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第16屆上海書展開幕 上海首發 讓更多好書從這裡走向全國

時間:2019/8/14 9:07:16

來源:文匯報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夏荔

今年上海書展首發的新書數量超過500種,首發活動超過200場,品類涵蓋文史、社會、科學、生活、藝術等各個領域。自從2008年的上海書展首次提出“上海首發,全國暢銷”後,11年間首發機制已發揮出服務行業、服務讀者的重要功能。

與“上海首發”的數量相比,更值得驕傲的是“上海首發”的品質。這些年來,全國的圖書出版界已經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個共識,要把精心編撰的新書放在上海書展首發。讀者的熱情支援,讓上海書展上的高端精品著作簽得出、賣得掉;堅持“去明星化、去淺質化、去娛樂化”的上海書展,也讓很多精品小眾圖書有了與讀者面對面的機會;而全國各地的出版社也通過“上海首發”這塊試金石,直觀地感受讀者對新書的接受度。“上海首發”機制日益成為服務讀者、服務行業的重要發力點,全國的大社、名社、強社以每年8月份為時間節點,力爭重點新書、好書能在上海書展上首發,並以此為起點推向全國市場。

“上海首發”機制已經讓愛書人和好書之間無形中許下了對彼此的承諾:相逢8月,便有好書。那麼,今年的上海書展上有哪些首發新書值得關注呢?

在紙墨書香中,見證中華文化的悠久和偉大

中華文明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立足、發展和壯大,在數千年的時光裏敞開胸襟接納吸收來自全人類的優秀文化元素,同時也不斷向世界輸送優秀文化基因,從而形成了當今中國的文化面貌,也塑造著中華民族優秀的精神品格。在本次上海書展上,各地出版社帶來眾多優秀書籍,既有外國歷史學家對中國文化的認知和解讀,也有中國學者對本民族文化研究的心血結晶。文化自信,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對中國文化的研究和發掘的腳步永遠不會停歇。

上海人民出版社的《中國紀行:從舊世界到新世界》是英國著名歷史學家阿諾德·湯因比的遊記。1929年7月23日至1930年1月29日期間,湯因比從倫敦出發自西向東穿過歐洲、西亞、南亞、東南亞多地,到達東方的中國和日本,隨後通過西伯利亞大鐵路橫穿蘇聯回到英國。他先後使用了私家汽車、客車、蒸汽船、火車等多種交通方式,遊覽了各地的自然景觀、歷史遺跡、新式建築。他以生動的文字、深刻的思考,對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亞歐大陸的政治、經濟、文化、歷史面貌進行了描繪和洞察。尤為重要的是,湯因比將中國稱為“新世界”,將歐洲大陸稱為“舊世界”,這次從舊世界前往新世界的深度旅行,使得湯因比目睹了一個歷史悠久但暗藏危機的中國,更對他加深對亞洲各文明的理解帶來了重要幫助。在這本書中,湯因比以生動的文字、深刻的思考進行著記錄,他熟知各地歷史典故,多愁善感,熱衷發散,總是不經意地靈光一閃,展現出深刻的洞察力。這使得他的文字富有活力和層次,可以令讀者從一個歐洲學者的視角,一窺近百年前亞歐世界的大致面貌。

“詩畫合一”是中國流傳不絕的藝術傳統,中國畫報出版社的《藏在名畫裏的中國》承繼這一傳統,以“詩歌具有豐富的畫面感”,讓讀者在閱讀唐詩的過程中獲得完美的視覺享受,同時在欣賞美圖中加深對詩歌藝術的理解,充分領略到“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魅力。《藏在名畫裏的唐詩》選詩標準獨樹一幟,以“詩歌本身具有豐富的畫面感”為基準,不但收錄了其他唐詩選本可能會選到的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維等名家的詩作,還特意選取了一些相對而言知名度沒那麼高的作品,如魚玄機的《賦得江邊柳》、寒山的《三字詩六首》等。評賞亦從“畫面感”入手,讓讀者更能體味詩詞的深遠意境。所選名畫不但珍稀,而且貼合詩意,此尤為難得。“畫得詩之意,詩助畫之思”,全書披沙瀝金,精雕細琢,帶給大眾一份更精緻的詩情畫意。難怪中華詩詞學會會長、故宮博物院原院長鄭欣淼以“名畫與美文齊飛,丹青與風雅共色”形容該書。

