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娛樂圈:明星片酬漲個不停 綜藝節目製作縮水

2017-3-20 10:00:59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龔衛鋒 選稿:王一茗

林青霞這種大咖並非有錢就能請到

庾澄慶只參加音樂節目  

張曼玉難得現身《十二道鋒味》

鄧超的綜藝片酬每集100萬元已經是“友情價” 

劉在石的《RM》片酬每集僅6萬元   

劉嘉玲是眾多綜藝節目的爭搶目標 

薛之謙去年參加了34檔綜藝節目

    東方網3月20日消息:關於“明星天價片酬”的話題,最近從“影視圈”燒到“綜藝界”。去年曾一度鬧得沸沸颺颺的綜藝明星片酬瘋漲現象,再次被翻了出來。某製片人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也曾説過:“這個市場的現狀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抱怨的人多,解決問題的人少。”而不少網友關注的焦點則是綜藝節目品質下降的問題:“明星都是給慣出來的。對觀眾來説,關鍵是現在的節目還越來越難看!”

    行業現狀

    沒有錢,一定請不到明星

    2015年,全國綜藝節目只有200余檔;到了2016年,數據翻了一番,達到400余檔。隨著網路綜藝日趨火爆,業界普遍估計,這個數字在2017年將繼續上升。某知名節目策劃人去年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就道出了市場增量與明星片酬的關係:“電視臺和網路的綜藝節目增速明顯,但明星是有限的。大家都想搶一線明星,他們的身價上漲是必然現象。”該策劃人認為,中國觀眾對明星的依賴也是一個決定因素:“觀眾這幾年已經養成了唯明星論的收視習慣。有明星就有話題,有話題就能贏得收視和點擊。”

    早在前年,綜藝明星高價片酬的現象已經鬧過一陣子。有消息稱,鄧超錄製《奔跑吧兄弟》的片酬是每集100萬元人民幣,而南韓版《Running man》的劉在石,1集收入約為6萬元人民幣。據説,鄧超這個價碼還算是“友情價”,國內知名製作公司項目負責人H女士透露了當時綜藝節目明星的市場價格:“準一線明星的價格為2000萬元起,而國內一線大咖的報價都是3000萬元起。”某藝人統籌也透露,“跑男團”中某位男藝人參加其他綜藝節目的要價是“至少300萬元一期”。

    有消息稱,現在一線藝人拍一季綜藝節目的片酬,相當於一部都市劇的製作費用:“綜藝片酬每期500萬元以上,參加一季10到13期節目,拍攝不超過30天,但片酬相當於拍了一部完整的電視劇,在5000萬元到8000萬元不等。”現在藝人都會“明碼標價”,每個咖位都有固定的價位,如果要在節目中加入額外的表演,經紀團隊都會要求製片方“漲價”。因此,綜藝節目跟影視劇面臨同樣的窘境——藝人賺錢,製作縮水。

    有了錢,不一定請到明星

    某綜藝節目製作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毫不諱言:“‘敲明星’是導演前期工作的重心,現在可能要提前半年敲檔期。”(注:“敲明星”意為節目導演帶著提案到府跟明星經紀團隊或明星本人溝通,隨後針對有意向的人選談價格、檔期。)在這位製作人看來:“許多明星上綜藝節目就是為了‘撈熱錢’,不可能像拍電影一樣為藝術追求而自降身價。”

    相較而言,一線明星參加綜藝節目會更加慎重。例如,林青霞參加《偶像來了》,劉嘉玲參加《我們來了》,張國立、王剛、張鐵林“鐵三角”先後亮相《王牌對王牌》和《非凡匠心》,陳建斌加盟《一年級畢業季》,隱退娛樂圈多年的李亞鵬去年參加了戶外生存體驗真人秀《我們的法則》……這些大牌明星對參加綜藝節目的要求相當高,還有一些藝人有自己的形象規劃,比如庾澄慶只參加與音樂有關的綜藝節目。因此,即使製作方有錢,要請到大咖明星還是相當困難。

