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科研聯合國”過年有年味 也更忙碌

時間:2019/2/11 8:50:06

來源:文匯報    作者:許琦敏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夏荔

春節假期,來自南韓的研究員趙政男每天都在中國科學院分子植物科學卓越創新中心/植物生理生態研究所的植物房,照看課題組種植的模式植物擬南芥。"春節是中國最重要的傳統節日,學生們都回家鄉過年了,這些植物就交給我來照顧。"

37歲的趙政男在英國康橋大學完成博士後工作後,選擇上海作為他科研生涯的起點。而在中國科學院植物生理生態研究所,這兩年陸續迎來來自希臘、加拿大、南韓的三位外籍科學家進駐。他們同時隸屬於中國科學院-英國約翰·英納斯中心植物和微生物科學聯合研究中心。選擇在上海發展科研生涯的外籍科學家正越來越多。

據市科委(市外國專家局)統計,自2016年11月外國人來華工作許可制度在滬試點實施至2018年底,本市共為外國高端人才(A類)辦理來華工作許可證超過1.8萬份,佔外國人總體來滬工作許可發證數量超過18%。這一數量在全國穩居第一,並呈明顯上升趨勢。"上海很適合外國人生活""在上海做科研與世界其他地方沒有差距",這些是他們的共同感受,而春節則為他們了解中國、融入上海,打開了一扇窗。

無論工作還是生活,"上海速度"都令人驚嘆

照料好研究用的各種植物,趙政男急著趕回辦公室寫項目申請書。"在這裡,我愁的不是經費,而是沒有更多優秀的科研點子。"趙政男從事的是植物基因組中轉座子的研究,在比較了英國、南韓的大學和科研機構之後,他決定來上海建立自己的獨立實驗室,"這裡有一流的實驗設施,有很多優秀的同行,我的孩子也可以進一流的國際學校。"

趙政男現在租住在古北地區,超市裏可以方便地買到南韓食物,周圍也有不少南韓餐廳,甚至小區裏都能經常碰到南韓人。"來上海感覺生活非常方便。"他有些驚嘆地説,到銀行開戶,五分鐘搞定;叫個外賣,十來分鐘到手;各類電商平臺的物流速度飛快。而各項科研保障,速度也是驚人的:通常,實驗室從啟動到正常運轉需要半年左右,可他的實驗室只花了三個月——去年9月啟動,如今已正常運轉一個月了。

加拿大學者傑睿與趙政男身有同感:"我發現上海人工作太勤奮了,連週末和節日都在工作。"身為中國女婿,傑睿和妻子與岳父母住在一起,他的晚飯必定是回家吃的。"好在很多工作可以通過手機、電腦在家完成。"他表示,做科研會有很大壓力,但平衡好工作和生活,可以讓自己和團隊獲得更多靈感、更多動力。

傑睿的辦公室裏,挂著一幅世界地圖和一幅中國地圖,他用白色圓形小紙片寫上每位組內成員的姓名,貼在他們家鄉的地標上——三個山東、一個江蘇、一個江西,一個河南,還有一位印度博士後,"我希望他們感覺實驗室就像一個大家庭。"

傑睿的實驗室"鄰居"是來自希臘的埃維他。他的實驗室科研推進速度很快,"開張"不過一年多,很快就會有一篇重要論文發表。接下來,他還想將這一成果推向新藥研發,有大量工作等著他謀劃。

跨越語言與文化,上海的國際化科研氛圍漸濃

春節哪件事情最有趣?對於記者的提問,三位外國科學家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微信群的"發紅包"。

2017年來到上海的埃維他説,去年春節還沒學會發紅包,"今年我已經有了四個中國學生,還有一名葡萄牙和一名波蘭學生,看樣子不發不行啦!"他覺得這也是入鄉隨俗——耶誕節回希臘與家人團聚,春節就與學生們一起感受中國的傳統新年氣氛。在埃維他的實驗室,學生們可以選擇耶誕節放假,也可以選擇春節休假,"這在其他研究所還做不到呢。"不過,這個春節假期最讓埃維他惦記的,還是他的科研項目申請書。

在埃維他的中期計劃中,還包括打造一支國際化科研團隊。"不論在英國的約翰·英納斯研究中心,還是在德國的馬普研究所,或者美國的科研機構裏,一流實驗室的學生往往都來自世界各地。"他認為,隨著中國科研水準的提升,"科研聯合國"將越來越常見,植生所近來引進了一批非華裔外籍研究組長,就是希望在上海探索建立真正國際化的科研團隊。

為此,埃維他平時對學生最基本的一條要求就是"用英語交流",這樣可以讓所有人了解互相科研上的想法。"這對學生也是一種鍛鍊和提高,畢竟未來他們需要和全球科學家在一起工作交流。"他認為,語言障礙破除後,個人對科研的興趣、雄心才能更好展露出來。

對於"用英語交流"這件事,趙政男認為,表達好的科研想法最為重要,"一個學生可能因為英語不好,就羞于表達科學上的想法,這非常可惜。"他説,最重要的是先把想法説出來,哪怕再讓別人幫忙翻譯,也都不是問題。

聯想到自己經常被項目申請書的中文部分難住,或是與研究所行政人員溝通時遇到的語言障礙,傑睿也在考慮如何解決國際團隊的磨合問題。"必須幫助他們提升英語水準,中國導師的學生還能選擇用中文進行論文答辯,而我的學生們只能用英語。"

有趣的是,幾位外籍研究員都不認為,文化背景的差異是比語言更難逾越的溝通障礙。他們説,上海的文化相當具有包容性,尤其很多在上海工作的科學家已經具備了國際化的教育和科研背景,培養出來的學生也有了一定的國際化潛質。他們相信,假以時日,上海科研將迎來真正的國際化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