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人藝《杜甫》開演:走進詩聖與他的“詩之江湖”

時間:2019/8/14 11:44:56

來源:文匯報    作者:彭丹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夏荔

WDCM上傳圖片

悠然蕭邈的古樂響起,舞臺上,杜甫、李白、高適三人醉步飄搖、把酒賞詩,忽聽得安史之亂突起,驚散了臺上的詩朋酒侶,杜甫匆匆奔入長安,命運多舛的後半生涯就此展開……8月9日,由郭啟宏編劇、馮遠征導演並主演的話劇《杜甫》在首都劇場開演——繼經典劇目《李白》演出了近30年之後,北京人藝本年度首部原創大戲又聚焦“詩聖”杜甫的一生,在杜甫的坎坷際遇中呈現那個治亂轉折的時代和他悲憫天下的聖人胸懷。據悉,《杜甫》演出將持續至8月25日。

觀照杜甫“高尚且高貴的靈魂”

與李白一樣,杜甫在中國可謂是家喻戶曉,但比起詩作,他的人生境遇卻並不為人所熟知。為了深入觀照杜甫的精神世界,編劇郭啟宏前後歷時近十年,閱讀了187本關於杜甫的書,僅是提交的修改稿,就達十稿。在他看來,杜甫“沒有李白瀟灑,沒有高適顯達”,但是他有“高尚且高貴的靈魂”。話劇《杜甫》描寫了杜甫自“安史之亂”後到去世這段人生軌跡,其中有他仕途的坎坷,有他與嚴武、高適、李白、蘇渙的相交與相離,更有他內心的困頓與精神的偉大。

在劇中,詩歌與現實穿插呼應,寫意與寫實的手法交織穿梭:狂風怒號的夜晚,杜甫路遇強徵兵役,夫妻拆散,骨肉分離,他一個老兵卻主動要求入伍,只因孤寡一人,除了兵營無處安身……杜甫的《三吏》《三別》在此濃縮為一幕,將亂世之下民不聊生、命如草芥的悲涼之境展示得淋漓盡致。而見證百姓疾苦的杜甫自己也過著仕途蹭蹬、顛沛流離的生活,但也始終未改其志,正是有了這些極其貼地的經歷,才使得杜甫的詩歌與現實摩擦得越緊密,苦難淬煉成字字泣血的詩歌,更凸顯其悲涼蒼鬱的質地,更有承托詩史的浩大氣象。

“我們表現了杜甫的苦悶,卻從中看出他的理想與人生追求。”該劇導演、劇中杜甫的扮演者馮遠征説道,“我理解的杜甫一生非常坎坷,但是他有忠君報國之心,所以他在求仕的道路上追求了一生,雖然落魄而死,但我覺得他是很有氣節的一個詩人,也留下了很多有氣節的詩句。”

馮遠征在舞臺上塑造的杜甫,讓人忘了他之前所有的古裝角色,只覺得眼前的杜甫不僅有憂國憂民的情懷,有路見不平的俠義熱腸,還有常人眼中的“迂闊”,一點和平凡人一樣的小計較和鑽牛角尖,以及教條、固執背後的可愛。

描寫杜甫的同時,自然也少不了描寫與他同時代的文化名家,因此讓這部戲的觀眾有如來到了舞臺版“詩詞大會”現場。杜甫、高適、李白三人間惺惺相惜,杜甫與嚴武從“通家之好”到分道揚鑣,杜甫與蘇渙的知己之交,都讓觀眾穿越時代,窺見詩人豐富的情感與激烈的內心。

摳細節,呈現更生活化的表演

一邊是導演一邊是主演,《杜甫》讓馮遠征忙得不亦樂乎。這也是他首度在人藝舞臺上獨立執導並主演的作品。記者日前探訪排練現場,只見馮遠征一會兒穿著代用的大褂走上臺,化身杜甫,跟演員們認真對戲,一會兒回導演席坐鎮指揮,眉頭緊鎖地看著臺上。他笑言自己分身乏術:“有時我跟演員正對著演,突然覺得對方有句臺詞説得不到位,可就在恍神的那一霎那,自己的臺詞又錯過了。”

挑戰頗大,馮遠征更是不敢怠慢這部戲,認真地“摳”著每一處細節,甚至晚上做夢還想到燈光處理,連夜爬起來給燈光設計發消息……此次,他還大膽啟用了許多新人,如楊明鑫飾演能文能武的嚴武、劉智揚飾演浪漫不羈的李白等。在老演員的幫扶與調教下,這些新生演員也貢獻了不俗的表演。

“我想在舞臺上冒一個險,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可以勝任,他們需要機會和壓力,這能讓他們迅速成長。”馮遠征説,他尤為注重培養新人的良好習慣,為此要嚴立規矩:“比如我們現在要求大家不能把劇本留在排練廳,要隨時帶著,因為劇本是我們的武器,我們要尊重編劇。還比如我們不能去隨意觸碰導演鈴,把這些看似瑣碎的東西一點一滴地滲透給大家。”

這些規矩的背後,是“戲比天大”的職業精神。早在正式排練之前,馮遠征就帶著全體演員們讀了12天的劇本,把每一處提到自己角色的地方,包括別人臺詞中提到自己角色的地方都摘出來,做到對人物的經歷和線索一目了然。在馮遠征看來,劇本是一個劇的靈魂所在,如果沒有吃透劇本,表演就只能是浮皮潦草、紙上談兵。

和郭啟宏的“文人三部曲”(《天之驕子》《李白》與《知己》)類似,《杜甫》劇本中在語言上既充滿詩意又保留了古漢語中的精髓,不少臺詞都帶著韻腳,這要求演員豐富的文學積澱和對臺詞的把控力。馮遠征讓演員讀了12天的劇本,也希望演員能讀懂這些半文半白的臺詞,把握語言中的“動作性”,最終呈現出更生活化的表演,而非佶屈聱牙的詩歌朗誦。

“其實劇院早就想讓我導演一部戲,這次排演《杜甫》正好水到渠成。”馮遠征説道,“雖然我已不年輕,肌肉的力量沒那麼大了,但內心的力量是最強的。閱歷各方面都成熟了,對事物的認知也有自己的想法、態度,而這個時間其實是教新人的一個最好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