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拿作"or"挪作"……"哪吒"上海話到底怎麼讀啊?

時間:2019/8/8 14:47:26

來源:新聞晨報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夏荔

隨著《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的一路飄紅,“哪吒”也成為了“史上名字最難讀的電影男主人公”。連日來,朋友圈瀰漫著一個世紀之問——“哪吒兩個字,你們那裏的方言怎麼念啊?”“拿抓”“拉雜”“挪炸”“呢扎”“鬧趙”……無奇不有,朋友圈大型搞笑現場就是他了。前段時間,一個小朋友看書上的哪吒故事,“哪吒”讀出來的是“那坨”。哎,普通話已經撓頭了,更別説方言了!廣東人説“拿砸”,浙江人有人説是“挪扎”或者“拿扎”,江蘇人説“鬧趙”。

WDCM上傳圖片

雖然《哪吒》導演餃子也現身説法,説四川方言念“luoza”。但還是有許多可愛的四川人民因為發音“疑惑不已”。還有“辣砸”“鵝扎”“落咋”“泥渣”“娜扎”“梨漬”等稀奇古怪的發音版本……還有閩南網友腦洞大開,“哪吒不是太乙真人用蓮藕擺成人形復活的嗎?咱們閩南話‘蓮藕’的發音就是‘哪吒’。”閩南話裏“哪吒”叫“蓮藕”?如果説前面一連串方言讀音起碼還能在文字上有跡可循,那“蓮藕”就真的要靠想像力了,只能説中國方言博大精深。

WDCM上傳圖片

看了這麼多“哪吒”的方言版,相信你也早已迷失在“你會用自己的家鄉方言讀‘哪吒’嗎”這句終極拷問裏了吧。

現在問題來了,請問,上海話的“哪吒”怎麼念?

WDCM上傳圖片

採訪中,記者發現,不僅普通觀眾已經討論到炸裂,連精通滬語的表演藝術家們都説出了不同版本。

錢程:讀“no zo”(音似“挪作”)

WDCM上傳圖片

上海滑稽新生代領軍人物、國家一級演員、上海滑稽劇團表演藝術家

錢程對滑稽戲理論研究深入,編著《海上滑稽春秋》,並有多部研究上海方言的著作,近年來也一直在從事上海話教學。在接受採訪時,錢程説,“哪吒”的上海話應該讀成“no zo”。他告訴記者,上海話的發音一般分為“文讀”、“白讀”和“約定俗成”三種。

什麼叫“文讀”呢?

錢程説,一般專用名詞要轉成上海話,就是要用“文讀”的方式來讀。比如一部電影的名字、一本書的書名、人名、地名包括成語、唐詩等等,一般都是“文讀”。

“文讀借用非上海話的外來方言的讀法來發音,通俗來講,就是使用更加接近普通話發音的讀法。比如,“大世界”是個專用名詞,這個“大”,你要讀“da”,不能按上海話讀成“du”。

什麼是“白讀”?

錢程説,所謂“白讀”,就是指比較口語化的讀法,發音通常使用上海方言的發音。

還有一種發音就是“約定俗成”。

所謂“約定俗成”,就是對於某些詞歷史上一直沿用的發音,就不受文讀或者白讀的局限,根據歷史的傳承來發音。

王汝剛:讀“na zo”(音似“拿作”)

WDCM上傳圖片

國家一級演員、上海市人民滑稽劇團表演藝術家、吳語區家喻戶曉的喜劇明星

王汝剛告訴記者,“哪吒”的上海話發音應該根據約定俗成來,一般讀成“na zo”。

究竟是“no zo”還是“na zo”?記者也同時採訪了滬上兩位知名的語言學家,復旦大學教授陶寰和上海大學教授錢乃榮。

陶寰:應該讀“no zo”(音似“挪作”)

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研究方向為漢語方言學

陶老師告訴記者,想知道“哪吒”方言怎麼讀,不用撓頭也不用翻字典,最直接和準確的方式就是回家去問問你的爸爸媽媽或者爺爺奶奶,因為在還沒有普通話的時候,“哪吒”的上海話發音就已經有了。

