作詞的《鄉愁四韻》。

  88歲的巫漪麗是中國第一代鋼琴家,是《梁山伯與祝英臺》小提琴協奏曲鋼琴演奏部分的首創者及首演者。由於年事已高,定居新加坡的巫漪麗通過視頻連線在錄製現場再現了這首鋼琴曲,並配以合唱團在北京演唱的古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巫漪麗説,《梁祝》是中國人最熟悉的民間故事之一,小提琴協奏曲作為共和國10週年獻禮作品,鋼琴部分是她根據總譜花了三天三夜寫好的。“每一個音符都深深地刻進了我的生命,它就是我一生的經典。”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已經與支教老師梁俊分別兩年的孩子們,再次與老師合唱起這首清代袁枚的小詩《苔》時,都已泣不成聲。

  2013年,梁俊和妻子去貴州石門坎支教,他發現烏蒙山裏的這些孩子學漢語很困難,所以他用吉他彈出這些詩詞,沒想到孩子特別喜歡,兩年多時間他們記住了一百多首詩詞。梁俊説,大山裏的孩子就像苔花一樣,雖然很小,也要學牡丹一樣勇敢地開放。

  康震説,《經典咏流傳》文化底蘊十分深厚,每一首歌和每一首詩的背後都有一段人生,而每一段人生的背後承載的是輝煌或失落,但都與亙古綿延的文化傳統相連接。“這些詩歌跨越千年之後到達現代,無論承載的是輝煌還是失落,都變成無以復加的精神財富和文化遺産,成為我們民族文化的自信和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