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張翰不吃醋?娜扎爆料:提前沒説

2017-8-13 08:33:12

來源:資訊時報 選稿:顧爽

   東方網8月13日消息:大鵬第二部導演作品《縫紉機樂隊》,感情戲對象從柳岩成了古力娜扎。娜扎昨天在發佈會上爆料説,接拍前明明説沒什麼感情戲,“拍到後面感情戲越來越多,還有一場吻戲!”大鵬為自己解圍,説這畢竟是他正經拍戲之後的“銀幕初吻”,提前9小時就做好了準備工作。

    一拍感情戲就遭遇降溫颳風

    9月30日公映的《縫紉機樂隊》,不僅是大鵬第二次導演電影,還承載了他自小就有的音樂夢想。這部在其老家集安拍攝的電影,講述了小鎮搖滾樂隊故事,娜扎飾演的貝斯手丁建國,堪稱冷酷美少女,個性有別於她此前形象。昨日北京記者會上,聽説活動主題是“懟大鵬”,娜扎毫不留情直言“導演愛不起”。

    現場曝光的花絮照片裏,丁建國和樂隊經紀人程宮(大鵬飾)有場吻戲,看上去飽含深情,其實畫面外狀況百齣。“只要拍感情戲就會降溫、颳風,兩個人抖得很厲害地談戀愛。”大鵬一臉可惜地説,原本浪漫的感情戲,只要一喊開拍,風就往嘴裏灌、吹得眼睛睜不開,“天妒人怨”。

    衝著和娜扎或許有感情戲才接拍的喬杉“忿恨”地説,兩人這場吻戲拍了8遍。喬杉一説反倒提醒了娜扎,提出心中疑問:“(拍)八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劇本的時候沒有吻戲,沒有感情戲。當我接了開拍後,突然就有很多感情戲,到了快結尾的時候又多了一場吻戲。後來我問過導演,他也沒有解釋。”

    面對女演員的質疑,大鵬依舊回避,只透露劇組為他這場吻戲煞費苦心,“我出道這麼多年了,這是第一次銀幕親吻,意義很重要。化粧師下午1點讓我嚼一下口香糖,其實吻戲晚上10點才拍。”

    大鵬感嘆沒人永遠站在聚光燈下

    除了娜扎,和大鵬識于微時的喬杉、岳雲鵬(小岳岳)在《縫紉機樂隊》裏,都有重要戲份。仗著關係好,喬杉昨天火力猛開“懟大鵬”,直説導演太黏人,從吃飯到上廁所還有睡覺都跟他在一起,“他説女主角是娜扎,心想總算有感情戲了,沒想到是和他有感情戲。”面對喬杉大呼“感情戲安排不合理”,大鵬如此解釋,“網友説我跟喬杉,在‘大保健系列’後就沒法突破,我覺得這部電影有機會解決。”

    小岳岳更直接,説大鵬請他演“彈琴的老師”,雖然不會彈“反正給錢,就來了”。他感嘆進組後對導演最大感受就是“老了”。大鵬接受這個評價,“我最近確實感覺到了自己的衰老,去健身房裏甩繩子時,看上去的樣子就跟我以前在健身房裏看到的那些中年人差不多。”

    或許是從頭開始打拼的“小夥伴”昨天都在現場,大鵬好生感觸,他説自己導演、編劇、監製各個崗位都不放過,其實不是野心作祟,“小時候我媽説我樣樣通,樣樣松,我覺得自己真的很想多了解一點別的事是怎麼幹的。”早年間做主持人,採訪無數明星的經歷讓他在《煎餅俠》大火之後,不忘保持自省,“沒有人永遠都可以站在聚光燈下的,《煎餅俠》那次我特別開心,以後(作品)會變得什麼樣,我不知道,可能會變好,也可能不如它,沒關係,就跟今天在場的每個人的工作一樣,只要做好就可以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張翰不吃醋?娜扎爆料:提前沒説

2017年8月13日 08:33 來源:資訊時報

   東方網8月13日消息:大鵬第二部導演作品《縫紉機樂隊》,感情戲對象從柳岩成了古力娜扎。娜扎昨天在發佈會上爆料説,接拍前明明説沒什麼感情戲,“拍到後面感情戲越來越多,還有一場吻戲!”大鵬為自己解圍,説這畢竟是他正經拍戲之後的“銀幕初吻”,提前9小時就做好了準備工作。

    一拍感情戲就遭遇降溫颳風

    9月30日公映的《縫紉機樂隊》,不僅是大鵬第二次導演電影,還承載了他自小就有的音樂夢想。這部在其老家集安拍攝的電影,講述了小鎮搖滾樂隊故事,娜扎飾演的貝斯手丁建國,堪稱冷酷美少女,個性有別於她此前形象。昨日北京記者會上,聽説活動主題是“懟大鵬”,娜扎毫不留情直言“導演愛不起”。

    現場曝光的花絮照片裏,丁建國和樂隊經紀人程宮(大鵬飾)有場吻戲,看上去飽含深情,其實畫面外狀況百齣。“只要拍感情戲就會降溫、颳風,兩個人抖得很厲害地談戀愛。”大鵬一臉可惜地説,原本浪漫的感情戲,只要一喊開拍,風就往嘴裏灌、吹得眼睛睜不開,“天妒人怨”。

    衝著和娜扎或許有感情戲才接拍的喬杉“忿恨”地説,兩人這場吻戲拍了8遍。喬杉一説反倒提醒了娜扎,提出心中疑問:“(拍)八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劇本的時候沒有吻戲,沒有感情戲。當我接了開拍後,突然就有很多感情戲,到了快結尾的時候又多了一場吻戲。後來我問過導演,他也沒有解釋。”

    面對女演員的質疑,大鵬依舊回避,只透露劇組為他這場吻戲煞費苦心,“我出道這麼多年了,這是第一次銀幕親吻,意義很重要。化粧師下午1點讓我嚼一下口香糖,其實吻戲晚上10點才拍。”

    大鵬感嘆沒人永遠站在聚光燈下

    除了娜扎,和大鵬識于微時的喬杉、岳雲鵬(小岳岳)在《縫紉機樂隊》裏,都有重要戲份。仗著關係好,喬杉昨天火力猛開“懟大鵬”,直説導演太黏人,從吃飯到上廁所還有睡覺都跟他在一起,“他説女主角是娜扎,心想總算有感情戲了,沒想到是和他有感情戲。”面對喬杉大呼“感情戲安排不合理”,大鵬如此解釋,“網友説我跟喬杉,在‘大保健系列’後就沒法突破,我覺得這部電影有機會解決。”

    小岳岳更直接,説大鵬請他演“彈琴的老師”,雖然不會彈“反正給錢,就來了”。他感嘆進組後對導演最大感受就是“老了”。大鵬接受這個評價,“我最近確實感覺到了自己的衰老,去健身房裏甩繩子時,看上去的樣子就跟我以前在健身房裏看到的那些中年人差不多。”

    或許是從頭開始打拼的“小夥伴”昨天都在現場,大鵬好生感觸,他説自己導演、編劇、監製各個崗位都不放過,其實不是野心作祟,“小時候我媽説我樣樣通,樣樣松,我覺得自己真的很想多了解一點別的事是怎麼幹的。”早年間做主持人,採訪無數明星的經歷讓他在《煎餅俠》大火之後,不忘保持自省,“沒有人永遠都可以站在聚光燈下的,《煎餅俠》那次我特別開心,以後(作品)會變得什麼樣,我不知道,可能會變好,也可能不如它,沒關係,就跟今天在場的每個人的工作一樣,只要做好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