作為中國古典小説的巔峰之作,《紅樓夢》既是中國古代社會的大百科全書,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集大成者。而青島出版社這次帶到上海書展的《瓜飯樓重校評批〈紅樓夢〉》則把這部中國人最為熟悉的古典小説的研究推到了新的高度,書中匯集了中國現當代《紅樓夢》研究巨擘馮其庸先生數十年來在紅學研究各方面的重要成果,著重解讀《紅樓夢》精義要旨、發掘《紅樓夢》微言大義。《瓜飯樓重校評批〈紅樓夢〉》包括對《紅樓夢》正文的校訂,對《紅樓夢》文句、段落的評批和每回的回後評,對《紅樓夢》寫作的歷史背景、作者家世和特殊語句的箋釋等也均有介紹。馮其庸先生的評批主要有三種形式:一是眉批,置於每頁書眉處,主要是對於《紅樓夢》的段落文字所作的點評;二是夾批,置於正文中,小字雙行排版,主要是對於《紅樓夢》中包含深意難以索解或精彩獨到令人拍案激賞的詞句所作的評析;三是回後評,置於每回文末,為本回之總評,分析評議本回之精義。

如果説前面的幾本書都是從某個角度講述中國文化,那麼上海文藝出版社的“九説中國”系列叢書可以説是集中國文化各方面研究的大成者。叢書第一輯的九種書目包括《九個漢字裏的中國》《寺院映現的中國》《道觀可道的中國》《民間傳説裏的中國》《寓言裏的中國》《節日裏的中國》《發明裏的中國》《玉石裏的中國》《九首古詩裏的中國》,涉及文字、詩歌、信仰、技術、建築、民俗日常,並推究建立於其上、傳承數千年的華夏觀念。據悉,“九説中國”叢書還將推出多輯,每輯推出九部單行本,每部單行本邀請一位相關專業領域享有學術聲望的專家撰寫,從承載中華優秀文化的諸多細小的局部和環節入手,由最能代表中國氣質、中國氣象、中國氣派的人物、事物、景物、風物、器物下筆,勾勒中華民族的偉大文化傳統和燦爛文明。叢書每一部單行本的作者都是各自學術研究領域的翹楚,針對言説對象,選取有代表性的個案或獨特的闡釋性維度,深入挖掘和探討言説對象所蘊含的中國元素、中國精神、中國氣質和中國意志。

從經濟學到貨幣史,另類解讀帶來新知

書籍帶給人類的不僅有精神享受,其更原始的功能是知識的傳遞。今年上海書展上首發的《氣候賭場:全球變暖的風險、不確定性與經濟學》以及《貨幣裏的中國史》就是這樣能給讀者帶來滿滿的“幹貨”和“硬知識”的新書。

《氣候賭場:全球變暖的風險、不確定性與經濟學》是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威廉·諾德豪斯的代表作。威廉·諾德豪斯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和美國人文科學院院士,被評為“美國最有影響的50位經濟學家”之一,也是全球研究氣候變化經濟學的頂級分析師之一。

經濟學作為一項人文學科,為什麼能切入氣候變化的議題中呢?諾德豪斯給出了兩點理由:一是旨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政策措施必須經由經濟系統才可起作用;二是氣候變化也會對經濟系統的生産過程和最終産出發生影響,如糧食遇到乾旱會發生歉收等。事實上,自然科學在做氣候變化評估和預測時,往往只重視全球氣候變化對自然環境的影響及其對現今人類經濟活動可能造成的破壞,而忽略微觀主體對全球經濟環境變化的適應能力,而這一點關係著延緩氣候變化政策提出的可能和實施的效果。

在《氣候賭場:全球變暖的風險、不確定性與經濟學》這部寫給大眾讀者的氣候經濟學著作中,威廉·諾德豪斯認為,人們已經進入了“氣候賭場”,正在搖動全球變暖的骰子,但仍有時間轉身走出賭場。作者分析了當今最重要的環境問題,結合福利經濟學、環境經濟學,提出了應對氣候變化的經濟學研究方法,為實際解決方案指明瞭方向。國際頂尖學術期刊《自然》的吉爾·懷特曼評論道:“這本書通過為低碳選擇提供經濟激勵,令人信服地為改變政府政策、生産和消費習慣提供了經濟理由。”相信讀者能通過這本書,從經濟學的全新視角加深理解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要義。

要解決當下的經濟問題,有時候還要從前人的經驗中尋找智慧。世界圖書出版公司的《貨幣裏的中國史》是一部“透過錢眼看歷史”的著作,該書通過論述貨幣發展的歷史沿革,羅列出中國古代貨幣發展重要的節點,用或激昂、或悲憫的筆觸,由小小的貨幣發微,從側面呈現了歷史的另一種風貌,揭示古代王朝興衰的奧秘。例如,書中説到,每逢盛世貨幣充盈足量,“京師之錢累鉅萬,貫朽而不可校”,體現出文景之治的盛況。到西漢末,王莽篡政,五次改幣,但“百姓憒亂,其貨不行。民私以五銖錢市買”,為其滅亡埋下了伏筆。而“三晉與布”“楚幣問鼎”“刀出齊燕”“萬錢之祖”背後不僅是一部秦以前的政治史,更是半兩錢與貝幣、布布、刀幣、圜錢、楚幣等先秦傳統貨幣“度長絜大”“比拳量力”,最終繩繩相續的貨幣發展史。

