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線上課程擠佔春節假期

時間:2019/2/11 8:50:54

來源:光明網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夏荔

週一全天英語課;週二、週四線上數學課;週三舞蹈課;週五線上英語課;週六上午繪畫課、下午視唱練耳。

這是4歲的北京女孩周周在一週內的課程安排。但這並非全部。

按照周周父母的計劃,2019年春暖花開後,要給周周安排一項運動,現在的備選是花滑課程。不過,目前最大的問題是,這堂運動課安排在哪天上。

"看到這樣的安排,很多人都會覺得對孩子來説,太殘忍了。但現實是,孩子因為熱愛而有了興趣,現在英語、數學、舞蹈這些課程都是她自己堅持要上的。"作為周周的媽媽,劉鳳楠並不認為女兒屬於"別人家的孩子",而不給孩子減負是目前中産階層家庭中比較普遍的現象。

2019年春節假期,在海南過年的周周依舊沒有閒下來。當線下的課外班紛紛放假停課後,線上課程成為家長們的首選。從1月底到正月初十,周周有兩個線上短期強化班,就連大年初一和初四的上午,周周也有兩節線上英語課。

"線上課程的選擇性更多一些,更受家長們青睞。明顯感受到2018年下半年各類線上課程擴張得很快,我們現在擔心過快的擴張會影響教學品質。"劉鳳楠吐槽到,"如今,線下課程教得越來越簡單了,不好。"

不想搶跑更不願落單

家長培優心理在作祟

按照曾經的計劃,現在每週只上四天課的周周,將在兩年後提前從幼兒園"畢業",開始學前班生涯,之後直接進入小學。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安排,原因很簡單——"方便幼小銜接"。

對於這樣的幼兒園安排,劉鳳楠説她並非拍腦門決定,而是前輩們的經驗之談。

劉鳳楠的好朋友鄢紫的女兒在2018年上小學,也屬於幼兒園的提前"畢業生"。  

談及提前"畢業"的原因,鄢紫説緣于和幼兒園老師的一次談話。

"當時,孩子上幼兒園大班的下半學期。老師對我們説,‘全班25個孩子,有9個已決定不來上大班了,這些孩子都去上學前班學習小學一年級課程’。"鄢紫説,"聽到這個情況時,我就開始糾結了。"

鄢紫告訴記者,她當時就打聽了附近孩子的學習情況,最差的也是在上小學一年級前在培訓機構上了兩個月的"暑期幼小銜接"。"但這是兩年前的情況,現在已經大不一樣了。所以,這個情況對我來説已經沒有參考性了,如今讓孩子參加‘幼小銜接’培訓班的風氣有愈演愈烈的感覺,我女兒她們班居然走了一半的孩子,這讓我始料未及。"鄢紫説,這樣的情況出現在很多公辦幼兒園。

2018年7月,教育部發佈《教育部辦公廳關於開展幼兒園"小學化"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此後各地教育部門開展整頓工作,嚴禁幼兒園提前教授小學內容,但一些家長的對策卻是讓孩子退園,參加各種各樣的"幼小銜接"培訓班。

不過,2019年年初,劉鳳楠改變了計劃,原因是目前有關部門對培訓機構的一系列整頓。

"我的一個朋友給孩子報了一個非常有名的學前教育機構,一年費用將近4萬元,以前是上下午全部是文化課,中午有小床睡覺。整頓之後,變成上午兩個小時的文化課,下午就是玩,中午只能趴在桌子上休息。"劉鳳楠説,有關部門的整頓讓培訓機構尤其是學前班越來越不穩定,"瞬息萬變,我們不能再全部寄託于未來的學前班,只能細水長流"。

隨著調查的深入,記者發現,與周周類似的情況非常普遍。

"我不想讓女兒‘搶跑’,但更不想‘落單’。"5歲北京女孩梓萱的媽媽告訴記者,幼兒園一放假,她就與相識的幾個家長一起報了名,"報了班之後我才發現,原來以為教孩子認識了100多個字已經很多了,沒想到與‘啟蒙班’的家長一交流,發現竟然有識字四五百個的孩子。這樣的‘學霸’娃娃都在‘啟蒙’,像女兒這樣的‘白紙’孩子必須得加油了。"

還有更拼的家長。3歲北京女孩芊芊從1歲就開始學習各種課程,從最初的唱歌、跳舞、做遊戲,到兩歲開始的右腦開發課程,直至現在的芭蕾、戲劇表演以及英語課程。

"唱歌、跳舞是為了讓孩子的性格開朗一些,右腦開發則是為今後學習習慣以及學習能力打基礎,芭蕾這樣的舞蹈課程則是現在幾乎所有小女孩的必修課,體態很重要。"對於另外兩門課程,芊芊的媽媽黃小玲提到的原因令記者瞠目,"很多小學現在都有英文戲劇表演,所以學英語是必須的,如果口語不流利,根本沒有機會上臺演出,戲劇課則可以讓孩子在這方面更有信心。"

