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張竹林:補課人生-"大雪"季隨想

時間:2019/12/9 15:38:01

來源:上海市奉賢區教育學院    作者:張竹林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夏荔

WDCM上傳圖片

今天是二十四節氣“大雪”季的第二天,剛剛從外地參加兩場專業研討會返滬,也借空隙完成了兩篇隨筆類文章,居然還得到了朋友們一如繼往的點讚。為了對得起朋友們的點讚,儘量少一點瑕疵,自己特意翻閱一些名家的歷史散文和資料進行核實修改。修改過程中,尤其是對照一些名家文章,深感自己道行和功力的欠缺,隨手記下了這樣一段文字,腦海中形成了一個標題“補課人生”。

的確如此,這些年來,我一直是在補課,補生活的課,補知識尤其是歷史和專業文化的課,也一直是在去補課的路上。其實這些年我也一直為自己處於一種補課狀態而糾結。想想看,人到中年了,怎麼還是瀟灑不起來,好像成了一個“四不象”,既不是一個行政官員,也不是一個學者,還不是一個商人,更不是一個過客。可就是在這些空間中來回穿梭,最終還是選擇了補課,花了很大的成本下了很大的決心到復旦大學去補課了。離開高考試場已經快三十年了,居然還是去刷題上補習班,2018年12月22日,我與全國200萬考生一道,走進了全國研究生統一考試考場。那天天氣下著冬雨,考下來,整個人有點虛脫,從體力到心力,畢竟這不是一個簡單的考試。還很神奇的巧合,2002年的12月22日,我三十歲的那年,從遠在千里的家鄉小縣城,我由一個當時和現在都很受人尊重的崗位組織部幹部身份,走進了上海,開始了一段前所未有的旅程——謀職鍛鍊。這一來不要緊,徹底改變了我和家庭的人生軌跡,歷經猶豫和徘徊,我和家人真正進了上海,成了上海萬千居民中的一員,一晃,就這樣十多年過去了,我也由一個青年走進了中年大叔的行列,最寶貴的青春時光與上海這座城市結下了不解之緣。

WDCM上傳圖片

經過了幾道崗位變更,我在一個區教育學院擔任領導已經走過了五年的歷程,完成了一個機關幹部向基層領導者的轉變,更多的轉變是崗位職責和社會要求,讓自己重新靜心學習了。這裡都是“教師的教師”,這裡每天面對是教育專業、專業研究和專業設計,是要回答和解釋,是要用專業講話。與機關完全不同的話語體系,讓自己在忙碌中擠時間看書學習,而且也逼迫自己動筆了。既有主動所為,也有被動的完成任務。一度讓自己背上了一個編書寫書和寫作愛好的名聲,只是過程的苦惱內心自知。還好,就是這樣一種主動與被動的行為,既讓自己的心靈得到了釋放和對話,有一個可以靈活與隨時的知音,也讓自己的知識文化得到檢驗和校正,更讓自己的思想和行動進行了沉澱和靜化。不知不覺中讓心變得安靜了,經歷了一些有形無形的煩惱和利益糾葛後,自己得以靜心反思,反思一個已經社會上用得有點氾濫的詞: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我從哪來,我要到哪去,我能到哪去?……就這樣,一串串問題和思考,推動著自己學習和尋找,邊走邊學,邊學邊寫,邊寫邊悟,居然還有了一丁點收穫和積累,回頭一望,就這樣完成了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想起一個讓我很尊重的政壇名人——命運多舛的于幼軍的話“書讀進去了,人也走出來了”。有時在黎明時分或者夜色中,我在自問,“莫非這就是人生,這就是宿命?”

是的,這就是人生。人生就是由一個個具體的過程組成的。有熱鬧時分,有暗淡時光;有快樂激情,有悲傷遺憾;有臺前的風光,有幕後的付出;有幸福的享受,有苦澀的回望……一個個,一點點,一回回,構起了人生的軌跡,也形成了具體與抽象。

每當寫作進行到一個節點,特別是當思維出現乾涸時,我會在林間小道或小區裏走走,看周邊的高樓,看施工的工程,時常在想,剛剛起步時,他們實在不引人注目,有時還因為影響人們交通出行和一時的美觀而生厭,更多的時候讓人熟視無睹,可就是這樣一個個的過程,一個有點枯燥單調的過程,有一天,你忽然發現,這裡變美了,如同鄰家小妹,幾年不見,不僅楚楚動人,而且有點陌生和距離。正是這樣一種感悟,讓自己能夠讓好動的心變得冷靜下來,讓孤獨的學習和讀書變得有趣,讓難耐的寫作和研究可以延伸下去,讓一些不入耳的雜音拋棄腦後,日子也逐漸變得溫暖和充實,心態也變得平和而淡定。

完成此文時,女兒從英國發來了短信,“老爸,我明天準時回國”,配上一幅她的碩士畢業照,英倫風範中的一臉青春和朝氣,讓人感受到生命和人生有一種共同點,付出總會有回報。自勉和共勉。

12月8日于海上七賢齋草就。

(作者繫上海市奉賢區教育學院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