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張竹林:牛津康橋隨想-旅英文化散記之三

時間:2019/8/21 16:39:50

來源:上海市奉賢區教育學院    作者:張竹林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夏荔

身為教育工作者,此番來英國旅行,我最想去的地方就是牛津大學和康橋大學。特意安排了兩天時間,到這兩所全英最古老的大學參觀。兩所大學走下來,給我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震撼”和“崇敬”。

WDCM上傳圖片

牛津和康橋兩個城市都位於英格蘭中部,均與倫敦相距100多公里,兩者都因各自擁有一所著名的大學而享譽世界。從歷史記載看,從11世紀開始,牛津最初是一個臨時政治中心,國王在此建了行宮。1167年左右,當時的英國國王亨利二世同法國國王鬧翻,坎特伯雷大主教柏克特便號召英國學者從法國返回英國辦學,以巴黎大學為樣板創建了牛津大學,成為全英第一所國立大學,牛津也就成為了全國的文化和學術中心。1209年,牛津地區當地市民與僧侶和學校之間發生過嚴重的衝突,以致于牛津大學一度停辦,一部分師生就來到康橋地區,創立了康橋大學。

經過文藝復興和宗教改革的洗禮以及現代化的浸潤,800多年的歷史積澱,兩所大學培養了一代代的精英,許多專業領域均是行內之翹楚,世界之首創。

參觀中,且行且思,腦海中忽然想起了當年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先生的話,“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借用梅先生的話,一邊領略英國的教育和文化歷史,感受現代教育的氛圍,同時也在增加了對教育發展的點滴思考。

大樓,源於歷史

踏上牛津和康橋的土地,就是走進了一個精美的建築博物館,走進了人類教育的歷史深處。

這兩所大學都是實行學院制和導師制,各有30多個學院,所屬學院都是獨立自主的教學機構,在學習和生活上管理各自的學生。相對來講,牛津大學以自然科學和應用經濟學、商務管理哲學三大領域在世界知名,康橋大學以科學和工業最以為傲。每所學院都有深厚悠久的歷史,都有一個個充滿神奇的故事,隨手記下了幾個片斷。

WDCM上傳圖片

牛津基督教堂學院,有著最偉大的牛津學院之稱。學院是由亨利八世的大法官沃爾西大主教(Cardinal Wolsey)1525年開始,在聖弗萊絲史懷德小修道院的原址上興建的,大教堂、湯姆塔、學院大廳和畫廊都是經典之作。1546年,國王接手了學院和教堂,並宣佈將這個氣勢恢宏的學院禮拜堂改為城市大教堂,是伊夫林·渥夫筆下的《故園風雪後》、電影《哈裏波特》、《愛麗絲漫遊仙境》等眾多經典故事原型地。

WDCM上傳圖片

康橋三一學院,是康橋大學規模最大的學院,以培養出了32個諾貝爾獎得主而深感自豪,庭院內草坪上的那棵蘋果樹,據稱就是牛頓受掉落的果實啟迪而發現萬有引力定律的那棵蘋果樹的後代。

牛津新學院路7號上有一塊銘牌,上面寫著:這所房屋就是天文學家、後來的皇家天文學家埃德蒙·哈雷架設天文觀測臺,併發現了後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哈雷慧星的地方。

WDCM上傳圖片

這裡,處處是優美的哥特式尖塔和穹頂建築,金碧輝煌的教堂,氣勢恢宏的圖書館和博物館,充滿傳奇的嘆息橋和數學橋,還有孩子們都很喜歡的愛麗絲之店(Alice's shop)……

兩所大學分別構成了所在的城市的建築肌理,各所學院分散在鎮子的大街小巷中,也讓歷史凝固在一磚一木、一花一草中。細讀其中,每座建築其實都是一部艱難曲折的發展史,是歷經人間風雨滄桑後的平靜與深沉。

行走在這裡的街道,總會感覺有一種與外地不一樣的感覺,不僅只是古老的,不僅只有懷舊,也不只是想到知識和發明。在這裡,中世紀的教堂,一個個近千年的廣場、建築和庭院,還有狹小的古老街道,老舊的砂石或者石板地面,安靜的行人,有時竟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仿佛穿越到綿長的中世紀,不知今夕何夕。

