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張竹林:寫文章首要關注的是工作本身-與一線教師談寫作之二

時間:2019/11/12 14:34:26

來源:上海市奉賢區教育學院    作者:張竹林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夏荔

文字工作對於推動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人們對於寫作的認識仍然存在很大的誤區和分岐,最明顯的莫過於認為文字工作是秀才們的事,是秘書和“會寫的人”幹的事;也有的人説“寫不寫得出不重要,關鍵是做得出,有實效就行”;更有極端的“實在不行,就進行第三方購買服務,找‘槍手’代勞”。筆者的觀點是,不能將寫作和實際工作對立起來,而是一種辯證統一。腦子裏裝的是文字,還是工作,這是區分能否形成好的工作報告或者研究性文稿的‘分水嶺’;或者講,實現優美的文字表達首要的是關注工作本身。再向深處講,好文章不是寫出來的,而是幹出來的,是基於豐富的實踐和深刻的經驗,思考、提煉和凝練出來的,一些流芳千古的宏文巨篇甚至是血淚和生命的凝固。比如,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的碑文,寥寥數語,雄文背後,何其悲壯,何其偉大?!

實踐中,常見的是一些人講起來頭頭是道,但是一旦形成文字或者一提筆寫就文不達意。表面看是文字功夫不到家,辭不達意,實則很大程度上是對工作對象、內容和問題思考不深,思考不透,思考不廣,加上文字訓練不夠造成的。比如,一份好的工作交流,表面上看是寫文章,但實質是研究工作,是梳理思想,是對工作的過程、問題、成效和新思考的一種濃縮和歸納。如果腦海中只有具象化的事實,零碎的工作,而沒有整體觀和深刻的思想,形成文字就只能是“拼湊”和“粘貼”,是機械的“寫”;反之,如果是研究透了工作對象,擁有了工作案例,掌握了工作規律;提筆時,就會主動將全局性的工作和全過程“回放”,是對工作中出現的問題、成效和思考,是一種“再造”和“重構”,隨之而來的不僅是有血有肉的文字,更多的是有思考有歸納有分析的工作再顯,是一種透過現象看本質,透過問題看謀略,透過文字看思想的工作積澱。比如,近期我們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的同事在籌備上海市家庭教育宣傳周啟動大會,總結奉賢區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工作時,提煉出奉賢區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工作“問題化導向、標準化實施、多元化服務、機制化保障”這樣一種工作思路,形成並且一貫實施“教師家庭教育指導力是新時代教師必備素養”等理念和行動時,大家對這方面就有深刻的體會。無論是討論主題和觀點,還是形成提綱和框架;無論是鋪敘內容,還是打磨用詞,大家都感同身受。有同事感慨地説,“原來真的是‘做’出來的,不是‘寫’出來的;要是沒有做,逼死我也寫不出!”由此可見一斑。事實上,國外許多知名的教授和學者,在學生基礎知識測試過關的前提下,決定是否錄取某學生或者授予其學位,最關鍵的就是看其專業論文。國內國外,歷史和現實中,這樣“一文定乾坤”的案例也是比比皆是。

當然,文字工作畢竟還不是工作的全部,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與工作的過程和專業性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甚至是有著天壤之別。比如,很多工匠和工藝活動就不是文字活,而是純手工活和心智活,有的還是靠口傳心授。但我們現在講的是文字工作,而不是講工作本身。如果要將手工工藝的過程、要點和特點變為文字,同樣更需要了解和理解技藝要領和過程;或者講,懂得這樣一個技藝比不懂的要容易寫得多。但歸根到底,文字只是載體,是外在的包裝,最根本的是內核,是對人有無啟發和借鑒的內容和思想。

事實上,必要的文字技巧和修辭功夫還是很重要的,也是需要訓練的;一個沒有經過艱苦的文字訓練和實踐沉澱的人,是無法寫出有思想有內容有文采的好文章。即便是寫,充其量只能算是記流水賬,平鋪直敘或者是文不達意,有如“茶壺裏的餃子倒不出”,“憋死牛”,這樣的例子在工作和生活中也是比比皆是,見怪不怪。何況,現實的情況是,一來人們的愛好和“三觀”各異,有人天生對文字就不感興趣或者不敏感,再者人畢竟是惰性動物,好端端的休閒活不玩,好景色不去觀,有必要在電腦前“爬格子”嗎?或者尖銳一點講,為什麼要出“風頭”呢?凡此種種,不一而足。要不要在寫作上下功夫,需要下多大的功夫,是需要每個人的自主研判、選擇和行動。

綜上述之,對一個有志於成為“大筆桿子”或者能幹會寫的多面手和專家,筆下關注的首要的是工作和思想,而不是文字和語言本身。

(作者繫上海市奉賢區教育學院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