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錢學森與新中國電子工業奠基人結下世紀之誼

時間:2018/7/12 9:04:51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徐瑞哲    選稿:趙耘寧

你可知道,錢學森大學就讀期間,參加了校銅管樂隊,演奏的正是次中音號。今天(11日),在錢學森圖書館揭幕的“行有則知無涯——新中國電子工業奠基人羅沛霖院士生平展”上,上海交通大學向羅沛霖之子羅晉贈送一款次中音號模型,用以紀念兩位百歲科學巨匠的世紀之誼。這次特展展出了羅沛霖院士70余件手跡、文獻、實物、照片等,讓公眾親眼見證其波瀾壯闊的傳奇人生。

緣起音樂,“科二代”續寫父輩緣

羅沛霖熱愛西洋古典音樂,並曾在拍賣行購買舊唱片欣賞。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發現,展臺上有一部羅沛霖在留美期間親手製作的留聲機,三速,自動落片,造型古典,做工精緻,足以看出他製作的用心。

據策展方介紹,1931年,17歲的羅沛霖考取了國立交通大學,在這裡,他通過同鄉鄭世芬結識了比自己高一級的好友錢學森。兩人雖然性格迥異,但對課外書籍的廣泛涉獵和對音樂的共同愛好使他們結下深厚友誼。當時,錢學森參加了交大的銅管樂隊,而羅沛霖則借來樂隊的長笛學習吹奏,兩人還共用唱片欣賞。

新中國成立那年,錢學森從麻省理工學院回到加州理工學院就職,而羅沛霖在加州理工學院攻讀博士學位。當時,幾乎每個週末,羅沛霖都在錢家度過。每週,他們還會買票去欣賞洛杉磯的室內音樂。

1950年,錢學森與羅沛霖都開始計劃回國的航程,羅沛霖與另外44名留學生一起搭乘克利夫蘭總統號回到祖國。錢學森卻被美國政府羈留,一別就是5年。

錢學森曾對羅沛霖説:“中國的政治問題不經過革命是不能解決的,光靠讀書救不了國。”羅沛霖曾坦言,正是錢的這句話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他一生的道路。作為傑出的電子學家和電子工程專家,回國後的羅沛霖幾十年間在電子産業界和學術界之間不停奔波,對我國電子科學技術發展以及工業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

有意思的是,作為“科二代”,錢學森之子錢永剛與羅沛霖之子羅晉延續了上一代的友誼,也是多年“如水之交”,二人是加州理工的同窗,都有著難忘的加州理工求學經歷。

他設計並組建的718變身798

此次展覽展出了許多羅沛霖為718廠進口的第一批電子設備,718廠是我國首座大型電子元件工廠,由羅沛霖負責引進、建設與設計。這些陳列在展臺上的設備,包含瑞典廠家生産的手搖電腦,形似打字機,墨綠色的外殼,有著“MADE BY SWEDEN”字樣,是當時流行的以手搖作為動力的計算裝置;也有蘇聯製造的電子測量儀,以及上世紀50至60年代使用的工具顯微鏡。

“718聯合廠”的落成離不開羅沛霖的嘔心瀝血。他是718聯合廠建設期的總工程師,親手設計並領導組建了這個國家重點項目——國營華北無線電器材聯合廠。展出歷史資料顯示,經過6年努力,國營華北無線電器材聯合廠于1957年正式投入生産,達到當時世界一流水準,堪稱新中國電子元件的發源地和奠基石。而如今,老廠區所在地已成為聞名遐邇的798藝術區,廠區內著名的包豪斯建築也成為世界矚目的工業建築遺産。

經過從1957年至今長達60年的蛻變昇華,羅沛霖一手打造的國營華北無線電器材聯合廠演化為北京文化新地標,受到國內外關注。

“壞”學生22個月獲得博士學位

記者在現場還見到了1947年交通大學出具的羅沛霖成績單、推薦信和加州理工的畢業證書。他35歲被加州理工錄取,憑藉十年專業實踐經驗,數篇國際化的中國電機科技論文,除母語外的兩門語言,以及本院錢學森教授的推薦,直接攻讀博士。他的全英文博士論文以及筆記也在展品之中,雖然紙張已經古舊,但先生的字跡依然十分清晰,筆記本也十分整潔,清楚地記錄下他的思考軌跡。

羅沛霖很聰明,考進交大的物理成績是100分,但他總自稱是一個“壞”學生,不循規蹈矩,聽課心不在焉,不作筆記,只對自己感興趣的電訊書刊鑽研,考試也只是應付而已,所以成績總是平平。他常常去圖書館將感興趣的領域內幾乎所有圖書都借來啃讀,而課程的考試也能拿到滿分,但對於不感興趣領域的課程成績便會差得異乎尋常。錢學森曾對友人鄭世芬説:“羅沛霖的才學並非不如我,他只是不屑于得高分而已。”

然而,他們二人都志存高遠,懷著“科學報國”的理想。曾經羅沛霖被診斷為“肺結核”已佔了50%的肺臟面積。但他不想為此耽誤時間,寫信給暑期在杭州的錢學森説:“肺病是要死的,在有限的人生中只有多學多做……”

而在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學習期間,他的主課是電工,副課選取了物理和數學,有相當的難度。在短短22個月裏,羅沛霖越過了碩士學位,直接獲得了帶特別榮譽銜的博士學位。回國後,羅沛霖指導並參與了我國第一台超遠端雷達和第一代系列電腦研製工作,因而被譽為新中國電子科學技術的開拓者和新中國電子工業的奠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