在牛津和康橋,隨處可見來自中國的遊客,由於正值暑假,尤以來自國內各地中小學生遊學參訪團居多,成了一道流動風景,與國內一些名校常常成為家長和老師對孩子們的勵志教育地如出一轍。我想,不能簡單用“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來看這些現象,更應看到,這是我們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的希望所在。教育就是始於家庭,教育發展需要環境,孩子成長需要夢想,對先進的文化和教育崇尚和熱愛,才是有希望的,古今中外莫不如此!從這個意義講,牛津和康橋既是英國的,也是全世界和全人類的。

大師,成于思想

一所優秀的大學,最吸引人的是其深厚的文化底蘊和創新精神,是大師雲集、人才輩出,是為國家、民族和人類作出貢獻,如同夜空中的明星照亮前行的路,成就經典,成為永恒,牛津和康橋當之無愧。

WDCM上傳圖片

這裡,是真理探索之地,大師們是真理探求的典範,形成了科學教育的思想。一個殘酷的歷史背景是,自奧古斯丁時代至宗教改革的一千年時間內,羅馬基督教會幾乎控制著英國除學徒制和貴族教育以外一切有組織的教育。經過漫長的中世紀之後,宗教對科學探索的禁錮才逐漸鬆動。牛津康橋的大師們同樣在宗教與自然主義精神的雙重理念下學習、研究和生活,讓人驚嘆和感到幸運的是,這些大師們儘管都是基督教的忠實信徒,但他們對於自然現象的態度基本上都是世俗的,注重事實和真理探究,推動了人類探索自然和社會的進步。

WDCM上傳圖片

這兩所大學涌現的燦爛群星,讓人目不暇接,嘆為觀止。有限的時間和膚淺的學識,讓我無法一一記住他們,單是從教育發展思想的視角,我記錄了康橋大學三一學院的幾個代表性人物。

1661年,牛頓進入康橋三一學院學習,1687年出版了巨著《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以牛頓力學為代表的建立,標誌著近代物理學革命的完成,一種全新的宇宙觀展現在世人面前。

培根,大學時代就在學習中領悟到科學的真諦,致力於真理探求,開展了對亞裏士多德為代表的經院哲學的宣戰,萌發了科學、哲學必須為人類生活實踐服務的信念,以一生的執著成就偉大的哲學家和教育家。

懷海特,1880年進入康橋三一學院學習。他與學生羅素合作編寫的《數學原理》,被公認近代符號邏輯的一部奠基之作。他開展了對傳統的教育批判,致力於研究教育的本原問題——“教育的目的”,反對生硬地灌輸和呆滯的思想,強調兒童的自由、興趣與主動性,影響深遠……

WDCM上傳圖片

以上只是牛津和康橋大師群體的縮影。正是這些天才的科學家和大師們的發現和探索,近代科學革命不僅産生了新知識和探索新知識的方法,更重要的是樹立了科學精神和教育精神,使人們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變化,推動著科學技術和人類社會突飛猛進的發展。

由此,我們聯想到中國的大學教育,人們為什麼至今仍然懷念抗戰時期的西南聯合大學,那麼艱苦的環境,那樣簡陋的條件,卻能在炮火中開展學術研究,培養了一大批卓有成就的優秀人才,為中國和世界的發展進步作出了傑出貢獻。究其本質,是教育學生追尋內心的真善美去做人,去報效國家。正如清華大學校歌:立德立言,無問西東!