方言裏“哪吒”讀法古已有之,中國老百姓至少從明代開始,就從《西遊記》《封神榜》這些白話小説裏知道了哪吒,自然各個地方的方言對“哪吒”的叫法在當時就已經有了,而當時還沒有我們現在意義上的普通話。

所以,陶老師從方言學家的角度來看,“哪吒”在各地的方言裏面應該怎麼念,與其撓頭研究怎麼從普通話“翻譯”或者查字典,其實更簡單直接和準確的方法,就是回家問問爸爸媽媽或者爺爺奶奶。

其實“哪吒”本身就是一個人名,一個特殊的稱謂,它的發音在語言學上並不構成規律,所以只要遵循其歷史上約定俗成的讀法就可以了。

至於上海話的準確讀法,到底是“no zo”還是“na zo”,陶老師認為錢程的讀法是準確的,應該讀成“no zo”。

這個結論是陶老師多年去各地方言調查的結果,“其實電影沒有火之前,我去各地調查方言的時候,就常常會問當地的老人家,‘哪吒’怎麼念。根據我的調查結果,在吳語方言區,基本上都是讀‘no zo’,不僅在上海,常州、蘇州、紹興、寧波……浙南一帶的發音都跟‘no zo’很相近。”

那為什麼一樣説上海方言,有的人會説“no zo”,有的人會説“na zo”?陶老師認為,現在大多數上海人,即使年紀比較大的也都是二代的移民了,對於再早之前“哪吒”的上海話讀法未必知道,可能也是口口相傳,從小養成的發音習慣就保留下來了,有差異也是可以理解的。

加上現在的年輕人,對於“方言技能”的掌握的確在退化,因此陶老師還是建議大家趕快回家,跟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好好討教一下,把自己的方言技能練紮實。

錢乃榮:讀“no zo”(音似“挪作”)符合上海話規律

上海大學教授,語言專家、吳語研究專家

錢乃榮教授告訴記者,從以前看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版本的《哪吒鬧海》起,上海話一直是讀作“no zo”的,音接近於普通話的“挪nuo作zuo”。

錢教授介紹,上海話讀音是順著中古音來的,古代沒有拼音字母,字的注音是用反切方法來記,前字是表示聲母,後字表示韻母和聲調,再拼合起來。

以“哪吒”為例,“哪”是“奴可切”,老上海話“奴”讀nu,“可”讀ko,拼起來“哪”字讀no。“吒”的反切是“陟駕切”。因為凡用“駕”字作韻母的字,上海話都讀o韻,如榨、詐兩字。還有用“加”作韻母的渣、炸,上海話現在韻母也讀o韻。回到“吒”字,看聲母的陟字普通話讀zhi,上海話翹舌音都讀平舌音zi,所以上海話“吒”讀zo。

“哪吒”兩字讀no zo都是符合古音規律的。

採訪中,錢老師也感慨,這次新片裏哪吒設計的形象與他們以前看的《哪吒鬧海》很不一樣,他還向記者科普了歷史中哪吒的由來:

WDCM上傳圖片

哪吒是古代神話人物,道教護法神,“威靈顯赫大將軍的記載就源自元代《三教搜神大全》,後來在《西遊記》《封神榜》中都出現。因為哪吒生而為魔,成為亂世魔童,在人族中是要被除掉的,所以他要逆天改命,與命運決鬥。

為推廣發揚上海本地海派文化、保護地方方言資源,在上海市教委、上海市文明辦、上海市文廣局的指導下,由東方網主辦,東方網教育頻道、東方文産承辦的2019“方言傳承進百校”上海市中小學滬語大賽正在如火如荼地開展中……

WDCM上傳圖片

WDCM上傳圖片

本次大賽為純公益性質,搜索微信小程式“學説上海話”即可報名參加,報名日期截止至2019年4月30日。

比賽分為滬語小考場、滬語童謠錄音點讚評選、線下終極比拼三個階段。組委會將於5月底公佈獲獎名單並舉辦頒獎典禮,獎項設置團體獎和個人獎,參與者還可線下錄製滬語童謠參與抽獎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