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一根網線為偏遠鄉村孩子連通"更大的世界"

時間:2019/1/12 8:05:56

來源:文匯報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夏荔

WDCM上傳圖片

一根網線,這一頭是北京、上海、廣東等發達地區的知名教師,那一頭是雲南、貴州、甘肅等偏遠地區的鄉村學校。過去,這些學校最基本的課程都開不全,更不用提科學常識、生命教育這類拓展課程了。現在,這些只有三四名學生的鄉村教學點,也能和大城市同齡孩子一樣上課了。

曾經只有三名學生、三位老師的河南三門峽市陜州區城村小學,今年有了62名學生,不少當地家長把在縣城讀書的孩子轉回到了村裏。學校老師高淑娟説:“過去孩子們的天地只在這三個學生加三個老師的方寸之間,現在孩子們有了更豐富的課程,看到了更大的世界。”

改變這些偏遠鄉村小學的,是位於上海張江的教育科技企業滬江。這家已有1.86億用戶的“網際網路+教育”企業,一邊引入人工智慧技術打造旗下“CCTalk名師平臺”,一邊將線上優質教育資源對接國家精準扶貧戰略。2015年,滬江發起網際網路+教育公益項目(“互+計劃”),並通過網路課堂為四川宜賓市白雲小學10名學生引入上海優質教育資源。如今,這一模式拓展成了“互+美麗鄉村公益課堂”,已覆蓋全國5000多所鄉村學校,幫助15萬名鄉村教師和100萬名鄉村孩子。

“互+計劃”還催生出鄉村青年教師社會公益支援計劃——“青椒計劃”。截至目前,近6萬名鄉村青年教師參加了滬江的這一計劃,惠及到更多孩子。就這樣,一根網線、一塊螢幕,如同陽光,照進了那些鄉村孩子和教師的心靈。

網際網路教育照亮鄉村每一個角落,溫暖每一個孩子的心

全國學生人數最少的學校在哪?吉林市龍潭區烏拉街滿族鎮二道小學,只有一名學生。而同鎮的前阿拉小學,也只有三名學生。像這樣的學校,中國有很多。統計顯示,全國100人以下的鄉村小學約有十余萬所,它們無不是地處偏遠鄉村,長期以來缺師資、缺課程、缺資源,教育品質難以保證。而傳統支教、捐贈、公益組織項目扶持等,並不能完全解決這些問題。

江西贛州市寧都縣小布鎮徐會教學點,只有兩名教師帶著七名“小布娃娃”,校園生活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單調。2017年,加入“互+計劃”後,學校課程表上從早晨的彩虹花晨讀到網路素養、阿福童財商,課一下子多了很多。

每天和“小布娃娃們”一起上課的,有5000多所學校,有祖國最北端的黑龍江漠河縣北紅希望小學,也有帕米爾高原上的新疆和田托阿熱勒小學。去年末,“小布娃娃”劉馨穎給滬江首席教育官吳虹寄來同學們手繪的新年臺曆,還附上了自己的感想:“以前,校園墻上挂著中國地圖,寫著‘胸懷祖國,放眼世界’,但我從來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現在我才感覺到,世界真的很大。我們有了美術課,有了快樂音樂,學會了好多新歌,我也能在全國那麼多小夥伴面前舉手發言了。”

“互+計劃”曾經發起過“一起尋找最孤獨的學校”活動,找到二道小學、前阿拉小學,以及同樣只有三名學生的廣西梧州市藤縣天平鎮大嶺小學和甘肅定西市鹿馬岔教學點……這些原本課都開不出的學校,因為滬江的“互+計劃”而得到了徹底改變。深藏在廣西梧州大山裏的獨村教學點,16個孩子也因為這一計劃第一次通過網路看到了大山外的世界。

吳虹説,在“互+計劃”的課表上,每週共有21門28節課程,一學期下來,就有百位網路名師“走”進了各地的村小課堂。如今,這448節網路公益課程,已累計播放29.8萬次,而每一次播放的背後,都關係著一個班級、甚至一所學校孩子的未來。