書中有500余張錢幣照片和14幅圖表,堪稱圖文俱美。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首發的AR高維版立體展示了古代貨幣美感與價值,讓讀者全方位觀察錢幣,巧妙地消除了文物和讀者之間的隔閡。書中還有諸多前沿的考古發現與學術觀點,集趣味性與知識性于一體。

從北歐到東亞,一場全球文學的饕餮盛宴

多年來,上海書展始終體現著上海這座城市開放、包容的文化胸襟,秉持著“海納百川,相容並蓄”的海派精神,為中國讀者與外國文學之間搭建起一座溝通的橋梁。在今年上海書展上首發的外國文學作品,既有來源地橫跨歐亞的當代作品,也有時間尺度長達百年的“陳釀美酒”。

説起挪威,大家想到的可能是松恩峽灣、奧斯陸和卑爾根、波瀾壯闊的海岸線、據説是“全球最適合追極光”的北挪威等等,這個地處北歐的“萬島之國”向來以旅遊目的地為中國讀者所熟知。但其實挪威以其獨特的氣候、地理和歷史,也孕育出風格鮮明獨特的文學作品。2019上海書展上首發的《挪威現當代文學》叢書為讀者帶來一條獨特的、充滿文學氣息的“通往北方之路”。該譯叢集結了挪威現當代10位代表作家的優秀作品,包括國際電影大師英格瑪·博格曼之女琳·烏爾曼的自傳體小説《喧囂》,國際布克文學獎候選作家羅伊·雅各布森代表作品《奇跡的孩子》,《紐約時報書評》年度十佳紀實文學作品《我們中的一個》,都柏林文學獎得主、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佩爾·帕特森近作《我抗拒》,挪威當代最重要的短篇小説家克亞爾·艾斯凱爾森的代表短篇集《一個好地方》等等,可以説是目前國內規模最大、收錄最全的挪威現當代文學譯介項目,為中國讀者提供一次全面了解挪威現當代文學的良好契機。

而浙江文藝出版社帶來的《何為自我》是日本新生代作家平野啟一郎的核心文學思想理論集。在獲得第120屆芥川獎後,平野啟一郎陸續創作了《葬送》《填滿空白》《決壞》等作品,他運用了“分人主義”的概念來表現文學人物的行為,並對於人的自我認知進行思考。平野結合自己的人生經歷和思考一步步從“個人”的英語詞源individual“不可分”被闡發為“個人”的意思出發,提出了近代以來“個人”的不可再分,影響了人們多元化的生活和人際交往關係的多向發展,因此他提出對“個人”這個單位再進行細分,提出了“分人”這個全新的概念,從而使一個人在不同場合和面對不同人時,都能以真實的自我來面對,而不是被大家之前簡單的認為只是表現出不同的“面孔”。該書日文版從2012年出版至今,在日本已經銷售超過九萬部。平野以書中提出的“分人”思想,在日本進行了數十場的講座,幫助拯救了近20萬患有人際交往恐懼症,逃避社會和自我否定陷入抑鬱的人,使“分人”這一理念成為了在日本文學界具有現實意義和作用的思想概念。

外國文學傳來中國,離不開翻譯這道不可或缺的環節。早在“五四”前後時期,上海就出版了大量翻譯作品,成為溝通中外文化、思想、學術的重鎮。優秀的文學作品能夠跨越時代、歷久彌新,今年的上海書展上,商務印書館將首發《故譯新編》,希冀能在新的時期賦予這批“故譯”作品新的生命、新的價值。《故譯新編》集合了馮至、鄭振鐸、朱湘、周作人、戴望舒、徐志摩、許地山、穆旦、梁宗岱、伍光建這批“五四”前後卓越的文學翻譯家們各自獨具個性的“故譯”作品,其編選特色是注重翻譯的開放與創造精神,收錄開風氣之先、勇於創造的翻譯家之作;注重翻譯的個性與生命,收錄對文學有著獨特的理解與闡釋、賦予原作以新生命的翻譯家之作;注重翻譯的思想性,收錄“敞開自身”,開闢思想解放之路的翻譯家之作。

優秀的翻譯作品離不開優秀的翻譯家。上海書店出版社的《朱生豪在上海》則是翻譯大師朱生豪與大都市上海“過從”經歷的回顧與研究。朱生豪翻譯莎士比亞戲劇的起點在上海,因此上海對朱譯莎劇的誕生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朱生豪在上海》敘述朱生豪在上海的職業、情感世界、譯莎起始、在戰爭中顛沛流離的生活、寫作“小言”(反映了翻譯家在法西斯戰鬥中的歷史畫卷)、婚姻生活,以及所播撒的莎翁文明之火。該書作者為朱生豪之子,書中披露的第一手資料全面而獨特,並配有大量圖像資料,不僅圖文並茂、可讀性較強,也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