    據某製片人透露:“一線大牌不是你給錢他就會加盟的。”據説,為了勸説一位女歌手重登舞臺,某節目的導演足足説服了一個月,才終於讓她答應“試一試”。

    業內觀點

    泡沫多,總有一天會破

    對於綜藝明星天價片酬問題,不少業內人士都曾站出來説話。原湖南廣播電視臺臺長歐陽常林就曾對準節目製作過分依賴明星資源、明星出場費不斷刷新、製作成本瘋漲等行業現象指出:“現在‘沒有最高只有更高’的明星出場費不斷刷新。産品成本急劇增加帶來的高風險門檻,使得二三線衛視做不起節目。”一手打造出《爸爸去哪兒》的金牌製作人謝滌葵在接受採訪時也曾吐槽:“明星片酬把製作費抬得這麼高,肯定有玩不下去的一天。”

    但是,一年過去,高片酬一直沒剎住車,反而愈演愈烈。某製片人在接受採訪時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如果出問題,不單是明星的問題,一定是整個産業鏈的問題。泡沫太多總有一天會破。”還有製片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直接道出買方市場的行為邏輯:“現在這個市場就是:你不給這個錢,人家給得起。客戶有錢,只認明星砸錢,1000萬不來,就給2000萬。”該製作人直言:“很多明星通過抬高身價來婉拒一些水準較差的節目,但後來發現多高的價人家都出得起。現在節目多、競爭大,明星身價自然上去就下不來了。”

    另一方面,業內人士也承認,製作費向明星片酬傾斜,會使綜藝製作陷入惡性迴圈。“毫無疑問,優質的綜藝節目總是以內容驅動資本,而不是資本驅動內容。無論影視劇還是綜藝節目,內容才是第一生産力。誰都和錢沒仇,但市場規律應該是資本為內容埋單。”一位製片人説。

    坊間議論

    不多説,節目好看才行

    與業內人士熱火朝天的觀點、議論不同,網友們關注的並不是明星片酬有多高,而是綜藝節目是否好看。

    @人見人愛的米啥彌:所以,也能理解為什麼現在這些節目越來越難看了!

    @鹹魚貝:綜藝節目火不火,不僅是靠請大明星,還包括後期、製片、攝像、觀眾等許多因素,不能一概而論。

    @蘑菇湯:現在同質化節目太多,不好看才是我們觀眾關心的問題吧!

    @來自星星的我:工資是市場給的,節目好看我們才買賬。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娛樂圈:明星片酬漲個不停 綜藝節目製作縮水

2017年3月20日 10:00 來源:羊城晚報

林青霞這種大咖並非有錢就能請到

庾澄慶只參加音樂節目  

張曼玉難得現身《十二道鋒味》

鄧超的綜藝片酬每集100萬元已經是“友情價” 

劉在石的《RM》片酬每集僅6萬元   

劉嘉玲是眾多綜藝節目的爭搶目標 

薛之謙去年參加了34檔綜藝節目

    東方網3月20日消息:關於“明星天價片酬”的話題,最近從“影視圈”燒到“綜藝界”。去年曾一度鬧得沸沸颺颺的綜藝明星片酬瘋漲現象,再次被翻了出來。某製片人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也曾説過:“這個市場的現狀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抱怨的人多,解決問題的人少。”而不少網友關注的焦點則是綜藝節目品質下降的問題:“明星都是給慣出來的。對觀眾來説,關鍵是現在的節目還越來越難看!”

    行業現狀

    沒有錢,一定請不到明星

    2015年,全國綜藝節目只有200余檔;到了2016年,數據翻了一番,達到400余檔。隨著網路綜藝日趨火爆,業界普遍估計,這個數字在2017年將繼續上升。某知名節目策劃人去年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就道出了市場增量與明星片酬的關係:“電視臺和網路的綜藝節目增速明顯,但明星是有限的。大家都想搶一線明星,他們的身價上漲是必然現象。”該策劃人認為,中國觀眾對明星的依賴也是一個決定因素:“觀眾這幾年已經養成了唯明星論的收視習慣。有明星就有話題,有話題就能贏得收視和點擊。”

    早在前年,綜藝明星高價片酬的現象已經鬧過一陣子。有消息稱,鄧超錄製《奔跑吧兄弟》的片酬是每集100萬元人民幣,而南韓版《Running man》的劉在石,1集收入約為6萬元人民幣。據説,鄧超這個價碼還算是“友情價”,國內知名製作公司項目負責人H女士透露了當時綜藝節目明星的市場價格:“準一線明星的價格為2000萬元起,而國內一線大咖的報價都是3000萬元起。”某藝人統籌也透露,“跑男團”中某位男藝人參加其他綜藝節目的要價是“至少300萬元一期”。

