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陳美:學語文最重要的是兩個字

時間:2018/3/14 15:51:33

來源:第一教育        選稿:陳樂

靜安區教育學院附屬學校的陳美老師是上海市特級教師裏為數不多的初中語文老師。30餘年的教學中,超過一半的時間她都是帶初三畢業班。談到語文學習,她認為最重要的是“閱讀”。

WDCM上傳圖片

上海市特級教師 陳美

 

1.提升語文素養需要大量閱讀

在陳美老師看來,語文素養不是靠做卷子做出來的,語文素養一定是通過大量的閱讀積累的。在引導學生閱讀這件事上,她花了不少心思,甚至做了一些讓許多人認為“不可思議”的事。比如,在初三語文課上帶著學生“品三國”“講紅樓”。

陳美老師向小編介紹,四年前,她講九年級上冊明清小説單元的《煮酒論英雄》,有個成績不錯的女生脫口而出:“玄德是誰啊?”教室裏哄堂大笑。這讓陳老師非常詫異:“這麼好的學生卻不知玄德是誰?”她隨即萌生了一個念頭——讀三國。

怎麼讀?男生、女生按學號,講三國故事,每人講一回。上課前,學生在黑板上寫好要講的回目,想提的問題,比如根據故事,填寫詞語,完成對聯。陳老師鼓勵學生講故事時加入自己的創意,與同學互動。有同學加入了評彈,有同學融入了“友誼的小船翻了”等網路語言,有同學講《舌戰群儒》,邀請同伴友情出演,結果珠聯璧合,精彩紛呈。

WDCM上傳圖片

學生在講三國演義第十回《勤王室馬騰舉義報父仇曹操興師》

為鼓勵學生課外閱讀,陳美老師也想了許多辦法。她給學生佈置了一項“榮譽作業”。讓學生挑選出古今中外自己最喜歡的100首詩,抽時間背誦,背得差不多了,約時間,背給老師聽,背一首得1分。一學期下來,學生最多的可以背幾百首,最少的也有二三十首。學生一旦背詩“上癮”便一發不可收,紛紛跟老師討價還價:背《琵琶行》總得要5分吧,背前後《赤壁賦》該給10分吧……陳老師總是欣然允諾:當然,必須的!同學們越背越起勁。

WDCM上傳圖片

課間,找陳老師背詩的學生

同時,她結合學生的特長,請他們進行深入的分享和交流。有的學生喜歡背詩經。最開始是想“取巧”,因為詩經一唱三嘆,背會了前面一段,後面幾段只需要替換個別的字。背了幾十首以後,陳老師對他説:“你可不可以給大家開一個微型講座?就講詩經。”結果學生講了整整一節課,從“風雅頌”到“賦比興”,從“一言以蔽之:思無邪”到“情深深,雨濛濛”,講得頭頭是道,趣味盎然。

有的學生喜歡李清照的詞,陳老師也邀請她來講一講,她精心準備了一場《從少女心到悲秋情》的講座,講講、讀讀、背背,與同學互動,異常精彩。

陳美老師對學生説:“愛上語文,每一天都是好日子。”在這種學習氛圍的影響下,陳老師班級的課間,常常能聽到孩子們的朗朗誦讀聲。只要有同學起個頭,會有很多同學加入齊誦。更有勁的是,有老師表揚班級某同學,或批評某種現象,常常有同學異口同聲地背誦相應的詩歌。然後在會心的笑聲中,得到思想的共鳴。

有的學生,直到中考前,還來找陳老師背詩,開玩笑地説:“老師,我想再背幾首,把得分湊成整數。”每每這時,陳老師都會對同學們説:“古詩詞是我們的優秀文化,可以塗抹我們生命的底色,我們這項作業沒有截止日期,大家可以一直背下去。”

陳老師還向小編展示了她精心編寫的經典誦讀的校本教材。她開玩笑地説,讀完這幾本薄薄的冊子,你就有中文本科的水準了。陳老師為全校6-9年級所有學生設計了一項特殊的寒、暑假作業。四年下來,學生積累了《論語》100句、《孟子》50句、200個八字成語,還有幾十篇(首)《詩經》《古詩十九首》、唐詩宋詞、《古文觀止》的選文。

“當孩子聽到別人引用名句,他至少能知道這一句出自《論語》,那一句出自《孟子》。學生能記住、理解、運用一些耳熟能詳的句子,這幾本冊子就功德無量了。”陳老師笑著説。

陳老師還為低年級的孩子設計了讀起來相對容易的《三字經》和《笠翁對韻》。為方便學生理解,她為每一句詩都配了解釋。

這些精心設計的學習內容,原本是印成小冊子,暑假一本,寒假一本,學生升到哪個年級就用相應的那一本。今年寒假,這些內容首次借助技術手段搬到了網上,學生可以邊學邊打卡,短的讀兩遍,長的讀一遍,讀好以後,將語音上傳,一共10次,學生紛紛上傳自己的誦讀錄音,讀得不亦樂乎。