大學,歸於社會

參觀這兩所大學,再次啟發我們,教育可以有象牙塔的研究和思考,但教育最終是在服務人的發展和推動社會發展中體現價值。

WDCM上傳圖片

在傳授知識、探求真理的同時,這兩所大學有一個經典的教育內容讓我為之景仰。建校800多年來,一直十分重視體育,學生們不是“關門死讀書”,不只是開展一般性的體育活動,而且還産生了影響世界的偉大的體育運動和賽事,其中劃舟和足球比賽的規則就是由牛津康橋的師生們推動下完成的。通過賽事,兩所大學既充分競爭,又相互促進。在參觀康橋校園時,解説詞清晰地告訴遊客,1829年創立並舉行的第一屆牛津康橋(簡稱“牛劍”)划船賽事中,康橋輸給了牛津。沒有絲毫的沮喪,只有記憶和鼓勁;告訴人們,既要贏得起,還要輸得起。

不僅如此,牛津與康橋教育思想廣泛傳播,影響和創造了新的教育世界。稍微熟悉英國或者美國歷史的人都知道,如果要問,什麼地方是美國的搖籃,相信大多數人都能回答得出來,那是1620年英國“五月花”號靠岸的地方,是清教徒們在馬薩諸塞建立的殖民地。而這群清教徒中有些人曾經在牛津和康橋大學受過教育,為了讓他們的子孫後代在新的家園也能夠受到這種教育,他們于1636年在馬薩諸塞州的查爾斯河畔建立了美國歷史上第一所學府——新市民學院。1638年9月14日,牧師兼伊曼紐爾學院院長的約翰·哈佛病逝,他把一生的積蓄和藏書都捐贈給了這所學校。為感謝以及紀念約翰·哈佛,學校更名為“哈佛大學”。而約翰·哈佛本人就是康橋大學伊曼紐爾學院的畢業生,讓牛津康橋與美國教育永遠聯繫在一起,讓世界大學教育史永遠記住了他們。

WDCM上傳圖片

時至今日,牛津和康橋兩所大學與市民之間依然界限分明,但市鎮與大學存在共生關係,當地産業主要依賴於旅遊業,可以説世界上很少有城市能夠享有像牛津康橋這樣的“學在城中,城在學內”的文化氛圍。據了解,牛津和康橋地區都只有十幾萬人口,而每年前來這裡的遊客竟都達到300多萬人次以上,是大學城建設經典範式。

事實上,這裡的一些學院也還是有圍墻的,但“學”與“城”融合的格局從來沒有改變過。我們今天的大學城建設,不僅要學其“形”,更應從“神”入手。沒有圍墻的大學,不是建築上的有形之墻,而是心靈和文化無形之墻。

由此讓人聯想到,當下的中國教育,進入了一個良好的發展時期,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對大學而言,努力辦成沒有圍墻的大學,讓我們的學生們了解世情、國情和社情,培養創新精神,做一個既仰望星空,更腳踏實地的人。對基礎教育而言,進一步推進家庭、學校和社會合作育人,讓教育不再是功利的工具,回歸育人本質,讓廣大家長和全社會不再有“焦慮”。對職業教育而言,更加重視“雙師型”教師培養,在提高學生專業知識和勞動技能中培養工匠精神,為實現“中國製造”向“中國智造”而努力。儘管這是一項艱巨的系統工程,但不能因為其難而放棄努力。

WDCM上傳圖片

康河(River Cam),又譯稱劍河,是康橋的母親河,不僅曾經是康橋地區的貿易和交通樞紐,還是“牛劍”划船賽的發源地。康橋大學國王學院,也就是新月派詩人徐志摩先生的母校,那塊康橋石和康河畔的依依垂柳早已成了熱門景點。那天,在國王學院大教堂內,還有舉辦以徐志摩作品為代表的康河文學藝術活動廣告,身為中國人,為之自豪。

是啊,時光無法重復,精神卻可永存。大學,不僅是校園的,更是社會和時代的。“康橋”,就是一座連接古老與現代,連接東方與西方的文化之橋、友誼之橋和心靈之橋。

WDCM上傳圖片

參觀康橋時,天氣特別晴好。藍天,白雲,綠茵,垂柳,紅墻,穹頂,波光粼粼的康河,悠然泛舟的遊人……這分明還是那個近百年前從遙遠的東方來此留學的徐志摩先生筆下的“康橋”!

那一刻,我們禁不住從心底重溫先生《再別康橋》中那句經典:“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作者繫上海市奉賢區教育學院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