    有消息稱,現在一線藝人拍一季綜藝節目的片酬,相當於一部都市劇的製作費用:“綜藝片酬每期500萬元以上,參加一季10到13期節目,拍攝不超過30天,但片酬相當於拍了一部完整的電視劇,在5000萬元到8000萬元不等。”現在藝人都會“明碼標價”,每個咖位都有固定的價位,如果要在節目中加入額外的表演,經紀團隊都會要求製片方“漲價”。因此,綜藝節目跟影視劇面臨同樣的窘境——藝人賺錢,製作縮水。

    有了錢,不一定請到明星

    某綜藝節目製作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毫不諱言:“‘敲明星’是導演前期工作的重心,現在可能要提前半年敲檔期。”(注:“敲明星”意為節目導演帶著提案到府跟明星經紀團隊或明星本人溝通,隨後針對有意向的人選談價格、檔期。)在這位製作人看來:“許多明星上綜藝節目就是為了‘撈熱錢’,不可能像拍電影一樣為藝術追求而自降身價。”

    相較而言,一線明星參加綜藝節目會更加慎重。例如,林青霞參加《偶像來了》,劉嘉玲參加《我們來了》,張國立、王剛、張鐵林“鐵三角”先後亮相《王牌對王牌》和《非凡匠心》,陳建斌加盟《一年級畢業季》,隱退娛樂圈多年的李亞鵬去年參加了戶外生存體驗真人秀《我們的法則》……這些大牌明星對參加綜藝節目的要求相當高,還有一些藝人有自己的形象規劃,比如庾澄慶只參加與音樂有關的綜藝節目。因此,即使製作方有錢,要請到大咖明星還是相當困難。

    據某製片人透露:“一線大牌不是你給錢他就會加盟的。”據説,為了勸説一位女歌手重登舞臺,某節目的導演足足説服了一個月,才終於讓她答應“試一試”。

    業內觀點

    泡沫多,總有一天會破

    對於綜藝明星天價片酬問題,不少業內人士都曾站出來説話。原湖南廣播電視臺臺長歐陽常林就曾對準節目製作過分依賴明星資源、明星出場費不斷刷新、製作成本瘋漲等行業現象指出:“現在‘沒有最高只有更高’的明星出場費不斷刷新。産品成本急劇增加帶來的高風險門檻,使得二三線衛視做不起節目。”一手打造出《爸爸去哪兒》的金牌製作人謝滌葵在接受採訪時也曾吐槽:“明星片酬把製作費抬得這麼高,肯定有玩不下去的一天。”

    但是,一年過去,高片酬一直沒剎住車,反而愈演愈烈。某製片人在接受採訪時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如果出問題,不單是明星的問題,一定是整個産業鏈的問題。泡沫太多總有一天會破。”還有製片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直接道出買方市場的行為邏輯:“現在這個市場就是:你不給這個錢,人家給得起。客戶有錢,只認明星砸錢,1000萬不來,就給2000萬。”該製作人直言:“很多明星通過抬高身價來婉拒一些水準較差的節目,但後來發現多高的價人家都出得起。現在節目多、競爭大,明星身價自然上去就下不來了。”

    另一方面,業內人士也承認,製作費向明星片酬傾斜,會使綜藝製作陷入惡性迴圈。“毫無疑問,優質的綜藝節目總是以內容驅動資本,而不是資本驅動內容。無論影視劇還是綜藝節目,內容才是第一生産力。誰都和錢沒仇,但市場規律應該是資本為內容埋單。”一位製片人説。

    坊間議論

    不多説,節目好看才行

    與業內人士熱火朝天的觀點、議論不同,網友們關注的並不是明星片酬有多高,而是綜藝節目是否好看。

    @人見人愛的米啥彌:所以,也能理解為什麼現在這些節目越來越難看了!

    @鹹魚貝:綜藝節目火不火,不僅是靠請大明星,還包括後期、製片、攝像、觀眾等許多因素,不能一概而論。

    @蘑菇湯:現在同質化節目太多,不好看才是我們觀眾關心的問題吧!

    @來自星星的我:工資是市場給的,節目好看我們才買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