2.重視整本書閱讀

在閱讀過程中,陳美老師認為學生對整本書的閱讀尤其重要,但她也強調整本書閱讀不是放羊式地讀,而是需要教師的設計和引導。

比如讀《紅樓夢》,假期裏,她請學生讀《紅樓夢》原著,聽蔣勳《細説紅樓夢》的音頻。課堂上,她會拿出一些時間,專門和學生一起分析《紅樓夢》這部名著。

她引導學生將泛讀與精讀相結合,課上她會先賞析“判詞”,介紹框架,精彩章節再拿出來細讀。也可用專題方式來學習,比如以人物為主題,黛玉進府、黛玉寫詩、黛玉葬花等,金陵十二釵,一個個講。也可以節日、詩詞、菜肴為專題。讀好以後可以寫報告、做講座,以多種方式,讓學生深入的分享交流,激起共鳴。

與片段閱讀相比,這種既有橫向又有縱向的網格狀閱讀,讓學生對作品的解讀方式更多,對主題的理解也更深刻。過程中,陳老師則會將教材中的知識進行整合,巧妙的貫穿其中。

“整本書閱讀,一定要有老師的設計,否則就變成看熱鬧了。”陳美説。

3.寫作建立在閱讀積累上

有的孩子可能閱讀量也不小,但一到寫作還是不知如何下筆。針對這個問題,陳老師有一個獨特的“技巧”,用主題詞的方式積累語言和思想,換句話説,同一個意思能不能有多種不同的表達?

泰戈爾説:只有流過血的手指才能彈奏出世間的絕唱。這句與“失敗是成功之母”你更喜歡哪一句?陳老師常用這個例子為學生講解。學生一般都會説更喜歡前者。但如果學生自己根本沒讀過泰戈爾的這句話,自然不會知道還可以這樣表達。再換一種説法,比如汪國真有很多勵志的話,那麼同樣這個意思汪國真怎麼説?陳老師引導學生將這些句子收集整理在筆記本上。“有了豐富的輸入,才能順暢地輸出;閱讀是吸收,寫作是吐納。否則,要麼捉禁見肘,要麼茶壺裏倒餃子,有貨倒不出。“陳老師説。

她的學生每人都有一本筆記本,分門別類積累這些句子,體會其中所蘊含的思想。堅忍、寬容、善良……學生在收集句子的過程中也會與這些句子和思想産生鏈結。這種觸電的感覺真好:“這句話妙極了,我的一段經歷不是正好詮釋了這段話嗎?”一篇文章自然而然的就寫出來了。

另外,陳老師認為寫作離不開鮮活的生活經歷,孩子都有自己的經歷,比如彈鋼琴、跳舞、參加自招考試,所有的一切都是課堂,經歷,彌足珍貴。要讓孩子多去體驗生活。

“寫作其實就是孩子的生活與閱讀之間産生鏈結的一瞬間。那一瞬間,孩子忽然明白這件事就是這樣的。動起筆來,一氣呵成。但這一定建立在廣泛的積累上。”陳美説。

4.中考前最重要的是“查漏補缺”

中考前,別的老師都“爭分奪秒”,陳美卻認為應該“慢下來”“沉下來”,把學習的主動權更多交給孩子自己,讓他們根據自己學習的具體情況“查漏補缺”。

從中考前40天開始,陳美老師就不再佈置任何語文作業。用她的話説,臨近考試,多做一張卷子少做一張卷子已經關係不大了。但不佈置作業並不是説學生可以把語文丟下不管了,她請學生每天花15分鐘的時間在語文學習上。

這15分鐘用來做什麼?缺什麼補什麼。考試要考的幾塊,自己哪部分還比較薄弱,學生可以結合自己語文學習的實際情況,用這15分鐘的時間針對性的加以練習。

比如,寫作如何查漏補缺?陳老師有一個方法。她把全班同學寫過的作文按主題分成幾大類,社會、家庭、校園、個人成長等等。然後讓每個學生將自己的那一篇找出來放到每一類的最上面,有的學生會突然發現自己還從沒寫過某一類的作文,趕快把這一類寫作補上。

中考前兩周,陳老師會開“專家門診”,為每一個學生“把脈”。在面對面的交流中,為學生做一次針對性的輔導,陳老師戲稱這是一種“精準扶貧”。

在陳老師看來,語文是有溫度的,她希望學生通過學習語文最終獲得的不只是分數,更是品格、思想和表達。她希望每個學生都能有良好的品格,有自己的思想,還能把思想表達出來,有文化內涵,有豐富的內心世界。

“豐富的內心世界不是靠做題目做出來的。”陳老師説。

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