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大學培養創新人才要摒棄功利的學習觀

時間:2018/8/10 9:17:09

來源:文匯報    作者:蔡達峰    選稿:趙耘寧

20年前,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李政道先生設立專門基金支援教育項目,並在復旦大學創立了“政學者”項目,為本科生參加學術活動提供了難得的機會。項目實施至今,還帶出了“望道學者”等支援本科生的專項計劃,且規模越來越大。現在每年都有一批本科生獲得“學者”稱號,其中不少人畢業後繼續學術工作,成為學術界的優秀青年人才。

對於中國大學的人才培養來説,“政學者”堪稱培養新人才的探索樣本,而這一項目實踐的樸素教育理念尤其值得借鑒。

人才成長自有其規律,大學要做的是保護學生寶貴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並提供機會讓它們得到有效引導和充分發展。

李政道先生提出了一種樸素而重要的教育理念,那就是人才培養要根據其成長規律,要愛護學生寶貴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因為這是做學問的基礎,並且要使它們不被遏制,得到有效的引導和充分的發展。大學需要創新培養理念和方式,為本科生提供更多的機會,使他們可以自主地開展探究,從而增強學術熱情,激發創新精神,樹立獨立人格,而不是滿足於考試的成績和暫時的評價。

20年前,李政道先生為“政學者”制定了明確的目標和要求:讓低年級本科生參加科研,讓學生自己選研究課題,自己找指導教師,自己申請經費。這樸素的表述很有深意,揭示了大學的辦學規律和學生的成長規律。

顯然,他很清楚中國教育的問題和需求。早在改革開放前,李政道就向中央建議,要像培養戲曲人才、體育人才那樣,從小培養科學人才,讓青少年進大學深造,言下之意是大學要恢復招收高中生。

到了“政學者”創立時,他還是強調,學問就是要“學會問”,希望學生對學問有興趣,希望大學有辦法激發學生的好奇心。

事實證明,學生歡迎這樣的項目,因為他們通過自主探究,經受了鍛鍊,提高了能力,很有收穫。大學也需要這樣的項目,因為如果有大量的學生喜歡探究,有大量的教師願意指導,有大量經費可供申請,研究型大學才有內涵和標誌。同時,這一項目的運作也都向學生公佈,讓學生參與管理和服務,這不僅鍛鍊了學生,還提高了效率。

事實證明,大學的教學事務,很多屬於學生自己的事,很多可以由學生參與,包括服務性、監督性的事務,也包括決策商議活動,大學生應該也足以擔當,這是很重要的教育管理思維。這也是我們從“政”精神中汲取的經驗。

不論大學還是中學,不論學校還是學生,都要摒棄功利的學習觀。功利學習觀不利於學生的成長,學習的意義更是蕩然無存,也絕不可能出現真正優秀的創新人才。

教與學都要致力於培養探究的能力,提高人才培養品質,倡導和推行一種更合適的學習觀念和教學方式,這是大學深化改革、內涵建設的主要任務。大學面對社會發展,在繁複的教學活動中把握目標和品質,就要提升我們的學習觀。

探究性學習對於大學生來説尤其重要,這是由大學的人才培養目標和辦學目標決定的。

國家競爭力受自主創新能力的影響越來越大,自主創新能力取決於創新人才的培養水準。針對國家創新發展需求,大學的“雙一流”建設已經啟動。“雙一流”建設以人才培養為重要目標,這就需要我們厘清究竟該提倡什麼樣的學習觀和研究觀,才能確保人才培養品質。

學生的學習目的是多層次的,或為學位,或為職業,或為探究,或為興趣。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在就業與成績利益驅動下,學習觀正變得越來越功利。對相當一部分學生來説,學習是為了滿足眼前的、局部的、外在的需求。我們經常聽到這樣的疑問,學這門課程有什麼用?這門課程怎麼考試?

不可否認的是,就業需求確實對學習發揮著重要的引導作用,那些急於通過接受高等教育而改變家庭狀況的學生,和那些急於獲得生源的高校,已經自覺或不自覺地以職業界的需要主導學習與教育。在各種職業需求不平衡、就業有太多壓力的今天,學生對學習形成一種特定的理解,即以最熟練的技巧,迎合招聘的需求。

這恰恰也是應試教育的特徵之一。應試教育已經成為我們教育中的一種習慣性的方式,它與考試升學制度相結合,引導著學生按照單一而既定的教學要求完成學習任務,高中教育局限于專門知識的傳授。學生的成才意識更加具體化,學習的競爭意識更加自覺。這在客觀上使學生認為,學習就是記住最有難度的知識,獲得課程好成績與考試好名次。