2019年,芊芊又將迎來三門新課程:乒乓球和繪畫、樂器。關於學什麼樂器,黃小玲打算先給芊芊做個測評以後再説,因為"現在的樂器不能學得太大眾化,小眾樂器更容易脫穎而出"。

接下來,還有擊劍、射擊、滑冰甚至橋牌等可能等待芊芊去嘗試。在黃小玲看來,要學就學"不一樣的,別隨大流,因為現在孩子們都在學"。

不敢成為同學中異類

成績單仍是評判標準

看著因為上課而快被折騰得人仰馬翻的孩子和家人,疲於陪讀的黃小玲自嘲,自己已深陷家庭教育綜合焦慮症,"就像滾雪球,越滾越大"。

這樣的人仰馬翻並非只出現在這個家庭。和芊芊在同一家游泳中心學習的4歲男孩小凱,一週七天,只有半天沒有課程安排,英語課就有兩種:一種偏重口語,一種偏重拼讀。

在採訪中,不少家長向記者無奈地表示,自己爭先恐後地將孩子送到校外教育機構,並不是自己不近人情,實在是大環境使然,"贏在起跑線"的理念深入骨髓,孩子從幼兒園開始,學業競爭就不斷地被提前。

也正因如此,黃小玲有了這樣的反問:"當一個班的孩子大多數都去補習班,你怎麼敢做‘異類’,讓自己的孩子獨享‘快樂’"?這背後是中國家長的集體焦慮,即使質疑各種補習班的新聞層出不窮,家長們依然我行我素。

在採訪中,不少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教育改革在不斷深化,教育資源在不斷均衡,過於焦慮的家長們需要好好思考這樣一個問題:人生不是短跑比賽,而是一場馬拉松,總想著贏在起跑線上、拼命地衝刺,效果就一定好嗎?讓孩子一直保持緊張的狀態真能得償所願嗎?畢竟我們要的不是一台學習機器,而是一個德智體全面發展的人。    

"雖然國家不斷改革考試製度,各地也都積極響應以確保人才選拔的綜合性,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一紙成績’仍是最直接、最重要的評判標準,特別是在升學考試的關鍵時候,還得拿分數説話。"北京市一家輔導機構的王老師告訴記者,"家長送學生上補習班是想讓孩子除了課堂學習之外,能比其他孩子多學一點,這樣才有機會在升學考試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

家長比拼教育資源

美好願景何時實現

在採訪過程中,一些家長對於整頓培訓機構,也保留了自己的看法:"真花錢了,還是希望課外班真教東西""單純整改培訓機構,只能讓精英家庭的娃越來越優秀,吃機構大鍋飯的娃有學習能力也吃不飽,長期‘營養不良’就落後了"……

"理論上,大家的期望值是一致的。希望校內資源多樣化,教育品質能提升,有針對性地提升教學內容和教師隊伍。把該上的優質課程資源放在校內,課後負擔就減輕了。校外作為補充教育,以查漏補缺為主,提高發展還是應該回歸校內。"劉鳳楠向記者表達了自己的"美好願景"。

"希望校內教育可以多元化、基礎化,以拓展視野和興趣為主,校外機構自由競爭,家長自由選擇梯度和難度。這個其實也成了美好願望了。"劉鳳楠無奈地説,現在的風氣與家長的慣性焦慮有絕對關係。

這樣的觀點也得到了黃小玲的認同。"當一個人搶跑的時候,有一部分人在蠢蠢欲動;當一部分人下定決心也開始搶跑的時候,剩餘的絕大部分人都開始惶恐,於是爭先恐後。搶跑的那一批人一看差距被縮小,於是更賣力。迴圈一旦産生,人們就開始不隨意願而隨大流。於是,就是現在這個局面了。"黃小玲説。

"如果各地學校的教育差異不大,焦慮會少很多,但教育資源不均衡,甚至某種程度上不透明,這就引起了部分家長對學校好壞的幻想,也不利於消除對名校的追逐熱,降低焦慮。"鄢紫説,孩子教育的主宰者雖然是家長,但這背後的焦慮也是來自於大環境,"別人家都在努力,我家小孩一不留神就會被拋得遠遠的"。

採訪結束後,劉鳳楠給記者發來這樣一條微信:倘若不用考試和分數來衡量教學品質,又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呢?所謂的"素質"嗎?在這個大環境下,壓力不僅在學生身上,同時也在每位父母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