改變鄉村教育,改變的不僅是孩子,更是當地的未來

“互+計劃”改變的不僅僅是鄉村的孩子,更是鄉村的教育理念,甚至是當地的未來。

設立之初,這一計劃在一些地區的推廣並不順利。因為公益課表上多是美術、手工、音樂、韻律舞蹈、網路素養、科學、生命教育等課程,唯一能被稱為是“文化課”的,只有每天早晨的彩虹花晨讀和外教英語。

甘肅武威市涼州區金沙鎮學校,最初只有史風梅老師的班級參加了公益大課堂。校長看了課表後認為,給農村孩子上這些花裏胡哨的東西,沒用!他更是直言:“如果成績上不去,‘互+’就是胡搞。”

一個學期結束,史風梅班上37名學生,在全學區五所學校組織的統考中獲得第一名,120分的語文卷,她帶教的班級平均分達到111分。而在此前的五校測試中,100分的卷子,她的班級平均分只有57分,排名倒數第一。現在,金沙鎮大多數學校都加入了“互+計劃”。

同是貧困地區的江西寧都縣,去年特地撥款197萬元獎勵全縣參加“互+計劃”的160所學校。當地教育局負責人溫英俊説,過去校長和老師們累死累活,學校總還是死氣沉沉,生源流失日益嚴重。引入“互+”網路公益課堂後,外地的優秀老師把豐富的課程開到了寧都,孩子們臉上的笑容多了,也越來越自信,“改變這麼大,我們沒有理由不推廣”。

負責彩虹花公益閱讀課的知名語文教師時朝莉説:“‘互+計劃’的價值也許更多地會在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以後體現。這些鄉村的留守兒童,因為豐富多彩的核心素養課程,因為感受到陌生老師傳遞給他們的溫暖和關愛,因為從小就通過網路和全國各地的同齡人共同學習成長,他們眼裏有光,心中有愛,自然會對世界微笑。”

為老師賦能,讓每一位老師都能影響更多的老師

教育是最根本的精準扶貧,而網際網路又因其開放性成為最能夠催生創新的地方。如何通過“網際網路+教育”模式,進一步改變教育發展的不均衡?説到底,教育品質最終仍有賴於師資品質的提升。

但在偏遠鄉村,要留住青年教師不容易。如何為青年教師賦能,提升他們的職業幸福感,最終影響的,仍是當地的孩子。“互+計劃”的實施,也激發了更多有關教育扶貧的新思考。

2017年3月,“互+計劃”成員之一、江蘇常州市北郊小學校長徐青,倡議併發起“互加教育聯盟”,打造學校教育共同體,讓所有鄉村教師加入滬江的教師社群。隨後,南方科技大學教育集團第二實驗小學與“互+計劃”共同發起了統整項目課程全國教師培養計劃。在後來誕生的“青椒計劃”中,滬江邀請各地優秀教師和北京師範大學、華東師範大學等師範院校的教授,為鄉村青年教師提供培訓,一年內就有19個省級行政區71個區縣的3.4萬名鄉村教師報名加入,累計參與人次超過100萬。

不僅是青年教師,不少鄉村小學校長也加入進來。單單是甘肅金塔縣,教育局教研室主任馬振升、天倉小學校長張發明、東壩小學校長劉萬春、北苑小學校長劉宏德等都加入了“青椒計劃”,他們帶頭學習、提升,有的還成了優秀學員,又推動更多青年教師加入“青椒”群體。

“青椒計劃”“互+計劃”還共同發起並推動了“小獅子計劃”,通過教學比拼,給予優秀青年教師3000元至1萬元的獎勵。就在今年初,滬江又針對鄉村教師推出“N師計劃”,即從全國各地報名的老師中挑選一批培訓成網路名師,由他們再去影響更多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