到了大學,為就業選專業、考證書,為考試背講義、讀文獻——這樣的學習觀使得學習的過程變得機械而單一,如果我們的學生太專注這樣的學習,一旦沒有得到具體的結果,學習的意義自然也就蕩然無存了。而且,這也不可能培養出優秀的創新人才,因為學生整天追隨著分數的評價。培養出的學生如果只關注考試分數,則很有可能是學術精神扭曲的人。

我們應該倡導一種積極的學習觀,這是基於學生長遠的、全面的和內在的發展利益考慮的學習觀。如果一所大學不能使學生具有一種良好的學習觀念的話,那不是真正的一流大學。

我們應該使學生知道,學習是終身的事情,如果學習的過程不能使自己更加熱愛學習和善於學習,甚至在大學裏就失去了學習熱情的話,那不是真正的學習;學習是使人聰明的過程,如果學習不能使自己更加熱愛生活,更懂得人生價值的話,那不是真正的學習;學習是使人能幹的過程,如果學習不能使自己更有思辨能力,甚至有了專業知識還不懂專業方法的話,那也不是真正的學習。

大學裏的探究性學習沒有門檻的限制,要大力推進探究性學習,轉變教與學的方式。這也需要教育者從自身先開始改變,繼而影響到中學教育,從而最大限度地激發學生的求知欲和學習能力。

要大力推進探究性學習,轉變教與學的方式。學習的途徑,有灌輸或接受型的,有探究或自主型的。探究型學習,強調學生自己閱讀與觀察、思考與實驗、交流與合作、寫作與表達。在我們的學習和教學觀中,探究與學習常常是分離的。但就學校培養目標來説,是提倡為接受而學習還是為探究而學習,對學生與教師的教學要求與效果都有很大差異。

要樹立正確的學習觀和研究觀,從而培養創新人才,功利是最大的忌諱,因為創新就是不斷探索,它有不可預見的風險。創新需要有強烈的求知欲、持久的熱情、有效的思辯和批判的精神。培養學生的創新能力,就是要把這些要求滲透到學習的過程中,形成一種有利於調動主觀能動性的學習觀念和環境。

學習有兩種途徑,一種是傳統的學習方式,即老師講學生聽,老師為了學生去探究,再把知識傳授給學生。另一種是探究性學習,指學生在探究課程中自己一邊探索問題一邊學習。

在傳統的學習觀中,探究與學習常常是分離的。學生主要是由淺入深地接受和積累知識。而科研乃至探究性學習是有著一定的門檻的活動。

早在1909年,美國教育家杜威就提出,科學教學過於強調資訊的積累,而對科學作為一種思考的方式和態度沒有予以足夠的重視。他認為教育不僅僅是要讓學生學習大量的知識,更重要的是要學習科學研究的過程或方法,於是提出了在學校科學教育中要用探究性學習(InquiryLearning)方法。

不過,研究型大學的本科教學,本來就應該被視為學術性活動,因為研究能力是在學術探討中培養的,通過對專門問題的探討,使學生産生興趣、拓展知識、努力思考、尋求答案,從而得到綜合的訓練,僅僅吸收知識和接受答案不足以培養研究能力。而且,不論是探究,還是學術研究,本來就沒有年齡界限的,更沒有很高門檻,不是必須到研究生階段,或者知識積累到某種程度後才能進行的活動。

在研究型大學,學生的求知欲、學習能力與研究潛質,都應該在探究性教學中得到發展。並且,學生可以通過探究性活動,體驗研究的甘苦,並儘快進入到學術殿堂。而教師,則可以激勵、引導和培養學生形成以探索為目標的學習意識。具有強烈求知欲的優秀學生,可以吸引高水準的教師,使教師在啟發學生的過程中不斷得到新的收穫。

同時,探究性課程甚至可以從中學開始。事實上,在現有的應試壓力下,不少學生從中學升入大學後,就已經失去了學習的動力,失去了探索的樂趣,這不得不説是我們傳統教育的問題。

而探究性學習帶來的還將是學校整體改革。時至今日,之所以我們的教育改革會那麼難,重要的原因就是教育者自身包括教育管理者自身都早已經習慣了傳統的培養模式,他們傳承了那種落後的培養理念和培養方式。這也是為什麼大學的教學改革顯得尤其重要原因,因為大學的改革具有向下傳導的指揮棒作用。

這也是“政學者”項目探索的重要性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